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作者:夜北

文字大小调整:
  这世界的丹药,说白了,和君无邪前世的中药十分相似,在这里她固然无法做出西药,但是中药却可以手到擒来。
  看着那些药草被逐个处理,小黑猫摆动着尾巴,总觉得眼前的画面似曾相识。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君无邪不正是这样,整天呆在房间里,倒腾着那些数不清的药材?
  书房中,白云仙一直冷着一张脸,墨泫斐与墨浅渊唇*舌剑,好不激烈。
  阳光渐弱,晚霞笼罩在整座皇城,黄昏的阳光,为这座奢华的宫殿覆上了一层醉人的迷离。
  “这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墨泫斐看着门外的天色,耐心逐渐消失。
  已经过了半日,君无邪还未出现,墨泫斐怀疑墨浅渊为了保护君无邪,已经暗中将人送走,他起身想要前去查看。
  “二弟这就不耐烦了?”墨浅渊看着墨泫斐,嘴角挂着冷笑。
  墨泫斐如今仗着白云仙背后的倾云宗越来越过分,已经完全将他这位太子当成了空气。
  “这里是皇兄的临渊殿,皇兄若是想要做些什么,我们也无法得知,只是希望皇兄不要因小失大,倾云宗可不是好得罪的。”墨泫斐道。
  “抱着女人的裙角,就这么让人得意?”冷清的女声赫然间响起,那声音尚有些稚嫩,可是字字都像是从冰水里拎出来的。
  门外,君无邪悄然而立,黄昏洒落在她身后,在她周身萦绕出了淡淡的光晕,一身白衣印上了黄昏的光辉,显得那样的不真切。黑色的猫儿乖巧的趴在她的肩头,醒目的黑,对应着白衣,少女白嫩的手中握着白色的瓷瓶,宛若从梦中走来,
  “无邪。”墨浅渊下意识的起身,黄昏下的君无邪,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一份美丽,同样烙印在了墨泫斐的心头,他微微一颤,坐在一旁的白云仙注意到了墨泫斐的反应,轻咬着红唇。
  君无邪淡然的走入房内,将手中的白瓷瓶放在了桌子上,抱着小黑猫在一旁坐下。
  “赔给你。”君无邪没有看墨泫斐,而是看向了白云仙。
  白云仙眉头微微皱起。
  墨泫斐恍惚间回过神,碰巧看到白云仙投过来的不悦的眼神,心头微微一僵,他立刻问道。
  “这是什么?”
  “玉露丸。”君无邪道。
  “……”墨泫斐的嘴角微微抽搐,他以为君无邪已经被墨浅渊送走,没想到她居然还在临渊殿,而且竟然还真敢拿出瓶丹药说是玉露丸。
  “君无邪,你不要信口开河,这东西是玉露丸?”打死墨泫斐,他也不相信,君无邪真的会炼制丹药。
  “是不是,白云仙知道。”君无邪懒得同他解释,若非是这两人小题大做,她也没兴趣浪费时间。
  墨泫斐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白云仙已经起身,将那放在桌上的药瓶拿了起来。
  “君小姐,你纵容你的猫儿毁我丹药一事,我本不介意,可是你如今随便拿些东西来侮辱我倾云宗的名声,我便不能不管了。”白云仙盯着君无邪。
  ……
  有人觉得我家无邪太高冷,其实并不是她高冷,一个从小被关起来不能与外界接触,被当做医学机器培养出来,她跟正常人肯定有很多的不同。无邪和萧萧的性格是两个极端,一个是冰,一个是火。她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绝七和绝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不论是女主的性格,还是男主的性格,还是他们成长的路线,都完全不同,同样的故事我不会拿出来写第二次,否则太过糊弄大家了。我只想把最好的东西带给大家,我以后还会写很多书,可是每一本书的女主性格都不会相同,男主也不会一样,我想要给大家的,是一个又一个崭新的故事,而不是旧酒装新瓶。
  我希望大家在看到我每一本书的时候都有一种新鲜感,而不是感觉“又是这样啊。”。
  【其实就是作者龟毛,写过的东西不想再写第二次,宁愿放弃熟悉的风格,也要去作死的挑战崭新的情节。】
  希望大家喜欢绝七的同时,也能喜欢绝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