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作者:夜北

文字大小调整:
  “小邪!小卓他的气色……”梵锦惊喜的转头看向君无邪,却见君无邪正用一种十分嫌弃的眼神看着他。
  梵锦疑惑的看着君无邪,刚刚上前一步,君无邪却jin 跟着后退了一步。
  “别过来。”君无邪眼神冰冷。
  梵锦心头一jin ,赫然间想起之前入门时,他对君无邪的质疑,心中顿时生起了愧疚。
  看着梵卓气色好转,梵锦就是再不通医理也明白,君无邪方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梵卓的命,而他竟然还怀疑她的用心。
  “小邪,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怀疑你的,我只是刚才猛的看到这一幕,没有反应过来,真是对不起。”梵锦诚恳的开口,他不希望君无邪用那样嫌弃的眼神看着他。
  君无邪微微皱眉,完全没有理解梵锦在道个什么谦,他方才说了什么,她一点也没注意到。
  “脏。”君无邪无法理解梵锦的歉意从何而来,只是捂着鼻子指了指梵锦的脸。
  梵锦恍然间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前襟,这才注意到,方才梵卓喷了他那么一口**,弄得他满身满脸都是,只是刚刚的一切都让他太过震惊,他才忽略了令人作呕的臭味,如今被君无邪这么一提醒,麻木的嗅觉重新复苏,窜入鼻息的恶臭,让梵锦差点没当场吐出去来。
  他连忙捂着嘴,对着君无邪摆摆手,一个箭步冲出屋子。
  片刻后,屋外便响起了一串呕吐声,随后便是稀里哗啦的水声。
  君无邪皱着眉头,看着梵卓,床边满是梵卓吐出的**,最终还是上前查看了梵卓的情况。
  体内的混乱已经稳定下来,可是梵卓的身体依旧虚弱的可怕,虽然今日他挺过去了,可是拖着这副身躯,只怕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想要彻底的让梵卓的身体好起来,那便只能从本根去调养他的身体情况,这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梵锦把自己洗干净之后,换了一身衣服,走到房间,便看到君无邪站在床边,正在为梵卓诊脉,他的眼神瞬间就变得柔和起来了。
  方才还在嫌他脏,如今却站在了小卓的床边,小卓床边的**,可比他身上的还要多。
  “谢谢。”梵锦由衷的发出了对君无邪的感谢。
  “不必。”君无邪转头看了一眼梵锦,她只是让梵卓熬过了今日,梵卓的身体现在太虚弱,就算君无邪有意为他调养,也不能选在这个时候,刚刚经历过磨难的身躯已经不堪重负。
  “小卓他,怎么样了?”梵锦道。
  “暂无大碍,可若继续如此,他活不过一年。”君无邪缓缓的开口,末了她还补上一句,“现在给他吃任何丹药,就是催命。”
  梵锦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君无邪。
  “什……什么?”吃丹药是催命?
  “他的身体受不了。”君无邪白了梵锦一眼,她实在是懒得同这些医理白痴解释是药三分毒的基础常识。
  “那……那要怎么办,父亲本来打算送小卓去倾云宗,可是倾云宗却消失了。”梵锦低下头,眼底满是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