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30章 绅士该有的举动
  公交车在我公司前面二个站停了,我下车的时候张小漫也下了,不过她走的方向跟我不一样,我放心了,只要不是我所在的龙华公司,她去哪都可以。
  “听说企划部要招一个新同事过来,还是个漂亮的女人。”一个同事兴奋的把这个消息分享给大家,当然站在门口的我也不小心分享到了。
  “是啊,这下企划部的男同事有眼福了,我们部门怎么不招多几个年轻漂亮的过来啊。”另一个同事失望又羡慕的说。
  “你以为是选美啊,还招多几个,有个白云和晓梅在眼前晃就不错了。”另一个同事打趣说。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没想到平时道貌岸然的男同事私底下是这幅嘴脸,呃,虽然某些时候我也这么想。
  “呵呵,大家早啊,在讨论什么这么热烈?”我故意装作什么都没听到走过去。
  哎,亲和力直线下降,大家笑着跟我打了招呼后,都装作很忙的样子,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我了。
  “秦主任,早!”余静这小子来的正好,我正想问下怎么回事呢。
  “早,企划部招人了?招的谁啊?”我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好像叫张……咦,张什么来着,我忘记了!”余静想了半天,手一摊。
  张?我嗓子眼都提起来了,不会这么巧,是张小漫吧?
  我一个电话打去张晓顺那里,现在跟他酒友兼狐朋狗党了。他明确告诉我,真的是张小漫,昨天面试的,今天上班。
  挂了电话,我狠狠的啐了一口,丫的张小漫,摆了我一道。她瞒着我无非就是想我同意她去外面上班,我也没有明确说她不可以进我公司,她来这的目的我也很清楚,无非就是为了监视我。
  我有个冲动想再打电话给张一顺,请他卖我的面子毙了张小漫,另外招人。可自己即使有借口成功把张小漫踢出了,但难保以后她又会使什么招数来对我啊。明的不怕,就怕暗的,我这人自制力又非常的弱。思前想后,只能认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尽量在公司避免碰到张小漫,可就那么点地儿,走哪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不,才进电梯,张小漫就随后而至了。
  她笑的很甜蜜,“秦主任,你这是去哪啊?”
  我白了她一眼,电梯里可是有摄像头的,我不能明着发火,隐忍……
  张小漫不死心,继续挑拨:“哟,秦主任真是眼高于顶啊,见到我这下属都不带搭理的。”
  “你闭嘴。”我突然怒吼一声。
  张小漫得意的一笑,我那个气啊,真恨不得狠狠的在她的翘臀上拍上几巴掌,最后从后面强行进入,后话,不说也罢。
  午餐时饭厅的偶遇估计也不是巧合。话说我正跟白云甜蜜的用餐时,张小漫跑过来了,放下盘子就开吃,也不打招呼,我憋得那个难受啊,偏偏白云这个时候还追问我,张小漫不就是我那个表妹吗,怎么也进我们公司来了。
  我如果有超能力,一定把这两个女人都丢到外太空去。我发誓。
  午餐是什么味,全然没吃出来,因为张小漫坐下后,我就没敢在说话,一个劲的埋头苦干,三两下就把饭盒解决了,然后朝白云丢下一句:“我们还有事,你慢慢吃。”。
  在白云不解的目光中拉着张小漫急忙离去。
  我是担心张小漫跟白云透漏点不该她知道的事。可我过后想起一个劲的后悔,我又没做错什么,怎么整的跟自己做了贼一样,这样反而越发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已有女友。
  张小漫算是女人中的极品,整人的招数是层出不穷,我到哪里她跟到哪里,很明显但却不张扬,不想干的人见了绝对想不到我们真正的关系,但只有我自己知道,走到哪里都脱离不了她的掌控。
  我是个苦命的人,我承认。一直想在office来段艳遇的,却始终不能如愿。娘的色狼黄并强都可以差点占有我身边这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我为什么不可以,我忿忿不平的想。
  只是我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如此的快。
  那天,我们部门集体加班赶一个活动的场景布置,是在外面实施的,我和助理白云还有几个男同事一起,临近晚上了,才匆忙赶完整个活动的进程。
  我早先跟张小漫打过电话,说要搞这个活动,她也知道这个事,并且有许多男同事一起,便没说什么。
  一起吃过晚饭后,我送白云回家。我病没有想歪,这个是绅士应该有的举止吧,毕竟这么晚了,人家一个成熟的少妇独自回家不安全。
  本来人送到就没我什么事了,也算圆满落幕了。偏偏白云说老公出差了,孩子到外婆家去了,自己一个人在家,也怪寂寞的,如果不介意就上去坐坐,聊聊天。
  我本应该拒绝的,却鬼使神差的就跟着白云上了她家。没想到这一幕被一个有心人士拍了照,后来差点酿成大祸。这都是后话了。
  白云的套房是三室二厅的,在这个花园小区有这样的房间,估计她老公也能赚点小钱了。
  房间布置的很温馨干净,有女人的家就是不一样。我坐下后,白云给我倒了杯水,然后挨着我坐下来。她不知是有意无意,坐的太近了,我鼻翼吸入了白云秀发上淡淡的发香参杂着成###人的体香,我感觉***有点蠢蠢欲动了。
  白云笑着说她老公出差一个星期才回来,自己一个人要忙工作照顾不来宝宝就把他送娘家了。
  我也附和着笑笑,两个人彼此无语。白云突然按动了遥控器,天,播的居然是3d版的***,演员全都真空上阵,太香艳刺激了,其实这种场面我并不陌生,甚至模仿了上千遍有余。
  这次身边坐着一个成熟的少妇,再看这种挑逗的画面,实在控制不住,***的***率先撑起了帐篷。估计白云也看到了,她掩嘴羞涩的一笑,那个媚态说有多诱人就有多诱人。
  我实在忍不住了,当她笑是默许,立马把她娇媚的身子扑倒在沙发上,然后狠狠的吻上这张**的嘴,上下左右其手。
  白云开始低低的###起来,身体在我身下不住的扭动,彷如水蛇一般。两手还使劲的扯我衣服。丫的,肯定是老公不在家,想男人想疯了。都说少妇的**比成年男性还来得激烈,我今天算见识到了。
  很快我的上衣就被白云扯开了,她稍用一下力,反败为胜,把我扑倒在***,她朝我妩媚的一笑,真**啊,然后伸出丁香小舌在我唇上慢慢的舔舐,我禁不住想吻她,她调皮一笑,转而攻向我的胸膛。
  真是一种幸福的折磨啊,白云的香舌在我脖颈处,胸膛上轻轻的打着圈玩,我禁不住一阵阵的颤抖,那种感觉太奇妙了,她**的**还压在我的胸膛上,随着她的动作,不住颤动,触感及其舒服。
  白云一路舔下去,再下点,我禁不住兴奋起来,她解开了我的裤子拉链,然后……
  不得不说,白云是一个称职的少妇,估计被老公***多时了,这一夜,我们颠倒鸾凤,黑白大战了几个回合,直到我们都没力爬起来的时候,才沉沉睡去。
  我有预感会发生点什么事情,本想一晚过后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了。
  首先是白云一早醒来甜蜜的说要和我一起去上班,娘的,这不是让我上火坑么,你一有妇之夫,我一纯情少男,这让公司知道了,还不革我的职,传到你老公耳里,还不立马把我*毙了。
  女人的智商有时候真的是个摆设,我只能又奋力拼搏一回,把她整的下不了床,跟公司告假后我匆忙离去。
  接着张小漫的电话差点把我的手机打爆,幸好我有先见之明昨晚把手机关机了。张小漫把我堵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开始审讯我昨晚去哪了,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两个腿到现在还直发软,真应该好好补一补,最近身体差了许多。我没顾上张小漫问的什么。一股脑的把先前背好的腹稿朗朗上口的背诵了一片。张小漫显然不相信我是因为跟男同事喝醉了然后在他家里睡了一晚的原因。
  但张小漫毕竟是识大体的女人,她没有再跟我吵,而是意味深长的盯着我看了几眼,然后走开了去。
  这厢好不容易应付完,那厢杨倩突然来找我。
  “我手里有个精彩的东西,你要不要看看?”杨倩笑的很张扬,从未见她这么笑过,其实自打那次回来以后,就很少在公司见到她了。
  “是什么?拿来看看,跟我有关么?”我对她手里有什么东西丝毫不感兴趣,应该不会是我的裸照吧,我记忆里没有脱衣服照过相,难道我洗澡时被人***了?我暗自一笑。
  杨倩看我笑的古怪,没耐心跟我再啰嗦,直接打开手机屏幕,递过来给我看,我仅匆匆的瞥了一眼,只看到两个背影,好像是我和白云,还有我的侧脸,天,昨晚上我们上楼时的样子,都拍到了,不过我侧脸还蛮帅的。
  “怎么样?拍的够清楚吧?看清楚是谁么?”杨倩老谋深算的说。
  我伸手过去想抢过来看个仔细,顺便毁尸灭迹。杨倩早已看出我的心思,她不急不慢的说,删了这张没用,我可都保存好了复制件了。
  我那个无语啊,杨倩是个极品、奸诈的女人。
  我就觉得这个女人找我没好事,果然是有阴谋的。只是奇怪她怎么拍到这张照片的,就算做狗崽,也应该是张小漫来啊。
  “不要奇怪,我刚好开车路过而已,看到了有趣的场面,当然第一时间拍下来做个纪念啊!”杨倩不无得意的说道,“昨晚上……应该很难忘吧!”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有点发怒了。
  “不要急,我不会加害你的,我也没想过要你做什么,只是……”她停顿了下,“在适当的时候,还希望你不要轻信杨微那个女人,我希望你站在我这边,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原来是想拉拢我,哼,她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响,以为我是杨微的党羽,准备拉我过来作她的内奸,我是这样人么?
  碍于照片在眼前晃着,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是这样人。不过,我自己知道并不是杨微什么内党,杨微除了借钱那次甚至都没单独于我会过面,我一点都不知道她们之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