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李处……”
  李睿刚要走到路边拦车,Behind(shen hou)传*| lai |*孙时泰的呼唤声,回头kan去,见他追了chu **| lai |*,忙停↓等候。
  孙时泰跑到他身前,脸上陪着谄mei(女眉)的笑,道:“李处,你也知道,欧阳作为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经理,平时也ting *忙的,像今天你碰上我和女同事一起吃饭这种小事,你回去见到她就不要和她提了,免得分散她的心思。再说,女人嘛,天* xing *都比较*(咸心)min gan ,对于这种事容易误会,你就不要和她提了。我真的只是和女同事一起吃个饭而已,路上凑巧碰上的,你kan我和她关系也不怎么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绝对不是别的关系,呵呵。”
  李睿哭笑不得,如果说之前还只是怀疑他和* na *女子关系不纯,* na *现在就能百分百确定了,两人就是关系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好嘛,这还特意追chu **| lai |*嘱咐自己一通,不是“此di 无银三百两”又是什么?说起*| lai |*也真☆ɡao 扌高☆笑,难道他自己就kan不chu **| lai |*这样反而是yu (谷欠)盖弥彰吗,居然煞有其事的跟自己解释这么半天,简直令人无语。
  他笑道:“你想多了,我和欧阳说这个gan 什么?再说我平时很难见到她的,非公务招待不会去找她,找她也是说公事,真要是冷不丁说起si 禾厶事*| lai |*,我还怕她不* gao *兴呢。再说我也不是传闲话的人。”
  他说完这话心想,你孙时泰不是当面糊弄我嘛,* na *我也只有当面撒谎骗你了,咱哥儿俩互相欺骗,公平公正,谁也别说谁卑鄙小人。
  孙时泰听了他的话非常* gao *兴,道:“其实我也没被的意思,就是怕你们误会,呵呵,* na *就好,* na *就好,* na *就再见吧,路上注意安全。”嘴里说着再见,却不动步。
  李睿也不以为意,拦↓辆chu *租车,坐jin *去赶奔宋朝阳家里。
  孙时泰目送他乘车远去,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换上一副犹疑悔恨之色,原di 呆了半响,忽然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是先给她打个预防针,万一这(jia huo )回去就和她说呢?”掏chu *手机,翻chu *欧阳欣的号码,正要拨chu *,却又迟疑起*| lai |*,良久良久,叹了口气,又把手机揣回去,转身回往店中。
  坐在chu *租车里,李睿兀自感慨万千,省城是真小啊,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都能随随便便的在早餐店里撞上,自己以后在省城可真要小心些了,尤其是和紫萱、子潇、旖嫙等女子相会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至于gan sister(* mei mei *)White(颜色bai )冰* na *边就算了,已经很久不联系了,gan 脆就断了联系,不让她再保持对自己的依恋,就算她以后再找上*| lai |*,也只和她保持纯粹的gan 兄妹关系,不能伤害她。
  赶到宋朝阳家里时,还不到八点,宋朝阳、孙淑琴与老周三人刚吃完早饭,衣服与生活用品什么的都已经收拾好了,堆在客厅里几大包。李睿与老周一齐动手,将其装到一号车的后备箱里,装到实在装不↓了,就堆在后排座中间,奥迪A6后排宽敞得很,哪怕中间放了东西,左右各坐一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收拾齐备之后,四人上车,驶chu *家属大院,原路返回青阳。从此以后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宋家就要定居在青阳了,即便宋雪寒暑假放假,也要去青阳住宿。
  刚chu *省城,李睿接到谢佩兰打*| lai |*的电话,说今天上午有点急事,被缠住不能tuo *身,因此不能如约赶赴青阳为孙淑琴诊治。两天前的周四↓午,谢佩兰就已经和李睿约好,周六上午和di di 谢杜仲一起,赶*| lai |*青阳为孙淑琴使用中医疗法诊治。不过既然她今天有急事,* na *就只能暂时作罢,毕竟要先jin 着急事,而孙淑琴的病情已经不* na *么jin 急了。
  李睿宽慰了谢佩兰几句,让她先处理事情,等忙完再说。谢佩兰表示,今天差不多就能处理完,明天也就是周(曰)ri ,一定赶赴青阳。
  挂掉电话,李睿和后面的宋朝阳孙淑琴夫妻说了一声。宋朝阳和孙淑琴都是善解人意的人,对谢佩兰因故shuang XX大XX约都不以为意,还让李睿转告她,先忙她的事情要jin ,不用因青阳这边着急操心。
  李睿便又给谢佩兰发了条短信过去,将宋朝阳夫妻的意思转告给她,目的是让她安心别急。
  之后一路无话。
  赶到青阳时,十点chu *头,一号车直接开到市委大院常委楼三号小楼旁,李睿与老周将大包小包搬到家里,剩↓的就交给保姆赵姐与孙淑琴两个女人拾掇去了。
  宋朝阳这两天不打算加班,想好好陪陪孙淑琴,便大手一挥给李睿与老周放了假。
  不提老周,李睿从市委大院chu **| lai |*,打车赶奔盛景大酒店,至于用意嘛,自然是面见欧阳欣,把早晨遇到孙时泰与* na *女子的事告诉她。不过,李睿的用意并非是故意耍坏,离间欧阳欣与孙时泰的夫妻感情,只是让欧阳欣知道老公在省城老家的si 禾厶↓行径,让她心里有数。
  赶到盛景,李睿直奔三层的总经理办公室,到门口后抬手叩门,可连叩多次,屋内居然没有任何动静。他试探着扭动门把手,却发现门锁着,想了想,索* xing *掏chu *手机,给欧阳欣拨去电话询问。
  “你不在酒店么?”
  电话接通后,李睿不等欧阳欣说什么便抢先问道。
  欧阳欣笑呵呵di 说:“在啊,不过不在办公室,在楼上检查客房呢,你找我?”李睿道:“是啊,我在你办公室门口呢。”欧阳欣道:“今天怎么有空?”李睿笑道:“今天领导开恩,给我放假了。”欧阳欣道:“你稍等片刻,我马上↓去。”
  等了差不多五分钟,电梯厅* na *传*| lai |** gao *跟鞋走路声,“噶的噶的”的liao 人心弦,李睿抬眼望去,便见White(颜色bai )衬衣black(hei )Short skirt(* duan qun *)的欧阳欣娉娉婷婷的走了过*| lai |*,kan到她心头欢喜,脸上不自禁就带了笑。
  欧阳欣走到他面前,↓垂交叉的两手在身前无意识的摆chu *一个心形,笑眯眯的道:“让我们的李大处长久等了。”李睿小声道:“只要是等我们的欧阳总经理,就算等再久我也愿意。”
  欧阳欣莞尔,目光充满* rou *情的kan他一眼,拿chu *钥匙打开屋门,请他jin *去。
  jin *到屋里,李睿眼kan欧阳欣把门关了,也没去沙发上坐,开门见山的说道:“我这次*| lai |*找你,是和你说件事,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遇到什么就和你说什么。你听后也别太往心里去,如果你会伤心的话,* na *我就不说了。”欧阳欣慢慢收敛笑容,挑眉道:“什么事?”李睿道:“你先答应我,听了别伤心。”欧阳欣有些好笑,也有些怀疑,点头道:“我不伤心,你说吧。”
  李睿便将早上在省城早餐店里偶遇孙时泰的事说了,但只是描述事实,没有妄加推论,更没有误导欧阳欣的想法。
  欧阳欣听后表情倒是非常平静,低垂眼皮,思虑一阵,问道:“你在哪碰上他们的?”
  李睿将张旖嫙家所在小区的位置讲了,* na *di 方在省城算是个知名的di 段所在。
  欧阳欣沉默↓*| lai |*,表情虽是波澜不惊,但安静得令人发虚,她呼xi 口及似乎也停止了,李睿就算站在她身前,也听不到她身上发chu *的任何动静。
  半响过后,欧阳欣忽然抬眼kan向李睿,眼见他正担心的凝注自己,对他嫣然一笑,道:“我没事。”李睿暗里松了口气,道:“你没事就好。”
  欧阳欣开启*口,缓缓吐字:“其实,最早……我*| lai |*青阳履职盛景大酒店总经理的时候,就已经考虑过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毕竟长期两di 分居,夫妻生活与感情很容易chu *现裂痕,jin *而导致chu *轨。当时我*| lai |*之前,孙时泰也苦苦哀求过我,不要*| lai |*,但我坚持非*| lai |*不可,为此还吵了几次架,* na *时候我们夫妻感情就已经不怎么融洽了,再加上七年之yang (羊羊羊),呵呵,我不说你也应该能够明White(颜色bai ),所以现在发生这种事……”
  李睿* cha *口道:“孙时泰与* na *女人也未必真有什么关系,可能就是按他说的* na *样,只是同事关系,他只是担心我多想或者你知情后多想,才特意解释了* na *么多。”欧阳欣摇摇头,道:“你不用说了,这件事我已经心里有数,我也不会去问他的,彼此心照不宣就好了。”说完顿了一↓,失笑道:“你居然担心我听后会伤心?”李睿讪笑道:“嗯,怕影响你们夫妻感情嘛。”欧阳欣涩笑摇头,道:“我一点不伤心,反而有点* gao *兴,你能明White(颜色bai )吗?”
  李睿怎么可能不懂她这话的意思,心中感怀万千,↓意识将她拥入怀中,什么也不gan ,就只是脉脉今口 han 情di kan着她。欧阳欣同样致以* rou *情满满的目光,kan着他如同kan着心目中的White(颜色bai )马王子。两人就这样痴痴的对望,一丝动作也无,陶醉在彼此的眼神里不能自拔。
  “你打算这样抱我一天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欣忽然顽皮一笑,打破了温馨甜蜜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