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李睿点开第一个视频,屏幕立时一亮,只见身无寸衣的张旖嫙chu *现在画面中,肌肤White(颜色bai )皙耀眼,从头到小* tui *,全部chu *现在画面上,没有半点遗漏,看后吃了一惊,怎么回事?自己之前观察过,以她洗澡时与* na *个微型摄像头所在位置的距离与角度分析,摄像头最多只能拍到她的三个要害部位,可怎么实际中连她脸部特征都拍了↓*| lai |*?嘶,这摄像头的拍摄角度可真广啊!
  接↓*| lai |*,他连续检查了四五个视频文件,有最早的,也有中间的,也有最近两天的,里面全是张旖嫙洗浴的场景,内容可以说是千篇一律,看完后心里也很奇怪,这样的偷摄视频文件,有一个不就够了吗,甘明锐何以保存了* na *么多?后面的也都是重复情景,又有什么意思?转念一想,也就懂了,对甘明锐这种偷窥狂*| lai |*说,所享受的不是保存视频↓*| lai |*,而是偷窥的过程,他每天晚上都要偷窥张旖嫙洗澡*| lai |*满足自己的意*理,而这些保存↓*| lai |*的视频文件倒退而次之成为伴生纪念品了。
  “唉!”
  李睿长叹口气,将移动*ying *盘从笔记本电脑上拔↓*| lai |*,顺手塞到自己兜里,然后关闭笔记本的屏幕,捧着走chu *卧室,走向厨房,经过餐厅时,看到甘明锐正pa(足八)在餐桌上写认罪书,问道:“除去已经删掉的笔记本电脑*ying *盘上的,还有移动*ying *盘里的备份,你还有没有其它备份了?想好了再说,敢骗我的话,马上报警!”
  甘明锐吓了一跳,抬头摇头道:“没有了没有了,绝对没有了,除了这俩di 方,我也没有可藏的di 方了。我前两天倒是想过,把偷摄的视频发到***上去,赚点小钱,但我又怕视频上露chu ** na *个女人的脸*| lai |*,被她知道后告我,* na *我就完了,所以也没敢上传到网上去。我发誓,就只存了这两个di 方,我骗你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李睿听得哂笑起*| lai |*,这小子作为一个wei suo人,胆子果然不够大,不过这样更好,给自己和张旖嫙省去了很多麻烦,不再理他,捧着笔记本电脑走jin *厨房,放到厨台上,又找chu *菜刀,对准这台笔记本一顿乱砍。
  甘明锐看到这一幕,吓得脸都绿了,惊魂不定的看着他,生怕他转过身*| lai |*砍上自己两刀。
  李睿把笔记本电脑砍了个半烂,直到露chu *里面的*ying *盘,微歇口气,又抡刀砍向*ying *盘,直把* na *块秀气的*ying *盘砍得破烂不堪,这才罢手。
  甘明锐这才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他是要毁掉*ying *盘和电脑,不给自己任何存有偷摄视频的可能,心↓倒也安定↓*| lai |*,低↓头继续写认罪书。
  李睿回到他身旁,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道:“* na *个摄像头的拍摄角度怎么* na *么广,距离我朋友* na *么近,还能拍到她的脸?”
  甘明锐脸色尴尬的道:“我特意buy(中文:gou mai)的广角摄像头,比普通摄像头贵了五百块钱。”
  李睿恍然大悟,道:“你先写,写完认罪书,把* na *套偷摄设备包括充电器在内的所有部件,全都拿给我。”
  这套偷摄设备既功能强大、易用* xing *广,又携带方便、伪装* xing *强,可谓是实用价值极* gao *,李睿不自禁便想“抄没”↓*| lai |*,留作己用,谁知道以后什么时候就会用到这玩意?
  甘明锐自然是老老实实di 答应↓*| lai |*,哪敢不听。
  十分钟后,李睿拿到了甘明锐写完的认罪书,这厮写的字极其丑陋难看,不过勉强还是可以辨认chu **| lai |*的。李睿通读一遍,从中得到了之前* na *些疑问的解答。
  原*| lai |*,张旖嫙buy(中文:gou mai)的果然是甘明锐家分到的回迁房,buy(中文:gou mai)的时候还是mao *坯房,门上有两套钥匙,一套是数目为二的装修钥匙,用*| lai |*留给装修时师傅使用;另外一套是原配钥匙,是装修结束后居住所用,一旦* cha *入,之前的两把装修钥匙就自动作废。理论上,如果业主是直接从开发商手里拿到的mao *坯现房,* na *就没必要再更换门锁,因为其中不存在钥匙被做手脚的可能* xing *。张旖嫙虽说是从甘家buy(中文:gou mai)的二手房,却也算是间接从开发商手里拿到的mao *坯房,毕竟甘家并未住过,所以她也就没想过,甘家会有人对钥匙做chu *手脚,也就没有更换门锁,这就为她被甘明锐偷摄埋↓了隐患。
  再*| lai |*说当年张旖嫙buy(中文:gou mai)房的细节,她看过房子户型后,非常满意,便与甘明锐的父亲回到家中,签订了购房合同,并支付了五万元的订金。双方约定,等过两天张旖嫙不忙时,便去房产交易大厅办理房子过户所需一切手续,到时张旖嫙支付购房款,甘明锐父亲则交给她钥匙。
  可巧* na *天甘明锐也在家,他chu *卧室上厕所,无意间瞥见坐在客厅里签合同的张旖嫙,立时惊为天人,体内雄* xing *荷尔蒙过剩的他,当时就对张旖嫙产生了各种邪念。
  等张旖嫙走后,甘明锐从父亲口中询问得知,张旖嫙这个大美女buy(中文:gou mai)了自家的房子,他立时产生了一种近shui *楼台先得月的感觉,决定利用任何可能的机会接近张旖嫙。当然,他自知配不上张旖嫙,也没想着能够正面接近她,只想着偷窥↓她的(曰)ri 常si 禾厶生活,弄到她的内衣***等等si 禾厶人物品,聊以慰藉闷sao (马蚤)饥渴的心灵。
  正好,* na *套房子的钥匙还未交到张旖嫙手里,甘明锐便打起了钥匙的主意,他随后抽了个机会,趁老爸不备,打开原装钥匙的塑料盒,从里面拿chu *一把,跑到外面配钥匙的摊上配了一把。
  甘明锐如愿以偿得到张旖嫙新房的钥匙后,却很快失望到了极点,为什么?因为张旖嫙只是将房子做了↓装修,而并未住jin *去,甚至此后的几年里都很少过*| lai |*。甘明锐怨愤而又失落,却也没有办法,而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也渐渐将张旖嫙忘到了脑后,直到两个月前,张旖嫙开始往这套房子里添置生活用品,又带*| lai |*各种衣物,最后直接住了jin *去。住在她家对面的甘明锐很快发现了这个变化,当↓欣喜若狂,立即开始行动。
  他先*清了张旖嫙的工作生活规律,某天趁她上班后,拿* na *把配*| lai |*的钥匙jin *入她家,在她卧室里寻找她的内衣***等贴身衣物,jin *行自我安慰活动;后*| lai |*胆子大了些,gan 脆偷了几条她的内衣***回家,在家里尽情的娱乐自己;再后*| lai |*,他渐渐不满足于折腾张旖嫙的贴身衣物,开始生chu *更* gao *的心理yu (谷欠)求,想学成人邪恶论坛里* na *些发盗摄图的* gao *手,偷摄张旖嫙的身体。但他没胆子靠近张旖嫙,也没胆子在夜里张旖嫙睡熟后,悄悄开门jin *去jin *行偷摄。
  他为此苦恼了好一阵,后*| lai |*偶然从论坛上发现了偷摄摄像头的广告,便联系了卖家,向其说明自己的**。* na *位卖家推荐给他一款可以充电的无线微型摄像头,就是price (中文:jia ge)有点贵,但是为了能偷摄到张旖嫙的身子,他也豁chu *去了,果断汇款过去,三天后拿到了偷摄设备。他没有任何耽搁,等张旖嫙早上上班后,就打开她家房门,jin *去找di 方安摄像头。他最早打算安装在卧室中,但又怕张旖嫙睡前不会tuo *掉全部衣物,便安到了洗手间里,专门拍摄张旖嫙洗澡。
  甘明锐很快收获到了想要的视频,最妙的是每天晚上都能欣赏现场直播,一边欣赏一边慰藉自己,直到灵魂飞天。他乐此不疲,只觉生活在天堂中,但短短的两天后,* na *个微型摄像头里的充电锂电池就没电了,没办法,* na *个摄像头不能遥控关闭,只要开机便一直拍摄,不管张旖嫙是否在视角内chu *现,所以很快就将电池电量用光。甘明锐对此倒也早有心理准备,等张旖嫙上班后,便悄悄去取回摄像头,在家里充好电后,于↓午张旖嫙↓班之前再去她家装上,如此倒也持续拍摄了↓*| lai |*……
  这就是偷摄事件的前情始末,甘明锐没有半点隐瞒的写到了认罪书上。
  李睿看过后非常生气,恨不得暴打甘明锐一顿,但看到他* na *wei suo的模样与惧怕的神情,又有些犹豫,这小子虽然↓流无耻,也对张旖嫙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但他仅限于偷摄,而并未对张旖嫙实施**或者更过分的动作,这说明他本质还不算太坏,与* na *些罪大恶极的奸徒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这样的人,好好教育一↓,还是可以向好的,想到这铁青着脸问道:“你说就你gan 的这龌龊事,你该不该挨揍?”
  甘明锐羞愧的垂↓头去,连连点头,道:“该,该挨揍,我也知道自己gan 的不对,可……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我人有点内向,长得也不帅,平时又宅,也就没有女朋友,我要是有个女朋友,保证不gan 这种事,我已经知道错了,大哥你饶了我吧,别揍我,我一定改,我再也不敢了,真的,我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