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这顿饭吃到七点半时,李睿与邵玉刚都已经吃好喝好。邵玉刚给mao *伟一个眼色,mao *伟会意,从邻座上拿过自己的公文包,从里面翻chu *一个包装精美的纸袋,递给邵玉刚。
  邵玉刚接到手,两手& nie (一种手法)着,送到李睿身前,道:“老di ,这个你收着,事先声明,这不是见面礼,更不是小意思,也不是谢礼,只是咱们青阳驻京办即将散摊子前剩余的纪念品,送老di 你一份留个纪念。我主持咱们青阳驻京办这些年,大本事没有,创收方面还是小有成绩的,这些纪念品全是驻京办凭借自己的盈利购buy(中文:gou mai)的,不计入公帐,老di 你放心收着就是了。”
  李睿听他解释得这么清楚,不由得就想kan个究竟,接过袋子,打开一kan,里面是个包装精美的black(hei )色盒子,问道:“邵主任,这里面是?”
  邵玉刚道:“是从香港buy(中文:gou mai)回*| lai |*的某世界知名品牌腰带,之所以特意从香港buy(中文:gou mai),是因为这个牌子在香港price (中文:jia ge)比较便宜,如果在国内buy(中文:gou mai),要贵chu *一倍多。”
  李睿听后啼笑皆非,名牌腰带,也能当作纪念品吗?恐怕这位邵主任没说实话吧,或者偷换概念了吧?
  邵玉刚仿佛猜到他的心思,解释道:“咱们驻京办在京活动,几乎月月都要和部委的领导gan 部们见面,每次见面不是培养感情就是求他们办事,因此必须要备↓礼品。驻京办最初建立的几年,京城这边的社会风气还比较朴实,咱们送些青阳本di 的土特产,对方就会很* gao *兴的笑纳;后*| lai |*经济发展了,京城的生活消费shui *平提* gao *了,再送土特产就显得不上档次,所以又开始送名烟名酒;再后*| lai |*,烟酒茶叶也不够档次了,便送玉器古董字画;到了现在,又开始流行送奢侈品牌的生活用品,比如手表钱包什么的。我们往往一次* xing *购buy(中文:gou mai)一批,囤积在库房里,用*| lai |*送礼。眼↓驻京办要裁撤了,库房里礼品却还有不少,呵呵……”
  mao *伟* cha *口道:“其实也没多少了,这条巴宝利的真皮腰带算是其中最上档次的。”说完又对李睿道:“我们选择品牌的时候,一般会选择国际大牌但又低调无华的类型,免得官员穿戴上引起非议。”
  李睿明White(颜色bai )他的意思,是替邵玉刚告诉自己,今天送给自己这份礼物,是驻京办拿chu *手的最有价值的礼物,由此体现chu *邵玉刚对自己的kan重,知道这条腰带自己必须收↓,否则就是当面打邵玉刚的脸,而且人家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这是驻京办用经商赚*| lai |*的钱buy(中文:gou mai)的,不管是市纪委还是市审计局、检察院反贪局都说不chu *什么*| lai |*,便笑道:“* na *我就谢谢邵主任好意,覥着脸收↓了。”
  他说完暗想,这条腰带正好拿*| lai |*送给兄di 徐达,也不枉和他称兄道di 。
  酒宴结束后,三人在无名居门外路边握手道别。李睿目送邵玉刚主仆乘车离去后,给庄海霞打去电话,和她约碰面di 点。
  “我跟我妈在一块呢,过会儿去做SPA,可能得晚点,你先找安颖待会儿吧……”
  电话接通后,彼端响起庄海霞刻意压低的声音,kan*| lai |*她就在母亲身边。
  李睿对此倒是一点不介意,道:“好,* na *你先忙,忙完再说……”想说“我就不去找安颖了”,又怕她多想,便没chu *口,挂掉了电话。
  他走到路边招chu *租车,打算再去医院陪宋朝阳夫妻一会儿,等什么时候庄海霞解放了再去找她,但还没打到chu *租车,手机*| lai |*电话了,拿chu **| lai |*一kan,赫然是安颖打*| lai |*的,心中奇怪,难道庄海霞和她说了,让她先陪自己待会儿?
  “喂,海霞现在没空,让我先陪陪你,你在哪呢?”
  安颖的声音* rou *和动听,令人听了非常舒服。
  李睿尽管不愿意麻烦她,但眼kan她主动打*| lai |*电话,也不好推拒,实话实说:“我在西直门呢,你在哪呢?”安颖笑道:“这不不远嘛,这样,你打车往东*| lai |*,我往西溜达着凑你,咱俩在鼓楼di 铁口碰头,然后去里面*同溜达溜达,想喝酒可以去后海喝酒,如何?”李睿道:“好啊,* na *过会儿见。”
  两人挂掉电话,各自赶奔鼓楼。十分钟后,两人在鼓楼大街di 铁站口碰了头。
  今晚的安颖穿得非常简约,上身一件black(hei )色的鸡心领吊带背心,↓边是条短短的牛仔hot(英文:hot,中文:re )ku ,两条雪White(颜色bai )修长的大* tui *不加掩饰的露在外面,在夜色与灯光映she ↓散发chu *晶莹的光芒,令人kan到就不想转移视线,脚上一双灰色的尖头* gao *跟皮鞋,走起路*| lai |*娉娉婷婷,摇曳生姿,别提多迷人了。街口人*| lai |*人往,几乎每个经过的男子眼睛都会在她身上流连忘返。
  李睿和她站在一起,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二人寒暄两句,并肩走向深处的钟鼓楼。
  “上次你短信里管我叫小男人,* na *是什么意思?你年纪不比我大呀?”
  李睿和安颖的关系已经十分亲密,但仍然对上次她的称呼耿耿于怀,这次再度见面,便问了chu **| lai |*。
  安颖莞尔,却没回答,只是懒懒散散di 往前迈步,* gao *跟鞋踩在di 上,发chu *有节奏的敲击声,令人听后心里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的。
  李睿追到她身边,问道:“说啊,我很想知道。”安颖抿嘴笑起*| lai |*,道:“你就算年纪比我大,也只是个小男人。”李睿问道:“哪里小了?”安颖忍俊不禁,带笑kan着他道:“你现在的样子就是小男人的表现。”李睿奇道:“我现在什么样子?”安颖道:“咱俩之间的氛围被我控制着;你也被我牵着鼻子走,幼稚可爱的像个小男人,或者说是大男孩。”李睿还是有点不明White(颜色bai ),道:“* na *相对于小男人*| lai |*说,应该有大男人啦,大男人又该是什么样子?”
  安颖美眸眨动,略一思索,道:“如果是大男人,* na *他会把我玩弄于掌股之上,轻松调动我的情绪,让我围着他转而不是反过*| lai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区别……”李睿追问道:“什么是最重要的区别?”安颖* gao *深莫测的笑了笑,道:“过会儿你请我喝酒,我再告诉你。”李睿道:“没问题啊,我不怕请你喝酒,只怕你不告诉我。”安颖kan着他道:“其实你不用纠结于此,大男人有大男人的可爱,小男人也有小男人的可爱……”
  二人一路闲聊说笑,绕过钟鼓楼后,到了后海附近的酒吧街左近。安颖做主,挑了一家幽暗僻静的酒吧,二人走jin *去坐在了墙角里。
  “现在能说刚才的答案了吧,什么是大男人与小男人最重要的区别?”
  李睿与安颖碰杯,各自喝了一口后,李睿迫不及待di 问了chu **| lai |*。
  安颖目光从杯中橙黄色的酒液收回,转到他脸上,两只小臂支在桌上,上身往桌前挪了挪,似笑非笑的低声说道:“最重要的区别是在和女人一起时,小男人被动,而大男人主动。”李睿犹疑说道:“原*| lai |*你* na *条短信是在说我不够主动?”安颖秀眉挑起,道:“我可没* na *么说。具体是什么,你自己体会吧。其实你有时候也ting *大男人的。”说着优雅的提起酒杯,笑着抿了口酒。
  李睿陪笑问道:“我什么时候大男人过?”安颖道:“* na *次在省城酒吧街,我被李强伟的小di 勒索,你chu *手救我,表现得就ting *大男人的,不过你一到我面前,就又变回小男人模样了。”说着忍不住又笑,眼波流动,妩mei(女眉)妖娆,如同夜色↓初初变人的一只狐狸精。
  李睿尴尬的笑笑,也端杯喝了一口。
  安颖美眸凝注他一忽儿,忽然问道:“你和海霞到底是什么关系?”
  李睿不意她问chu *这个问题,一↓子怔住,脸上有点发烧,既不想告诉她实情,却也不想瞒她。
  安颖见他不答,也没追问,语气淡淡的道:“我知道你对海霞有救命之恩,也知道海霞很青睐你,这种青睐里面有感恩,也有喜欢,当然喜欢可能更多一些,你们俩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但我不清楚你们的朋友关系是否涉及到了感情。如果只是纯粹的朋友,* na *你当我没说这番话;如果你们之间有感情或者存在关系,* na *我要敬告你一句,和海霞断掉感情与关系,不要伤害她。当然你也很喜欢海霞,肯定不会故意伤害她,但你是有妇之夫,她还是未嫁的女孩,你们这样交往↓去,她肯定会被伤害的,哪怕她不知道自己是被伤害了。”
  李睿听到她说“敬告”这个词的时候,心里还是很不忿的,真想回她一句,“你凭什么敬告我?你算gan 什么的?你有什么资格敬告我?”,但听到她后面的话,想到自己和庄海霞的关系,又想到海霞对自己的好,心中便涌chu *无尽的羞惭之情,是啊,面前的美女说得对啊,如果自己和海霞继续交往↓去,绝对会伤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