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李睿压低声音埋怨道:“你可真是的,怎么让她知道你这套房子di 址啦?”袁晶晶心有余悸的道:“这也不怪我啊,有次我和她一块chu *差,很晚了才回*| lai |*,司机先送我回*| lai |*,她顺嘴问了我一句住址,我就说了,谁知道她能突然找上门*| lai |*啊……你还有脸怪我,我还没怪你呢,你这么大个人,身后跟着个人都没听chu *声音*| lai |*?她穿的可是* gao *跟鞋!”李睿大窘,道:“我可能听到了,但只以为是同层住户,谁知道是她啊,再说一见到你心思就全放你身上了……”
  袁晶晶打断他的话:“你少说废话,我问你,你就空口White(颜色bai )话吓唬她一顿,这事就算解决了?她真要是豁chu *去怎么办?”李睿道:“她真要是豁chu *去造谣,我真叫人抓她,反正她没证据。”袁晶晶蹙眉想了想前后细节,缓缓点头,道:“她确实没证据,也怪她自己,太着急了,看到你jin *我家里就叫门*| lai |*了,还想依仗这事胁迫我推荐她接替主任,她想得ting *美。”李睿略一思忖,道:“她也不算想得美,我觉得你可以帮她这个忙。”
  袁晶晶吃了一惊,瞪眼叫道:“你疯啦?她就像是一只带有狂犬病的疯**,逮谁咬谁,刚才差点咬死你我,你还要我帮她上位?”李睿道:“你傻啊宝贝,她的职位越* gao *,她敢冒险的概率越低,假如我们让她当上防汛办主任,她一定会非常珍惜这个*| lai |*之不易的机会,又怎敢轻易跟咱们翻脸,往外传播咱俩的情事?反之,如果你不让她如愿,她很可能破罐子破摔,铤而走险。”
  袁晶晶也是聪明伶俐的女子,听他一说就明White(颜色bai )了,道:“我懂了,* na *我还真要拉她一把,只是一想到要帮她这么个十足的贱人,心里就老大不舒服。”李睿道:“只是短期不舒服,总比长期担忧好吧。我可以保证,如果她这次没胆子往外传,* na *等她当上防汛办主任,就更不会往外传了。”袁晶晶想了想,窘笑道:“好像是这么回事。”李睿道:“我不能待着了,得马上走,你明天早去局里,一旦发现她在传谣,马上告诉我,我好叫朋友抓她。”
  袁晶晶心慌意乱的也没什么主意,只能是听他的,闻言连连点头表示知道。
  李睿俯首在她雪White(颜色bai )的脸颊上轻轻一吻,走到衣架* na *里,拿上自己公文包,开门走了chu *去。袁晶晶望着他的背影,想到好好的一次幽会就这么被张锦芳给搅和了,又是气愤又是无奈,还有几分担忧。
  李睿*| lai |*到外面走廊里,赫然发现张锦芳站在走廊入口处没走,脸色阴晴不定的,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上前说道:“我今天*| lai |*找袁主任,是我老师他儿子考jin *了市局,我打算请袁主任帮忙关照关照,不知怎么搞得张主任误会了,可能我的行止稍嫌诡异,毕竟大晚上的*| lai |*找袁主任一个美女本身就充满了故事* xing *,但张主任你肯定也有不对的di 方。其实大家都在市里发展,互相帮助扶持不是更好嘛,gan 吗要多竖强敌?”
  张锦芳怨恨而又敬畏的看着他,*嗫喏,半响说道:“你说你老师儿子考jin *了局里,他叫什么?”
  其实她今晚*| lai |*找袁晶晶,本意是求袁晶晶帮她在局长张建设* na *里美言几句,她好有更大的把握接替防汛办主任的位子,并未想到会撞上李睿,等发现李睿jin *到袁晶晶家里时,脑子一hot(英文:hot,中文:re ),自以为得计,迫不及待di 过去按↓门铃,打算软*ying *兼施*迫袁晶晶答应帮忙,同时还能狠狠羞辱二人一番,报旧(曰)ri 之仇的同时,拿& nie (一种手法)住二人的把柄。其时她一心只想着抓奸,完全忽视了自己正在对抗的二人都是什么背景。
  结果她很快就被李睿的威势震慑住了,不仅没能达到目的,反而还被赶了chu **| lai |*,而等chu **| lai |*的时候她脑子已经清醒了,认识到虽然袁晶晶已经没了后台,但李睿已经强大到了自己远远惹不起的di 步,自己真要是跟他作对的话,可能分分钟就会被他碾压,可笑自己还自以为拿& nie (一种手法)住了他的把柄呢,殊不知这样反而惹起他的忌讳,说不定他还敢弄死自己灭口呢,想到这一点,她吓得头皮发麻,犹豫着是不是该留↓*| lai |*,等李睿chu **| lai |*后和他道歉。
  她没想到的是,李睿chu **| lai |*后先跟她解释了一通,话语里隐然还有与她修好的味道。她自然也想趁这个机会与李睿修好,免除后患,但又想找个台阶↓,这才问chu *“你老师儿子叫什么”的问题*| lai |*,想的是,只要李睿能回答chu *这个问题*| lai |*,自己也就就坡↓驴,当做是一场误会,就此和他修好。当然,假如李睿回答不上*| lai |*,也不能让他坐蜡,也要想办法和他修好。
  “杨海森,局里刚录取的,你知道吗?”
  李睿随口说chu *初中班主任周平丽儿子杨海森的名字。
  张锦芳并不知道局里新人的名字,毕竟市shui *利局摊子太大了,处室局办十*| lai |*个,新人jin *到局里就分到↓级部门,除非分到防汛办,否则她根本不可能知道,但她还是第一时间点头道:“啊,是他啊,我知道,原*| lai |*他是你老师的孩子,你这次找袁主任也是想让袁主任关照他,哎呀,是我误会了,真是不好意思啊李处,我……我刚才有点过分了,什么都不知道就胡说八道满嘴放pao,你大人大量,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李睿听后心底大乐,敢情这位姐也是个怂包,自己随便吓唬她两句她就怂了,不过这也正合己意,能不结仇gan 吗非要结仇?当↓也说了几句客气话,最后说道:“袁主任要转到局办当主任了吗?这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她要是走了,防汛办三个副主任里能当主任的,我觉得也就是张主任你了,回头我跟袁主任说说,让她推荐你。”
  张锦芳听他这么说,有点讨好自己的意思,越发证明他和袁晶晶果然有si 禾厶情,但已经走到眼前这一步,再纠缠于这事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毕竟就算自己揭发了他俩的丑事,自己又能得到什么好处?不仅没有好处,相反还会被姓李的第一时间报复打击,既然如此,不如和他俩交朋友,哪怕只是表面上的朋友,至少还能得到这句承诺呢,哪怕这承诺不知真假,当即感激涕零的道:“* na *可太谢谢你了李处。”
  李睿正色说道:“我明天就给袁主任说这事,一定让你接任主任。以后大家互相扶持,都发展得好好的,总比互相拆台的好。”
  张锦芳点头如同小鸡吃米,叹服说道:“李处你说得太对了,太有道理了,跟你相比,我真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屁不懂啊,有时候脑子一hot(英文:hot,中文:re )就跟混蛋一样,你千万别跟我生气,以后我要多向你学习……”
  两人直从楼上说到楼↓,又说到小区门口,jin 张对立的关系已然改变不少,尽管说不上是朋友,却也是相敬如宾,而这种关系是两人以前谁都想不到的。
  道别后,二人各自打车离去。回家路上,李睿想起今晚的遭遇,先是lang漫刺激,又是惊险万分,最后皆大欢喜,转折之奇令人哭笑不得,还好自己应对得当,最终得到一个可以接受的结局,要不然以后可就没有宁(曰)ri 了,这么一想,开始检讨自己的大意轻佻……
  同一时刻,在省城靖南北郊的北岗子陵园里,低矮的西南围墙处,连续翻过三条black(hei )影。三个black(hei )影落在陵园内的di 上后,暂时蹲着未动,与black(hei )沉沉的夜色融为一体,离远了看根本分辨不chu **| lai |*。
  陵园内外万籁俱寂,一丝灯huo *也无,只有天上的明月繁星散发chu *淡淡的微光。
  等了差不多半分钟,为首的black(hei )影站起身*| lai |*,拿chu *手电,打开光源,在前带路,往北岗子坡顶走去。另外两条black(hei )影跟在身后,其中一个black(hei )影手里提着一个深色的帆布包。
  三人脚力极好,步伐奇快,不一时就到达坡顶。为首black(hei )影用手电四↓里照了照,找到黄兴华的墓di ,迈步走了过去。
  “动手吧!”
  站在黄兴华墓碑前,为首black(hei )影盯着墓碑看了一会儿,chu *声↓令。
  站他左边的black(hei )影小声问道:“要怎样搞?”站在最右边的black(hei )影道:“这还要问,你个死人White(颜色bai )痴仔,当然是搞破坏啦!”
  为首black(hei )影道:“我原*| lai |*想的是,将墓di 破坏掉,尽量不动我太爷的骨灰盒,但这么做未必会让陵园管理方重视起*| lai |*,他们很可能不会通知我们要等的人,而是自己重新修缮,所以我现在改变了主意,打开墓*,将我太爷的骨灰盒取chu **| lai |*带走。陵园管理人员看到骨灰盒失踪,肯定不敢隐瞒,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要等的人,我们只需在陵园门口守株待兔就好了。”
  左边black(hei )影点头道:“黄少你主意系很哦尅的,但我们要带着骨灰盒在身边到处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