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李睿听他用这么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称呼提起石大林,心头一跳,估计他和石大林关系已经很不错了,心里暗暗恼huo *,这个董金立也真不是玩意,明知道自己与石大林有仇,他还偏偏与石大林勾搭在一起,眼里只盯着从石大林手里捞到的工程,这种只认钱不认人的(jia huo ),又怎能与他结交?冷淡的道:“石大林把桑White(颜色bai )河河道清淤治理工程交给你了?”
  董金立没听chu *他的语气,不无得意的笑道:“没全交给我,给了我两条分河段,毕竟他自己的公司也要赚一笔,不过他已经答应我了,以后凡是市局招标的shui *利工程,都会优先可着我。”
  李睿也懒得再跟他废话,当即表明心意:“石大林欺人太甚,我已经忍不了他了,我告诉你,我这就要收拾他,你现在可以选择站队了,你要是贪图他手里* na *点工程,* na *好,你就跟他勾一块,我把以前收你的钱都还给你,从此以后咱们就是路人;你要是觉得我李睿可交,* na *就马上站到我这边*| lai |*,和他石大林分道扬镳,再把你之前☆ɡao 扌高☆到手的石大林违法乱纪的罪证交给我,* na *咱们以后还是朋友。怎么选你自己kan着办吧,我现在就要你回话。”
  他说完这话,突然想到,自己现在也不缺钱了,* na *不如把以前从gan 哥李明、电话里董金立手中收到的钱还回去,收受这些灰钱心里多少有点不踏实,也确实是违反纪律,自己在生活作风方面就已经很过分了,可不能再沾染钱的问题,想到这打定主意,抽时间把之前收的钱都还回去,好在只收了三次,倒也好还。
  董金立吓了一跳,好半天没回过神*| lai |*,良久说道:“小睿你……你这……这是怎么说的呀?我什么时候贪图他石大林手里* na *点工程了?你真要是收拾他,* na *我肯定义无反顾的站你这边*| lai |*啊,钱虽然是好东西,但我董金立* na *是更kan重朋友的人!何况还有婕妤这边跟你的交情呐,怎么说咱们都是自己人,自己人肯定要帮自己人啊。你这么说,说得我好像是见利忘义的小人一样,真是羞愧死我了!我……我现在就和他石大林决裂,你要的罪证我都给你拿过去,马上拿!”
  这话说得还是ting *漂亮的,李睿听后心头一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瞬间就原谅了他,何况也不能真和他翻脸绝交,毕竟有董婕妤的关系在中间摆着呢,道:“你放心,gan 掉石大林之后,我会尽量推荐朋友接替石大林的位子,以后有工程了还是少不了你的。另外,我其他朋友有工程项目了,能用到你的我也会尽量推你。总之以后你想赚钱只能是更轻松容易,你要多向前kan。”
  董金立笑道:“嗯嗯,其实我自打交了小睿你这个朋友就知道,跟你混是永远差不了的。你在哪呢,我这就把罪证给你拿过去……”
  二人约了个见面的di 方,各自驱车前往。李睿开着的不是自己的车,而是从市委小车队借*| lai |*的一辆公务用车,White(颜色bai )天就是开着这辆车陪同黄惟宁考察的。
  十分钟后,李睿与董金立在一个公交车站旁见了面。董金立↓车钻jin *李睿车里,将手头几份证据交给他,并一一作chu *讲解。
  一共三份证据:石大林小姨子承认石大林是她公司真正老板的语音证明,也即石大林以公务员身份经商的罪证;石大林在宋各庄shui *库坐拥一套总价在二百五十万左右的别墅,*| lai |*路绝对有问题;石大林与小姨子搂抱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照片与视频,这证明他犯了作风错误。三份证据的任一份拿chu **| lai |*,都能将石大林这个市shui *利局办公室主任挑落马↓。
  董金立眼kan李睿收起这些证据,有些担忧的问道:“小睿,你用这些证据对付石大林,我倒不担心他倒台以后,我* na *两个河段的工程就没了,我担心的是,他会咬chu *我*| lai |*。”
  李睿微微一笑,道:“这一点你大可放心,他不会胡乱咬人的,他就算咬chu *市shui *利局常务副局长王广*| lai |*,也绝对不敢咬你,毕竟你Behind(shen hou)站着的可是市检察院董检察长。事实上,他连王广*| lai |*都不敢咬chu **| lai |*,这是官场中人谁都不敢触碰的* gao *压huo *线。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董金立点了点头,道:“* na *我就放心了,放心了。”
  与董金立道别后,李睿驾车驶到一个熟悉的茶馆门口,给市shui *利局长张建设打去电话,等他接听后,约他chu **| lai |*喝茶。张建设怎会不应,让他稍等,马上就到。
  挂掉电话,李睿jin *入茶馆,要了个包厢,又要了一壶上好的绿茶,等待张建设赶到。等候的时间里,他将三份罪证里的后两份——石大林* na *套山间别墅的房产本复印件,以及他和小姨子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照片与视频光盘,拿chu **| lai |*放到一起,堆在桌上。
  虽说手里有三份罪证,但李睿不打算全部使用,因为只用其中两份就能☆ɡao 扌高☆掉石大林。再者,留一份在手里,没准还有妙用,也是留给自己一个余di ,要是全部将三份交chu *去,反而可能限于被动。
  等了一刻钟左右,张建设推门而入。李睿忙起身相迎,与他握手寒暄几句,请他落座,给他倒上一碗茶shui *,顺手将面前桌上* na *两份罪证推到他身前。
  张建设非常好奇,笑呵呵的道:“小睿老di ,这是什么?”李睿笑道:“老哥你kan完再说。”
  张建设点点头,从文件袋里取chu *里面的复印件与照片,kan后脸色倏di 一遍,呆了半响,抬头问他:“石大林?”
  李睿道:“这么说吧,我有个朋友,在市纪委工作,目前是监察局信访室的副主任,他最近收到一封举报石大林的信件,就是眼↓你kan到的。按理说,举报石大林这个正科级gan 部的举报信,应该发往你们市局纪检组,可是举报人却发给了市纪委,等于是越级举报,我朋友觉得很奇怪,正好知道我是市shui *利局chu **| lai |*的,就把这事跟我说了。我跟他说,这么做很平常啊,因为举报人担心shui *利局里官官相护,所以直接发到了市纪委……”
  张建设只听得脸色难堪之极,哪怕他并没有护过石大林,但他作为局长,石大林作为局办主任,两人的关系也就可见一斑了,如今石大林被举报,他作为石大林的顶头上司与老板,自然也跟着丢人现眼,往大里说,他还负有失察渎职的责任呢。
  李睿续道:“我本*| lai |*不知道这事,既然知道了,作为咱们shui *利局chu **| lai |*的人,说什么也得管,不管石大林,也要管老哥你的面子。要不然,这举报信被市纪委打回给局纪检组,责成调查,老哥你作为他石大林的上级领导,不就被动了吗?万一再真查chu *点什么*| lai |*,你也跟着脸上无光是不是?说不定还要负担连带责任?”
  张建设连连点头,屋里虽然开着空调,可他额头上也尽是汗shui *,他表情尴尬窘迫的擦了把hot(英文:hot,中文:re )汗,道:“还得说是老di 你仗义,时时刻刻记着我这当哥哥的,* na *你……你现在把这些举报材料交给我,是……什么意思?”
  李睿道:“我的意思是,石大林违法乱纪,证据确凿,而且已经捅到市纪委这一层了,绝对不能包庇他,要严查到底,而且要由老哥你亲自↓手,要快于市纪委反馈到局纪检组这个流程。如此,一旦查明石大林的问题,便显得哥哥你慧眼识奸、大公无si 禾厶。接↓*| lai |*你再果断利落的清除掉这个害群之马,不仅外面群众拍手称赞,局里的领导gan 部也都要越发敬服你。传到市领导的耳朵里,你的清风正气形象也就更加di 突chu *了,谁也不敢小瞧你。”
  张建设只听得惊喜交加,听他说完后,想都不想便拍板道:“好,我听你的,马上就调查这个石大林。MD,我好心好意栽培他这么多年,想不到他背di 里做↓了这么多违法乱纪的勾当,败坏咱们shui *利局的名誉,也辜负了我对他的殷切期盼,更是差点连累了我,这样的问题官员不处理,还能处理谁?我明天就开会调查他,呃……过会儿我先去找王广*| lai |*、纪检赵组长他们(gou)通一↓,透个气。我这就走。”说完将举报材料都放回文件夹里,随手& nie (一种手法)在手中。
  李睿忙chu *手拦阻,道:“老哥哥,先别急,我还有件事求你帮忙。”张建设道:“有事就说,咱们兄di 还用客气什么?”李睿道:“石大林应该就算是完了,光是手头的证据就能让他蹲大牢去了,何况还有没查chu **| lai |*的呢?他完了以后,局办主任肯定要任命一个新的,不知道哥哥你现在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张建设听得呵呵笑起*| lai |*,表情戏谑的kan着他,道:“老di 你这么关心这个位子,是不是有合适的人选推荐给我?你别说要推荐小袁主任给我,你跟她不是死不对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