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旁边骆姗留意到张鸣芳对李睿的亲昵举止,眯了眯美眸,很快转开了脸去。
  几人笑语声中,酒shui *菜肴也陆续端了上*| lai |*。骆强当先抢过酒瓶,给张鸣芳倒了酒,又给李睿倒满,要给姐姐骆姗倒的时候,却被推掉了。
  张鸣芳笑对骆姗道:“mei mei喝一点吧,当是陪我。”骆姗苦笑道:“张局长,我不太会喝White(颜色bai )酒啊。”张鸣芳道:“好说,我给你要瓶Red(* hong *)酒。”骆姗忙道:“不要,别麻烦了,一瓶我也喝不完。”说完求救也似的看向对面的李睿。
  李睿对她一笑,道:“让小强给你倒半杯,你能喝多少喝多少,主要是陪咱姐喝好。”
  骆姗很听他的话,闻言微微颔首,看向骆强。骆强便给她倒了半杯。
  李睿见她乖巧可人,心中不由得一dang ,隐隐然滋生chu *一股子她是自己老婆的感受,正是还未饮酒,已然入醉。
  酒shui *倒好,酒席也就正式开始。四人互相劝菜,各自吃了几筷,端杯碰了↓,一起喝了一口,之后便jin *入了正常循环,吃喝说笑,敬酒碰杯,倒也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开心。
  张鸣芳与骆姗都是喝酒脸Red(* hong *)的人,不一会儿的工夫便都是脸Red(* hong *)如朱,二人一个成熟美丽不失风情,一个艳美无双容光绝代,在酒晕与灯光的掩映↓,都是越发的妖娆靓丽,美***惑指数直线上升。李睿面对这两个近在咫尺的美***与大美女,只看得心神飘dang 色与魂授,眼睛都不知道该看谁了,某一时生chu *个念头,就是坐到二女中间去,*| lai |*个左拥右抱,但很快觉得这个念头太过龌龊,忙抛开了不去想。
  又一次杯中酒gan 掉后,张鸣芳接了个电话,李睿从骆强* na *拿过酒瓶,给她满上。
  张鸣芳打完电话,正要收起手机,忽然间想到什么,诡异一笑,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操作几↓,然后将手机递到李睿身前,用眼神示意他看。
  李睿接过手机,凝目看时,见她拿给自己看的是条段子,写的是:某女领导夜归,突被两男架上车,一男威胁说:“老实点,劫色的。”女领导闻言笑骂道:“他爹的,这么愉快的事,搞得这么jin 张,吓死了,我还以为被双规了!”。
  李睿看过后差点笑pen( 口贲),但当着骆氏姐di 也不好笑chu **| lai |*,便强忍住笑,将手机还给张鸣芳。
  张鸣芳收起手机,似笑非笑的问道:“好玩吧?”李睿笑着反问道:“竟然有人敢给你发这种段子?”张鸣芳笑着说:“好姐妹发的,讽刺我这个女领导呐。”李睿道:“讽刺得过分了。”张鸣芳道:“就是,我可不是这种女领导,要是劫我的是老di 你还差不多。”
  这话当着骆氏姐di 的面说chu **| lai |*,李睿听后脸hot(英文:hot,中文:re )无比,也不好接茬。张鸣芳见他不搭茬,妩mei(女眉)的横了他一眼,却也没再liao 他。
  饭快吃完的时候,骆姗说chu *去方便↓,起身chu *了包间。李睿猜到她可能是chu *去buy(中文:gou mai)单,便也打着方便的名义追了chu *去。
  *| lai |*到外面走廊里,李睿果然看到骆姗走向二楼的柜台,忙追了上去,chu *手轻轻扯住她手臂,笑道:“你gan 嘛去呀?”骆姗回头看是他,略有些惊讶,道:“你怎么也chu **| lai |*了?”李睿笑道:“我chu **| lai |*拦住你啊。”骆姗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你别拦我,这顿饭本*| lai |*就该我们请客,难道还能让你请吗?你帮小强安排工作就已经……”李睿截口道:“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这顿饭张姐是chong *我*| lai |*的,因此必须我请。当然小强也该请我吃饭,但等他拿到第一笔工资再请,好不好?”
  骆姗摇头道:“不好,这顿饭说什么也该我们请。”李睿笑道:“好啊,你不听我的话啦?”骆姗脸孔泛Red(* hong *),低嗔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啊?”李睿道:“因为我是你gan 哥啊。”骆姗撇撇嘴,似笑非笑的道:“我可从*| lai |*没叫过。”李睿见她轻嗔薄怒,在灯光的映she ↓,容光jiao (女乔)艳不可方物,心头一跳,竟然萌生chu *一种“她要是我老婆该有多好”的念头,借着酒意说道:“你爱叫不叫,不叫我也是你哥,我说话你就得听。”
  骆姗似羞似嗔的道:“你说的话,对的我自然会听,不对的我就不听。”李睿笑道:“我buy(中文:gou mai)单不对吗?于情,我是你们俩的gan 哥,我大,我请客是天公di 道;于理,张姐的人情都算在我头上,这顿饭也是chong *我*| lai |*的,我必须请客,反正不管怎么说,都轮不到你们姐di ?所以啊,你就别较劲了,听我的,乖呵。”说着话走向柜台。骆姗急了,一把抓住他手臂,叫道:“哎呀,你别去。”李睿回过身瞧着她,笑道:“好,你不让我去,我也不让你去,咱俩就在这耗着。”
  骆姗松开他手臂,抿抿嘴,怨艾的看着他,道:“小睿我发现你长大了有点无赖了。”李睿笑眯眯di 说:“随便你怎么说,反正这顿饭我buy(中文:gou mai)单buy(中文:gou mai)定了。”骆姗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Red(* hong *)着脸道:“你非要chu *钱是吧?”李睿点点头。骆姗道:“好吧,* na *你就去buy(中文:gou mai)单吧,不过先说好,这次你请客,↓次我请,小强发了工资再让他请。”李睿笑问道:“↓次你请?”骆姗表情有些不自然,目光快速扫过他的眼睛,盯着他的嘴巴道:“嗯,过两天我……我约你chu **| lai |*吃饭。”
  李睿听她用“约”而非“请”,心↓非常快活,脸上却一本正经的道:“你请我吃饭我非常欢迎,但不要打着感谢的旗号*| lai |*。小强是我gan 兄di ,我帮他安排工作是份内的事情,用不着你们谢。”骆姗羞赧的嗔道:“要求还ting *多,好吧,* na *我单纯请你吃饭,不是谢你。”李睿这才满意,却客气道:“我平时工作比较忙,很难抽chu *时间*| lai |*,很多时候晚上**点以后才有空,因此你也不用总是惦记着,咱们慢慢*| lai |*。”骆姗道:“不吃饭唱歌也行的……”
  这趟chu **| lai |*,李睿本意是阻拦骆姗buy(中文:gou mai)单的,想不到却也因此与这位美若天仙的gan mei mei定↓一个约会,当真是意外之喜,尽管内心对她并未有太多想法,但能和她多亲近亲近,心里也是很开心的,当↓让她先回包间,自己去柜台* na *里结账。
  两分钟后,李睿回到包间,目光↓意识先找到骆姗脸上。骆姗也正看着他,与他对视一眼,略有些羞臊的垂↓眼皮,倒也越发妩mei(女眉)可人。李睿看到她的小女儿情状,忽然有些憧憬与她的约会了。
  吃过饭,四人走chu *饭店,张鸣芳对李睿道:“老di ,你怎么*| lai |*的?”李睿笑道:“你要送我回家啊?”张鸣芳笑呵呵的道:“当然啊,我好容易见你一面,还没跟你待够呢。”说完抛给他个mei(女眉)眼。
  她虽已四十许人,但生得貌美如flower (hua ),又保养得好,更有股子上位领导的独特气质,与她本身的成熟风情融合到一处,正是一位惹人遐想的美妇,如今抛chu *这个mei(女眉)眼,也是妖mei(女眉)【gou && ren】。李睿看在眼里,对她还真动了几分念想,可惜过会儿还有正事,只能拒绝她了,歉意的道:“今天怕是不行,我还有件正事要去办,只能改天再找你待着了,改天我约你chu **| lai |*唱歌。”
  张鸣芳也理解他工作繁忙,便没强求,道:“好吧,* na *就等你有空了再说。”
  两人在车旁握手道别,张鸣芳又和骆氏姐di 道别,上车后驾车驶离。
  骆姗与骆强也是开车*| lai |*的,开的是骆家* na *辆本田雅阁,姐di 俩见李睿没有开车,便上前相邀。
  李睿说自己还有事,暂时不回家,让二人先回,临别前又嘱咐了骆强几句,让他到新单位以后认真工作,多交朋友,平时少说话多做事,争取尽快取得领导的认可,不辜负张鸣芳对他的提携。
  骆强当即做了一番保证,不管(曰)ri 后能否做到,但说的话非常漂亮,李睿也就暂时信了。
  目送姐di 二人驾车离去后,李睿走向路边,很快发现了林雅丽* na *辆斯巴鲁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人,笑着快步过去,拉开副驾驶位钻了jin *去。
  林雅丽面带笑意看着他,等他坐稳后说道:“系上安全带。”李睿笑道:“不用吧,你开车我放心。”林雅丽踩↓油门上路,道:“光我开得好不行啊,现在上路的菜鸟太多了,除了驾校应付考试* na *一套,其它的什么都不会。我刚才开过*| lai |*的时候,一辆车不打右转灯就突然并道过*| lai |*,要不是我也赶jin 往右撇再加刹车,可就撞上了,吓chu *我一身冷汗*| lai |*。多亏右边没车,要不然我就被人撞了,所以我让你系上安全带,系上没不是。”
  李睿听得笑起*| lai |*,偏头打量她,见她依旧是散发披肩,身上穿着条深色的连衣短裙,夜色↓也看不清是什么颜色,但qun bai之↓的双* tui *White(颜色bai )得耀眼,与仪表盘的灯光交相辉映,White(颜色bai )皙瘦生,很是【gou && ren】眼球,问道:“最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