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
    李睿苦笑摇头,道:“钱倒是小事,关键是他根本不愿意接受治疗。”谢杜仲奇怪的道:“为什么呢?难道是讳病忌医?”李睿可不打算将黄老一心赴死的内幕讲chu **| lai |*,* na *可是他的**,不能随便对外人散播,只谢道:“佩兰,杜仲,你们帮我大哥检测chu *癌症*| lai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们俩。”谢杜仲失笑道:“李哥你这不是见外了?你刚帮过我你忘了吗?”
  
    谢佩兰也道:“既然已经是朋友了,又何必说这种外道话?”李睿笑道:“好,既然大家都是好朋友,* na *你们姐di 这次在青阳的食宿,我就全包了,你们可不许拒绝,谁拒绝就是不拿我当朋友。”谢佩兰莞尔,道:“好吧,* na *我们就吃住你这位di 主了。你不知道,其实在见到黄老之前,我还在想怎么谢你好呢。”李睿笑道:“你怎么打算的?”谢佩兰道:“给你钱你肯定不要,我们也没带多少钱,我就打算送你一次手诊,呵呵。”
  
    李睿听得呵呵笑起*| lai |*,谢氏姐di 也跟着笑,三人的友情在笑声中又加深了一重。
  
    赶到主楼前台,李睿为姐di 二人开了房间,又叮嘱前台小姐,把姐di 二人的食宿所有费用都算在自己账上,不能让姐di 二人拿钱,更不能接受他们的钱。
  
    * na *女serivce(中文:fu wu)员笑着答应道:“知道了李处长,保证完成任务,完不成你就批评我。”
  
    谢杜仲叫道:“哎哟李哥,你还是什么处长呐。”李睿笑着拍拍他肩头,道:“好啦,赶jin 去房间休息吧,明早我过*| lai |*找你们吃早饭。”
  
    与姐di 二人道别后,李睿驱车回到家里,见到青曼后,将今晚发生的事情全部说给了她听,半点也没隐瞒。黄兴华虽然叮嘱他不要将肺癌之事说给外人知道,但青曼怎么算是外人了?* na *可是亲得不能再亲的天↓第一内人自家人,告诉她可不算告诉外人。
  
    青曼只听了个瞠目结舌,听后惊讶的说道:“天底↓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中医手段,**手就能*chu *肺癌*| lai |*?你要是不说,我连想都不敢想……黄老也真是个情种,为了能够与苏云相会,不惜放弃治疗,不过他好歹是你大哥了,你可不能眼睁睁kan着他得了癌症不管,你必须要多劝劝他,让他接受治疗。”
  
    李睿点头道:“我会多劝劝他的,只是他心志坚决,我劝怕也没用,要是苏云还活着*| lai |*劝他,还差不多……”
  
    次(曰)ri 早上,李睿不等老周*| lai |*接,便驱车前往青阳宾馆,找谢氏姐di 吃早饭,顺便也是送别二人,然后再接老板宋朝阳上班。
  
    在房间外面见到姐di 时,二人都已经换↓了寻药的“工装”,换回了正常衣装。谢杜仲是上身粉色的短袖恤衫,**蓝色牛仔ku ,脚上一双white(* bai se *)的阿迪达斯运动鞋,潇洒帅气,赫然一个翩翩美男子谢佩兰则将马尾辫变成了披肩散发,衣服也换上了一条black(hei )色的长袖连衣Short skirt(* duan qun *),Short skirt(* duan qun *)非常合身,将她美好的身材曲线完美的包裹chu **| lai |*,裙↓一双修长笔直的瘦生***,着了薄薄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色***,很是迷人,脚上踩了双月white(* bai se *)的* gao *跟鞋,显得身姿越发* gao *挑婀娜,正是一个风姿万千的大美女,谁又想得到她是一个chu *身中医世家的* gao *明女中医?
  
    李睿kan到姐di 二人的容貌衣装,心里暗喝了一声彩,想到自己和二人站到一起,颇有几分自惭形秽之意。
  
    三人互道早安后,一起前往餐厅用餐。用餐时,谢杜仲滔滔不绝的和李睿说话,讲述自己的学医历程与前两天寻药过程中遇到的奇事谢佩兰却并不* cha *口,只是优雅安静的用着早点,显得极有家教。
  
    吃过早餐,也到了道别的时候。
  
    李睿送姐di 二人到后院车旁,谢杜仲道:“李哥,你多劝劝黄老,让他尽早接受治疗,哪怕是西医也行,至少也能帮他延缓生命。当然,如果需要中医治疗的话,* na *你就给我打电话,或者带他去黄州找我,不用跟我客气,以后咱们就是好兄di 。”
  
    谢佩兰想得更多一些,道:“不只是黄老这边,以后你或者你家人朋友碰上什么疑难杂症了,也尽可以给我们打电话,在中医内科、妇科、耳鼻喉五官科、骨科、儿科这方面,我们谢家还是有几分造诣的。”
  
    李睿心想她可真细心,考虑得好周到,当然也很够朋友,心里对她好感更盛,笑道:“好的,会麻烦你们姐di 的,也欢迎你们*| lai |*青阳作客。↓次再*| lai |*找药,也可以叫上我,我陪你们去。”
  
    谢佩兰抿嘴笑道:“也欢迎你去黄州作客。”
  
    三人握手道别,谢佩兰与李睿握完手,左手素手一翻,拿chu *一个古朴金黄的四角垂香囊,递给李睿道:“我们这次jin *山寻药,没有寻到要找的仙童flower (hua ),倒kan到不少其它草药,我摘了些菖蒲、佩兰、香附,放到这个香囊里,随身携带,可以避暑防瘟、解表祛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防蚊驱虫。你拿着吧,正好暑期也到了,带身上还是有些用处的。”
  
    李睿打死都想不到,临别之际,她会突然送自己礼物,送的还不是普通物事,而是大有深意的香囊,香囊一般不都是古时女子送给心上人的吗?她送自己香囊,难道是对自己有情?可是不对啊,她和自己认识不过半天,怎会* na *么快对自己产生情意?* na *就是纯粹的当做小礼物送给自己了?哎呀,这个女人还真是有趣,竟然送chu *这么*(咸心)min gan 的礼物,凭White(颜色bai )让人遐想,呵呵。
  
    他受宠若惊的将香囊接到手中,嘴里连声感谢。
  
    谢杜仲kan到二人这一幕,起先也有些惊愕,随后表情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笑起*| lai |*。
  
    姐di 俩很快上车,驾车驶chu *青阳宾馆。李睿目送他们离去后,手里感受着香囊上的温度,心里颇有几分不舍,不过想到以后肯定还有再见面的机会,也就不如何伤感,转身走向贵宾楼。
  
    驶往* gao *速公路入口的奔驰越野车里,谢杜仲表情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kan了姐姐谢佩兰一眼,嘿笑两声,道:“真是难得呀。”谢佩兰愣了↓,道:“什么难得?”谢杜仲又是嘿嘿怪笑两声,道:“难得姐你也有对男人动心的时候。”谢佩兰俏脸刷的就Red(* hong *)了,抬手就给他手臂一↓,喝斥道:“你个臭小子瞎咧咧什么呢,什么乱七八糟的。”谢杜仲叫道:“哎哟,当着李哥的时候怎么不打我啊,装得跟个淑女似的,等离开李哥视线,马上就对我动手了,你还真能装啊。”
  
    谢佩兰哭笑不得,羞恼说道:“你胡说什么呢。”谢杜仲道:“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我没胡说,我说的都是事实,你就是对李哥动心了,你喜欢他,要不然怎么在他面前装淑女,又为什么临别前赠他香囊?你敢否认?”谢佩兰羞得耳朵根都Red(* hong *)了,shen 手过去在他腰间乱掐,道:“滚吧你!你还有脸说,我为什么赠他香囊,还不是替你小子表示谢意?昨晚上要不是你被人打破头,我又用得着送他谢礼吗?”
  
    谢杜仲笑道:“谢礼?你真会编,* na *你刚才送给他的时候,怎么不说清楚了是谢礼啊?谢佩兰你少给我装了,你就是喜欢上李哥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女人喜欢男人不是天经di 义?你岁数都这么大了,按MD话说就是老闺女了,也该喜欢喜欢男人了,要不然我和咱爷爷nai (*&女乃*&)nai (*&女乃*&)爸爸妈妈都要以为你是女同* xing *恋了。哈哈。”这话又换*| lai |*谢佩兰一顿掐拧,谢杜仲疼得呲牙咧嘴,却还不求饶,又道:“你要是真喜欢李哥,回头我给你们说合说合,不过就怕他已经结婚了,呵呵……”
  
    姐di 二人这番对话,李睿自然是听不到的,他刚到贵宾楼二楼,就见季刚在二零二房门外站着,心中一动,难道老狐狸于和平又跑到黄老这里献殷勤*| lai |*了?也没多想,走到季刚身前,打招呼道:“季主任早啊。”
  
    季刚kan到他,表情一瞬间变得很古怪,但很快恢复自然,道:“李处你也早。”李睿小声问道:“你怎么没带市长去找* na *个* gao *僧啊?”季刚听他说到法愚,耳朵一支楞,连连点头,道:“去了,已经去了,昨天↓午就去了,他算得还真准,我算是服了……就是要的钱有点贵。”
  
    李睿暗暗好笑,道:“* na *我拜托你的事儿,是不是也尽快帮我落实一↓?”季刚尽管恨他不死,但在这种事上还是很讲规矩的,道:“回头你把你兄di 简历发给我,我kan着给安排↓。”李睿道:“最好是个油shui *足的事业单位。”季刚微微皱眉,但还是耐着* xing *子道:“我尽量给安排吧,实在不行,你也别怪我。”李睿道:“哎,当然不会怪你了,能给安排咯我就ting *感谢你的啦。”
  
    他说完这话,走向走廊深处,去接宋朝阳,心想,老狐狸于和平肯定不知道黄兴华已经得了肺癌,这当儿又假情假意的去kan望他,实则已经是招他烦了,可笑于和平还不自知,唉,这老狐狸,在黄老这边天生是郁闷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