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午宴jin *行了二十多分钟后,张旖嫙突di 起身离席,带着一众仰慕者的灼灼目光,走chu *宴会厅,不知道gan 什么去了,而且过了五六分钟都没回*| lai |*,不像是单纯的去洗手间。  这引起了李睿的关注,正琢磨要不要给她发条短信问问,却听手机叮的一响,先*| lai |*了条短信。
  
  他预感到这条短信可能是张旖嫙发*| lai |*的,等掏chu *手机一看,果不其然,正是伊人所发,她写的是:“chu **| lai |*帮我个忙。”
  
  李睿心中糊涂之极,不知道这当儿她要gan 什么,又需要自己帮什么忙?却也没多问,和华静说了声chu *去回个电话,便起身离席,往厅门处走去,等走到外面一看,宴会厅旁边一间屋子的**开着,张旖嫙正站门口等候。
  
  张旖嫙见他找过*| lai |*,也没说旁的,转身走jin *屋里。李睿快步跟上,刚jin *到屋里,也听到张旖嫙说“把门关上”,便顺手关了屋门。
  
  这间屋子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空空dang dang ,什么家具电器都没有,倒像是一间临时用的仓房,现在,di 上摆满了礼品袋,一排排一列列的堆积在一起,场面煞是壮观。
  
  张旖嫙纤手一指,道:“帮我数数,看是不是三十八个袋子?”李睿哑然失笑,道:“你叫我chu **| lai |*,就是让我帮你数数儿*| lai |*的?”张旖嫙没好气的横他一眼,道:“我使不动你?”李睿忙陪笑道:“使得动,使得动,你当然使得动我了。我马上数。”说完心道,男人真是贱啊,当着越美的女人越贱。
  
  他走到近前,从左前方最内侧第一个袋子开始数,数了好一阵才数完,点头道:“没错,是三十八个。呃,这些礼品袋是不是给我们这些培训学员的纪念品啊?”张旖嫙点头道:“你猜对了,等吃完饭,一人一份发chu *去。”李睿道:“用我帮忙发吗?”张旖嫙摇头道:“不用,有我们办公厅的工作人员,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李睿只听得笑chu *声*| lai |*,敢情她特意把自己从酒席上叫到这,就只是让自己数礼品袋的数目,数完这个稍嫌三八的数目就完了?后续没有节目了?靠,当自己是傻小子耍着玩啊?想到这心念一动,觉得她用意不可能只是戏耍自己这么单纯,肯定还有别的心思,抬眼看她,见她瞧也不瞧自己,正斜眼望着别处,嘴角jin 抿,似乎在忍着笑,看到她这副神态,立时明了,原*| lai |*她的真意是这个。
  
  他哈的一笑,走两步到她身前,左臂shen chu *,环住她瘦腰,不由分说,猛di 往怀里一带,右手已经* gao ** gao *扬起,重重落在她*** feng ***美的臀瓣上,气呼呼的道:“我看你真是屁股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了,竟敢耍我玩?”
  
  张旖嫙还没回过神*| lai |*呢,已经被他强搂到怀里,正要推拒,又被他一掌打中屁股,只被打得脑子发懵,脸蛋发Red(* hong *),身子发hot(英文:hot,中文:re ),心中发yang (羊羊羊),* na *股劲头儿别提多不得劲了,定了定神,羞恼不堪的骂道:“你敢打我!”
  
  李睿笑道:“你不就是想让我打你吗?大家结业分手在即,你很想si 禾厶↓里和我聚聚,又抹不开面约我,就想了这么个法儿叫我chu **| lai |*,假装让我帮你数礼品袋数目,其实何须我数,你的↓属已经数得不能再清楚了,你其实是故意liao 拨我,好让我打你屁股一顿,打是亲骂是爱,打情骂俏之后正好亲hot(英文:hot,中文:re ),否则以你的冷淡* xing *格,是不可能主动和我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我说的对吗?”
  
  张旖嫙被他说中心事,又气又羞,脸Red(* hong *)如朱,此时被他搂在怀里,已经难以起* tui *踢他,便抬手去他肋↓腰间乱掐乱拧,忿忿di 骂道:“你无耻,你给我死去,你才是* na *么想的呢……”
  
  此时美人在怀,轻嗔薄怒,小女儿情态毕现,又有如画如仙的美丽脸孔you huo 着,李睿哪里还忍得住,想都没想,偏头吻了过去,一口重重吻在伊人* na *粉嫩的唇瓣上。张旖嫙只被吻得身子一僵,之后就再也不动,仿佛被他施了定身术一般。
  
  李睿美美的亲了几口伊人,食髓知味之↓,不由自主便想叩关而入,品尝↓伊人丁香的芬芳。哪知伊人感受到他的jin *攻动作后,jin 咬牙关,闭门不战。
  
  李睿心↓好笑,索* xing *停了↓*| lai |*,痴痴凝注对方的雪White(颜色bai )脸孔,近距离欣赏这位张美人的万千丽色。
  
  张旖嫙被他看得脸孔Red(* hong *)彤,心乱如麻,抬手在他xiong 膛上推了一把,语气*ying *梆梆的说道:“放开我,让人瞧见怎么办?”李睿不仅不放,索* xing *两只手臂全上,jin jin 搂住了她,笑道:“外人瞧不见的,你刚才不是特意让我关了门?”这话直指张旖嫙早有预谋,只把她羞得窘迫之极,忽然抬起脚*| lai |*,一脚重重踩在他皮鞋上。李睿疼得倒xi 口及一口凉气,叫道:“你想踩死我呀。”张旖嫙忍俊不禁,道:“你活该!”李睿右手↓移,在她臀瓣上轻轻拍了一把,道:“张嘴。”
  
  张旖嫙知道他的小阴谋,转开脸不看他,道:“不张!”李睿笑道:“不张没关系,* na *我就不放你,咱俩在这里抱一辈子,过会儿你↓属过*| lai |*分发礼品袋,可就全都瞧见啦。”张旖嫙heng(哼哈二将)道:“* na *我也不张,看看被外人瞧见后咱俩谁更怕丢人。”李睿想了想,叹道:“你要是不配合,* na *我可不跟你玩了,我肚子还饿着呢,要回酒桌上吃饭了。”张旖嫙转回头*| lai |*看了他一眼,似鄙夷似埋怨的道:“嘴都给你亲了,还不满足啊?”
  
  李睿委屈的道:“我的好旖嫙,我已经很容易满足了好不好,没有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想和你喝个交杯酒。”张旖嫙不明White(颜色bai )这话意思,蹙眉道:“和我喝个交杯酒?什么意思?这里哪有酒杯?”李睿嘿笑道:“不是真喝酒,是深吻!”张旖嫙怔了会儿才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羞答答的道:“不行,正吃饭呢,又没刷牙,嘴里有味道的。”李睿道:“能有什么味道?今天桌上的菜肴没什么有异味的啊,嘴里也就不可能有味道,有也只能是酒味,正好当成是喝交杯酒了。”
  
  张旖嫙有些犹豫,似乎想要答应,又羞于启齿。李睿见她没有拒绝,便知道她的心意了,一点时间都没lang费,再次吻了上去。这一次伊人做chu *了配合,虽然羞臊之↓动作稍微缓慢,但到底是大开城门,邀李睿入城饮酒作乐……
  
  二人唇*舌剑的切磋了一阵子,方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毕竟这里不是最佳幽会之di ,浅尝辄止可以,乐此不疲就有些过分了,甚至是稍嫌危险。
  
  “咱俩这算是吻别吗?”
  
  李睿望着身前佳人* na *羞赧而又艳丽的动人脸孔,回想起与她结识以*| lai |*的过往,心里还真有些不舍,好在两人一个在青阳,一个在省城,挨着很近,若想再见还是很容易的。
  
  张旖嫙* xing *子* gao *冷清贵,尽管和李睿的关系已经达到了非常亲密的di 步,但也不会把调晴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之语挂在嘴边,听到他这话,犹如不闻,只是盯着他嘴巴看了几眼,正色说道:“你擦擦嘴。”
  
  李睿愣了↓,抬手在自己**上抹了一把,道:“怎么,沾染上你唇彩了?”说完拿到眼前*| lai |*看,果见手上擦↓*| lai |*一块粉Red(* hong *),忙抬手在嘴上*| lai |*回擦蹭。
  
  张旖嫙看到他这般鲁莽邋遢的动作,忍不住好笑,不知道从哪拿chu *一包纸巾,抽chu *一张递给他,道:“好好擦擦。”李睿也不去接,笑道:“你不觉得应该你给我擦吗?罪魁祸首可是你!”
  
  张旖嫙听到他这歪理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嗔了他一眼,手持纸巾,在他嘴上仔细擦了几擦,随后将纸巾rou成一团,塞到兜里。
  
  李睿第一次如此真切强烈的感受到她对自己的情意,qing bu zi jin 又把伊人拥入怀中,道:“这次分别,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张旖嫙略一寻思,道:“过几天,省政府办公厅要为咱们这些获得专家证书的人办一个颁发证书的仪式活动,省台报社都要现场采访录播,* na *时候可以再见。”李睿诧异的道:“还要举办一个颁发仪式,这也搞得太正式太隆重了吧?”张旖嫙道:“你以为呢?这次培训连常务副省长都在关注,你也就知道省委省政府对其重视程度了,各方面也就自然要重视啦。你肯定还不知道,这次培训可是中央的意思,咱们山南是试点省。”
  
  李睿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省里如此重视这次培训,道:“按你这么说,到时全是公众场合,咱俩就算见面,也没说si 禾厶话的机会吧?”张旖嫙想了想,又想到什么,道:“我想起*| lai |*了,还有次见面的机会,近期,可能是本周,也可能是↓周,省政府办公厅要从***di 市抽找几个典型,调研指导基层政务信息报送工作,我看一↓,如果可以的话,* na *我带队去你们青阳,就又可以见面了,也能si 禾厶↓里聚↓。”
  
  【作者题外话】:感谢书友user77493629的hot(英文:hot,中文:re )心打赏,连续两次打赏,感谢hot(英文:hot,中文:re )心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