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吕青曼说“这倒也行,反正开车也就两个钟头,小睿你考虑考虑?”李睿想了想,去huo *车站要buy(中文:gou mai)票,要候车,要检票……算上路上的时间,差不多也要两个小时了,自己为此还得提前早起一个小时,这么算↓*| lai |*,还是开车更省事,便道“* na *好吧,* na *明早你们谁也别早起了,我自己开车走。**/xshuotxt/com”吕青曼道“你几点走,我给你做早饭。”李睿道“不用了,我到青阳后跟宋书记一起吃。”
  吕青曼心细,拍拍* gao *紫萱的大* tui *,道“你别忘了把行车本还有车钥匙给他。”* gao *紫萱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道“知道啦!还真是你老公,真是替他想得周到。”说完从她身上爬起*| lai |*,↓了席梦思,走到卧室门口拉开门,瞪了站在外面的李睿一眼,往客厅* na *里走去。
  李睿自然是跟她一起走了过去,见她只穿着一套贴身的玫瑰Red(* hong *)色秋衣秋ku ,衣料既薄,弹* xing *也好,正好将她苗条婀娜的身姿包裹掩映chu **| lai |*,但见削肩瘦腰、曲线唯美,尽管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稍嫌瘦生,却依然是充满mei (鬼末)力,xing *gan *得没边儿,心↓暗暗赞叹,造物主真是不公平啊,给她* na *等绝色容貌也就算了,竟然还给了她这么木奉(bang)的身材,这还让不让别的女人活啦?
  * gao *紫萱走到沙发前弯↓腰去,在坤包里*行车本与车钥匙,这个姿势正好将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凸ting *chu *去。李睿在她身侧kan到这一幕,差点没流chu *鼻血*| lai |*。
  * gao *紫萱*chu *行车本与车钥匙,转过身懒洋洋的递给他。李睿从她手里接过两样小物事,眼睛偶然扫过她心口* na *里,却讶异的发现,在* na *微ting *的两个小山丘上,赫然映chu *了两个小点,一↓子就kan呆了。
  过了一忽儿,* gao *紫萱才发现李睿的邪恶目光,顺他注视方向kan了kan自己的心口部位,这才kan到自己已经露点,羞恼之极,抬* tui *过去就是一脚。李睿被踢了个正着,还好* gao *大小姐穿着棉拖,踢起*| lai |*没有多疼。不过,* gao *紫萱这一脚却也将右脚上的棉拖踢掉了。
  她指了指飞chu *去的棉拖,怒视着李睿给他一个眼色,示意他给自己捡回*| lai |*。
  李睿低头kan了kan她赤着的右足,但见肤色雪White(颜色bai )、足型纤美、脚趾敛齐、晶莹如玉,活tuo *tuo *一只玉雕而成的美足,只kan得心旌神摇,没有半分犹豫,先转身将她踢飞chu *去的棉拖捡回*| lai |*,随后转回身蹲在她* tui *前di 上,把棉拖顺到她跟前,摆chu *一副给她穿上的模样。
  * gao *紫萱见他乖巧听话,大为得意,骄矜的一笑,抬起右* tui *,要把右足蹬jin *去。就在此时,李睿左手一把抄住她这只脚丫,低头凑嘴吻了上去。* gao *紫萱大吃一惊,差点失声喊chu **| lai |*,过了会儿才知道他只是乱亲乱吻,没有咬啮的动作,这才松了口气。
  李睿将她雪White(颜色bai )的脚面亲了个遍。* gao *紫萱kan着他这个样子,有点恶心,却也好笑,心里自言自语的说“早知道你要亲我的脚,我刚才就不洗脚了。”想到这,忍俊不禁笑了起*| lai |*,可随着他动作,渐渐觉得身子有点发飘,急忙将右足从他手口中抽了chu **| lai |*,蹬在他举着的* na *只棉拖里面,脸色Red(* hong *)彤的跑回了卧室。
  吕青曼全然不知道这么一小会儿的工夫,二人已经在外面客厅里发生了一段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昧的小* cha *曲,见她回*| lai |*,问道“都给他了?”* gao *紫萱钻在被窝里,心情怪怪的,说不清是悸动还是别扭,闻言道“给了给了,heng(哼哈二将),真啰嗦!”吕青曼笑道“给了就好,* na *就睡觉吧,明早上让他自己开车回去,咱俩不用操心了。”* gao *紫萱撇嘴道“我本*| lai |*就不操心他啊,是你一直在操心他好不好?”吕青曼呵呵笑道“你不是他小老婆吗?”* gao *紫萱* gao *兴起*| lai |*,叫道“这可是你说的,* na *我以后可要以他小老婆自居了,你不许吃醋。”吕青曼嗯了一声,笑眯眯di 说“嗯,不吃醋。睡吧。”
  二人不再说话,各自入睡。
  次(曰)ri 早上四点半李睿就醒*| lai |*了,去洗手间里略微洗了把脸,生怕吵醒二女,也没敢刷牙,chu **| lai |*后收拾东西,带上* gao *紫萱的行车本与车钥匙,↓了楼去,钻jin *宝马车里,发动以后,驶chu *小区,往青阳驶去。
  上了* gao *速以后,他车速时快时慢,jin *入测速区的时候,老老实实di 保持在一百二十迈以↓,而在没有测速摄像头或者测速雷达的时候,则飙到了一百五十迈。反正这个点儿* gao *速上也没几辆车,正好狂飙。你还别说,宝马就是宝马,超速驾驶的时候车身特别沉稳,除了胎噪声音有点大之外,没有任何不适感。
  一通疾驰,最终不到七点就回到了青阳市区的家里。在市里,他基本用不到车,* gao *紫萱这辆座驾就只能停放在家里。好在家里有个车库,倒也不用担心会让这车受到风chui 口欠雨淋。
  他将车库收拾了一番,腾chu *一个车位*| lai |*,将车缓缓的开了jin *去,停好后↓车,望着此车chu *了一会儿神,kan着这辆纤美漂亮的宝马,很自然就想到了它的主人身上,想到昨晚与它主人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心里酸酸的甜甜的,只恨不得能一直跟她在一起。
  吃过早饭没一会儿,老周就驾驶着一号车*| lai |*接了。
  李睿上车之前,忽然想到今天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把周末从商场里购buy(中文:gou mai)的圣诞礼物送到丁怡静、董婕妤、姚雪菲等人手里,要跑这么多趟,打车显然是不方便的,既然有* gao *紫萱这辆座驾,不如就借*| lai |*开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想到这,就跟老周说了一↓,说自己刚借了辆车,晚上有点事要办,因此要先把车开到青阳宾馆里面去,这样晚上一↓班就能开,所以这次去青阳宾馆就不坐他的车了,而是改为开车跟在他后面。
  老周能说什么,自然一点意见都没有。
  于是老周驾驶一号车在前,李睿开着宝马在后,二人二车,往青阳宾馆驶去。
  李睿还从没试过驾驶着宝马上班,这头一回体验,感觉还真不错,有种* gao ** gao *在上的优越感,就好像jin *入了上流圈子* na *样的骄傲自得,心说跟今天这种感觉一比,前几年真是White(颜色bai )活了。
  今天是周一,也是圣诞节正(曰)ri 子,更是本年度带有总结意义的市委全会召开的大(曰)ri 子。考虑到今天严肃隆重的氛围,李睿将轻飘随意的心情收敛起*| lai |*,强迫自己提前jin *入会议状态。
  到达青阳宾馆以后,他把宝马停在一个不显眼的停车位上,跟老周打了个招呼,独自一人jin *入贵宾楼去接老板宋朝阳。
  走jin *一楼大厅,他随意的往前台* na *里瞥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但凡jin *入贵宾楼,都会↓意识的望望前台* na *里,也不知道是想欣赏前台* na *几个女serivce(中文:fu wu)员的美貌姿色,还是想kankan董婕妤或者李晓月是不是站在* na *里。
  今天,他没kan到董婕妤与李晓月任一人,却意外发现了堂侄女李小娜的身影,但见她亭亭玉立的站在前台里面,* na *副端谨贤淑的模样,颇是令人眼前一亮。她不是在主楼前台吗,怎么跑到贵宾楼*| lai |*了?想到* na *天晚上所见,她在董婕妤的办公室里跟她学习什么*| lai |*着,便有些懂了。
  他停↓*| lai |*招呼道“小娜!”李小娜忙从前台里绕chu **| lai |*,口称“叔儿”,娉娉婷婷的走到他面前,对他展颜一笑,更是如同盛开的百合flower (hua )* na *样美丽动人。
  李睿微笑说道“你这是升职了?”李小娜羞涩一笑,道“不是,是轮岗。”李睿奇道“轮岗?”李小娜点头道“是啊,我不是跟你说过嘛,董总让我将宾馆内部所有岗位全部熟悉一遍,最后再给我安排正式工作。”李睿点了点头,心想,kan*| lai |*婕妤在↓一盘很大的棋啊,眼前这个堂侄女在她悉心栽培之↓,(曰)ri 后前途无限啊,道“* na *你忙吧,我去接宋书记上班了。”李小娜说了声好,对他点点头,转身回了前台里面。
  等李睿走后,前台另外两个女serivce(中文:fu wu)员不敢相信的kan向李小娜。
  其中一个叫道“小娜,你管李处长叫叔儿?这是什么关系?”李小娜不无自得的说“他是我叔儿啊,我是他侄女,就是叔侄关系。”* na *女serivce(中文:fu wu)员不敢相信的叫道“怎么可能?李处长这么年轻,不比你大几岁,怎么可能是你叔儿了?”
  另外一个yuan *脸的女serivce(中文:fu wu)员也小声说“就是,你可别糊弄我们。”
  李小娜说“我糊弄你们gan 什么?他是我堂叔,他爸跟我爷爷是叔伯兄di ,因为我爷爷比他爸大十好几岁,我们农村人结婚又早,所以两代↓*| lai |*,我就跟他这个小叔叔差不多大了。”
  两个女serivce(中文:fu wu)员这才恍悟。
  其中一个笑嘻嘻的说“你有这么厉害的叔叔,以后可是谁也不敢欺负你了。”李小娜淡淡di 说“本*| lai |*也没人欺负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