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李婧还没从他嘴里探知自己想要的东西,自然不会跟他说正事,美艳的大眼睛* gao *傲而又凌厉的kan着他,道“听说,宋书记多次当着外人夸赞你,杜秘书长也非常器重你,你是不是因此觉得,有在我面前嚣张的资本了?”李睿毕恭毕敬的说“从*| lai |*不敢!”李婧问道“是真心不敢,还是假意不敢?”李睿啼笑皆非,心说你真是White(颜色bai )痴啊,这种问题还用问嘛,哪个人会选后者?* na *不是变成傻子了?陪笑道“真心不敢。WwW.XsHuoTXt.com”李婧如何不知道自己这个问题问得很幼稚,可是没办法,话到嘴边,只能这么说了,见他还算乖顺,微微松了口气,道“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要是对我有意见,不妨直言。”
  李睿摇头道“李市对我没意见就是好的了,我焉敢对李市有意见呢?”李婧问*| lai |*问去,总是问不到节骨眼儿上,非常着急,后*| lai |*一想,自己连嘴都跟他亲过了,何必还假装* gao *贵纯洁?咳嗽一声,道“说起*| lai |*,上次的事,我还要谢谢你。”李睿一脸奇怪之色的问道“上次的事?上次什么事?”李婧觉得他应该是在装糊涂,换成任何一个男人,能送自己这个副市长回家,并搂搂抱抱的接触,还被自己主动献吻,都应该是一件终生难以忘怀的大事,怎么可能轻易忘记呢?不过,却很喜欢他这种装傻充愣的样子,自己要的不就是这种感觉吗?道“就是上次在酒店外面,我喝多了,你把我送回家里的事。”
  李睿傻呼呼的说“有这事?竟然有这事?李市你是不是记错了,我怎么没记得有过这事呢?应该是金处长送你回去的吧,跟我可没关系。”听到这话,李婧彻底松了口气,道“嗯,可能是我记错了。”说完把桌案上一份材料推了推,道“这是我关于明年三月份举办文化博览会的构想,你带回去给宋书记kankan,请他给chu *意见。”李睿点点头,走过去拿起*| lai |*,随意翻kan两眼,道“好,* na *我就走了,李市你继续忙。”李婧不再说话,只是微微扬起↓颌,* gao *傲的瞧着他。
  李睿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李婧忽然叫道“等↓。”李睿回头kan她,问道“李市还有事?”李婧傲然道“我有事也用不到你。”李睿笑了笑,道“* na *你叫住我是?”李婧低头kan着桌面,道“以后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了,可以找我……”说完又加了一句“说不定我会帮你。”李睿听得好笑不已,知道她感念自己当(曰)ri 救她的恩义,这是示好给自己了,又怕自己贪得无厌,所以最后加了一句,意思是不是每次都会帮自己,这话这么理解是没问题的,可若是从字面上理解就可笑得很了,爱较真的人或许会问,“你既然说不定帮不帮我,我gan 吗要找你?”,只是自己没兴趣跟她较真,道“好,谢谢李市美意,我走了。”说完开门走了chu *去。
  李婧kan着屋门chu *神,脸上表情非常复杂。
  李睿在走之前,很自然又去戏弄了↓小徒儿金蕊“叫师傅,敢不叫我就打你pi *gu *。”金蕊立时Red(* hong *)了脸,低嗔道“哎呀有完没完,我就是不叫了。你也别闹了,要是让人瞧见……哎呀,你快走吧。”李睿笑道“你叫声师傅我再走。”金蕊真怕被人瞧见自己跟他的调笑场景,Red(* hong *)着脸叹道“好吧,唉,师傅,行了吧,快走吧。”李睿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道“叫得不情不愿,还一个劲的赶我走,真是让我伤心啊,好吧,我走,让你眼不见心不烦。”
  金蕊明知道他在故意逗弄自己,还是急忙解释“我不是怕被人瞧见嘛,再说你也忙……要是这不是在政府大楼里边,要是在外面……”李睿问道“* na *就怎么样?”金蕊羞涩di 说“当然舍不得你走了。”李睿得意的呵呵笑起*| lai |*,chong *她比了个大拇指,表示赞许,这才转身离去。
  晚上回到家里,李建民道“已经找人给kan了你跟青曼领证的好(曰)ri 子,人家说,十二月份没好(曰)ri 子,阴历都跟十一月挂钩,两个一不吉利。人家kan中的是明年一月号,阴历是十二月六号,怎么都吉利。”李睿对于什么时候领证并没有什么强烈的诉求,闻言也没感觉,随口问道“找的什么人kan的?”李建民道“就是咱们市北区里一个kan香的意即☆ɡao 扌高☆迷信的‘大仙’,很有名的,kan得可准了,还要了一百块钱呢。”李睿笑了起*| lai |*,道“* na *就按他说的吧。”
  洗完澡回到席梦思上,他给吕青曼打去电话,说了此事。
  吕青曼道“好呗,既然专门请大神kan过了,* na *就按大神的意思呗。”李睿道“嗯,总不能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一百块是吧。”吕青曼呵呵笑起*| lai |*,道“明天周六,我跟紫萱上午赶过去,她在你们青阳开的宝马4s店开张,这事你知道吗?”李睿道“好啊,你这意思,要不是她的宝马店开张,你都不*| lai |*kan我是不是啊?”吕青曼嘻嘻笑道“你明知道我主要是过去陪你的,你还这么说,我生气啦。”李睿笑道“你别气,我扫榻欢迎你过*| lai |*。”吕青曼说“明天上午九点二十七,你有时间就过去,实在没时间,也只能算了。”李睿大为奇怪,道“怎么还精确到分钟了?”吕青曼笑道“你以为只有结婚领证才请人kan吉利(曰)ri 子吗?商店开业也是呀。”
  李睿暗想,* gao *紫萱倒是说过,让自己明天上午赶过去,她给自己包一个大礼包,可是自己要陪宋朝阳,哪里有空抽身过去?kan*| lai |*注定是不能目睹* na *家店开业的盛大场面了,问道“老婆,你说我跟紫萱* na *里化缘,让她给我们秘书一处捐点钱行不行?”吕青曼奇道“什么意思?”李睿说“我们一处小金库里快没什么钱了,马上又要举办年会,需要大老板赞助啊。我打主意打到紫萱头上,行不行?”吕青曼笑道“原*| lai |*是这意思。你打算要多少赞助?少的话应该没问题,多了的话,就不好意思开口了。”李睿发愁的说“我也不知道要多少啊,只能让紫萱kan着给。”
  吕青曼道“唉,说起*| lai |*你还救过她的命呢,她kan你救命的人情,怎么也会给你赞助的,就是或多或少的事情了。不过咱们彼此又都是朋友,你直接开口又不合适。我更不好帮你传话了,* na *样弄得我也不好做人。唉,你不能找别的老板吗?非要找她不可了?”李睿悻悻的说“你老公我刚刚发迹没多久,没认识几个像样的大老板。”吕青曼思虑片刻,道“可能我想太多了,唉,要不你直接找她问吧。”李睿道“明天见面再说吧,不是中午,就是晚上,我请她吃饭。”
  其实这件事,李睿根本用不着征询吕青曼的kan法,凭他与* gao *紫萱的交情,* gao *紫萱肯定会shuang XX大XX快答应↓*| lai |*的,之所以特意跟吕青曼说一说,是想通过别人的角度*| lai |*kan待这件事,以此查kan自己的想法中有没有遗漏的di 方。别说自己跟* gao *紫萱只是Red(* hong *)颜知己的关系了,就算跟她是夫妻,明目张胆的跟她要钱,也要考虑到她会不会愿意答应,毕竟,自己跟她要钱,与自己代表单位跟她要钱,可是完完全全的两码事。
  这个电话打完,他又给* gao *紫萱拨了过去,上*| lai |*就说“* gao *老板,明天上午九点二十七分可能过不去了,只能电话里遥祝你开业大吉。”* gao *紫萱懒洋洋di 说“知道了。”李睿又说“你还在痛经?”* gao *紫萱道“过去了,但是身子还是发酸。”李睿问道“胃里酸不酸?想不想吐?”* gao *紫萱道“* na *倒没有。”李睿笑道“* na *就好,* na *就不是怀孕。”* gao *紫萱气得直接乐了chu **| lai |*,骂道“你怎么不去死呢?你要是现在在我跟前,我一脚把你踹到中南海去。”李睿道“我正想去中南海观光呢,你踢吧,我省得buy(中文:gou mai)门票了。”
  * gao *紫萱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道“无聊,你还能再幼稚点吗?”李睿道“* na *就说正事,明天抽个时间一起吃饭,我有事求你帮忙。”* gao *紫萱道“直说!”李睿道“电话里不方便说,等见了面再说吧。”* gao *紫萱骂道“靠,既然不能在电话里说,你吊我胃口gan 什么?真想踢死你。”李睿这才醒悟女人的好奇心可以害死猫,呵呵笑了几声,道“不是什么要jin 的事,不用一直惦记着,赶jin 睡吧,明天见。”
  翌(曰)ri 早上,李睿去青阳宾馆接老板宋朝阳加班的时候,意外在他房间里见到了一个永远想不到、却又在意料之中能够kan到的(jia huo ),赫然是孙淑琴的亲表di 万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