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理论上说,市委常委,应该住在常委楼里的,不说住jin *去能占多少便宜,起码体现自己的身份与di 位。WwW.XsHuoTXt.com不过,很多市委常委并没有住jin *去,这里面当然是chu *于这样或者* na *样的原因。譬如,某人刚被提拔为市委常委,但是常委楼里没有空房子了,* na *就只能暂时住在外面。再譬如,某人想要躲清静,想跟大(jia huo )保持距离,也就不会选择住jin *去。一旦住jin *去,每天跟别的常委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一点si 禾厶隐都没了,慢慢的也就失去了威信。还有,譬如军分区司令或者政委* na *样的市委常委,只是在市委里挂个常委的头衔罢了,每天还是在军分区部队里面办公,也是不住里面的。
  宋朝阳最初没有住jin *常委楼的缘故,是因为当时里面没有空房。前任市委书记张文林被处理后,一家子肯定是要从常委楼一号小楼搬chu **| lai |*的,但偌大的家底,外加一家老小十数口子人,想要搬完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结果一拖就拖了几个月之久,这都快到年底了,才把一号楼彻底腾chu **| lai |*。
  一号楼对应的是市委书记,书记可以选择住jin *去,也可以选择不住jin *去。可就算书记不住jin *去,让一号楼空着,别的常委谁也不敢住jin *去,就算有* na *个胆子,也不好意思住jin *去。中国人最讲究名义嘛,gan 什么事情都要讲个名义在先,哪怕造反也要“清君侧”,名不正则言不顺嘛。你是几号常委,就要住几号楼,不能擅自逾越,就好像龙椅只有皇帝才能坐,就算皇帝↓朝了,大臣也不敢上去坐一样。
  当然,这种用楼的序号对应相应排名常委的房屋分配方式,显得过于僵*ying *死板,效率极其低↓,经常会造成某些楼空置、某些人却没房子住的尴尬情况。因此,在有的di 方,已经对这种房屋分配方式jin *行了改革,不再以楼号对应相应排名常委,而是使用排队的方式,先到先分,后到后分,实在太晚的就没的分。只是青阳在公务改革方面起步较晚,步伐较短,所以始终都在延用旧时的规定办事,就像某些城市已经取消市领导公车的特权车牌号,而青阳依旧在使用一号车、二号车的车牌一样。
  宋朝阳听李睿汇报了这件事,有些头疼,打心眼里并不想搬到常委楼里面去,因为一旦搬jin *去,就会被大院限制住,gan 点什么事都不方便,也会被很多有心人盯上,再想保持某些秘密就难了,可要是不往里面搬吧,又怕招致有些人说闲话,会说自己自视清* gao *、不团结其他常委、没把别人放在眼里等等,这些闲话要是传开了去,就算自己贵为市委书记,也会被人腹诽讥笑,长期↓去不利于团结。
  搬与不搬,都有各自的好处与坏处,而且好处与坏处基本持平,没有特别明显的差距,这才是最令人为难的问题。是要自由呢,还是要名声?
  李睿见老板听了此事没有表态,就知道他不愿意往里面搬,想想也是,一旦搬jin *去,跟其他常委们住在一起了,也就被彻底拴住了,不说别的方面,只说再想跟类似郭晓禾* na *样的Red(* hong *)颜知己幽会,就成了极其奢侈的事情。
  你知道搬jin *去住以后,每天晚上会被多少人多少双眼睛盯着?有心人甚至能判断chu *你今天晚上有没有回*| lai |*睡,要是连这些si 禾厶隐都知道了,你还有什么秘密可言?人家要是有心对付你,你还跑得了?
  猜到老板的考虑之后,这事也就好办了,顺着他的心意*| lai |*就行了。
  李睿说“要我说,还是不要搬jin *去了。常委楼我去过,* na *么大的楼房与院子,不请个保姆打理肯定是不行的。这一请保姆,每个月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再说了,前任书记张文林可是在一号楼里住着的时候↓马的,因此一号楼肯定不吉利,说不定有什么晦气不gan 净的东西在里边呢。还是住在青阳宾馆好,省事,省钱,省保姆,也清净,省得跟人住在一个大院里,整天闹哄哄的,连休息都休息不好。”
  宋朝阳微笑说道“身为我党党员,说话怎么能带迷信色彩呢?除去张文林* na *一条不要说,其它几个原因,你帮我转告给* na *位副局长,就说我不搬了。”说完又皱起眉头,道“常委楼搞的这一套房屋分配方式很不好,一号楼对应市委书记,二号楼对应市长,依次类推,表面上看很公正也很显身份,实则充满了官僚本位主义思想,陈旧迂腐,需要改变一↓了。都是为人民serivce(中文:fu wu)的同志嘛,按照先*| lai |*后到的顺序安排就很合理,何必非要针对排名顺序做文章呢?难道市委书记住在九号楼,就不是市委书记了?又难道最后入常的同志住在一号楼,就摇身一变成市委书记了?不可能嘛。你同样跟* na *位副局长讲一↓,让他们改革一↓分配方式,要做到公正合理。”
  李睿点头答应↓*| lai |*,心说老板这一手玩得可真* gao *明,他担心自己不住jin *去,会被人说闲话,因此就提chu *改革常委楼的分配方式,从此淡化一号楼的di 位,这个先例一开,以后自然不会有人专门针对一号楼说事了,也就不会针对他这个市委书记了,* gao *,实在是* gao *,真的很* gao *明,要不说领导总是富有智慧的,* na *是有道理的,人家能治人而不治于人,本身就是有能力有智慧的体现,还不算几十年官场*爬滚打中所得*| lai |*的大智慧。
  跟着领导就是学本事啊,不服不行!
  ↓午上班后,李睿就给机关事务管理局* na *位副局长打去电话,按宋朝阳的意思跟他说了↓。
  副局长听完后陪着笑问道“李处啊,宋书记让我们改革常委楼分配方式,这个……呵呵,该怎么改啊?请你示↓。”李睿道“我刚才不是说了么,宋书记的意思是,可以按照先*| lai |*后到的顺序分配。”副局长道“这个我明White(颜色bai ),人好说,可是具体到楼房,该怎么排呢?”李睿不知道他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耐着* xing *子解释道“现在常委楼里的所有空房,按照序号排列,从最小号到最大号这样的顺序排列,一旦有新的领导入住,就住排序第一位的* na *个小楼,不要管它是一号楼还是十号楼。对了,gan 脆,你们就把楼的序号全部漆掉,按照从里到外或者从外到里的顺序住人。”
  副局长这才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在电话里答应↓*| lai |*,自去安排不提。
  ↓午稍晚一些时候,纪委书记肖大伟带着↓属过*| lai |*见宋朝阳汇报工作,李睿也jin *去旁听了↓。
  两人汇报的是南河县教育局录考事业编可能存在舞弊* na *件案子。* na *件事早就发生了,一直在默默的发酵,最终爆发在上周末,影响很不好,不仅打了副省长樊建林一个措手不及,还让南河县与青阳市两级领导很没面子。樊建林甚至*| lai |*了个现场办公,要将此事查个shui *落石chu *,还落榜考生与家属们一个公道。当时宋朝阳迫于压力,也派chu *了市政府办公厅、市纪委与市人事局的联合调查组,专门调查此事。
  到今天,此事已经调查清楚了,南河县教育局领导确实存在泄露考题的行径,但是,令人奇怪的是,chu **| lai |*认罪的是教育局已经退休的一个老局长。这人退休已经有四五年了,家里两个儿子都已经参加工作多年,并且工作还都不错,也就是说,他儿子并没有参加此次考试,他也就不应该存在泄漏考题的主观意图。他泄漏了给谁呢?
  据他自己供认,他这是要报恩,报答南河县教育局某位纪检组长对他长期以*| lai |*的照顾,因此特意偷chu *考题,泄漏给* na *个纪检组长的儿子。这里存在两个疑点,一,这个老局长作为已经退休的老gan 部,根本不可能知道考题在哪放着,如果没有内线提供线索,他绝对找不到考题;二,这人是在* na *个纪检组长不知情的情况↓,把考题泄漏给他儿子的,这似乎不符合人们报恩的习惯。谁报恩不希望恩主看到自己还回去的巨大人情?
  疑点归疑点,他就是chu **| lai |*顶罪*| lai |*了,把所有过失全部揽到了自己头上。他说,在泄漏考题给纪检组长的儿子之后,考虑到局里不少老朋友老同事的孩子也都报名参加了这次考试,本着互助友爱的精神,就也偷偷泄漏给了* na *些孩子知道,最终导致考题大范围泄漏,而也就是这些孩子考了* gao *分而被录取。
  宋朝阳听后对肖大伟淡淡di 说“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忙吧。”
  等肖大伟也走了以后,宋朝阳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冷笑chu *声。
  李睿揣摩着他的意思,道“此事绝对没有* na *么简单,我觉得这个已退休的老局长是南河县教育局领导们一起拉chu **| lai |*背black(hei )锅的老好人。反正他已经退休,也不会再承担什么行政纪律上的责任,岁数又* na *么大了,也不用担心受到别的什么处置。嗯,如果南河县教育局领导们真是这么考虑的,* na *真是其心可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