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电话拨chu *去后,得到的是移动serivce(中文:fu wu)台小姐标准的提示语“您拨打的用户不在serivce(中文:fu wu)区,请您稍后再拨!”
  当di 警方带队的警官走过*| lai |*,操着浓重的沧南口音问道“怎么样,能联系上你同事吗?”秦大明落寞的摇摇头,道“可能是他手机没关闭飞行模式,也可能是……他已经被人带到一个没有信号的di 方了。***xshuotxt/com”
  他说话的时候,在这个小渔村东边的海上,一个人形物体正在海面上浮浮沉沉,随着lang涛,时而往深海里飘一会儿,时而往岸边*| lai |*一会儿,渐渐的远离了海边……在更远一些的di 方,海天交际处,* na *里漆black(hei )一片,迷茫昏涩,什么都看不清。
  而与此同时,在沧州往北去的* gao *速公路上,一辆老款的桑塔纳两千轿车正在疾驶着。车里坐着大pao三人。
  开车* na *人已经困得不行,为了时刻保持清醒,就特意没话找话说道“pao哥,你不是说,老大让咱把陈东华的尸体沉到深海里去吗?咱们就把他扔到海边了,可是海边shui *太浅,而且很容易把他chong *回到海滩上,很容易被人发现啊?”大pao正在闭着眼睛养神,闻言淡淡di 说“发现不发现他的尸体,对咱们*| lai |*说还要jin 吗?”* na *人道“怎么不要jin ?要是没人发现,* na *就没有人知道陈东华已经被咱们gan 掉了,更不知道是被咱们gan 掉的。”
  大pao冷笑一声,骂道“你特么就是个White(颜色bai )痴!我问你,秦大明已经跑了,他跑了肯定要报警,只要他报了警,你觉得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们还盯不住咱们吗?”* na *人恍然大悟,叫道“哎呀,是啊,我怎么想不到这一点?呵呵,还是pao哥你聪明啊。”大pao说“老大让咱们把他沉到深海里的目的,是不让人知道他已经死了,同时也不会*bao & lu*chu *咱们*| lai |*,但是现在,咱们已经提前*bao & lu*了,* na *把他沉到深海里去还有什么意义呢?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们只要追着咱们就行了,逮着咱们还不知道他的↓落吗?就凭你们俩小子的窝囊样,被抓后肯定得坦White(颜色bai )从宽啊,* na *就算把他沉到深海里又有什么用?当务之急,还是跑路要jin 。”
  * na *人就陪笑道“不会的不会的,pao哥你也忒小瞧我了吧。我这个人没什么大chu *息,最大的chu *息就是讲义气,绝对不会chu *卖pao哥你的……”大pao不耐烦的挥挥手,道“少废话,专心开车,早点赶到内蒙藏起*| lai |*。我就特么不信了,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们还能追到内蒙古去?”
  次(曰)ri 上午,宋朝阳与李睿从冯卫东* na *里得到了几个消息市局刑警支队一大队的gan 警已经赶到黄骅当di ,接上秦大明后正在返回途中,估计↓午能到青阳;沧州黄骅警方对小渔村展开搜捕,没有发现* na *三个杀手的踪迹,估计已经潜逃。最后一个消息最是令人震惊小渔村一位渔民,在驾驶自家船只chu *海捕鱼的过程中,在距离海岸线三海里的di 方使用拖网作业,无意中捞起一具男尸。他驾船回到岸边报警后,经过当di 警方与青阳警方联合确认,尸体正是失踪不见的陈东华。通过尸检,发现他是被细绳索或者铁丝钢丝之类的绳套类工具勒死的,死后被抛入海里。
  这↓情况就复杂了,市局不仅要负责将陈东华尸首运回*| lai |*,还要通知陈东华在隰县的家属*| lai |*市里认尸,好在目前基本已经确定,他就是被孟三金指使手↓gan 掉的,倒也不用另立新案,直接追捕孟三金与他* na *三个手↓就对了。饶是如此,孟三金等人却不是* na *么容易抓到的。市局以冯卫东为首的专案组gan 警们肩头一↓子就覆上了沉重的担子,所有人都知道这件案子是市委书记亲自吩咐↓*| lai |*的,因此心理压力极大。
  陈东华被从海里捞chu **| lai |*的情况是庄海霞所不知道的,李睿为免增加她的心理负担,就没告诉她这件事。
  让谁都没有想到的是,陈东华的死仅仅是一个开始,到中午时分,又一个惊天动di 的消息从隰县方面传*| lai |*隰县安监局长海富民从安监局大楼顶楼四楼一跃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此事发生之后,不只是隰县方面震动,在青阳市区里面也生chu *了不小的波动。
  ↓午,宋朝阳为此召开了jin 急临时常委会,专门研究讨论black(hei )窑(gou)煤矿这件事。常务副市长贾玉龙带领市政府派chu *的调查组,本*| lai |*正在隰县black(hei )窑(gou)村调查矿难的事情,也被叫了回*| lai |*。
  短短两天时间,隰县已经死去了两名政府官员,又有一名险些被杀害,作为隰县上级管辖部门的青阳市委市政府,也有着抛不开的责任。而构成市委市政府的主体是人,说White(颜色bai )了的话,其实就是这十一个常委。他们也自知责任重压力大,因此常委会开始之后,都是表情凝重,垂着头不说话。
  宋朝阳见众人都不言语,就开始点将“贾市长,你上午还在隰县,先说一说,你所了解到的海富民跳楼自杀的情况。”贾玉龙精神上有些萎靡不振,好像受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似的,脸色显White(颜色bai ),道“昨晚上,海富民海局长还请调查组的同志们吃饭*| lai |*着,当时他兴致很* gao *,显得很开朗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我怎么也想不到,好端端的,转过天*| lai |*,他今天上午就跳楼了。”宋朝阳对他的回答不满意到了极点,皱起眉头,没有言语。贾玉龙看了他一眼,又补充道“这件事我不太清楚,我就知道他跳楼自杀了,别的方面,我对他了解不多,也说不chu *什么*| lai |*。”
  宋朝阳说“卫东局长,你也说一说吧。”冯卫东点头道“好。虽然目前还没有任何相关证据,但我依然能够大胆的推断一句,海富民之所以跳楼自杀,肯定与black(hei )窑(gou)煤矿、与孟三金有着tuo *不开的关系。不信,等秦大明回到青阳以后,跟他* na *里问一问也就清楚了。我还敢说,他海富民肯定不是心甘情愿的自杀,说不定是被*的。谁能*他?谁敢*他?他孟三金一个小破矿长,肯定没* na *个能耐。要说在孟三金背后没人,谁都不信。”
  宋朝阳听得连连点头,他这个老公安的推断,已经与李睿的推理相吻合了,看*| lai |*,在孟三金这个矿长与李强伟这个煤矿老板之后,还隐藏着庞然大物。这尊庞然大物是海富民完全惹不起的存在,他被*无奈只能选择自尽。要不然,他活着会比死了更痛苦。
  冯卫东续道“看*| lai |*,孟三金与他背后* na *个人已经坐不住了,已经着急了,是* na *两个央视记者给他们带*| lai |*了压力,还是咱们市里↓派的调查组给他们带*| lai |*了压力?必有其一。孟三金派人去杀秦大明与陈东华灭口,如今又*死海富民,这就是他们坐不住最明显的体现。接↓*| lai |*,他们肯定还有大动作,未必会让谁去死,但一定会千方百计阻挠调查组的调查工作正式展开。”
  宋朝阳赞道“卫东局长说得好。若非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急跳墙,孟三金绝对不敢公然杀害政府官员。当然了,他本*| lai |*也没* na *个胆子杀害政府官员,必定是他身后的人给他chu *谋划策,或者是指使他去做。而整件事的源头,就是央视庄记者他们一直都在调查的black(hei )窑(gou)煤矿当年* na *起矿难。想要找到孟三金与他背后的人,我们必须要将当年* na *起矿难查清查明,查个shui *落石chu *!”说着话锋一转,对贾玉龙道“贾市长,你↓去也有两天了,有没有调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贾玉龙苦笑道“重要人证都找不到了,实在是无处↓手啊。”于和平优哉游哉的接口说“既然无处↓手,* na *还留在隰县gan 什么?还不如早点回*| lai |*忙公务呢。”贾玉龙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宋朝阳说“black(hei )窑(gou)煤矿与隰县方面情况都比较特殊,贾市长初*| lai |*乍到,找不到什么线索也有情可原。既然如此,* na *就把调查组撤回*| lai |*吧。”贾玉龙说“好,散会我就给调查组打电话,让他们赶回*| lai |*。”
  宋朝阳环视众人,道“隰县发生了接二连三的官员死亡事件,此事一定会造成很恶劣的社会影响,不仅仅是对隰县,也是对我们青阳。因此,在调查整个事件的同时,我们绝对不能忽视善后工作,要将事态控制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现在,大家议一议,事件怎么个调查法,又该怎样善后?”
  这次常委会结束之前,确定↓*| lai |*三件事第一,由市纪委、检察院派chu *调查组赶赴隰县,与隰县当di 纪检部门会同,联合调查海富民的死因;第二,还是由市纪委派chu *人手,与市公安局的警力组成一个调查组,等秦大明回到青阳之后,对他展开全方位的调查,查明他与孟三金的关系与昨晚事发的经过;第三,由宣传部长郑紫鹃负责,向省里与隰县宣传部门和网监部门打招呼,由省市县**一起采取有力措施,避免官员死亡事件在社会上与互联网上造成太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