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忽听车库* na *里有个女人叫道“是小睿吗?”李睿听得chu *是林雅丽的声音,愣了↓,她不是在自己家里边喝茶边等着自己嘛,怎么听声音还似在车里,难道她没上去,转头望时,见一个长发美女面带jiao (女乔)笑从车前绕了chu **| lai |*,不是林雅丽又是谁?
  李睿陪笑迎上前,道“嫂子,你不是说在家里喝茶嘛,怎么一直在车里啊?”林雅丽笑盈盈的说“我又不认识你父亲,上去坐着也是无聊,不如在车里边待会儿,听听歌,舒舒懒腰,* na *多自由。WwW.XshuOTXt.CoM”李睿又问“你是怎么找到我家*| lai |*的?我记得你没*| lai |*过啊。”林雅丽说“你家小区我认识,你家门牌号我家老李已经告诉我了,难道我一个大活人还找不过*| lai |*?你小瞧我吗?heng(哼哈二将)。”李睿见她撒嗔,心↓欢喜不已,道“* na *我回*| lai |*了就别在车里了,走吧,去家里喝shui *。”林雅丽摇头道“你回*| lai |*就更不上去了。”李睿奇道“为什么呀?不想让我好好招待招待你吗?”林雅丽半开玩笑的说“真要是上去坐了,咱俩想说悄悄话了,当着你父亲的面可是不好说,嘿嘿。”
  李睿听了此言,打心眼里欢喜,道“* na *也行,我就陪嫂子在***说悄悄话。”林雅丽说“行啊,不过说话之前,先把礼品拿↓去。你过*| lai |*搬吧,嫂子就不帮你了。”李睿道“你就算想帮我搬,我也舍不得你劳累啊。”林雅丽笑道“你嘴儿可真甜。”
  林雅丽打开后备箱,李睿凑过去一kan,好(jia huo ),车里满满当当,还全是大件的箱子礼盒,一kan就是一份厚礼,叹道“你跟我哥也太客气了吧。”林雅丽道“是他跟你客气,我跟你啊,可是从*| lai |*不客气。快搬吧。”李睿边搬边问“都是些什么呀?”林雅丽笑道“都是秘密,过会儿你自己kan呀。”李睿说“不会里面藏着大美女吧?”林雅丽咯咯jiao (女乔)笑起*| lai |*,笑得flower (hua )枝乱颤,道“你要是有这个**,回头我跟你哥说一声,让他↓次送礼就只送美女给你。你是要pi *gu *大的,还是要功夫好的,可以先跟我说说,呵呵,呵呵呵。”李睿抬头瞧了她一眼,道“嫂子这样的就行。”林雅丽哈哈笑道“原*| lai |*你喜欢老女人啊。”李睿笑道“老女人不就pi *gu *大,功夫好?”林雅丽吃吃笑了一阵,忽然抬* tui *轻轻踢了他一脚,道“小心功夫太好,把你榨个gan gan 尽尽。”
  李睿被她踢了这一脚,已经是被liao 了起*| lai |*,又听了她这话,哪里还顾得上搬礼品,直起身kan向她。林雅丽却好似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把他liao 起*| lai |*了,问道“搬完了吗?”李睿说“嫂子,你总说这种话liao 我,我实在不想搬了。”林雅丽mei(女眉)眼不住价打量他,笑道“不想搬了想gan 吗?跟我说悄悄话吗?呵呵。”李睿大着胆子说“我还真是想你了,一肚子话要跟你说呢。”林雅丽道“* na *也得先搬完了再说。而且要说呀,也不能在你家这儿说,给人瞧见,还以为你搭勾良家妇女呢,呵呵。”李睿叫屈道“我这是被良家妇女搭勾好不好?”林雅丽哈哈笑道“人家不知道啊,快搬吧你就。”
  李睿深xi 口及一口气,三↓五除二将剩余礼品全部搬到车库里,道“这↓行了吧?”林雅丽笑道“行什么了啊?”李睿说“不是要说悄悄话吗?你不会这么快就不认账了吧?”林雅丽继续逗他道“还以为你逗我玩呢,呵呵。”李睿明知道她可能一直在逗耍自己,也不生气,笑道“你玩我才是真的吧。”林雅丽闻言哈的笑chu *声,又低声道“我可还没玩你,只是逗……你……玩。”李睿撒jiao (女乔)道“反正嫂子你已经答应我了,可不能不算话。”林雅丽假作发愁的叹了口气,道“唉,好吧,没想到你这么认真,* na *我只能说到做到了。上车吧。”李睿说“先等我↓,我把钥匙还给朋友。”说完迈步走向一单元。
  敲开董婕妤的房门后,李睿把钥匙递过去,道“客气话我就不说了,改天请你吃饭。”董婕妤说“请不请都无所谓,不过我哥托你* na *事,就是让你帮他跟关维伟搭个线的事,你还记得吗?”李睿啊的一声惊呼,shen 手拍了自己脑门一↓,道“哎呀,最近实在太忙,我都给忘光了。你告诉他,我马上就办,这两天我就给关维伟打电话。这事应该是小意思。呃……其实,婕妤啊,你也不是不认识关维伟,你跟他说一嘴不得了?”董婕妤说“我懒得求人。”李睿说“好好,* na *就我*| lai |*说。我还有点事,要先chu *去一趟,回头再聊吧。你早点睡,晚安。”说完急匆匆转身离去。
  董婕妤默默的望着门外的空di ,半响才关门回屋。
  李睿跑↓楼,发现林雅丽已经把车掉了头,正在门口等着自己,笑嘻嘻绕过车头,坐jin *了副驾驶位。
  林雅丽鼻子很灵敏,闻到他身上味道不对,道“这是去哪偷香窃玉*| lai |*着,怎么身上有香shui *味?”李睿惊奇不已,失笑道“这你都闻得chu **| lai |*?我跟我* na *个邻居朋友就是碰了碰手指头,把车钥匙还给她,根本就没动手动脚,怎么可能沾上香shui *味儿呢?”林雅丽抽了抽鼻子,道“这种香shui *味道很特别,格调也很* gao *雅,啧啧……你这位女朋友,应该不是一般人吧。”李睿道“也就是普通人,比嫂子你这区长夫人可是大大不如。”林雅丽笑骂道“滑头,一句话就转到我头上我*| lai |*了。不过,我说她是你女朋友,你也没反对,嘿嘿,还是露馅了吧。”李睿笑道“没露馅,女朋友在我这里有两种意思,既是情侣意义上的女朋友,也是女* xing *朋友的简称。嫂子,你也是我女朋友呢,嘿嘿。”
  林雅丽听得啼笑皆非,横他一眼,道“你就拿我寻开心吧。”李睿眼kan车子开chu *小区,笑问“咱这是去哪啊?”林雅丽淡淡的说“你想去哪,咱就去哪,车可是现成的。”李睿说“我也没什么想去的di 方,就是想跟你说说话,哪都行。”林雅丽笑道“想跟我说什么?你嫂子我可是老女人,跟你有代(gou)哦,懂得又少,本身又俗,怕你跟我说话没兴趣。”李睿说“我还担心你没兴趣跟我说话呢。”林雅丽呵呵笑道“跟你这个大帅哥说话,我求之不得。”李睿笑道“跟你这个大美女说话,我也是求之不得。”
  林雅丽笑了笑,没再说什么,驾车向北驶chu *,没走多远,已经到了北城墙↓,又绕过城墙豁口,*| lai |*到城墙外面一个黝black(hei )的阴影里。在这里把车停↓,又把灯都关掉,笑道“好啦,现在附近一个人都没有,想说什么尽情说吧。”李睿道“我都kan不见你,还说什么呀?”林雅丽嗤笑道“胡说,我就在你身边,你怎么kan不见?”李睿说“这里太black(hei )了,我都感受不到你的存在啊。”林雅丽笑嘻嘻的说“* na *就↓车。”李睿很听话的↓了车,并没有多问,可是刚刚↓了车,就见林雅丽走到后门* na *里,拉开门钻了jin *去,奇道“不是让我↓车吗?你怎么又上车了?”林雅丽低笑道“你也上*| lai |*呀。”李睿想了想,似乎有些明White(颜色bai )她的心意了,便乐滋滋的拉开自己这一侧的后车门坐了jin *去。
  他刚刚坐jin *去,林雅丽已经欺身靠了过*| lai |*,跟他jin jin 贴在一起,笑道“这↓能感受到我的存在了吗?也能kan到我了吧?”李睿见到此情此景狂喜,心脏跳速已经增加了百分之五十,赞道“嫂子你真是个妙人。”林雅丽嗔道“怎么还叫我嫂子?”李睿说“我也想叫你雅丽,可就怕叫习惯了***哥听了去。”林雅丽说“* na *你就雅丽也别叫,直接你你的好了,总比嫂子好听。这一晚上啊,我都让你叫老了十岁啦,heng(哼哈二将)。”李睿笑道“我有办法让你青春焕发,再年轻二十岁。”林雅丽笑嘻嘻的说“什么办法呀?”李睿没说什么,只是把左臂从她Behind(shen hou)绕过去,慢慢搂jin 了她,又用右手找到她的右手,轻轻抓起*| lai |*。
  两人谁也不说话,车内涌动着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味的气氛,也有些山雨yu (谷欠)*| lai |*风满楼的兆头。
  过了会儿,林雅丽笑着开腔了,道“就这样啊?可我没觉得自己青春焕发了呀,也没年轻啊,你骗我。”说完用右手轻轻的掐他的手。李睿* rou *声道“急什么呀,慢慢*| lai |*。”林雅丽呵呵jiao (女乔)笑“慢慢*| lai |*?你还想gan 嘛呀?”李睿说“不想gan 嘛,就是跟你说说话。”林雅丽笑道“说话?天天说话,哪天不说一大堆废话,我都累了,不想说了,呵呵。”李睿笑道“是谁说的,话一定要说chu **| lai |*?可以用别的方式表达嘛,效果一样的。”林雅丽笑道“我不信。”李睿说“* na *我给你举个例子?”林雅丽道“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