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李睿接到手里,kan也没kan,眼睛直勾勾盯着眼前这位大美女,叹道“晶晶,你真好!”袁晶晶就跟没听到一样,转开头去,很随意的说“今晚就留↓住吧。**/xshuotxt/com”李睿听了这话,又惊又喜,只恨不得马上就把她抱到二楼卧室里要了她,可是想起刚刚见过的吕青曼,又产生了一种负罪感,问道“冯兵晚上不回*| lai |*吗?”袁晶晶说“他回家里住,本*| lai |*要我陪他一起回的,我没答应。”李睿心底有些犹豫,要说不想留↓*| lai |*,* na *是伪君子的想法,可要是留↓*| lai |*,势必对不起吕青曼,可该怎么办呀?袁晶晶道“你还没吃饭吧,咱俩先chu *去吃饭。”
  李睿闻言松了口气,暗想,留宿的事情先放一放,等吃过晚饭再说,便点头答应了。
  袁晶晶回楼上换了身衣服,再↓*| lai |*的时候,李睿但觉眼前一亮。
  她之前* na *身粉色家居装已经换掉,现在是一身休闲装上身里面一件淡灰色的鸡心领恤衫,外套一件black(hei )色的小马甲,敞着怀,kan上去gan 净利落,更显香肩如削、瘦腰盈握;↓边是一条蓝色的jin 身直筒牛仔ku ,将修长* tui *型包裹得活灵活现。整套衣着休闲随意,充满时尚气息,却又恰到好处的将她* gao *挑曼妙的身材显chu **| lai |*,尤其是* na *对又瘦又长的笔直***,简直能迷死个人。
  她娉娉婷婷的从楼上走↓*| lai |*,偶然间轻甩* na *头披肩秀发,更是为她增添了十二分的美艳成熟风情。李睿都kan得呆住了,心说美女就是美女,无论穿什么都好kan。
  袁晶晶径直走向门口鞋柜,跟他说了一声“走啊。”说罢已经*| lai |*到鞋柜跟前,从里面拿chu *一双white(* bai se *)的* gao *跟皮鞋,开始换鞋。
  李睿走到她Behind(shen hou),kan她一手扶着鞋柜,将着有薄薄black(hei )色***的纤瘦脚丫从拖鞋里提chu **| lai |*,踩jin ** gao *跟鞋里后,小* tui *向后向上抬起,右手shen ↓去提起鞋跟。这一连串的动作,表面上平White(颜色bai )无奇,李睿kan在眼里,却觉得无法形容的xi 口及引,忍不住从后面将她身子抱住,右手轻轻勾住她脚踝部位,轻轻** fu ***起*| lai |*。
  袁晶晶本*| lai |*正在躬身换鞋,想不到他会忽然抱上*| lai |*,便停↓了,慢慢站直身子,靠在他怀里,忽把左手绕过肩头,慢慢*到他的脸上,在* na *里& nie (一种手法)了几↓,突di & nie (一种手法)住他的鼻子。
  李睿吃了一惊,笑道“baby(bao bei ),你这是gan 什么?”说话声却有些囔声囔气,跟西游记里面的猪戒似的。袁晶晶听后吃吃笑起*| lai |*,说“不打算吃饭了?”李睿说“吃啊,不吃怎么行?”袁晶晶说“* na *你耍什么讨厌?”李睿笑嘻嘻的说“晶晶你太美太迷人了,我qing bu zi jin 就想抱住你。”袁晶晶& nie (一种手法)& nie (一种手法)他的鼻子,随后放开,说“急什么?等吃完饭回*| lai |*,让你抱个够。”李睿此时已经被她的美艳姿色与妖mei(女眉)风情完全xi 口及引,卖乖一样的说“好,* na *baby(bao bei )我给你穿鞋。”袁晶晶笑道“想不到会有一天你变得这么乖巧,哈。”
  李睿蹲在di 上,给她两只美足穿上* gao *跟鞋,换好之后再kan时,black(hei )色***与white(* bai se *)* gao *跟鞋相互映衬,委实充满魔力,真是恨不得扑上去亲吻几口才能解毒。
  “你这是病,得治!”袁晶晶见他眼巴巴kan着自己的双足,chu *口嗤笑道。
  李睿站起身笑道“**癖,怎么治?唯一的好办法,就是baby(bao bei )你天天给我你的小脚把玩几↓。”袁晶晶冷heng(哼哈二将)道“少废话,快走,你不饿我还饿呢。”
  两人一前一后走chu *前厅,往门口走去。
  *| lai |*到门口,袁晶晶拉开门刚要chu *去,脸色忽然一变,迅疾把门关上,叫道“不好,冯兵回*| lai |*了,你赶jin 躲起*| lai |*。”李睿正美滋滋的幻想跟这位老冤家晚餐后的夜生活呢,闻言吓得胆都快破了,立时变得惊慌失措,六神无主,也不知道该gan 什么。袁晶晶见他不动窝,转身*| lai |*使劲推他,压低声音道“快躲起*| lai |*啊,你想死嘛?”李睿这才回过神*| lai |*,转身就跑,想要往楼上跑,转念一想,*| lai |*人可不是冯卫东,而是此di 的主人冯兵,他这一回*| lai |*,说不定晚上就不chu *去了,自己躲到楼上,* na *不是自投罗网吗?忙快步逃向通往后门的通道,可刚刚jin *了通道,还没*| lai |*得及去开后门,正门* na *里已经响起男人的说话声。
  他吓得大惊失色,不敢再跑,忙放慢speed(*su du*),一步步的往后门* na *里跑过去,只盼在冯兵jin *前厅之前,自己能打开后门溜chu *去。就在这短短的几秒内,他已经是吓得后脊背chu *了一身冷汗,心跳也加速了至少一倍以上,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就好像随时会从腔子里跳chu **| lai |*似的。此时若是给他测量血压,* gao *压绝对得有二百四。
  “我特么真是色迷心窍了啊,为了亲近这位老上司,多次往她家里*| lai |*,竟然把她与冯兵的家当成了她自己的家,尝到一点甜头就上了瘾,什么都不顾及了,总是抱有侥幸心理,却不想想,这种事能总是这么gan 吗?你李睿简直就是特么属猪的啊!今天好了,人家老公回*| lai |*了,正好把你给堵在家里,kan你怎么跑得了?”李睿在心里愤懑不停,叫苦不迭,悔得肠子都要青了,想起上次*| lai |*她家,就撞上了她公公冯卫东,虽然侥幸逃过一劫,却也应该记住* na *次教训,轻易不要再往她家里*| lai |*,可恨自己记吃不记打,这次又大摇大摆的过*| lai |*偷人家老婆了,却正好撞上人家老公回家,今晚上这次,能顺利逃chu *他家去吗?要是被冯兵发现,自己跟袁晶晶还想有好吗?
  “要不是有这个后门,今天老子可真就死qiao *qiao *了!”
  李睿边暗道侥幸,边在漆black(hei )的通道里行jin *,心中暗道“↓回,就算打死老子,老子也绝对不上她家里*| lai |*了!这特么哪是幽会啊,这明明就是玩命!”
  他心神不定,走路也就没加小心,何况通道里本*| lai |*就black(hei )糊糊的,里面环境他根本就不熟悉,刚走没两步,就碰到了脚边的东西,但听“哗啦”一声响,似乎是个瓷盘倒在di 板上的声音。
  这一声吓得他body(* quan | shen *)汗mao *竖起*| lai |*,脑子瞬间就蒙了,心跳也停了,不知道该gan 什么好,潜意识觉得自己该逃chu *这个是非之di ,可又怕逃不chu *反而被冯兵抓个正着。
  耳听厅里有个男人说道“后边什么动静?”袁晶晶的话语声很快响起“可能后门jin *耗子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小区耗子多,我去瞧瞧。”语气平淡,镇定之极。* na *男子也没多问什么,笑呵呵di 说“王哥,快坐,快请坐,咱哥俩可是好久没一块坐坐了。”又响起一个男子的叹气声“唉,冯老di ,别提了,你哥我这一段时间可特么算是倒了大霉!”
  骤然听到这个男子的说话声,李睿忽然觉得有些熟悉,想了想,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到过,耳听* gao *跟鞋走路声越*| lai |*越近,知道是袁晶晶走*| lai |*了,而冯兵在接待* na *个所谓的王哥,自然不会找过*| lai |*,* gao ** gao *悬着的心便稍微放↓了些。
  只听冯兵又道“王哥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市委书记要整你,我爸也帮不了你呀。”* na *王哥说道“我倒不是这个意思,冯局对我一直很关照,我对他只有感谢的,没有抱怨。我特么就纳了闷了,* na *个新*| lai |*的宋朝阳,我跟他远(曰)ri 无怨近(曰)ri 无仇,他怎么就特么盯上我了,非得把我整治了才痛快?我特么是杀了他爸爸了,还是奸了他老婆了?嗯?”
  李睿听到此处才恍然大悟,这个所谓的“王哥”,正是市交警支队原支队长王斌,当时他曾经去市委找老板宋朝阳认错,自己是见过他的,而且也听过他的说话声,怪不得刚才觉得他的声音有些耳熟呢,原*| lai |*是他。
  此时,袁晶晶已经快步走了过*| lai |*,也没开灯,hands(*yong * shou *)机照亮,找到了距离后门还有两三米的李睿,走到他跟前,shen chu *手去轻轻推他,压低了声音道“还不走等什么呢?”李睿忽然间不想走了,听王斌话里的意思,对老板充满怨恨,今晚又找到冯兵这个市公安局局长的公子,其行迹非常可疑,不如暂时留↓*| lai |*,听听他们都说些什么,便对袁晶晶附耳说道“外面* na *个是市交警支队原*| lai |*的队长王斌吗?”袁晶晶& nie (一种手法)了& nie (一种手法)他的手,表示正是此人。李睿续道“我先不走,我听听他跟冯兵都说什么。”袁晶晶大急,低声道“你疯了呀?”李睿说“我没疯,我很有理智,我就听一听他们的话就得了,过会儿就走,你别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