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两人在茶馆门口分手,李睿打车回家。WwW.XsHuoTXt.com回到家门口的时候,他发现自家车库跟前停了辆White(颜色bai )色轿车。起初也没往心里去,随着现在家庭购车的越*| lai |*越多,* na *些家里没buy(中文:gou mai)车库的人们,就把si 禾厶家车在小区里乱停乱放,时不时就会停到人家车库门口去。李睿家里原*| lai |*是有辆小轿车的,不过后*| lai |*分给刘丽萍了,车库也就暂时失去了存车的用处,自然也就不用担心这辆车第二天早上还挡着车门而自家车开不chu *去的情况发生。
  他随意瞥了这车一眼,转身就要走上单元门台阶,但* na *辆White(颜色bai )色轿车的驾驶位车窗很快降落↓去,里面传chu *一个好听的女子声音“嘿,老公,你没长眼啊?”
  李睿以为对方叫错了,本*| lai |*没想理会,可是越想越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停↓回头望去,却望见一张国色天香的美艳面孔chu *现在车里,chong *着自己嫣然而笑,不是姚雪菲又是谁?
  突然见到她,他又是惊愕又是欢喜,却也有几分心虚,四↓里望了望,见附近没人,这才大着胆子走过去,很* gao *兴di 说“你怎么*| lai |*了?”姚雪菲笑嘻嘻的说“想你了呗。”李睿又问“你早*| lai |*了?”姚雪菲莞尔点头。李睿颇有几分自责,叹道“你早*| lai |*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姚雪菲说“你是市领导,大忙人,我可不敢打扰你。我反正也没事,就过*| lai |*等着你呗。呵呵,也不知道挡着谁家车库,倒也一直没人轰我走。”李睿好笑不已,道“这就是我家的,你随便停。”姚雪菲笑道“是吗?* na *我还停对了呗?呵呵,我就说嘛,咱俩就是有缘。上车吧。”李睿奇道“上车?去哪儿?”姚雪菲撒jiao (女乔)道“我等你* na *么久,你陪陪我不行吗?”李睿忙道“行行,等我放↓包。”
  李睿飞快回到家里,放↓包,跟老爸李建民打个招呼说外面还有事要chu *去一会儿,临chu *门之前,想了想,不太对,又回到洗手间里,先清理了↓个人卫生,又刷了一次牙,这才兴* gao *采烈的跑chu *去。
  等他上车后,姚雪菲将这辆White(颜色bai )色的奥迪4缓缓驶chu *了小区。
  李睿笑道“你刚才叫我什么?老公,这……不好吧?”姚雪菲带笑瞥他一眼,道“你不是答应收留我了吗,我叫你老公不对吗?”李睿心里很得意,脸上却诚惶诚恐的说“以后可别这么叫了,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姚雪菲笑道“我不会让你犯错误的。以后你要是犯了错误,我就都揽到自己身上,就说是我主动引诱你,诱你↓shui *,可就这样你还是坚决不同意,结果被我***了,不得不被*跟我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呵呵,哈哈,哈哈哈。”李睿听得暗暗好笑,却也非常感动,姑且不说她以后能不能真正做到她说的这一条,光是她能如此贬低她自己、往她自己身上泼脏shui *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尽管,她说的也不算错,确实是她主动引诱自己的,忍不住赞道“雪菲,你真好。”姚雪菲还沉浸在自己制造的笑话里发笑“你说也真好笑,男女关系就男女关系呗,非得搞chu *一个什么正当不正当。跟老婆是正当男女关系,跟晴人就是不正当男女关系,在国外可没这个说法。我觉得,只要是由爱而发生的关系,全都应当是正当关系,都应该被人类被社会所尊重。咱们国家古代实行一夫多妻制,按现在的说法,* na *除了正妻,其他都是不正当男女关系了?就不说古代,说现代,当年,开国元勋们跑到延安发展革命根据di ,多少将帅抛弃老家的发妻,另结新欢啊?* na *也是不正当关系呀。”
  李睿苦笑不已,道“这些事自有后人去评说,咱们就别讨论了吧,免得祸从口chu *。”姚雪菲说“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他们创造chu **| lai |*的这个特定词语太搞笑。所谓食色男女,男女* na *种事就跟吃饭一样,难道你跟你老婆吃饭就是正当吃饭,跟晴人吃饭就是不正当吃饭吗?”李睿笑道“果然是当节目主持人的,有两把刷子,一张嘴就是引经据典,而且说得很有道理。我服了。”姚雪菲笑嘻嘻的说“你的意思是被我征服了吗?”李睿闻言笑chu *声*| lai |*,道“嗯,已经被你征服了,我从*| lai |*没见过你这样既漂亮又大气、既博学又善言、既知名又自爱的大美女,我已经彻底被你征服了。”姚雪菲笑着牵起他的手,道“可我还没施展征服手段呢。唉,你真没劲,这么快就投降了。”
  李睿与她十指相扣,心中不无感慨,叹道“雪菲,你看,我一点忙都帮不上你的,又没怎么对你好,可你却对我这么青睐,我……我是羞愧啊,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姚雪菲纳罕之极,扬起秀眉,说“我从*| lai |*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据我所了解,天底↓的男人都是一个样,看见美女恨不得就上,哪怕即将世界末(曰)ri 了也要先占了美女便宜才说,只要给他们机会,面对任何一个美女的时候他们都不介意禽兽一次。可你却不一样,你面对我,想到的不是如何得到并长期占有,而是觉得配不上我,这种想法实在……实在令人匪夷所思。你简直就是男人里面的奇葩呀。”李睿感慨的笑着说“可能,我觉得美女是上天赐↓*| lai |*的最美好的事物,对她们天生就有一种敬畏的心理在里面。面对她们,我由衷的喜欢、敬慕,而不会想着更不敢去唐突甚至**她们。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竟然得到了你的青睐。”姚雪菲说“看*| lai |*我需要重新审视你这个(jia huo )了,你的理* xing *让我惊奇!”
  开到北三环一处荒寂的马路边,姚雪菲把车停了,又把四窗连带天窗全部打开。李睿知道戏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要上演了,却不知道今晚这位导演兼女主角会导演chu *一部什么好戏*| lai |*,有些期望也有些忐忑的看向她,心说她该不会是要玩车震吧?
  “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突然*| lai |*找你吗?”,姚雪菲幽幽的问道,不等李睿回答又说“我很烦!”
  李睿闻言莫名其妙就jin 张起*| lai |*,* rou *声问道“怎么了?因为什么烦?”姚雪菲偏头看了他一眼,叹道“算了,还是不告诉你了,免得你跟我一起烦。”李睿忙握起她的素手,道“你这是什么话?你都叫我老公了,我这个老公就是要跟你这个老婆同喜同悲的。你有烦心事就告诉我啊,我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忙?帮不上也跟你一起分担烦恼。可你别不告诉我呀。”姚雪菲说“你是真心的吗?”李睿立时激动起*| lai |*,赌咒道“雪菲,我要不是真心的,现在就让天打雷劈。”
  姚雪菲忽然间把右手挣tuo *chu **| lai |*,递到他嘴边,轻轻掩住他的口,轻嗔道“我不许你因此发誓,我明White(颜色bai )你的心意就够了。”李睿说“* na *你告诉我呀。”姚雪菲唉声叹气,却不说话了。李睿大急,道“你倒是说啊?”姚雪菲说“我已经烦得不想说了。”说完,忽然推门走了chu *去。李睿见状忙跟着↓了车。
  姚雪菲绕过车头站到路边,晚间的风将她一身素White(颜色bai )的长裙chui 口欠起,霍霍作响。她* gao *挑曼妙的身子站在di 上一动不动,却飘然若仙。李睿看得叹为观止,忍不住站到她身后,大着胆子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身子。
  姚雪菲穿着* gao *跟鞋,只比李睿矮半个头,她脑袋微微后仰,靠在他脖颈上,楚楚可怜的说“老公,你不知道,身为一个知名美女主持人,身在男人称王的事业单位,又受行政部门管辖,每天的(曰)ri 子有多么不好过吗?”李睿叹道“我可以理解。雪菲,你告诉我,最近是不是被谁欺负了?”姚雪菲说“算了,还是不说了。你每天* na *么忙,我怎么能给你添乱呢?我受点委屈没什么,可绝对不能让你跟着分心,你可是ci hou市委书记的,不能chu *一丁点的差错。”李睿闻言激动起*| lai |*,道“你好歹叫我一声老公的,我要是连你都保护不了,我……我还是男人吗?”姚雪菲慢慢转过身*| lai |*,满面* rou *情的望着他,道“你真要管我的事吗?”李睿重重嗯了一声。姚雪菲非常* gao *兴,嘤咛一声,忽然扑jin *了他怀里。
  过了一会儿,姚雪菲* rou ** rou *的在他耳畔说“外面hot(英文:hot,中文:re ),咱俩去里面说吧。”李睿点头,放开她就要去拉副驾驶的**。姚雪菲却一把扯住他,爱昧的说“去后排。”
  李睿心头一跳,不会吧,难道还真要玩车震啊?刚想到这,就觉得自己想法太邪恶,她找自己可是要倾诉委屈的,并没有暗示别的事情,何况,车窗都开着呢,怎么能车震?难道恬不知耻的车震给路过的人看吗?暗自为自己的想法觉得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