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会议开始后,首先由组织部长吕建华介绍对市南区区委班子符合提任区长条件的gan 部的考察情况,之后又提chu *了一些后备gan 部的名单。**/xshuotxt/com光他一个人的发言就占据了这次会议的一多半时间,但从始至终,他没给chu *一个组织部建议的人选。
  孙耀祖却第一个问他“老吕,* na *你们组织部的意见是什么?”
  其他人也都看向他,李睿更是有些jin 张,生怕他说chu **| lai |*的名字不是gan 哥李明。虽然明White(颜色bai )自己帮不了李明,但也希望他能在这次机会中更jin *一步。他要是* gao *升了区长,自己作为他的朋友不也跟着shui *涨船* gao *吗?
  吕建华难得的笑了一次,尽管笑容比哭还难看“这个……我们实在没法确定,因为几个候选人的条件都很不错……”
  孙耀祖不等他说完就问宋朝阳“朝阳,你的意见呢?”
  他这话平White(颜色bai )无奇,李睿却隐约从里面听chu *了讨好的味道,暗想,上次老板因为双河县县长罗大威截留公款的事情给了他一个人情,难不成,他要借着这次机会还个人情回*| lai |*?
  宋朝阳当仁不让的说道“市南区常务副区长……”
  刚听到这几个字,李睿就觉得自己血液沸腾起*| lai |*,身子要燃烧起*| lai |*似的,* gao *兴得恨不得要从di 上跳起*| lai |*,暗暗& nie (一种手法)jin 了拳头,心说自己苦心造诣的给李明铺路果然没有White(颜色bai )铺,当然了,他自己也够努力,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到了老板的认可,如今,收获果实的季节*| lai |*了,而老板果然也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甜枣吃,这↓他可算是* gao *升啦……不过,兴奋归兴奋,他外在没有表现chu *任何的开心*| lai |*,依旧是认认真真做着记录。
  耳听宋朝阳续道……“李明同志,在吕兴业一手酿造的群体* xing *聚集对峙事件中,第一个赶到现场,表现突chu *,处理问题时沉稳、果断、有力,在最短时间内化解了事件矛盾,有效阻止了事态jin *一步恶化,表现chu *了超强的责任心,也表现chu *了较好的工作能力,又在其后处理孙小宝案件的过程中,不偏不倚,公正、* gao *效、快速、gan 练的查清事实,将犯罪分子抓获归案,还死者家属以公道。这两件事,他给我留↓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另外,他本身作为政府常务副区长,熟悉政府工作,熟悉市南区环境,由他主抓市南区政府全面工作的话,不会产生太大的偏差。这一点在当前环境↓,是极为重要的。当然了,这只是我的个人意见,并不足以作为各位的参考。耀祖,你作为市长,市南区区长是要向你汇报工作的,所以这个人选还是要听听你的看法的。”
  孙耀祖笑呵呵的说“你说的这个李明,确实很不错,当天咱们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在场市南区最* gao *领导不就是他吗?连区委书记杨华泽都是后*| lai |*才赶到的,而且一到就给晕倒了,所有问题都托给李明了,李明处理得也很不错。我看这个人行。”
  李睿听了非常* gao *兴,市委书记提议,市长复议,这要是在市委常委会上,基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估计不会有谁有胆子fan kang 书记与市长联手,心里* gao *兴得恨不得给李明打个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却也只能强自忍住。
  轮到于和平表态了,他淡淡的说“我暂时没什么意见。”孙耀祖闻言将了他一军,道“* na *你就是支持李明喽?”于和平今口 han 糊di 说“暂时吧。”孙耀祖jin 咬不放“暂时?难道你在常委会上还要改口?”于和平嘿嘿笑了两声,道“到时候再说吧,李明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话,我会支持他的。”
  于和平这不阴不阳的态度给李睿敲响了警钟,回头得跟李明说一声,看他还有没有未擦的屁股,可千万别被于和平这等老奸巨猾的(jia huo )逮到把柄。看他今天这样子,对李明并不支持,但奈何书记跟市长都支持了,他也不好公然反对,就只能玩个拖刀计,说不定,他会si 禾厶底↓派人调查李明,到时候真要是被他调查chu *什么问题*| lai |*的话,李明别想当市长不说,说不定还得立时↓马。
  接↓*| lai |*吕建华与杜民生也都表示了看法,无一例外的支持。
  不过,就算会上所有人都支持,也决定不了李明已经当定这个区长了。因为一切真章,还要去市委常委会上见。书记办公会并没有决策的权力,只是酝酿讨论常委会议题,以便主要领导先期做好(gou)通,不会在市委常委会上再次扯皮踢球。
  但话说回*| lai |*,在座几乎一半常委了,他们都同意了的话,在常委会上别人也掀不起太大的shui *flower (hua )*| lai |*。李明当区长的事情就算不是板上钉钉,也已经是十拿九稳了。李睿暗想,只要李明自己争气,ku dang 里别有太多屎,他这个区长应该是跑不了了。心中却也纳闷,李明昨晚还说*| lai |*着,市南区委常委有几个去市领导家里送礼*| lai |*着,也不知道都送到谁家里去了。按理说,拿了礼物的人,务必要给相应的区委常委说话,怎么今天在座这一半常委,都只给李明一个人说好话呢?又仔细思虑一番,觉得有一个最大可能,就是没想到宋朝阳第一个先表态提chu *李明,而市长孙耀祖马上复议,因此,其他人就不好冒然唱反调,就算要唱,也要等待时机,等待李明自己露chu *问题。如此一*| lai |*,李明岂不是在这段时间里很危险了?
  当天晚上,李睿把宋朝阳送回宾馆后,第一时间给李明打去电话,约他chu **| lai |*见面。李明知道他* na *里可能有了消息,又jin 张又忐忑的开车chu **| lai |*。两人在一家茶馆阁楼里见了面。
  李睿故作神秘的说“哥哥,有个好消息,也有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李明急得抓耳挠腮,道“老di ,你就别逗我了,赶jin 说吧,你知道我这两天最是jin 张的不行,我晚上都睡不着觉啊。”李睿道“我先说没问题,可你让我说哪个啊?”李明咬了咬牙,道“好消息,就算我倒霉也先让我* gao *兴* gao *兴。”李睿凑过去压低声音跟他说“今天开了书记办公会,讨论你们市南区区长的人选问题。我老板还有市长都提你的名。”李明立时欣喜若狂,叫道“真的吗?”李睿手指放到嘴边嘘了一声,李明这才警惕起*| lai |*,望了望门口,低声道“然后呢?”李睿低声说“然后?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等常委会上通过了。”李明* gao *兴得站起身*| lai |*,看样子要手舞足蹈一番。
  李睿压压手,示意他消停一会儿,低声道“还有个坏消息呢。”李明脸上笑容迅速冷却,道“什么?”李睿悄声说“副书记于和平对你似乎不感冒,看* na *样子,不是反对你,就是他另有亲信人选。我听他的意思,可能要调查你。”李明愤愤不平的骂道“我靠,我特么……”李睿狠狠瞪他一眼,他这才放低音量,低声道“我特么每年逢年过节都不少给他送礼,在这节骨眼儿上他竟然坏我的事?”李睿冷笑道“* na *有什么?其实也很好解释,就一条,你不是他的亲信,他亲信另外有人,而且就在你们市南区委常委里面。”李明非常惊惶,道“* na *我怎么办?”李睿说“没擦的屁股赶jin 擦gan 净,有问题赶jin 盖上,最近一段(曰)ri 子老老实实做人,也不要chu **| lai |*跟我见面了,有事电话里说。”李明皱眉想了想,道“放心,这点你不用担心,你哥哥我屁股还是非常gan 净的,谁也找不着把柄。”
  李睿提醒他道“女人方面尤其注意。”李明嘿嘿笑道“这方面更chu *不了事,我没女人。”李睿虽然不大相信,却也不问,道“你送到我家* na *个小Red(* hong *)的事情,也得解决一↓。”李明奇道“关她什么事?”李睿说“别有人怀疑你通过我跟我老板搭上线,而她的事情我根本又说不清。”李明想了想,说“这样,你每个月从工资里面给小Red(* hong *)的卡里打上百块钱,算是她的工资,有人问起*| lai |*,你就说是你家请的保姆,照顾老人的。回头我再把钱交到你手里,神不知鬼不觉,谁也说不chu *什么*| lai |*。”李睿说“* na *太麻烦了。”李明笑道“不麻烦,不麻烦。”说完压低声音道“老di ,你对我指点有功啊,没有你搭把手,我想当区长难啊。我这次chu **| lai |*得急,啥都没带,改天,改天容我好好表示表示。”李睿忙道“这不是外道话,咱俩可是亲哥俩,以后我还指着你照顾呢。”李明笑眯眯di 说“一码归一码,以后再说以后,但是这回,我必须得好好谢谢你。你就等着吧。”说完又道“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也不跟你多聊,先回去了,改天咱俩再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