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她挂掉电话,愧疚的看着李睿,道“小睿,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一上*| lai |*就先入为主的认为你是图片里的(jia huo ),我错怪你了,对于我对你的不信任,我深表歉意。**/xshuotxt/com”
  李睿苦笑道“郑部长,您完全不需要道歉。相反,我还要谢谢您,遇到这种事,您没有在第一时间通知纪委通知宋书记,而是给我一个认错悔改的机会,这本身就充分代表了您对我的信任与关爱。我感谢您还*| lai |*不及呢,绝对不会怨恨您。”
  他话里说得很客气,好像郑紫鹃是全心全意为了他,实际上,他心里明White(颜色bai ),郑紫鹃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部分是看在自己过去对她好的情分上,更多的,她是考虑到了市委书记宋朝阳的面子。
  身为市委书记,宋朝阳的秘书真要是做chu *了这种丑事,他自己脸上也没面子,最差,也有个识人不明的责任。不管chu *于什么想法,他肯定都不愿意这件事继续发酵↓去,更不会容忍这件事搞得全世界都知道。郑紫鹃要替他考虑,要全他的面子,* na *就只能把这件事在最小范围内解决。于是,她一个电话叫李睿过*| lai |*,打算si 禾厶↓里解决此事。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对李睿的确是很照顾的,李睿心里也感念她这一点,所以对她说的特别客气。
  郑紫鹃听后非常欣慰,赞道“小睿真不错,宋书记没挑错人,我也没看错人。”说完皱起眉头,道“又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公然陷害党员领导gan 部呢?这个人一定要查chu **| lai |*,非得好好追究他的责任不可。小睿你的名誉要是因此被伤害了的话,还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李睿沉* yin *半响,道“这件事,我隐约猜得到是谁做的,但是并没有任何把握。按理说,他们做得chu **| lai |*,可我又不愿意相信,以他们的身份,能做chu *如此卑鄙↓流的龌龊事……”郑紫鹃忙问“是谁?”李睿苦笑着摇摇头,道“这个人是谁,我不能这就告诉你。郑部长,这件事事关重大,不能咱俩si 禾厶↓里说说就算完了。这件事要是闹起*| lai |*,说不定会引起一场风波,会搞得宋书记或者杜秘书长很被动。我建议,咱俩立即去见宋书记,跟他汇报这件事。”郑紫鹃点头道“好,我同意。你等我↓,这些照片我拷贝在优盘里一份,等↓给宋书记看看。”李睿苦叹道“这个人电脑合成图片的技术真是* gao *明啊,他换上去我的脑袋,跟* na *个人的身体正好配成一体,脖子* na *里竟然没有任何瑕疵,实在太* gao *明了。可我纳闷了,我这张头像他是从哪里找*| lai |*的呢?”
  五分钟后,宋朝阳办公室内,宋朝阳与杜民生瞪大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合成艳照。
  这批合成的照片一动有五张,前面两张是李睿平时的工作照,好像是从新闻视频上截↓*| lai |*的,后面三张才是艳照,其中两张有李睿的正脸,最后一张只有↓半截身子。
  李睿给两位领导指chu *图片上的破绽,又拿自己的部位展示给两位领导看,两人看得连连点头。
  看完后,宋朝阳问郑紫鹃“郑部长,你们宣传部有电脑* gao *手没有?可不可以确定这是合成艳照?”郑紫鹃尴尬的说“事发突然,我还没*| lai |*得及叫人分辨真伪。”宋朝阳道“没关系。就算没有电脑* gao *手分辨真伪,光从小睿自己找chu **| lai |*的细节上面就可以看chu **| lai |*了。这个(jia huo )绝对不是小睿。”
  杜民生问李睿道“小睿,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李睿苦叹道“这个人您跟宋书记都知道,但我不愿意相信是他做chu **| lai |*的。可是除了他们母子,我又想不chu *自己还得罪过谁。我觉得是省城的郝亚兰与* gao *冬冬母子派人gan 的,以此污蔑我的名誉与人格。”宋朝阳道“小睿,事情没有查清之前,不要做chu *任何判断。”李睿知道他这是提醒自己,不要因为说错话而得罪人,便道“是,我记住了。”
  宋朝阳问“郑部长,网上流传的这些艳照与帖子,你们宣传部能不能会同公安局一起,找chu *幕后的推手?”郑紫鹃说“暂时还不清楚。我只让网监大队先去清除帖子与艳照了,至于查找发帖人,还没部署。”宋朝阳说“* na *就请你回去部署一↓。如果需要帮助的话,就向公安局技侦部门求援。”郑紫鹃点头道“好,* na *我就先回去了。”说完,抱歉的看了李睿一眼,转身走了。
  她走了以后,宋朝阳与杜民生两人四道目光全部she 到李睿脸上,可怜李睿被他俩看得心头发mao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杜民生说“你再想一想,除去省城* na *档子事,在青阳有没有得罪人?”李睿仔细回想,摇头道“我在青阳一个冤家都没结。就算这些(曰)ri 子我在跟孙小宝的案子,可我又不是这起案子的主要负责人,相信应该没人会报复到我头上吧?”杜民生点点头,道“* na *就只能等查chu *幕后推手才能知道了。”
  宋朝阳叹道“发生了这种事,谁也想不到。小睿,你不要太过悲观,相信郑部长* na *边会派人尽快平息此事的。当然,有些委屈,你可能还要自己承受。在没有找到幕后推手之前,你要坚强一些。”李睿苦笑道“我坚强点没关系,可就怕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最后影响了您的声誉。”宋朝阳摇头道“不会的。”说完对杜民生道“民生,这件事我们不能被动的消弭这件事带*| lai |*的影响,必须做到主动chu *击。我看,你是不是以青阳市委办公厅的名义,在网上发表一个声明,向网民说明真相,避免被* na *些仇官仇富的网民们误以为真,到处传谣。”杜民生苦笑道“发表一个声明很简单,可我就担心,越是辟谣,网民们越不信。因为我自己也很关注网络,知道网络上活跃的人们,最喜欢看到这种*| lai |*自于官场的丑闻,而且一看到就会信以为真,很少人具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往往会以讹传讹,最后造成很恶劣的社会影响。而且,他们遵循一个定律,凡是官方辟谣的,一定是真实存在的。你要是不去辟谣啊,他们反而会不确定。所以啊,我觉得,这声明还是不要发了。”
  宋朝阳苦笑着摇头,问李睿道“小睿,你是受害者,你觉得这条声明有必要发吗?”李睿闻言也很无奈,从心底,自然是希望有个声明帮自己洗濯身上的脏shui *,可又真怕网民们见到辟谣反而更加相信,* na *可就弄巧成拙了,想了又想,除了苦笑,也没个主见。
  宋朝阳果断替他拿了主意,对杜民生道“* na *就先不发。等什么时候抓到幕后推手了,再一起联合发布。”
  杜民生与李睿一起走chu **| lai |*的时候,杜民生提醒他“你赶jin 给青曼打个电话,跟她说明此事,千万不要让她产生误会。”李睿心头一跳,连忙谢过秘书长,找到手机给吕青曼拨去了电话。
  电话竟然没打通,彼端刚刚响过一波盲音,电话就断了。李睿心头划过一丝不妙的预感,再次拨过去,这次仍然是刚打过去就被人拒接了。他心中又惊又怕,不会是吕青曼已经看到这些艳照并信以为真了吧?明知道再给她打电话她肯定会拒接,索* xing *放弃了手机,直接用办公电话给她打过去。
  事情万分jin 急,宁肯失去天↓也不能失去她,因此,就沾公家* na *么一点便宜,用工作电话打si 禾厶人电话了。
  这个电话拨过去后,响了两回,可好景不长,还是被人拒了。
  李睿知道吕青曼冰雪聪明,她肯定知道自己用手机打她电话不接后会用座机佯作别人给她打电话,于是她识破了,再次拒接。这↓他可是慌了神,想了想,灵机一动,利马去找秘书长。
  杜民生刚回到办公室里坐↓,瞥见李睿脸色惊惶的闯jin **| lai |*,微微一怔,道“又怎么了?”李睿说“秘书长,青曼可能知道这件事了,估计正在生气,竟然不接我的电话。”杜民生眉头皱起。李睿说“她不接我的电话,* na *只能麻烦您给她打了。她肯定能听jin *去您的解释,您帮我解释解释吧。”
  理论上说,这是纯粹的si 禾厶事,但无论在世界哪个单位里面,公事与si 禾厶事又能分得清楚了?在中国,这一点更是混淆不清。没有谁敢拍着自己的xiong 脯子说,上班的时候没gan 过si 禾厶事,哪怕国家主席都不敢这么说。
  杜民生点点头,很痛快的拿chu *手机,给吕青曼拨去了电话。
  他头一句话就问“青曼,你是不是在网上看到小睿的不雅照片了?”问完这话后,他又按↓了免提,方便李睿听到。
  却听彼端吕青曼冷冷的说“是啊。舅舅,是不是他给我打电话我不接,他跑到你* na *里去,求你给他求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