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李睿自己都好几次没chu *息的把目光一次次的掠过她* na *black(hei )色一步裙↓赤露在外、不着***的雪White(颜色bai )大* tui *,何况宋朝阳呢?市委书记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yu (谷欠),还是男人,是男人就喜欢美女,这是谁都逃不过的宿命。***xshuotxt/com皇帝还有个江山美人之选呢,英雄也有个“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说法,难道市委书记就不能喜欢美女了?何况要是说起*| lai |*,宋朝阳只盯着人家的脸蛋看了一眼,已经比李睿强得太多了。要不说嘛,领导就是有定力。
  李睿在心里默默记↓这个发现,打算以后有机会跟宋朝阳* na *里试探一↓。他想,老板要自己是gan 什么的?就是为他提供serivce(中文:fu wu)的。这些serivce(中文:fu wu)可能在工作中,也可能在工作之外。有些话,有些事,他不方便说,不方便做,更不能轻易表达chu **| lai |*,而自己这个秘书就要勇于负责,把他心中的想法落到实处。如此才能一步步在他心中建立起“得力,可靠,可用”的好形象。只不过,这里有一点需要注意,不要重蹈前任书记张文林乱搞男女关系的覆辙。至于如何避免这个问题,相信只要好好操作,就能把风险降到最低。自己还不是把老上司袁晶晶给***了,却没有任何的惹huo *烧身?
  后*| lai |*,电视台长周建伟过*| lai |*跟他打招呼。两人把手言欢,非常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说了一会子。
  等周建伟走开后,李睿看着他* gao ** gao *大大的背影,心说这(jia huo )不简单。按规矩说,对于市领导工作活动的采访报道,应该由市电视台新闻频道的记者或者主持人负责,这个周建伟却另辟蹊径,把综艺频道的新晋flower (hua )旦姚雪菲叫了过*| lai |*,就算姚雪菲有* na *个实力,也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啊。他用意如何,也就昭然若揭了。只是,这件事自己都能看chu **| lai |*,想必别人也能看得chu **| lai |*。哈,周建伟有些急躁啊。
  座谈会结束后,今天↓午的调研活动也就告一段落了。众领导从会议室chu **| lai |*,步行到社区外面坐车回家。李睿小心翼翼的跟在郑紫鹃与杜民生的身后,不敢有半分逾越。
  就在三人经过一座flower (hua )坛的时候,忽然从里面蹿chu *一只black(hei )猫。这black(hei )猫也不知道是受了惊吓还是怎么的,“嗷”的一声嘶吼,凌空chong *向靠flower (hua )坛走着的郑紫鹃。
  其他人心思都在前面大领导身上,都没留意到这个小* cha *曲,可是作为当事人的郑紫鹃却颇感压力巨大。她吓得呆住了,眼睁睁瞧着* na *只black(hei )猫往她flower (hua )色裙子上扑过*| lai |*。
  李睿小时候养过猫,知道猫爪的威力,如若这只black(hei )猫真的扑到郑紫鹃的身上,毫无疑问会shen chu *利爪抓住她身上的裙衣,至于会不会抓咬她还需另说,但black(hei )猫抓住裙衣的同时,尖利的爪子肯定会刺破单薄的裙衣在她身上留↓伤口,真要是抓伤她可就麻烦了,疼痛流血还是小事情,关键是众目睽睽之↓、堂堂的市委宣传部女部长被猫抓伤,肯定会闹笑话……
  正好他就在郑紫鹃身后走着,他本身又是习武之人,反应奇快,因此当机立断,立时chong *上一步,一把将郑紫鹃搂住后把她的身子左转了九十度,他自己也跟着转,用身体护住了郑紫鹃。
  pa 口拍嗒一声响,* na *是他手里的公文包掉到了di 上。
  说时迟,* na *时快,电光huo *石之间,两人位置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na *black(hei )猫却不管不顾,继续朝原定位置扑了上去。
  利爪入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时候,李睿疼得忍不住倒xi 口及了一口凉气,忙猛甩腰肢,把前爪抓在他后腰上的black(hei )猫甩了↓去。* na *black(hei )猫“喵”的叫了一声,落↓di 去,在人群里转了几转,跑到墙角里消失不见了。
  杏flower (hua )社区主任看到这一幕,吓得惶恐不安,急忙上*| lai |*说道“哎呀,这死猫,什么时候不chu **| lai |*,偏偏这时候chu **| lai |*,没吓到您吧……”
  李睿将郑紫鹃身子放开,退了半步,感受着后腰处伤口huo *辣辣的痛,脸上带了苦笑,shen 手到后面*了*,再把手拿回*| lai |*的时候,发现指肚上几乎没什么血迹,看*| lai |*chu *血不多。事实上也是,猫爪子非常尖利,容易入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却不会形成大面积chu *血。
  郑紫鹃惊魂稍定,回身看到李睿嘴角带着痛色,忙问“小睿你没事吧?”李睿露chu *阳光的笑容给她,道“没事,就抓了一↓,我小时候老被猫抓呢,不碍事。”郑紫鹃闻言忙将他身子扯过*| lai |*,转了九十度,只看了一眼就叫chu *声*| lai |*“哎呀,你都被抓chu *血了,White(颜色bai )衬衣都污了……”李睿只是说“没事,血不多,呵呵……”
  杜民生也站过*| lai |*看了几眼,皱眉道“真没事吗?要不要打狂犬疫苗?”郑紫鹃闻言吓了一跳,问道“还要打狂犬疫苗?”杜民生认真di 说“猫跟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样,都可能携带狂犬病毒,我女儿就被猫抓过,记得当时就送到医院里打了狂犬疫苗。”
  郑紫鹃吓得flower (hua )容失色,呆呆的看着李睿,想到要不是他保护自己,* na *被抓伤的就是自己了,自己会chu *血,还可能感染狂犬病毒……想到这,冷不丁打了个寒战,一把抓住李睿的手腕,道“小睿,你坐我的车,走,马上去医院。”李睿感觉到她纤手冰凉,很是不适应,略略挣tuo *,陪笑道“不用了,只是小事情,我小时候经常被猫抓呢,我自己找个诊所就能打针了……”郑紫鹃再度抓起他的手腕,强*ying *的说“你不要说了,马上跟我走。”说着拉起他就走。
  季刚走过*| lai |*捡起李睿落在di 上的公文包,杜民生从他手里接过*| lai |*,追了上去。
  宋朝阳正要上车,瞥见郑紫鹃脸色慌张的从里面拽着李睿走了chu **| lai |*,非常惊讶,停↓脚步。
  郑紫鹃走过*| lai |*叫道“宋书记,小睿为了保护我被猫抓伤了,我带他去打狂犬疫苗。你们先回吧。”
  宋朝阳听了简直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被猫抓伤?大活人被猫抓伤了?第一反应是想笑,看向李睿。李睿对他报以苦笑,道“书记,其实我没* na *么jiao (女乔)气,可郑部长非要我……”
  郑紫鹃不等他把话说完,拉着他往自己的车走去。
  宋朝阳忍住笑,说“* na *你就去吧,打完疫苗给我报个平安。”
  当着市里区里这么多的领导,李睿被郑紫鹃这个林黛玉般的* rou *弱女子强塞到她的车里,又是好笑又是尴尬,可也没办法。人家是市委常委,自己的领导之一,* gao *chu *自己好几个级别,自己必须无条件听她的话。
  坐jin *车里后,郑紫鹃对司机说“最快速度赶往市医院。”李睿苦笑道“郑部长,用不着,去市北区防疫站就行了。我家就是市北的,* na *儿我熟。”郑紫鹃却是忙中有细,问道“你不看看几点了?防疫站还可能开着吗?”
  李睿看了↓车中控屏,* na *里时间显示已经六点chu *头了,防疫站晚上一般是五点半关门,这时候自然已经关张了,只能去市医院。
  等杜民生坐jin *车里后,宋朝阳忍不住笑问“到底怎么搞的?小睿怎么可能被猫抓了呢?”杜民生也露chu *苦笑,道“我跟郑部长在flower (hua )坛边好好走着呢,突然从flower (hua )坛里蹿chu **| lai |*一只black(hei )猫,好像是受了惊吓,直往郑部长身上扑过去。郑部长吓呆了,眼看* na *猫就扑她身上了,小睿chong *上*| lai |*挡在她身边,结果就……”宋朝阳说“他受伤严重吗?”杜民生摇头道“不碍事,外伤是小事,主要是怕传染狂犬病毒。”宋朝阳啼笑皆非的说“这么说起*| lai |*,小睿还是舍己救人了?呵呵。”杜民生说“是啊,这事要是换成我们的宣传部长被猫抓伤,可就闹笑话了。”宋朝阳赞道“小睿真的很不赖。”
  杜民生听到宋朝阳夸赞李睿,自己心里也有几分得意,毕竟李睿是自己提拔上*| lai |*的,暗想,这小伙子聪明伶俐,心思细腻谨慎,关键时刻还能* na *么仗义,长得还不错,真是人见人爱的小伙子啊。只是可惜,这么好的小伙子竟然娶了* na *样一个女人做老婆,虽然已经离婚了,也算是从此解tuo *了,但现在落得个没人ci hou,也够凄凉的……脑海里现chu *李睿* na *形单影只的可怜形象,暗自为他唏嘘,忽然,脑海里又浮现chu *另外一个孤零零的可怜人*| lai |*,心头一震,以往一幕幕的场景如同幻灯片一样在眼前闪过……
  “是啊,我怎么早没想到,他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呢!要不然以他堂堂的常务副省长的身份,怎么会亲自暗示我提携这么一个小人物?一定是小睿早就jin *了他的法眼,被他看中许以厚望,要收作门↓jiao (女乔)客的。只是小睿级别太低,完全不配他家的门庭,所以才让我帮着尽快jin *步。对啊,一定是这样。哎呀呀,可恨我一向自诩聪明灵透,在这件事上竟然失去了*(咸心)min gan * x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