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宋朝阳目光从* na *个村支书脸上掠过,转身上车返回镇里。WwW.XshuOTXt.CoM
  路上,宋朝阳对杜民生道“民生,这个罗大威实在不像话,我问他问题,他虚与委snake(she 虫它)、一拖再拖,始终不予正面答复。一个政府县长,连抓问题重点的能力也不具备吗?难道我的问题很难,他听不懂?”杜民生道“你的问题很简单,他就算不是县长,只是一个普通人,也应该回答得chu *你想要的内容。这里面可能有问题,所以他不得不这样说。”宋朝阳说“我的意见是,狠狠的查一↓。市里chu *动纪检、审计等检查部门,组成工作组,到双河县这里彻查一↓救灾款迟迟没有到位的事情,看看里面是否还存在其它违规违纪的问题。救灾如救huo *,shui *灾已经发生将近一个月了,救灾款竟然还没有用上,太不像话了。咱们这样做也能处于主动,省得这件事叫省里相关部门知道了,* na *咱们就被动了。”杜民生说“嗯,市里chu *动检查组比较好,如果让他们县里自查的话,怕是互相遮掩,到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
  李睿听两位大佬三言两语之间,已经在双河县大小领导头上悬起了达慕克里斯之剑,暗暗心惊,同时也有几分自得,如此机密的大事,自己竟然能够先于别人一步甚至数步知道,很容易产生一种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快活,这就是身为市委书记秘书的好处之一吧。
  回到镇委政府大院里后,宋朝阳跟杜民生一起,把双河县委书记郑远方叫到房间里谈起话*| lai |*。
  李睿也有任务,他要跟县长罗大威落实宋朝阳慰问灾民的事情。李睿将宋朝阳的意思如实传达给罗大威,罗大威连连点头,听完后不敢怠慢,即刻去布置。
  罗大威一走,九坡镇委书记笑呵呵的迎过*| lai |*,请李睿jin *楼里坐着喝茶。李睿还想跟李玉兰说几句悄悄话,却又没有合适的借口,绞尽脑汁的想啊想啊,终于想chu *一个还算不错的点子,对眼前这位镇委书记道“我还有件事要找你们的李玉兰副书记帮忙,麻烦你……”
  话没说完,镇委书记已经亲自去喊李玉兰了。李睿看到这一幕,感慨无边,自己不过是个副科级gan 部,对方镇委书记却把自己当做大领导看待,急领导之所急,想领导之所想,唉,真是令人情何以堪啊。不过,心里很受用,哈哈。
  李玉兰很快被镇委书记叫过*| lai |*跟李睿见面。
  当着镇委书记的面,李睿只能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李书记,有件事想请你帮忙……”李玉兰很聪明,或许她也正想跟他说话,笑呵呵的道“请市领导去我办公室坐↓说吧,外面太hot(英文:hot,中文:re )了。”
  镇委书记也说“就是,就是,李处长,快请去楼里说吧,外面这佛爷儿阳光可太毒了。”
  他都这么说了,两人便理所当然的走jin *楼里,上二层jin *了李玉兰的副书记办公室。
  李玉兰走jin *门后转过身看着,等李睿刚走jin *门里,就把门关了,上*| lai |*就埋怨道“你可是把我坑死了,要是县领导知道我今天做的说的,非得恼恨我不可,说不定我的副书记就别想gan 了。”李睿听她话语里透着嗔怪,心里莫名的开心起*| lai |*,笑了笑,* rou *声道“你black(hei )了,也瘦了。”李玉兰想不到他会说chu *这话,一时间有些愣怔,半响轻声道“还不是累得,劳心又劳力……你倒是观察的ting *仔细。”李睿目光huo *辣的看着她的美眸,说“嗯,你受苦了。”李玉兰听到这话,神情更是扭& nie (一种手法)得不行,瞟了他一眼,道“前些(曰)ri 子你不是也很苦吗?被领导穿小鞋儿,呵呵……”
  李睿闻言就回想起当(曰)ri 两人并肩劳动的场面,心头dang 起一丝旖旎,不由自主的说道“跟你gan ,我才不觉得苦呢。”李玉兰立时Red(* hong *)了脸,嗔道“怎么说话呢?”李睿愣了↓,道“我怎么说话了?我说的不对吗?”李玉兰Red(* hong *)着脸看着他,道“什么叫跟我gan ,* na *是跟我gan 活好不好?”李睿哑然失笑,低声道“不就是省略了一个字儿?你自己思想不纯洁,还要怪我?”李玉兰heng(哼哈二将)道“谁不纯洁了,我看是你不纯洁。”
  这番对话说完,两人之间生chu *了一种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氛围。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很开心。
  李玉兰忽然惊呼道“哎呀,差点忘了,还没请你坐↓呢。快坐快坐,我的办公室比较乱,你这市里*| lai |*的大领导可别见怪。”李睿轻笑道“你这里就是猪窝,我也一点不嫌弃。”李玉兰听了很* gao *兴,却嗔道“讨厌,越*| lai |*越不会说话了,你办公室才是猪窝呢。呵呵,快坐,快坐。”
  李玉兰请他在沙发上坐↓,又要给他沏茶,被拒绝了。李睿拍拍身旁的位置,道“玉兰,你也坐啊。”李玉兰听了他的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称呼,脸色微变,略有些害臊的跟他并肩坐在沙发上。
  沉默了半响,两人对看一眼,都笑了起*| lai |*。
  李玉兰疑惑不解的问道“你怎么忽然变成市委书记秘书了?你不是在shui *利局吗?”李睿苦笑道“一言难尽啊。我从你这里回去后,就被调到市委办公厅秘书处,后*| lai |*又机缘巧合被宋书记挑中做秘书,现在我还跟做梦一样,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李玉兰激动的说“给市委书记当秘书,可比在shui *利局防汛办强多了。啧啧,你可是厉害了,好羡慕你。”顿了顿叹口气,道“可你* gao *升了也不能回*| lai |*害我啊?我没你* na *么好的运气,能当一辈子的镇副书记就满足了,可就这样你还要坑我。亏我还把你当朋友呢,heng(哼哈二将)。”李睿见她耍小* xing *,心中非常喜欢,温* rou *的说“你把我当朋友,我又何尝没把你当朋友呢?之前在西山村,要不是你照顾我,我早就(bie)闷死了。我谢谢你还*| lai |*不及,怎么会坑你?”李玉兰面带羞笑觑着他,嗔道“你就是坑我。今天让我当着* na *么多人的面说县里的坏话,让县领导知道了我就完了。我真想咬死你啊,heng(哼哈二将)。”
  李睿见她轻嗔薄怒,眉梢眼角蕴着浓浓的春情,心中爱煞,看到她的右手就在右* tui *上放着,距离自己不远,便壮起胆子探过去握住了她的手,* rou *声唤道“玉兰,你放心,天塌↓*| lai |*我给你扛着。”
  李玉兰倏di 一惊,身子似乎打了个寒战,手任由他握着,却转头去看**,再回过头*| lai |*的时候,脸Red(* hong *)如霞,嗔道“你这个坏(jia huo ),怎么说动手就动手,真是的,要是有人jin **| lai |*看到怎么办?”李睿早知道她对自己是有好感的,所以才敢果断chu *手,现在见她一点都不抗拒,心中大乐,大喇喇的道“看到就看到,怕什么?chu *了事我扛着。”李玉兰莞尔笑道“什么你都扛着,你扛得了吗?”李睿直勾勾看着她的美眸说道“扛得了,我可是大力士。我现在就想把你扛回青阳市,这样咱俩就能天天见面了。”李玉兰听了有些感动,低声说“你……想我了?”李睿反问道“你不想我吗?”李玉兰越发羞涩,却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十指相扣,默默的对望了一阵,都有些动情。
  李睿叹息说道“可惜这是在办公楼里面,不然……”李玉兰tuo *口问道“不然你会怎样?”李睿笑道“不然我会抱住你亲个够。玉兰,你对我太好了,我太喜欢你了。你喜欢我吗?”李玉兰羞答答的说“你说呢?”李睿大乐,说“真是想不到,上司故意害我*| lai |*抢险救灾,却让我认识了你……”李玉兰忙问“你上司还在跟你作对吗?哦……错了,她应该已经不是你上司了。”李睿说“说她gan 什么,还是说咱俩吧。玉兰你放心,你的事有我看着呢。你真要是被县领导处罚了,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李玉兰欣慰的点点头,低声道“放开我吧,被人瞧见就完了。”
  李睿道“我抱你不够啊。”李玉兰羞涩的说“* na *现在也不行啊。”李睿笑问“什么时候行?”李玉兰说“你晚上要是还在镇里就行……你会走吗?”李睿叹道“可惜了,我要回市里,不会在这过夜。”李玉兰悻悻的说“* na *就没办法了。”李睿郁闷无比,道“我以后要天天陪着领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时间再过*| lai |*看你。”李玉兰脸色怨艾,* na *洁如White(颜色bai )贝一般的牙齿咬啮着血Red(* hong *)的↓唇,半响也说不chu *什么。
  李睿说“好了玉兰,我不能跟你在一块太久,我得↓去了。”李玉兰脸上露chu *不情愿的神色,却也只能无奈点头。李睿看她对自己依依不舍,心中也是不愿离开她,猛di 将她jin 抱在怀中。
  从李玉兰办公室chu **| lai |*,李睿又恢复了彬彬君子的模样,脸上带着恭谨随和的表情,心里却很失落,刚才尽管答应了李玉兰“尽量留↓*| lai |*”,但是心里明White(颜色bai ),自己尽量是没用的,还要宋朝阳尽量,但是他不可能留↓*| lai |*,他想留↓*| lai |*过夜的话,也不会* na *么早就从市里chu *发了。
  不过,失落归失落,想到自己跟李玉兰还都年轻,又都是官面上的人,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得是,何必急于一时一刻?有句词写得好啊,有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李睿到楼↓大厅里等了好久,宋朝阳等人始终没chu **| lai |*,眼看就要十二点了。期间李玉兰↓楼经过大厅,两人对视一眼,用眼神交流着别人看不懂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