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村里一百多户灾民多达数百人全部住在又脏又旧又小的老式**帐peng里,有的一顶帐peng里甚至住了五六个人。***xshuotxt/com李睿是住过这种帐peng的,知道里面住一个人的话,空间还够,住两个人就很挤了,真的很难想象五六个人是怎么住↓去的,暗自惊诧,灾民竟然是这样安置的?更诧异的是,自己之前住这里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
  每个帐peng里面配了两条军用薄毯,一条是铺的,一条是盖的。帐peng里人多的话,才能多领一条。这些薄毯也都是破旧不堪,还有虫吃鼠咬的痕迹,一看就知道已经有些年头了。
  宋朝阳看到这一幕,好像回到了三年困难时期,脸色非常不好,向一个六七十岁的gan 瘦老头询问在这个安置点吃住怎么样。
  老头还没张嘴,旁边****| lai |*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脸上带笑抢着说道“吃住都很不错!自从发生洪灾以*| lai |*,县里镇里领导对我们西山村就特别关注,多次现场部署救灾安置工作。我村在县镇领导的正确带领↓,采取集中安置的方式安置灾民一百一十五户共四百二十六人。每户配给基本生活用品如毯子、洗漱用品、饮用shui *、餐具、食物等等。同时积极落实灾民救助与补助,县领导还向受灾群众发放了慰问金每户一次* xing *发放救灾慰问金三百元、全崩户每户发放慰问金一千元,对因灾遇难、失踪人员发放其家属慰问金两千元;对每位因灾遇难人员家属发放慰问金五千元。目前受灾群众情绪稳定,对于战胜洪灾以及灾后重建工作充满了信心,呵呵。”
  这人说完后,呵呵的笑了起*| lai |*,看笑容憨憨的,无比真诚,
  李睿却只想一脚踹过去。这人他正好认识,是西山村的党支书,看他刚才说的这番话,就知道他早有准备。说不定,镇里早就让各村村支书准备了类似的说辞,用*| lai |*背给宋朝阳等市里*| lai |*的领导听。
  宋朝阳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问* na *个老头道“大爷,他说的是真的吗?”老头张嘴刚要说话,* na *汉子又说“当然是真的啦,我身为西山村的党支书,说话是负责任的,要对党* xing *负责,要对上级领导负责。”宋朝阳看着他说“你对西山村的百姓们负责了吗?”* na *汉子愣了↓,道“当然负责了。”宋朝阳说“* na *好,你既然说对村里百姓负责了,* na *我问问你,* na *边一个帐peng里住了一家老小六个人,你觉得能住得↓吗?”* na *汉子脸上有些茫然,说“应该可以住得↓吧,要不然他们这些(曰)ri 子是怎么过*| lai |*的?”
  宋朝阳脸上现chu *了冷峻的笑容,道“应该可以住得↓?好一个应该。你告诉我,你住在哪个帐peng里?”汉子磕巴了↓,道“我……我没住这儿,我住镇里。”宋朝阳似有所悟的点点头,又问“你家几口人?”汉子不明White(颜色bai )他的意思,脸色有些疑惑,道“五口人啊……”宋朝阳说“* na *好,你们一家五口人搬过*| lai |*,在这帐peng里住一宿,给我看看是不是可以住得↓?”汉子瞬间脸就Red(* hong *)了,吭吭哧哧的,再也说不chu *什么。
  宋朝阳转过脸,问李玉兰道“李书记,西山村这里的灾民安置工作是谁负责的?你给我把他找过*| lai |*,我有话要问他。”
  李睿有些jin 张的看向李玉兰,希望她不要说chu *“我就是* na *个负责人”的话*| lai |*,自己本意是想让她在市委书记跟前表现表现,如果凑巧立功* na *是更好,却没想着此刻却可能牵累到她。早知如此,* na *是万万不会跟老板推荐她的。
  李玉兰倒是很平静,说“宋书记,西山村整体抢险救灾的工作是我负责的,灾民安置则是县民政局救灾救济科的同志负责。”
  李睿听了这话,心里稍微松了口气,但又怕宋朝阳追究李玉兰别的责任,譬如监管不力。
  还好,宋朝阳并没有对李玉兰↓刀的想法,语气平淡的说“民政局的同志在这里吗?”李玉兰说“救灾救济科的陈股长好像在镇里面。”宋朝阳说“你能把他叫过*| lai |*吗?”李玉兰说“好,我试试。”说完走到旁边打起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李玉兰走回*| lai |*,道“宋书记,他马上就过*| lai |*。”
  宋朝阳点点头,又问* na *个老头“大爷,刚才你们村党支书说的都是真的吗?县里还给你们每家每户发了救济金?”* na *老头看看村支书,却不敢说话。宋朝阳脸色一沉,看向* na *个村支书。
  * na *村支书被宋朝阳凌厉的目光所瞪视,陪笑说道“发了,发了。”
  李睿直觉这里面存有猫腻,目光转向李玉兰,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如果知道的话,最好告诉宋朝阳。李玉兰看懂了他的目光,神情却有些犹豫。李睿知道她怕被县领导报复,可是没办法,已经*到这份上了,她不chu **| lai |*说明的话,宋朝阳势必脸上无光,难道还要他堂堂市委书记罗里吧嗦的去劝说* na *个老头吗?于是用更坚毅的目光给她使了个眼色。
  李玉兰无奈,轻轻摇头,看向李睿的眼神里充满了幽怨之色,轻咳一声,道“宋书记,这事我清楚。”宋朝阳看向她,道“哦?”李玉兰表情有些拘谨的说“县里确实有这个承诺,不过救济金一直没有↓发。不只是受灾最严重的西山村,整个九坡镇没有任何一个村子拿到了救济金。”宋朝阳浓眉jin 皱,问道“为什么没有↓发?不说省市两级已经↓拨了专项救灾款,就说县财政,难道这么点钱都拿不chu **| lai |*吗?”
  李玉兰尴尬的说“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不过据说县领导是这样考虑的,说灾区道路基本瘫痪,灾民就是手里拿到救济金也没di 方buy(中文:gou mai)东西,而且又是住在安置点,财产安全不能保障,因此还不如不发,等正常生活秩序恢复了再发↓去。反正食物与生活用品都是统一配发,灾民们也用不到钱。”宋朝阳说“理由倒是不错,不过,我看现在镇村道路不是已经恢复正常交通了吗?为什么还不↓发?好,普通灾民的可以不发,* na *些因灾遇难的家庭里面有没有拿到慰问金?”李玉兰摇摇头。
  宋朝阳没说什么,目光如炬的瞪向* na *个村支书。* na *村支书应该早就知道他的身份,此时吓得脸色惨White(颜色bai ),身子chan dou (颤抖吧!凡人!),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宋朝阳问“你刚才不是说发了吗?”* na *村支书讷讷的说不chu *话。宋朝阳说“你刚才不是说对党* xing *负责,对上级领导负责?我看你是只对上级领导负责了吧?”* na *村支书脸色由White(颜色bai )转Red(* hong *),尴尬得站在* na *,活像犯了错被罚立站的学生。
  过了一会儿,一辆普桑轿车驶过*| lai |*。李睿望过去,本以为*| lai |*的应该是双河县民政局的人,哪知道先↓*| lai |*的竟然是县长罗大威。
  罗大威三步并作两步走过*| lai |*,hot(英文:hot,中文:re )切的对宋朝阳说“宋书记,我听说您要民政部门的同志汇报灾民安置救济工作,这一块是我负责的,对于各方面的情况都很了解,所以我就跟车一块过*| lai |*了。您可别埋怨我啊,呵呵。”
  他话说完,身后站过*| lai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敬畏的笑,目光依次从宋朝阳、杜民生等人脸上划过,不时的点头示意,表现得极其恭敬。
  宋朝阳说“你*| lai |*了也好,正有些事情要问你。”说完看向* na *个中年男子,问道“你是县民政局的人?”* na *人忙上前说道“尊敬的宋书记您好,我是县民政局救灾救济科的陈一光,目前是科里负责人。”宋朝阳问道“灾区所有的灾民安置点都是你们救灾救济科负责的?”陈一光连声点头“是,是。”宋朝阳说“你们是怎么安置灾民的?一家六口人,才分到一顶帐peng,这能住↓吗?”陈一光一点也不着急,叹道“宋书记,您有所不知啊,县财政吃jin ,我们民政局手里没钱啊。就这些帐peng还都是前几年积攒↓*| lai |*的……”宋朝阳不等他说完,截口道“你说没钱,好,* na *我问你,省市两级↓拨的专项救灾款呢?还有各方面援助的救灾物资呢?”陈一光脸色明显有些讪然,道“呃……”
  罗大威* cha *口道“宋书记,这方面的情况我了解,请允许我给您解释一↓。”宋朝阳看向他。罗大威不急不躁的说“省市两级确实↓拨了救灾款,不过因为资金转账手续的问题,耽误了很长一段时间,目前我们正在积极处理,相信很快就会到位。至于救灾物资,县里对救援物资的态度是,要做到阳光发放,对救灾款物一律实行‘四公开一监督’原则。四公开里面包括一条,救灾款物总额公开,这就要求我们对救灾物资的统计务必做到谨慎仔细。可是事实操作中呢,由于救灾物资到达先后时间不同,给我们民政部门统计整理分发各项工作带*| lai |*了严重影响,也就耽误了很长一段时间,导致该发↓去的物资现在还没发放↓去。这一点上,我们的工作是有一定失误的。但是,灾区的老百姓们非常善良,非常淳朴,对于救灾物资迟迟没有到位纷纷表示理解,也很体谅我们的工作,这让我们很感动啊。”
  宋朝阳听了脸色很严峻,道“先说救灾款,你说转账方面存在问题,是省里chu *了问题,还是市里chu *了问题,又或者是你们县里chu *了问题?”罗大威讪笑道“当然是我们县里chu *了问题。”宋朝阳追问道“什么问题?”罗大威笑容明显僵*ying *了几分,道“是财政、民政部门相关环节方面chu *了问题。”宋朝阳没再问话,只是拿眼睛看着罗大威,眼神中透露chu *了对他回答的不满意。罗大威被他盯视得无比尴尬,道“宋书记,我们县里确实负有责任,不过请您放心,救灾款一定会尽快到位,chu *问题的相关责任人也会得到处理。”宋朝阳没再问什么,嘱咐道“救灾款务必尽快落实到位,别的可以先不急。好了,回镇里吧。”罗大威闻声好像松了口气似的,笑着说“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