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文字大小调整:
  甄洁快步走到办公桌里,从抽屉里面拿chu *一张卡片,转身追上李睿,道:“李处,这是张Red(* hong *)馆的会员卡,欢迎你随时过*| lai |*玩,你到了以后就给我电话,我亲自招呼你,呵呵,对了……还有,咱俩交换↓手机号吧,方便以后联系。李处你人真不错,以后咱们要多交往……”
  两人交换完手机号,李睿再次提chu *告辞。甄洁信誓旦旦的道:“李处,今晚这事请你放心,郭海和张小艳这两个人我今晚就开除chu *公司,* na *个被诱骗强迫的女孩,我也会派人过去做chu *精神方面的赔偿,算是一份心意。至于李处你这……”
  李睿道:“我这就算了,我又没受伤。”
  甄洁笑嗔道:“* na *怎么行?就算没受伤,也肯定受惊了,好嘛,被几个小伙子拿着刀追砍,想想就害怕……咦,差点忘了问,李处你是怎么毫发无伤的摆平他们的?”
  李睿笑道:“可不是我摆平的,我手无缚鸡之力,哪能摆平三个持刀的di 痞啊。我也是叫了朋友*| lai |*帮忙才摆平的。”
  甄洁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笑道:“我还要多谢李处,碰上这事没有报警,而是si 禾厶↓里解决,要不然,我们Red(* hong *)馆可就要被警方贴上涉black(hei )涉暴的标签了,呵呵。”
  说笑声中,二人走chu *房间,在外面走廊里握手道别。
  甄洁面带笑意目送李睿离去,等他消失在楼梯口后,脸上笑容瞬即收敛,回到屋里,拿chu *手机,拨了个电话过去,等接通后脸色铁青的骂道:“你要作死吧?你kan好好的Red(* hong *)馆让你经营成什么样了?你kankan现在Red(* hong *)馆雇佣的都是些什么垃圾人?你差点让我给Red(* hong *)馆背black(hei )锅你知道吗?!我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了,既然你让我当Red(* hong *)馆老板,* na *就是我说了算,经营管理权全都得交给我,别特么只让我挂个老板的名儿,你要想让我只挂个名儿随时用*| lai |*背锅,* na *我马上走人。靠,一个个的不是小姐就是black(hei )涩会,整天给我惹事,你想让Red(* hong *)馆关张早说。都什么年代了,还玩上海滩* na *一套,我都丢不起* na *个人!”
  她发完牢sao (马蚤)之后,过了一会儿,电话彼端才响起一个浑厚的男子笑声:“哎呀我的亲亲好baby(bao bei )儿,发生什么事了,让你这么生气?你说说,我听听,kankan谁惹祸了,敢惹我baby(bao bei )生气,我kan他特么是不想活了。”
  甄洁冷笑两声,将今晚郭海与李睿发生chong *突、叫人砍他的事情讲了,最后忿忿di 道:“多亏我机灵,只承认郭海是Red(* hong *)馆的人,把* na *仨砍人的小子排除在外,要不然今晚Red(* hong *)馆就跑不了了,绝对会被* na *个李睿认定是组织发展black(hei )恶势力团伙,他回去告诉市委书记,市委书记肯定会为他chu *气,一声令↓,市公安局就得把Red(* hong *)馆给连底端了。你势力再大,公安局里的朋友再多,市委书记发话了,谁又敢帮你?你说你有时候精明得跟猴儿一样,有时候又笨得像猪,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二十年前的思想经营公司?你是不是脑子jin *shui *了啊?你忘了去年你的房产公司chu *的* na *档子事了吧?”
  彼端* na *男子沉默良久,语气闷闷的骂道:“马勒戈壁的,怎么又是李睿?!擦,今天光特么跟他过不去了!”
  甄洁大奇,道:“又是李睿?什么意思?你今天已经和他发生过chong *突了?”
  彼端* na *男子道:“倒不是我,是小飞,他和李睿发生chong *突了,他砸了李睿的车,差点没打李睿一顿,多亏没打,这仇才算没结上。我让小飞好好和李睿赔罪,给他修车,还要给他一百万赔偿金,打算是趁机和他交个朋友,可姓李的居然不要,MD,还不跟我吃饭,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要依着我以前的脾气,我早特么派人打他个半死了。”
  甄洁没好气的道:“你打,你打一个试试?李睿Behind(shen hou)站着的是市委书记,你敢碰他一根毫mao *,你绝对会死得很惨。heng(哼哈二将),你还真是狂得没边了,连市里第一人的身边人都不放在眼里,你以为你是谁?你别告诉我,你自以为是市里第一人,你顶多是市里第一black(hei )老大!可你这个black(hei )老大碰上人家White(颜色bai )老大,转眼就完蛋!”
  彼端男子叹道:“唉,baby(bao bei ),你怎么这么大huo *气啊?我也没说什么啊,我又没真派人去gan 他。”
  甄洁耐着* xing *子道:“我告诉你,对李睿这种人,只能拉拢结交,千万不能得罪。我今晚就试着和他结交了,不过这人有点个* xing *,不好美色,不贪美酒,对人忽hot(英文:hot,中文:re )忽冷……我暂时还*不到他的脉,只能慢慢*| lai |*了。”
  彼端男子问道:“他知道你是我韩shui *的女人吗?”
  甄洁骂道:“滚蛋!我缺心眼啊我,没事跟他说我的底细?这事很光彩吗?我告诉你,我永远不会让他知道这个秘密,除非……”
  彼端男子、也就是韩shui *,有些jin 张的问道:“除非什么?”
  甄洁嗤笑道:“除非某天我愿意告诉他了!”
  韩shui *不解问道:“你愿意告诉他?什么意思?”
  甄洁冷笑两声,并未回答,道:“我给你两天时间,只有两天,你给我清退Red(* hong *)馆旗↓所有单位所有不gan 好事的烂人,还我一个正经清White(颜色bai )的公司。你要是没动作,我也不跟你废话,马上走人!”说完这话,不等韩shui *说什么,直接挂掉。
  即便是朝韩shui *发了通脾气,但甄洁肚子里的huo *气还没完全发chu *去,又气咻咻的喘了会儿气,心情才慢慢平复↓*| lai |*。她坐到大班椅上,将今晚发生的这件恶心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脑海中忽然浮现chu *李睿* na *张真诚的脸孔,耳畔也响起他诚挚的话语声,“甄老板既然把我当朋友,* na *我也就把甄老板当朋友,从心里愿意为甄老板好”,脸上不自禁浮现chu *笑容,只是笑容里掺杂了三分的怀疑。
  “他* na *是说的场面话,还是真心话?如果是真心话,他和我认识不过一个小时,又凭什么为我好?可如果是因为想要和我结交而说的场面话,他又为什么没有刻意和我结交呢?这个李睿,还真有点意思!”
  李睿从Red(* hong *)馆chu **| lai |*,先站在路边,给谢杜仲打去电话,向他报个平安,同时邀他chu **| lai |*喝酒。谢杜仲shuang XX大XX快答应↓*| lai |*,叫上姐姐谢佩兰,赶往他所说的见面di 点。
  一刻钟后,李睿与谢佩兰姐di 见了面,di 点就是距家不远、西北方向上的一家清真烧烤店,之前李睿与徐达、丁莎莎在* na *里吃过饭的。* na *家烧烤店在外面人行便道上摆了大排档,在这初夏的夜晚,大排档上清shuang XX大XX的啤酒与pen( 口贲)香的烤串,xi 口及引了不知道多少食客到*| lai |*,场面huo *爆,人声熙攘,生意huo *得不行。
  三人坐了一张小桌,要了散啤flower (hua )生mao *豆烤串等大排档标配吃喝,等酒菜上桌后,便一边吃喝一边闲聊。
  李睿简略di 将刚才解决chong *突的过程和谢杜仲说了。
  谢佩兰听后蹙眉说道:“你们青阳这里怎么动不动就打打杀杀?不得不说,你们青阳的民风太过剽悍。”李睿苦笑道:“其实我们青阳民风还算淳朴仗义,坏人只是很小一部分,只不过咱们运气不好,最近碰上的全是坏人。”谢佩兰叹道:“是啊,上次我和杜仲寻药回*| lai |*,在路上好好开自己的车,竟然都能被坏人截↓……”
  谢杜仲猛di 一摆手,道:“姐,过去的事儿了还老说它gan 什么?咱们要不是被截↓,又怎么能跟李哥认识?咱们* na *是因祸得福。喝酒喝酒……”说着和李睿碰杯,两人各自gan 了半杯。
  谢佩兰笑着横他一眼,拿过一个mao *豆*| lai |*剥。
  谢杜仲放↓大扎杯,凑近了李睿,小声问道:“哥呀,刚才在盛景后院,我听* na *个女的说,* na *个秀秀被……曾经被……”李睿心头一跳,凝目kan他几眼,道:“老di ,你还想着秀秀呐?”谢杜仲低声道:“你跟我说说,她到底怎么了?”李睿苦叹道:“这事说起*| lai |*涉及秀秀的**,我不好对外人多讲,你知道有这么个事儿就行了。”
  谢佩兰好奇的kan着二人嘀咕,问道:“你们哥儿俩说什么悄悄话呢?”谢杜仲道:“没你事儿姐,你嗑你的mao *豆吧。”谢佩兰撇撇嘴,kan向李睿,问道:“到底说什么呢?”李睿陪笑道:“没说什么。”
  谢佩兰见二人都不说实话,嗤笑着摇摇头,不理二人了。
  谢杜仲又凑到李睿身边,低声道:“你就跟我说说呗,反正我也知道了。再说,我这不是故意打听她的**,只是想☆ɡao 扌高☆清楚她的情况。”
  李睿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便将宋秀秀被人强辱的旧事讲给了他听。
  谢杜仲听后又惊又气,道:“这么说是真的?”李睿默然点头。谢杜仲定了定神,道:“也就是说,秀秀本身是个好姑娘,只是不幸发生了意外?倒并不是她自己不检点,惹祸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