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你!”姚青青气结,“你不要得寸jin *尺……”
  “得寸jin *尺?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只不过提chu *了一个本该你履行的义务而已,不是么?di 牢* na *里年久失修,这节气寒露未过,↓个暴风雪冻死几个犯人是在平常不过的了,你说呢?”
  “你!……”
  “要不要放了他,你自己决定。话说快到晌午,我们一起用午膳如何?”
  姚青青kan了kan他,不甘心的咬了咬**,头也不回的走了。
  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一天↓*| lai |*姚青青都坐卧不宁,心情不佳把所有人都赶了chu *去。
  若救了何卓,自己就得委身于萧陌,虽说已经委身了吧,但他可以去给师父报信;若不救他,依现在的萧陌的* xing *子,杀了就杀了也绝对不会手ruan (车欠)。到底哪个对自己利益最大呢?姚青青托着腮帮子想着。
  小秋蹑手蹑脚的jin **| lai |*,kan了kan苦恼的姚青青,略一思量,开口道:“小姐要不要喝点宁神桂flower (hua )露啊?”
  “拿走拿走,没心情喝。”
  “小秋斗胆问一句,小姐可是在想着何侍卫的事情?”
  “……。嗯。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到底哪个为重呢……”
   “小秋虽愚昧,却也知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一句话,小姐不妨听一听小秋的思量。”
   “好,你说。”
   “小姐无论时候都需记得一句话,凡事以大局为重,而如今这个大局,就是顾好小姐你自己。为了一个侍卫,而牺牲小姐你,是太不值当了。萧陌知道小姐心di 良善,必不忍心,这才威胁与你,小姐万万不可中计。所幸现在殿↓也知道小姐处境,小姐只需要好好照顾自己,等着殿↓做↓一步打算即可。至于何大人…。他武艺精湛,是个顶天立di 的汉子,他若知道小姐为了救她而委屈自己,必会以死谢罪,小姐辛苦岂不White(颜色bai )费。”
   “对,你说的对。可若何卓不回去,师父又怎么部署。”
   “小姐忘了,还有淮安王一家呀。”
   “对。淮安王虽明着上是被ruan (车欠)禁,背di 里想必也不是吃素的,岂会没有自己的部署,小秋,你现在命人去淮安王府一趟,就说请淮安王妃一叙,让萧陌知道也无妨。”
   “是,小秋现在就去。”   天边一点black(hei )点,慢慢飞至窗台上,原是一只鸽子。泽郁shen 手解↓鸽* tui *上的竹管,取chu *布条打开,是一张血书:
   不慎被俘,恐以此胁迫小姐。小姐多遭陌欺凌,速速*| lai |*救。
   泽郁眉心jin 蹙,手掌jin jin 握着* na *张布条,jin 的都要破chu *血*| lai |*。
   “青青…。都怪师父思虑不周,才让你受了这多搬苦…。你等着,师父马上*| lai |*救你。”
   “*| lai |*人啊,去安王府拜会安王殿↓。”   “丫头,你这么做是对的,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先记的保全自己,不然,你师父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王妃说的我都记↓了。我有一事相求。”
   “阿束你说,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
   “我想让你们帮我联系师父,如今何卓被俘,连个联系的人都没有了。”
   “你师父毕竟是他国皇子,如今局势危机,不如往(曰)ri * na *么方便。恐怕不容易。但你别怕,你师父已经采取行动了。陈国最近在选储君,你师父的胜算颇大,到时候在*| lai |*求亲,你就可以chu *去了。”
   “可我已经…。”
   “你还未正式大婚,还未昭告天↓,说什么上了玉碟,也是可以再消除的。这点你放心,你要慢慢等。”
   “也只能这样了。”   时光荏苒,转眼三个月过去。姚青青虽‘因病’一次也未上过朝,但她也能嗅到空气中的不安分。萧陌每天都*| lai |*kan她,似乎又变回了以前昆山* na *个萧陌,风趣腹black(hei )却和善,不顾她的脸色和她一起用膳,开始还坐一会儿跟姚青青说说话,虽然大都是他自己在说,到后*| lai |*每次都被人喊走处理公事。名不正言不顺的统治终究是不长久。淮安王也‘应众臣请求’被放了chu **| lai |*,淮安王妃会时不时*| lai |*kankan她。而何卓,再也没了消息。姚青青不知道这是该* gao *兴还是难过愧疚。师父的书信依旧没有*| lai |*,对此,姚青青到相信,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宫人*| lai |*禀报陈国太子*| lai |*求亲的消息时姚青青正在修剪一支桃flower (hua ),听见消息只淡淡的回了一句‘我知道了’便没有了↓文。
   一旁的小秋kan了kan姚青青,问道:“不知这陈国太子是哪位皇子啊,风貌如何,可配得上我家公主。”
   “回姑娘,是陈国大皇子端王殿↓,听说生的真真是好,*** feng ***神俊朗的与咱们公主真是天造di 设的一对啊!”
   “你倒是个会说话的。去敬事房领赏吧。”
   “多谢公主赏赐!”
   * na *宫人一走,姚青青就一把跳起*| lai |*抱住小秋,“他*| lai |*娶我了真的*| lai |*娶我了!”
   “好啦好啦我的小姐,您…。* na *个叫什么*| lai |*着?哦,淡定点吧!”
   “可是,你说,萧陌会善罢甘休么。”
   “小姐这是被祸害怕了,兵*| lai |*将挡shui **| lai |*土掩,小姐别担心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