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姚青青哆哆嗦嗦的接过* na *封信,急急忙忙打开,果然是空White(颜色bai )一片,正当她↓床去打shui *的时候,门突然被人大力打开,二人具是一惊。
   “谁!”姚青青朝着门边的black(hei )影大喊一声,这个时间,又敢破门而入的,除了萧陌她不作他想。
   “……谁?呵呵呵呵……”* na *人低沉的笑了,“这句话,应该我*| lai |*问吧?青青。”
   “你快走!”姚青青连忙推了身边的何卓一把,却见他ruan (车欠)绵绵的倒↓去,“啊!你怎么了,何卓,你怎么了?!”
   “他当这皇宫是说*| lai |*就*| lai |*,说走就走的么。”萧陌悠闲的把灯点上,然后一点一点靠近像只小Rabbit(tu zi)般惊慌失措的姚青青,蹲↓*| lai |*轻轻** fu ***她的脸,“你也太不乖了,已经有夫婿了,怎么能夜半时分si 禾厶会别的男人呢?还接别的男人给的书信。”
   听他这么一说,姚青青赶jin 把信在手心里攥jin 了,但是这个动作实在是太笨了,萧陌立刻就抢了过*| lai |*,打开kan了一眼,轻蔑的笑了一声,随手一扬就扔jin *了huo *里。
   “不要!”姚青青大喊着要去夺,却被萧陌抱着,只能眼睁睁的kan着* na *封信在huo *里慢慢烧成灰烬。
   “你说,离凤要是知道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还会不会要你呢?”萧陌的声线在耳边响起,hot(英文:hot,中文:re )气熏在耳朵边,惹得姚青青一阵战栗。“他会的,师父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是个神志不清的‘病人’,姚青青立刻装的迷迷糊糊,“师父他会*| lai |*接我回去的,才不会不要我…。嘶!”↓巴被萧陌猛di & nie (一种手法)住,疼的她头皮发麻。
   “青青不要装了,连何卓这样无关jin 要的人你都认得,怎么会还神志不清呢……”
   见瞒不↓去了,姚青青索* xing *头一仰,大方承认,“怎么样,我好了你很难过?我会变成* na *个样子是拜谁所赐?萧陌,别以为我会原谅你你这个小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我没指望你原谅我。”萧陌的手指慢慢在她唇上摩挲着,“只要你在我身边,怎样都无所谓了。”
   “你做梦!师父会*| lai |*找我的!”
   “呵呵,找你,找你之后呢?你想过么?陈国的储君会娶一个已经不是处子的女人么?”
   “储,储君?”
   “你的师父正跟安王争夺皇位呢,你希望谁当上皇帝呢?你师父当上储君的话就注定娶不了你,安王当上储君的话定不会放过你师父,因为……他搅乱了安王的计划。”
   “计划?小White(颜色bai )有什么计划。”
   “叫的真亲hot(英文:hot,中文:re )啊,青青,你到底招惹了多少男人,你这个小sao (马蚤)狐狸。”
   “我没有,你快说!”
   “你知道你的寒毒是怎么*| lai |*的么?我告诉你,就是你* na *个小White(颜色bai )。”
   “幸White(颜色bai )?!怎,怎么会……”
   “他救过你又替你疗伤,自然知道你的body(* shen | ti *)如何,给你↓寒毒,只不过希望你师父会把你交给他解毒,有了肌肤之亲后自然就会把你许给他。可惜,你师父偏偏又跟秦桑达成了协议把你送去了姜国,他连见都见不到……原本逍遥自在的闲散王爷,突然工于心计起*| lai |*,你说,是为什么呢?”
   姚青青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了,幸White(颜色bai )喜欢她她是知道的,幸White(颜色bai )也救过她又通药理,给她↓寒毒也不是不可能……
   “你kankan,你身边又有* na *个男人对你没有企图的呢?你就是个天生的祸shui *。你祸害的人还不够么?为了不让你再继续害人,我把你收了不正好?”
   “呸!你做梦!”回过神的姚青青死命推了他一把,弄的萧陌一↓子坐在了di 上。为什么,为什么萧陌要告诉她这些,为什么……。* na *么善良的小White(颜色bai ),为什么会…。
   “* na *我们*| lai |*kankan,你的师父会不会*| lai |*找你。*| lai |*人啊!这个人半夜行刺公主,罪大恶极,送到di 牢去吧。”   
   “公主,公主你不能jin *去…。”
   “大胆!我堂堂公主相见谁还需要禀报么?!你给我让开!”
   “公主啊,皇夫殿↓有交代了不能随便jin **| lai |*的啊,您,您体谅体谅小的吧。”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本宫凭什么要体谅你,死开!”虽然这么说姚青青很不情愿,宫人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但是不拿chu *点气势*| lai |*人人都以为她好欺负呢。
   “公主啊您真的不能jin *去啊!”
   姚青青再也没了耐* xing *,kan了雀儿一眼,雀儿当即领会,虎躯一震直接把* na *人踢到一边去了。
   kan吧,chu **| lai |*混不带个打手还真不行。
   “呼延陌!你给我chu **| lai |*!”
   “什么风把我亲爱的妻子chui 口欠*| lai |*了。”萧陌慢慢从内室走chu **| lai |*,穿着月White(颜色bai )龙纹的锦衣,华贵异常。
   “你到底把何卓关到哪里去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没想怎么样啊,* na *人行刺公主,我没立即处死他已经够好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
   “* na *么你想怎么样呢,我的公主。”
   “你放了他吧,他根本什么都没有做。”
   “他替别的男人*| lai |*【gou && yin】我的妻子,还要我放了他?不过也不是不可以。”
   “要怎样?”
   “我们是夫妻,夫妻本该同榻而眠,你说是不是呢?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