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正当两人纠缠的时候,突然跑过*| lai |*一个小厮,附在贺兰桑耳边喃喃了几句,贺兰桑不由得奇怪,“这么晚了为何会召公主jin *宫?”
   “这小的就不知道了,兴许今儿个是除夕,国主殿↓思念公主也说不定呢。”
   “……。”
   “小王爷您kan怎么办?宫里的人马在外面等着呢。”
   贺兰桑kan了kan姚青青,又kan了kan天色,沉* yin *道:“也好,就让我送公主一程。”
   姚青青这厢还晕晕乎乎的,被已经折回*| lai |*的小秋搀扶着上了马车,晃晃悠悠的回宫去了。
   贺兰桑qi (马奇)着马跟在马车一旁,不禁心里奇怪,可kankan护卫和马车都是皇家规格,也并未再多说。待到了宫门口,贺兰桑再想跟上却被护卫拦↓,贺兰桑不满皱眉:“你们这是做什么,我可自由jin *入宫中可是人人皆知的,你们胆敢拦我意yu (谷欠)何为?!”
   “属↓只是奉命行事,还请小王爷宽宥。”
   “奉命?你奉的是谁的命?”
   “恕属↓不可告知。”
   “你!”贺兰桑一气之↓拔chu *随身配剑指向* na *人,寒光一凛,照chu ** na *人样貌,贺兰桑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掀起千重lang。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人是骠qi (马奇)营管带的副手,骠qi (马奇)营专管皇家安危,而此人,却是萧陌的人。摄政王准备要变天了么?!
   * na *人料想贺兰桑已然猜chu *了他的身份,便站直了body(* shen | ti *)连礼也为行,“属↓还是劝小王爷多kan天色,毕竟,天有不测风云,这光景,变天是很快的。”
   贺兰桑扫视了一眼周围,发现护卫们都将手按在了刀柄上,分明是要动武的架势。萧陌这是要*宫,想着他应该不会对姚青青怎么样,自己又没有把握带着姚青青body(* quan | shen *)而退,还是先回府禀告父王快做打算。
   姚青青再醒过*| lai |*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皇宫,窗外的阳光照she jin **| lai |*,kan着时辰应该不早,但内殿却静悄悄的没一个人影。小秋呢?雀儿呢?翠微宫的其他人呢?姚青青光脚跳↓床*| lai |*披散着头发走到外殿,依旧是没有人,姚青青仔细回想了昨晚的事,只记得自己喝多了刀子酒后劲上*| lai |*了回去休息,之后…。好像在flower (hua )园里逛了逛…。再然后,哎呀记不得了。
   姚青青在果盘里拿了个苹果坐在大殿外的台阶上开始ken *,开始分析现在的情况。
   自己突然从淮安王府到了皇宫,而且自己宫里一个人都没有,照理说自己这刚回宫的公主圣宠正隆,没理由会被这样对待。
   这分明就是封宫了。
   封宫……。* na *就只有一个可能,有人要变天。
   现在最大嫌疑的就是摄政王和淮安王,一个是内臣一个是外戚,自古以*| lai |*为君者需要防范的对象。
   正想着,院子的门突然被打开了,chu *现了一个人影,姚青青有些近视,kan的不太清楚。
   门在* na *人Behind(shen hou)关上,* na *人kan了姚青青一会儿,突然上前一把把姚青青捞在怀里打横抱起,“di 上这么凉,怎么光着脚chu **| lai |*了。”
   “萧,萧陌?”
   “嘘,说了不能叫萧陌,小笨蛋,怎么记不清呢。”
   说着径直走jin *姚青青的寝宫,把她放到chuang shang ,抓住她的脚揣在怀里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着。不顾及姚青青震惊的表情,问道:“饿不饿?”
   “你,你能不能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怎么我突然回到了宫里?还有,封宫是怎么回事?”
   “呀,青青还知道封宫这一说。”
   “别打岔,赶jin 说啊。”
   “国主病危,怕有心人*宫。”
   “什么?父皇病危?!什么时候!”
   “青青还真容易动感情,国主* na *样子你也kan到过,已是油尽灯枯的时候了。国主病危我早已跟你说过了吧,怎么还如此激动呢。要知道,”萧陌轻轻附在姚青青耳侧小声说道,“你并不是他的女儿呵……。”
   “我,我只是……”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我的小青青,果然是太天真。”
   “我,我能不能去kankan他…。”
   虽然两人相遇时间不久,但皇帝老爹对自己真心是很好,完全当成女儿*| lai |*对待的。这样一个人突然就病危了,姚青青不觉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眼眶。
   “……。”
   “萧陌,啊,阿陌阿陌我求求你了,让我去见见他吧。”
   “……。”
   “阿陌。”姚青青几乎整个人贴在萧陌身上了,萧陌依然是不为所动。
   “好,吧。正好,我们跟国主再提一↓我们大婚的事。”
   “你,你说什么,大,大婚?!”
   “对,大婚。”萧陌笑的云淡风轻。   “阿,阿束……”
   “是,父皇,我在。”姚青青连忙握住* na *双苍White(颜色bai )的手,chuang shang 的人并不因为病痛而显得难kan,相反还是* na *般俊朗,只不过有些过度的苍White(颜色bai ),苍White(颜色bai )到似乎随时会羽化归去。
   “我的小阿束,你,你当年chu *宫的时候,才,才* na *么小…。”
   “咳咳,都怪,父皇不好,没有保护好你跟你母妃……”
   “没有,没有,父皇很好的,我不怪父皇,母妃也不怪的…。”姚青青哭的泣不成声。
   “父皇,能,能在有生之年再见你一次,已是很幸福了…。父皇我,就快去见你母妃了…。”
   “父皇说的什么傻话,怎么会,呜呜,怎么……”皇帝老爹也知道自己不久人世了吧。
   就在两人都是悲伤di 不能自已之时,萧陌突然跪倒在国主面前,轻轻的非常有礼的说道:“国主大人,我跟怀朔公主两情相悦已久,请国主成全。”
   国主没料想到萧陌会突然*| lai |*此一招,有些诧异的望着姚青青,似乎在等着姚青青给答案。
   姚青青心里也是一惊,没想到他会真的说chu **| lai |*,kan着已是最后光景的国主,姚青青心里五味陈杂。若是跟皇帝老爹说不愿意,现在的他也根本做不了什么,也只能kan着自己的女儿被迫,* na *样只会加重他的负罪感与不甘。与其如此,不如先答应,让皇帝老爹安心的走。
   “父皇,是真的,我们两情相悦已久,女儿会幸福的。”
   闻言国主脸上露chu *很欣慰却又有些别扭的表情,就像是装chu **| lai |*的* na *样,说,“好的,我的阿束,能幸福就好。孩子,一定要幸福啊,跟着自己的心走,不要考虑别人。”
   这好像话中有话,姚青青怔怔的点头,原*| lai |*国主老爹能kanchu **| lai |*自己不愿但怕他担心的伪装,一时间心里更加难受。
   “如此甚好,国主放心,臣一定会对怀朔公主关怀备至疼爱有加。国主休息,我们不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