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莫不是弄错了,泽姓,是陈国国姓不是么?”
   “对啊,我师父他,竟是陈国陛↓的大皇子,我……”姚青青突然一把捂住嘴巴,自己就这么冒冒失失的把自己跟陈国皇子的渊源说了chu **| lai |*,纵然淮安王妃跟自己是同门,但毕竟现在是姜国人,即使王妃不说chu *去,被有心人听到了绝对又是拿*| lai |*做文章的好借口。姚青青啊姚青青,你怎么这么不操心呢!
   些许是kanchu *了姚青青的不安,淮安王妃正了正神色,慢慢拉↓姚青青的手,轻声说道:“这些话可记得以后不要再说,即使你如今贵为公主,可毕竟长在陈国,被有心人听到了,你的(曰)ri 子就不好过了。”说完眉眼间显chu *一丝痛色。
   “我记得了。王妃…。也遇到过这些麻烦?”
   “唔,我们经历颇有些相似。是啊,我*| lai |*姜国的时候虽说王爷还没有正妃,但侍妾侧妃已是娶了好几位了。不怕你笑话我,王爷原*| lai |*并没有告诉我他已纳妾了,我刚知道的时候说什么都不肯留,哪怕怀着桑儿也要走。哈,可能你不是很理解。后*| lai |*拗不过王爷就一直住在别院里,虽说王爷疼我,但架不住有心人的招式,也曾遇到过这些麻烦…。不过我当初没这么好运,受了不少苦…。王爷这才↓决心封我正妃之位,打发* na *些侍妾侧妃走了。”
   “我怎会不理解,哪个女子不希望丈夫只有自己一个的。若是我的夫君,要么只我一个,要么就没我。倒是王妃,为了王爷,受苦了。”
   “嗨,索* xing *都过去了。你是个好孩子,我一见你就觉得亲,你要知道我可不是贪图你的公主位* gao *诚心巴结,实属我们师chu *同门* xing *情又相似。长居宫中不易,你要谨言慎行。你在宫中若不痛快就chu *宫找我玩,在宫中有些事需忍,chu *了宫你就最大,可再也不用了。嗨,这些堵心窝子的话我们不说了。你的病虽说快好了,但万一落↓病根子可麻烦大了。多注意body(* shen | ti *)啊。”
   “嗯,多谢王妃关顾。”
   二人又回到屋里一起用了晚膳,说了一会子话王妃才哈欠连连的起身告辞。王妃临走的时候犹豫了一↓,但还是问chu *了口,“你师父他,既然是皇子,又为何会到昆山去?”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好像与我一样,是为了chu *宫避难吧。师父的母妃好像在他一chu *生就去世了,是个没家世的可怜女子。虽说母妃早逝,但陛↓疼惜师父,久之难免招致祸患,连带着师父也受委屈了。”
   “哦…。竟是如此么…。”
   “王妃,怎么了?”
   “哦,无事,想*| lai |*你师父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天晚了,你早些睡吧。”
   “哎,王妃慢走。”
   刚才,王妃似乎是抹了一↓眼角么?总感觉王妃和师父有些渊源,长得又这般像…。可惜姚青青不怎么知道师父的身世,不然也不会如此迷茫了。
   (曰)ri 子渐渐过去,转眼就到新年。姚青青因为养病的缘故,依然暂居淮安王府。每(曰)ri 与淮安王妃相处着,也不觉得(曰)ri 子烦闷,两人更是好的跟姐妹似的。贺兰桑也有空就过*| lai |*坐坐,只是奇怪的总盯着姚青青kan,碰上姚青青探究的眼神就不自然的扭过头去,而且似乎总爱盯着姚青青的**,有时王妃叫他都听不见。期间见过淮安王几次,是个气质chu *群的男子,眉眼俊朗,与国主老爹不同的是身上更多的是男子的*ying *气,也许是武将chu *身的缘故,与* rou ** rou *弱弱的王妃站在一起真是般配的不能行,kan的姚青青也想结婚了。
   跟师父结婚,然后生一双如意儿女…。呸呸呸我才二十岁啊!想什么呢这是!姚青青懊恼的想着。
   “哎,这个窗flower (hua )什么的我实在是不在行,我kan还是算了。”姚青青和淮安王妃一大早的就开始尝试剪窗flower (hua ),但二人都手笨的不能行。
   “哪能这么快放弃。在陈国的时候普通女子会的绣flower (hua )啊什么的我都不会,在姜国要是连这个都不,* na *我身为一个女子岂不是太失败了。阿束,赶jin 的,再*| lai |*。”
   “哎呀……不*| lai |*了不*| lai |*了。”
   “你这小丫头,忒没定* xing *了。小心(曰)ri 后嫁不chu *去。”
   “哎……”姚青青怔怔的望着窗外,今晚是除夕,也不知道师父是否寂寞…。
   过*| lai |*人的王妃一kan姚青青这个样子就知道了,找个借口打发了↓人,便贼兮兮的问道:“阿束在想什么呢?”
   “也不知道师父他会怎么过除夕,王府* na *么大,但是能跟他说话的也没几个……我不在他身边,也不知道他寂寞不寂寞,孤单不孤单……”
   闻言王妃略一思量,突然明White(颜色bai )了什么,面上神情不定,小心翼翼的说:“丫头,你,莫不是,欢喜你师父?”
   姚青青突然一扭头,脸上是秘密被发现了的尴尬,继而大大方方的说:“不怕王妃骂我有悖伦常,我跟师父…。确实两情相悦。”
   王妃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又很是慈爱的kan着姚青青,拉过她的手拍了拍,“世间的感情又有谁说的准呢。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爱情的权利,我又不是* na *等迂腐不堪的人,怎会笑你。只是你们的路注定不好走啊。”
   本就疼爱姚青青的梦悠,现↓又得知姚青青是自己的儿媳,对她更加喜爱。已经对不住* na *个儿子了,对这个儿媳好点,似乎能弥补一些她心中的愧疚。只是…。桑儿也喜欢青青她是kan的chu **| lai |*的,桑儿从小langdang 惯了,不知是像谁,若有个能让他定心的女子也是再好不过了的。哎……还是让青青自己决定吧。
   到了晚上,王府都点上了小儿臂粗的大Red(* hong *)蜡烛,zhao上大Red(* hong *)灯笼,显得喜气洋洋的。王府中请了戏班子*| lai |*唱戏,喜欢听国粹的姚青青一听就听chu **| lai |*这是京剧唱腔,不同于陈国的南派有点像越剧的温婉,姜国的这种‘呈戏’显得更大气。
   王府中并无其他妃子,只淮安王,王妃,贺兰桑和其他的庶chu *儿子。平时因为身份难道一见姚青青这位公主的其他王子们乍一见姚青青都目不转睛的盯着kan,弄得姚青青非常不好意思。最后还是贺兰桑怒目一瞪制止了各种注视。
   吃了饵面喝了刀子酒,姚青青有些微醺,便起身要回去歇息。贺兰桑起身去送她。
   小秋先回去给姚青青准备醒酒汤,贺兰桑掺着姚青青慢慢的绕过flower (hua )园醒醒酒。
   夜风难得没有凛冽的*人,掺杂着梅flower (hua )香,虽说不是yuan *月之夜,此风此景倒也不错。
   “你慢点。”
   脚↓一个趔趄,姚青青险些跌倒,幸好有贺兰桑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她。
   “无,无妨。”姚青青磕磕巴巴的说。
   两人的脸挨得极近,姚青青被酒熏Red(* hong *)的小脸和**就近在眼前,佳人就在耳边呵气如兰。贺兰桑咽了口口shui *,小声说:“青儿,你,你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
   “你啊,”姚青青大眼一眯,竟chu *奇的mei (鬼末)惑,就像是只偷了腥的小狐狸,“大尾巴狼一个。”
   “你就是大尾巴狼…。强人家的初吻,胳膊* tui *啊的什么的不知道被你kan过多少次了,不娶我也得娶我了…。”姚青青突然一指头戳在贺兰桑额头上,“听见了没有啊…。师父……”
   贺兰桑终于忍不住,& nie (一种手法)住姚青青的↓巴,怒声说道,“你kan清了,我不是你的师父,我是贺兰桑!你kan清楚!断了你跟他的联系这么久你竟还想着他!”
   是的,没错。泽郁其实每十天就会写信*| lai |*,但都被他给扣↓*| lai |*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做chu *了这个决定,等他意识过*| lai |*的时候已经彻底不想履行跟泽郁的约定了,他不怕做背信弃义的小人,是泽郁自己太笨。也许,泽郁本身也没有多么喜欢青青,刚好借这个机会另娶新人……
  正当两人纠缠的时候,突然跑*| lai |*一个↓人,附在贺兰桑耳边喃喃了几句,贺兰桑不由奇怪,“这么晚了怎会召公主jin *宫
  ------题外话------
  评论啊》…。赐一点给我好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