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姚青青站在了长安宫的殿前等待自己* na *位传说中的“父亲”的传召。甫一jin *宫,自己就被宫中的女官tuo *得gan gan 净净扔在了浴池里,帮自己洗澡的宫女的劲儿大的惊人,好像嫌弃自己身上不gan 净似的,当然姚青青没有忽略* na *宫女kan见自己tuo *↓*| lai |*的龙纹小衣* na *一霎* na *的惊讶与随之而*| lai |*的敬畏,* na *就没有瞧不起人的可能* xing *了。可是还这么大力是为何啊……。
  换上了公主品阶的五彩宫衣,带着一头环佩叮当的头饰,姚青青倒也被衬得贵气*人,丝毫不像‘山野里*| lai |*的丫头’。姜国的女子不像陈国女子* na *般梳* gao *髻,而是只用一根大号的簪子束起上半部分的头发,长长的流苏垂在一侧,因为是公主,姚青青这根主簪是纯金饰玉的,外加点翠四色宝石,华美异常;另一边用些小钗环固定加装饰,也都是带流苏。***的头发编成一股大辫子掺着五彩金线,最后发梢用璎珞系住,也有编成几十个小辫子的,但为了显得庄重沉稳,姚青青还是放弃了* na *种千辫发式。
   姜国的宫殿类似于明朝宫殿的样式,与陈国不同的是姜国尚White(颜色bai )忌black(hei ),所以di 面也都是white(* bai se *)大理石。真是辛苦了扫di 的宫女。
   早先把自己扔jin *池子里的女官低眉顺目的chu **| lai |*,chong *姚青青一曲膝,“公主随奴婢jin **| lai |*吧。”便领着姚青青往殿里去。
   姚青青战战兢兢的拎着裙角跨过* gao ** gao *的门槛,便*| lai |*到一间华美大气又充满厚重气息的内殿,像是国主寝宫的样子,熏着浓浓的龙涎香,但也掩盖不住* na *股子药味。
   莫非姜国国主真如传言中一样病入膏肓?
   正在姚青青愣神的时候,* na *位女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chu *去了,留她自己站在殿中央。一时间殿里也没了响动,姚青青jin 张的jin jin 攥着衣角。
   “咳咳……阿束,你过*| lai |*。”突然听见幔帐里传chu *一声沙哑的男声,姚青青马上抬头,咬了咬**,将手交叠放在身前,小步走了过去。
   一掀开幔帐,就kan见一个长相儒雅的中年男子靠在躺椅上,本*| lai |*淡定无波的眼睛在kan到自己* na *一霎* na *突然惊奇的睁大了,随后一双有些苍老的凤眸慈爱的kan着自己,不难kanchu *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少见的美男子。
   “父…。父皇…。啊,儿臣参见父皇…。”想起女官教的,姚青青赶jin 跪↓行礼。
   “咳咳…。*| lai |*,到父皇身边*| lai |*。”说着中年男子笑着拍了拍身侧的ruan (车欠)椅。
   “本*| lai |*朕还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朕当年的小公主,如今kan*| lai |*,定是你,”说着慈爱的牵起姚青青的手,“你不知道,你与你母妃长得八分像,就这个鼻子,长得像朕。”姚青青抬眼kan去,两人的鼻子还真是一模一样,只不过姚青青的更具有女* xing *的* rou *美。
   真的假的?!姚青青有些惊异。
   “我的好孩子,你在宫外受苦了。”说完,中年男子的眼眶竟有些(水显 shi 水闰 run )。也难怪,自己就这一个孩子,还因为朝廷内乱被送chu *宫去结果横chu *变故流落民间。kan他提起姚青青* na *位“母妃”的样子,想必也是十分恩爱的,只可惜* na *位苦命妃子Red(* hong *)颜命薄,早已一缕香魂归故里了。
   “父皇,儿臣不苦。能见到父皇,已是儿臣此生最大的荣幸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讨好这位国主,以后也好混(曰)ri 子,也好跟他开口把自己许给师父啊。
   闻言国主连连点头,“好孩子,好孩子。”
   接↓*| lai |*国主又问了姚青青很多有关自己成长经历的话题,幸好有萧陌提前准备的资料,姚青青又结合自己货真价实的民间女子的经历,倒也答得滴shui *不漏,期间不难kanchu *这位国主的精力已经不行了,但还是听的很认真,弄得姚青青心里一阵悲哀,这个男人明明都已经很累了,却还这么认真的听她讲话,这真的是chu *自于对女儿的疼爱,可惜,自己跟他说的都是事先编好的谎言。
   最后,姚青青实在kan不↓去了,起身告退,国主才不舍的让她回去了。
   姚青青站在大殿门口,回身望了一眼,想起走的时候Behind(shen hou)剧烈的咳嗽声,闭上眼睛,深深叹了口气。
   ↓午圣旨就到了,比萧陌预想的要早了好几天。国主昭告天↓,多年前chu *宫的长公主闻人绿束回宫,赐号怀朔,居翠微宫,入皇家玉碟。
   这个国主对自己这个冒牌女儿还真是疼爱,一切都是按照最* gao *品级*| lai |*的,光贴身ci hou的宫女就有八人,chu *行随行的宫人更是多达二十人。胭脂首饰也好,宫装寝服也好,打发时间的玩意儿也好都是数不胜数,说*| lai |*也不奇怪,宫中就这么一位公主,自然什么都是她的。其实绿束之↓也有皇子公主chu *生,只不过国主的妃嫔少,生↓的孩子少,因为什么不知名但是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的原因都早夭了,只留↓一个早早chu *宫的“绿束”。
   过了没几天,就听见说淮安小王爷*| lai |*访。雀儿跌跌撞撞跑jin **| lai |*通报的时候姚青青还当是谁,结果kan见* na *一身紫衣姚青青就明White(颜色bai )了。嗔怪的kan了雀儿一眼,便chu *去迎接了。雀儿是* na *天快把她皮cuo↓*| lai |*的宫女,平时冒冒失失的却待她也真心,姚青青很是喜爱。
   “我还当是谁,原*| lai |*是淮安小王爷*| lai |*访,有失远迎真是失礼啊。”
   待* na *人一扭头,姚青青手里拿着的玉骨扇pa 口拍的摔在di 上,惊讶的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