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当天晚上,介于身边睡了个不安分因子,姚青青一直没能好好睡。明明很困,可一闭上眼全是师父的大婚,自己的公主身份,身上的寒毒,是不是要害自己的萧陌,对自己态度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秦桑,直到天亮也没jin *入梦乡。想着White(颜色bai )天能在马车里补觉,姚青青便也不急了,任脑子里天南海北的乱想。
  “怎么,害怕我会对你做什么,连觉也不敢睡了?”离自己身侧一丈远的床榻上传*| lai |*淡淡的带着一丝嘲讽意味的男声。
  不得不承认有这方面的因素。但秦桑也只是嘴上叼了点,并没有做什么,床铺铺的也很远。“没有啦,只是脑子里在想事情而已。”
  “哦?你这小丫头还会心里有事?”
  “什么小丫头,人家不是小孩子了好么?”
  “也是,你这般年纪在姜国已经是孩子的娘了。的确不是小孩子。”
  “……。!”孩子娘?!真是惊悚!毫不羞愧的顶着十六岁flower (hua )季少女的名号实际上已经二十岁了的姚青青闻言吃了一惊。
  “怎么,很吃惊?陈国十五岁及笄,你这个年龄也正当嫁人了。哈,不知道国主会不会把你↓嫁给哪个臣子?”
  “才不会,我要嫁给师父。”
  “……。嗯,你要嫁给你师父的……”
   听着* na *边声音渐渐低沉↓去,姚青青意味他睡着了,便也不再说话。
   第二天启程,一晚上没睡的姚青青闭上眼就倒↓了。
   迷迷糊糊的醒了吃了几口点心就又睡了。一觉到(曰)ri 落西头,kan着天边血染Red(* hong *)霞,姚青青有些发蒙的晃了晃脑袋,完了,今晚又睡不成了。
   掀开窗帘,毫不意外的kan到某人俊美的侧脸。见到自己探chu *头*| lai |*,* na *人朝自己微微一笑,“这会儿才起*| lai |*,晚上定有睡不着了。”
   “我方才也为这个发愁*| lai |*着,你怎的也不*| lai |*喊我。”
   “这几(曰)ri 颇不太平,你能安安稳稳的呆在车里是最好不过了。”
   “怎么了?萧陌,今天派人*| lai |*了?”
   “是一直都跟着,kan*| lai |*,我得增加护卫才行。”秦桑苦笑一声,“你不必担心这些,多仔细body(* shen | ti *)便是,我可不想拉回去一个半死不活的公主。”
   “啐!刚正经一会儿,又不正经了。”
   “好了不逗你便是。怎么,饿不饿?马上到客栈。”
   “哎?今天不住驿站了?”
   “不住了。我们jin *城。人多萧陌也不好动手。哎,可惜的就是没办法再跟你‘**共枕’了。”
   闻言姚青青脸颊蓦di 飞起一抹Red(* hong *)霞,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便又回到车里。“好没正经的!”
   只听见秦桑shuang XX大XX朗的大笑声。
   一直以*| lai |*住的都是驿馆,姚青青好久都没hot(英文:hot,中文:re )hot(英文:hot,中文:re )乎乎的吃一顿饭洗一回澡了。这家客栈并不是十分华丽,虽布置朴素却古色古香典雅大方,想不到北国之境还有南方的这种温婉气质,姚青青很是中意。
   吃完了饭,姚青青决定要泡澡,这厢才tuo *了衣裳,秦桑就在外面敲门。姚青青气恼的胡乱套了衣服,没好气的开门,吼道,“gan 嘛!”
   “你可是想泡澡?”
   姚青青还奇怪他怎么知道的,眼一瞟就瞟见了一脸不忿的小秋。想*| lai |*是小秋给自己烧shui *去了碰见秦桑,被问才说的。
   “是啊。怎么?”
   “你身上不shuang XX大XX利,在这里泡恐怕会着凉引发寒毒。我倒有个好去处。”
   “哪里?”
   “你跟我*| lai |*。”
   秦桑不由分说给姚青青套上了一件侍女的大衣,裹住头。拉起她就走。留↓在后面急的跳脚的小秋。
   “你就在这里扮你家小姐!”
   原*| lai |*这(jia huo )是想调虎离山啊。
   被秦桑抱着七拐八拐飞了一会儿,感觉脚踏实di 后。姚青青悄悄掀开斗peng一角,见一片灌木丛。姚青青疑惑的kan了一眼满脸笑容的秦桑,轻轻拨开灌木丛——
   只见一片宽阔的湖面映入眼帘,是夜晚也能kan见shui *底石子搬的清澈,shui *面氤氲的飘着hot(英文:hot,中文:re )气,微微袅袅好似人间仙境,稍稍能闻到硫磺的味道。
   这会儿已经有些飘雪,但不是很大。配上这澄澈的温泉,简直美极了。姚青青眼前一亮,呆呆的忘了反应。
   “怎样,很不错吧。这湖泊乃是疗伤圣di ,对你的body(* shen | ti *)大有裨益。”
   “真是,真是……太好了。”
   “呵呵,”秦桑很是* gao *兴,chong *她眨眨好kan的眼睛,“你是说湖呢,还是说人?”
   姚青青本想翻个White(颜色bai )眼反驳他,但人家带自己*| lai |*这么好的di 方,再鞭挞他太无情了些。“都好。”
   秦桑又笑了,“好了,快去洗吧,我在这给你把风,有事叫我。这是洗头的荑子和布巾。”
   不想这人这么细心,姚青青感激的kan了他一眼,就接过东西jin *了灌木丛。
   姚青青激动di 把衣服一扯,安放在shui *边,就颤颤巍巍的↓了shui *,因为天气寒冷,甫一↓shui *,冷hot(英文:hot,中文:re )交替,body(* quan | shen *)都起了小米粒。慢慢把身子泡在shui *里,一阵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袭*| lai |*,舒服的她都想哭了。
   这厢秦桑见她jin *去,Red(* hong *)唇勾起一个痞痞的笑容,一个飞身就坐在了一棵树上,将‘美色’尽收眼底。
   虽然是夜晚,再加上氤氲的shui *汽,不大能kan清,但还能kan见姚青青皎若明月的身姿ruo * yin * ruo * xian ,美的好似嫦娥离月宫。秦桑好整以暇的支着头,心想,这离凤还真是好福气。
   这边正kan着,突然听见一个冰冷的人声,“怎么,好kan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