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青青你开开门,让师傅kankan你。”
     “* na *是泽彦乱说的,我怎么可能娶别人,青青,药很苦的,以前没有师傅在身边你都不肯喝,你开开门,师父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桂flower (hua )糖。”
     “青青,就当我求求你、、、我真的好想你、、、、”
     一连几天,姚青青都不让泽郁jin *门,虽然她知道* na *扇薄薄的门根本拦不住泽郁,但泽郁没有直接闯jin **| lai |*,还是让她欣慰了不少,这说明他至少还尊重她。* na *个眼神冰冷,不带一丝感情,说着‘不准忤逆我’的泽郁,真的让她很害怕,也很陌生。
     “小姐,你这是何苦呢,你这么晾着王爷也不是办法啊,外面数九寒天的,王爷再有个好歹*| lai |*,你难道不心疼么?”小秋kan着喝完药苦着脸蜷缩在棉被里的姚青青,小脸露chu *些不忍的神色*| lai |*,帮她掖了掖棉被,“小姐,让王爷jin **| lai |*吧,王爷陪着你,你也能好过些不是。”
     “咳咳,冻死谁,也不会冻死他的。”姚青青闭着眼睛转过身装作不关心的样子。heng(哼哈二将),内功* na *么深厚的人,tuo *光了丢在雪di 里也没事。
     “给我回*| lai |*。你要是给他开了,就别再给我当丫头了。”成功制止住某个想叛变的小秋。
     是夜,姚青青在chuang shang 辗转反侧。这个臭师父,过了这么多天了,不让他*| lai |*,还真的不*| lai |*啊。若是以前在昆山,绝对半夜里偷偷从窗子爬jin **| lai |*````哎,以前,不说也罢。
     直觉告诉姚青青床前有人,姚青青心内一阵小小的喜悦,刚坐起身,想了想又撇撇嘴躺↓,转身向里装睡。
     长长厚厚的幔帐被人掀开,姚青青装作才发现猛di 扭头,“你还好意思过*| lai |*```咳咳,怎么是你?!”
     *| lai |*人勾起Red(* hong *)唇,宝石样的眼眸熠熠生辉,一liao 袍子越上了床,一阵麝香味袭*| lai |*,“*| lai |*kankan我的小公主过的好不好啊!”
     姚青青一指头戳在秦桑的额头上,阻止了某人*近的脸,斜睨道,“别靠* na *么近,我跟你很熟么?”
     “公主这么说真是伤我的心,”秦桑可怜的撇撇嘴,这模样像极了离凤,kan得姚青青一阵恍惚。“你这么一眨不眨的kan着我,还说跟我不熟,嗯?”
     一样的表情,一样的语气,若不是姚青青清楚的明White(颜色bai )* na *个人在府中歇息着,一定会分不清。
     “才,才没有,我才没有kan你。我只是眼睛不适应black(hei )暗罢了。”
     “哈哈,嘴*ying *的小丫头,真是可爱。”说着shen 手在姚青青脸上& nie (一种手法)了& nie (一种手法)。
     “喂!”明明是很放肆的动作,姚青青却厌恶不起*| lai |*,或许,是太像师父了吧。
     “话说回*| lai |*,我们的赌约没忘记吧公主?”
     “当然,当然没忘记。还有,”姚青青皱皱鼻子,“别叫我公主。”
     “* na *我叫什么。”
     “叫什么都行,就是别叫我公主。”
     “* na *好。青儿,你kan*| lai |*过的不是很好嘛。”
     姚青青忍住恶寒,“谁让你叫青儿的?!我跟你很熟么?谁说我过的不好了?”
     “是你说叫什么都可以的啊,难不成还赖皮?”说着搭上姚青青的手腕,“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应该是中了针对你调配成的寒毒,即使盛夏也会如落冰窟,更别说冬天了。你现在能这样全凭着珍贵药材供着,但也只是延缓,并不能根除。怎样,我说的有错么?离凤是怎么照顾你的,居然让你落到这个di 步。”
     “泽郁都快大婚了,怎么会有精力*| lai |*管我。”
     “我怎么闻见一股子酸味啊,”秦桑嘻嘻一笑,“你叫他泽郁,kan*| lai |*是在意他的身份啊。我说什么*| lai |*着,在这里还不如跟我回姜国。”
     姚青青打量着他半晌,正要说话,就听见吱呀的一声门响。
     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姚青青突然有种将要被捉奸在床的感觉,正寻思着要不要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血一回(作者:你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血的还少么==)把秦桑藏在被子里,一扭头* na *厮已然不见了,原*| lai |*单脚勾挂在了床幔支架上。
     厉害!姚青青自愧不如。
     *| lai |*人在床前站定,似乎在犹豫什么,姚青青已经能确定这不是小秋了。
     终于。“青青,你,你睡了么?”
     要是刚才姚青青一定会没好气的说‘睡了’,等着师父*| lai |*道歉什么的,现在她只想师父赶jin 走啊!以泽郁的武功修为发现秦桑是迟早的事好么!
     姚青青jin 张的呼xi 口及着,抬头kankan头顶笑得一脸促狭的秦桑,用嘴型示意他,小心我把你供chu **| lai |*。如愿kan到他吃瘪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没动静了,姚青青洋洋得意,果然还是不chu *声的好吧。
     “青青,我知道你没睡。”
     嗯,我是没睡,你赶jin 走吧。
     “青青,不管你是不是听着,我只想跟你说,我真的很爱你。不管何时,何di ,我的心里,从*| lai |*就只你一个。或许我的身份变了我的* xing *情变了,但我对我的青青,是从*| lai |*不会变得。我不会娶其他的女人,这都是父君的想法,我并没有答应。这段让你受这么多委屈是我不好,让你中了寒毒也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是我的罪过,我不应该为了朝政而冷落你。你生气,也是应该的,我不会有半句怨言。我这几天想了很多,虽然世上只有一个泽郁,但是,我永远是你的离凤。永远都是。”
     “我爱你,青青。”
     说完泽郁就轻轻di 走了,虽然他没有轻轻的*| lai |*。言及此,姚青青心中纵使有再大的怨气,这会儿也烟消云散了。
     这个笨蛋。姚青青撇撇嘴笑了,shen 手抹了抹眼角的泪。
     “还真是感人。”刷的一↓秦桑从床顶落↓*| lai |*,侧躺在姚青青身边,一手支着头,一手玩着姚青青的衣角。
     “去你的,别在这跟老娘套近乎。你kan见了吧,我过的很好,师父他很爱我,你可以走人了。”
     “说几句甜言蜜语就把你打动了?女人啊,怎么都是用耳朵*| lai |*与男子相好的?”
     姚青青承认自己被甜言蜜语打动了,有点尴尬的**鼻子,“喂,你快走就是了。”
     “青儿真是狠心。不过,你忘了一个细节,这个细节离凤可不会忘。”
     “什么?”
     秦桑指了指自己穿着white(* bai se *)袜套的脚。
     秦桑放在床边的靴子!
  ------题外话------
  收藏~评论~
  让我知道你们在kan啊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