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你说,你是被秦桑掳走的?”
  “怎么,师傅认得他?”已经洗过澡换过衣服的姚青青走到房间的外间给泽郁倒了杯茶,头发* shi *lu *lu *的披在Behind(shen hou)。
  泽郁吩咐↓人拿*| lai |*了gan 的布巾,拉过姚青青坐在自己* tui *上给她擦着头发,“算不上认识,见过几次。说*| lai |*还是萧陌引见的。”
  “真的?他,是个怎样的人?”能把自己的处境与心情分析的如此透彻,姚青青有了jin *一步了解他的yu (谷欠)望。
  body(* shen | ti *)突然被调转了个个,就kan见泽郁一脸不满的kan着自己,“* na *个混蛋居然敢撕你的衣服,被我逮到了他就等着死吧。你居然还要了解他,哎,有个漂亮的娘子就这点不好,时时刻刻都担心被人抢走。”
  一听‘娘子’二字姚青青的心猛di 提了上*| lai |*又猛di 沉了↓去。师傅他真的当我是娘子么?姚青青默默的咽了咽口shui *,脸色沉了↓*| lai |*。见姚青青不说话,泽郁也停了擦头发的手,捧着姚青青的脸问道,“怎么不说话了?”
   “师傅,”姚青青抬眼望尽泽郁眼里,“你,真的当我是娘子?”
   闻言泽郁愣了一愣,又笑着& nie (一种手法)了& nie (一种手法)她的鼻子,说道,“当然是了,不然你还能是谁的娘子?”
   “* na *,* na *,”姚青青平复了jin 张的情绪,“你,你会娶我么?”其实姚青青很不愿意问这个问题,男子大多都不喜欢女子整天缠着自己说你要对我负责你要娶我,姚青青也是很不屑的,爱就是爱,不爱老娘拍拍pi *gu *走人,好聚好散,两不相欠。但是即使不想问,这样的事实摆在面前,如果一味逃避,两个人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呢?
   泽郁明显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从他一瞬睁大了的眼睛和吃惊的表情就可kanchu **| lai |*。kan他这个表情姚青青明显的失望了,果然,自己还是将事情想得太好了么?
   “我以为,青青不会跟其他女子一般问这个问题的。”泽郁有些尴尬的笑了,将姚青青扭过去,又开始擦头发。
   姚青青不理会他的掩饰,拉↓他的手问道,“师傅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以为,青青和其他女子是不同的而已。”意识到姚青青的情绪不对,泽郁赶jin 补救,但是貌似*| lai |*不及了。
   * na *现在呢,觉得我跟其他人也没什么不同是么?姚青青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也是,师傅的Red(* hong *)颜知己何其多,有一两个问的也属正常,* na *现在呢,师傅对我的答案也是一样的么?”话一chu *口声音冷的让姚青青自己都吃了一惊,再kan泽郁,脸色明显也沉了↓去。
   “你又在瞎想什么,我喜欢谁你不知道么?以前是师傅年少荒唐,不同于今时今(曰)ri 。你们女子为何都要抓着过去不放?”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在心里是独一无二的,哪个女人不讨厌被和其他人归为一类。姚青青的眼里很快蓄起了眼泪又很快的被姚青青压了↓去,腾的站起*| lai |*,“真的么?师傅当真改变了么?不管是才貌双全的离凤还是身份贵重的泽郁,都不是我姚青青能配得上的,师傅当真肯为我这一朵小flower (hua )舍弃万千flower (hua )海?师傅以前的Red(* hong *)颜知己我掰着指头都数不过*| lai |*!现在的端王殿↓更是不愁名门淑女的青睐,师傅,届时你又怎会想起我姚青青这个小人物?”
   泽郁明显处在愤怒的边缘,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也站了起*| lai |*,“你以为你又好到哪里去么?一个萧陌不够还有泽彦,现在又*| lai |*了一个秦桑,你心里又真的只有我么?我从前就说你长了一副【gou && yin】人的容貌,古人皆言Red(* hong *)颜祸shui *,说你姚青青也不为过!”
   没想到他会倒打一耙,姚青青又好气又好笑,没想到还能被说一回Red(* hong *)颜祸shui *。姚青青抹了一把流到↓巴上的泪shui *,笑着对泽郁说道,“* na *么就请你,现在离开我这个祸shui *的房间。我现在不想kan到你。”
   泽郁狠狠di kan了一眼姚青青,一甩袖离开了。
   姚青青一直背对着他,没有回头。刚刚给她擦头发的布巾被掷在她脚↓。   从* na *天晚上以后,泽郁更加的早chu *晚归,常常是一天都不在府中,直至月上中天才回*| lai |*,就算回*| lai |*,也不曾*| lai |*清荷苑kan望姚青青。泽郁不*| lai |*kan她,姚青青也赌气不去kan泽郁,就连chu *府的频率也少了很多。(曰)ri (曰)ri 躺在chuang shang ,姚青青忍着心里翻涌的相思和一阵阵的苦楚。姚青青你kan,这就是你的爱情。
   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已是寒冬。姚青青坐在廊↓kan着大雪纷飞,裹着雪White(颜色bai )的狐裘露chu *尖尖的小脸,乌black(hei )的头发用玉簪挽了一个螺髻,一缕头发垂在xiong 前,清丽的好似flower (hua )mei (鬼末)。*| lai |*kan望姚青青的幸White(颜色bai )就站在一旁,kan着这幅美人雪图,渐渐痴了。
   忽然感觉鬓旁一动,姚青青回头就kan见幸White(颜色bai )shen 手在自己鬓边* cha *了一根什么东西,hands(*yong * shou *)一*是朵flower (hua ),刚要***kankan是什么就被幸White(颜色bai )握住了手,“是朵寒梅。我刚从府里摘了一大束过*| lai |*,已经让兰儿给小秋了。”嗔怪的kan了她一眼,“怎的手这般冷。”
   陈国的冬季并没有姚青青原*| lai |*生活的北方* na *样寒冷,穿着狐裘已是很厚重的打扮了。“谢谢。这段时间好像就是有些怕冷。”姚青青不动声色的抽chu *了被幸White(颜色bai )捂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手,*了*冰凉的脸。
   “你越发的瘦了,”幸White(颜色bai )单手** fu **上姚青青的脸,满脸的疼惜之色,继而又有些不忿,“这还未到腊月,脸色怎么泛青呢。皇兄他,待你不好么?”
   “没有,很好的。”狐裘是谁送*| lai |*的姚青青很清楚,明明是关心自己的,为什么不*| lai |*kankan她呢?他就不想她么?想及此,姚青青又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眼眶。可这在幸White(颜色bai )kan*| lai |*又是另一番理解。越发清减的美人,羸弱的body(* shen | ti *),yu (谷欠)语还休的眼神,泪shui *盈盈的剪瞳,怎么kan都像是为情所困的怨女。幸White(颜色bai )在心里默默打定了主意。
   “听说,父君为皇兄择好了正妻,是异姓亲王的女儿,明年春天大婚。”果不其然,姚青青惊得一↓子站了起*| lai |*,泪shui *扑簌簌的滚落↓*| lai |*,“你说什么?大婚?!”
   为什么两月余都不*| lai |*kan自己,原*| lai |*在准备婚事啊。我在这边饱受相思之苦,你在* na *边当真是风流快活!师傅,你对我真是太好,太好了!姚青青心中的恨意和悲伤交织在一起,脑子里像有一千只蜜蜂在叫。弃妇怕就是这个样子了吧,姚青青咧开嘴笑了笑,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咸的泪shui *流jin *嘴里,* na *zi wei 也不敌心中苦涩的万分之一。不过所幸,二人没有肌肤之亲,自己也不算是弃妇,顶多是悄悄的被甩了而已,姚青青很佩服自己在这个关头还能想到这些。
   “青青青青,你不要哭。”幸White(颜色bai )手忙脚乱的帮姚青青擦着眼泪,“我知道你跟皇兄的事,你这个样子我实在是于心不忍。”
   “我的样子?是不是很可悲啊小White(颜色bai )?”姚青青笑得凄然,眼泪不断的从鹿眼中流↓*| lai |*,像朵委di 的flower (hua )朵。
   “不,不可悲,”幸White(颜色bai )一把将姚青青搂jin 怀里,“我只是想让你知道,皇兄他并非你的良人,既然并非你的良人,你就没有必要再为他痛苦了不是么。”
   “良人,师傅不是我的良人,* na *你呢,你就是么?”幸White(颜色bai )说这一番话的目的姚青青很清楚,无非是让姚青青清醒明White(颜色bai ),再择佳偶。
   “青青,”幸White(颜色bai )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依然拥着她,“我对你的心意你想必也清楚,我喜欢你。既然皇兄让你痛苦,你为何不跟我走呢,我一定会疼你爱你,永不负你。”
   “疼我爱我,永不负我、、、、”
   “对,兰儿也一定跟你说过,我今生娶妻只娶一人,White(颜色bai )首同心,永不相离。我不是皇兄,没有* na *么多的担子和责任,我也不需要娶我不爱的人*| lai |*稳固di 位。青青,我是不同的,你要的,我都有,而这些正是皇兄没有的。你现在不喜欢我没关系,给我时间,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
   幸White(颜色bai )有什么不好呢,自己要的,他身上都有,稳重,安全,令人安心,专一且痴情。而这些师傅永远也给不了自己。
   但是,心里住着一个人,哪怕这个人再不好,你眼里心里,能kan到的,听到的,也都只是这一个人而已啊。姚青青摇了摇头,慢慢推开幸White(颜色bai ),慢慢说道,“你让我想一想。”
   “好,不管多久,我都等你。”   chu *了端王府,刚好碰上回*| lai |*的泽郁,幸White(颜色bai )笑的温润,朝泽郁微微拱手,“皇兄。”
   泽郁阴沉的望着幸White(颜色bai ),嘴角勾起一个凉薄的微笑,“你这声皇兄我真是担待不起。这次莫说是*| lai |*kan我的*| lai |*推tuo *我,是*| lai |*kan青青的吧。泽彦,怎么说* na *也是你皇嫂,你这么做,当真是合适啊。”
   “皇嫂?”幸White(颜色bai )一脸的惊讶,“听父君说,皇嫂是魏国公的长女魏凌雪,怎会是青青呢?皇兄记错了吧。”
   “* na *些只是父君这么想的罢了,做不得数。你,没有跟青青说什么吧。”说罢泽彦眼眸眯起,泛起幽光。
   “呵,”幸White(颜色bai )将手背在Behind(shen hou)kan了kan远处的风景,仿佛没有听到泽郁问的话,“说*| lai |*青青也是皇兄的徒儿呢,青青年纪也不小了,皇兄有没有想过给青青指门好亲事?啊,对了,不妨上书父君给青青一个封号,这样青青也能嫁个良人。皇兄,你觉得呢?”
   “不劳你费心。”
   kan着目光阴鸷的泽郁,幸White(颜色bai )毫不在意,笑的明mei(女眉)又行了一礼,“告辞。”
   坐上了马车,幸White(颜色bai )招呼五月,“jin *宫请王太医*| lai |*给青青诊脉,我怀疑,她被人↓毒了。”
  ------题外话------
  前几天有事不好意思啊~!请大家多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