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幸White(颜色bai )一jin *门,kan见的就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的姚青青。皱了皱眉在她身边坐↓,“怎么了?不舒服么?”
  姚青青一个激灵回过神*| lai |*,朝幸White(颜色bai )扯chu *一个苍White(颜色bai )的微笑,“没有啊,就是有些饿了。呵呵。”
  kan着幸White(颜色bai )* na *探究的目光姚青青竭力做chu *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拼了命的扯着脸皮,好让幸White(颜色bai )相信。纵使心里有chong *天的悲伤和不知所措,姚青青也要把它压↓去,不让幸White(颜色bai )kanchu *一丝一毫的端倪。
  “真的没事啦,你kan我像是* na *种会委屈自己的人么?我就是晌午饭没吃好,这会儿有点饿了,小White(颜色bai )行行好,请我吃一顿?”姚青青眨巴着眼睛,chong *幸White(颜色bai )笑道。
  “真是只小猪,这么快就饿了。”幸White(颜色bai )无奈的笑了笑,顿时让人如沐春风。幸White(颜色bai )不管何时都能给人安定的感觉,姚青青kan着他唇边的笑,也淡淡笑了,这次是发自真心的。
  幸White(颜色bai )叫了些糕点,不一会儿就摆满了桌,蝴蝶(su)酉禾,龙凤饼,核桃酪,雪衣Red(* hong *)沙,豆沙凉,kan的姚青青眼flower (hua )缭乱。幸White(颜色bai )夹了一块蝴蝶(su)酉禾在姚青青碟里,微笑着让她尝尝。
  蝴蝶(su)酉禾,咬在嘴里咯嘣咯嘣的响,脆生生的,姚青青最喜欢的一种糕点。京城之中唯有这家什锦斋茶楼的蝴蝶(su)酉禾做的最好,离凤每天都会给姚青青带些回*| lai |*。
  姚青青机械的吃着,眼底是止不住的泪意,一阵一阵的翻搅上*| lai |*,鼻子一酸终是止不住落↓泪*| lai |*。“这蝴蝶(su)酉禾好好吃哦,小White(颜色bai ),你也尝尝啊,真的好好吃,我从*| lai |*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蝴蝶(su)酉禾。”姚青青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不停的塞着,眼泪汹涌的顺着脸颊留↓*| lai |*,姚青青胡乱抹了一把chong *幸White(颜色bai )笑道:“怎么这么kan着我,你也吃啊。”说着就要去拿↓一块,手突然被幸White(颜色bai )jin jin 的攥住,听见幸White(颜色bai )不忍的说:“别吃了,青青。”
  姚青青愣了一阵,突然嘤咛chu *声,眼泪不断的从jin 闭的双眼里留↓*| lai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让你kan到我这个样子…。对不起…。”
  幸White(颜色bai )一阵心痛,皇兄他,待她不好么?当自己得知青青的师父居然就是当年羽妃娘娘的儿子泽郁,自己的皇兄的时候,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表,青青她,心里怕是不好过吧。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幸White(颜色bai )shen 手把姚青青圈在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这个时候,什么都不必说,青青她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罢了。
  离凤从宫门chu **| lai |*,上了马车准备回府,突然又liao 开帘子对何卓道:“去什锦斋,给青青带些糕点回去。”
  马车缓缓的走着,一声马鸣车停了↓*| lai |*,离凤心知到了,便让何卓快去快回。有些疲惫的倚在车厢上,离凤想起了父君想为自己选秀女的事,顿时觉得一阵头大,该怎么办才两全其美?青青* na *个* xing *子,还是先不让她知道的好。
  车里有些闷,离凤拉开了车帘,身形一顿,眼眸危险的眯起,定定的kan着* na *两个偎依在一起的一White(颜色bai )一青的身影,拳头在身侧攥jin ,隐忍的压抑着怒气。车厢内一明一暗,是何卓将包好的蝴蝶(su)酉禾送*| lai |*了。离凤猛di 把车帘放↓,冷笑道:“不用了,她恐怕,已经在别人* na *里吃够了。”
  “* na *现在…”
  “回府!”
  “真不好意思,* na *个…* na *个我…”已经止住眼泪的姚青青不好意思的绞着衣角,尴尬的不敢kan幸White(颜色bai )一眼。
  “无妨,”幸White(颜色bai )微微一笑,像刚才的事不曾发生过一样,“听说今(曰)ri 有庙会,不如我们去kankan?”
  “庙会?”姚青青*| lai |*了兴致,连声答应。
  庙会果然人头攒动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很,有表演杂耍的,唱戏的,套圈的,姚青青心情瞬间大好。
  “京城南端的上元寺的香huo *一直很旺,听说很灵验的,青青要不要去kankan?”幸White(颜色bai )两手护在姚青青身侧,将她与人流隔开。
  姚青青正对着手里的竹风车研究着,就随便应了一声。等到了姚青青才反应过*| lai |*。姚青青一直坚信唯物主义,对于这种求神拜佛的事很是不屑,不过既然被拉到这里了,只好jin *去了。
  一jin *大殿,只见一尊金光闪闪的佛像立在正中,很多人都pa(足八)在* na *一个劲儿的磕头,佛像旁边是一张小桌子,坐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不断有人拿着签文请解。
  虽然不信这个,不过姚青青长这么大没*| lai |*过寺庙,反正玩玩也没什么。便拉着幸White(颜色bai )到主事和尚* na *里要签筒。
  “请问施主是求什么?姻缘还是财运,或是平安?”
  见其他大姑娘小媳妇的都一脸jiao (女乔)羞的求姻缘,自己也不好大喇喇的求财运,便也道求姻缘。“小White(颜色bai )求什么?”
  幸White(颜色bai )只是chong *她眨了眨眼,不语。
  有样学样的跪在蒲团上,姚青青闭上双眼晃着签筒,几↓之后一枝签应声而落。姚青青拾起一kan,竟是句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这是诗经中的诗句,莫不是说我嫁得好?嘿嘿,* na *必须的。
  “青青是什么签?”
  “诺,这个咯。我也不知道,拿去kankan吧。”
  解签的老和尚接过一kan,顿时脸上的表情像是便秘了五天一样,弄的姚青青一头雾shui *:“怎么,不好么?”
  “不好说啊,这签既是上上签,却又是↓↓签。”
  “上签就上签,↓签就↓签,哪有这样的?”
  “姑娘面带桃flower (hua ),乃是桃flower (hua )命格。说是上上签,是因姑娘所遇之人都乃人中龙凤,说是↓↓签,是因桃flower (hua )纷乱不安稳,要觅得如意郎君怕是不易啊。”老和尚说着又* gao *深莫测的捋了捋flower (hua )White(颜色bai )的胡子。
  什么桃flower (hua )命格,说的都是些什么啊?姚青青歪着头kan着自己的这根签,算了,信其有不信则无,姚青青收起* na *根签kan向幸White(颜色bai ),“小White(颜色bai )什么签?”
  幸White(颜色bai )却没有直接回答,只笑着说:“我们去寺庙后院kankan吧。”
  后院人少了许多,姚青青倒图个清静。走了几步chu *现一堆假山,怪石嶙峋的ting *有意境。好玩的是假山上有许多hole(dong ),仅容一人大小,小hole(dong )之间相通,可供人游玩。
  “小White(颜色bai )小White(颜色bai ),我们去钻* na *个玩好不好?”
  幸White(颜色bai )无奈的笑了笑,只好跟她一起去了。姚青青在前,幸White(颜色bai )在后,jin *了* na *石hole(dong )。再一chu **| lai |*竟换了天di ,不在* na *小院子之中了。“哇塞,想不到别有hole(dong )天哎。”姚青青话音刚落,突然自四周噌噌窜chu **| lai |*几个black(hei )衣人,迅速将姚青青他们围成一个环,配合有序,手上的刀晃得姚青青心里一个咯噔。
  为首一人很快攻上*| lai |*,幸White(颜色bai )连忙将姚青青藏在Behind(shen hou),赤手空拳的迎了上去。想不到小White(颜色bai )居然会武功?!(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题外话------
  大* tui *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拉伤了···* na *叫一个痛!
  请各位亲多多收藏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