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一辆马车匀速的在官道上行驶着,前后都跟着qi (马奇)着马的black(hei )衣人。
  离凤kan着倚在自己怀里睡着的姚青青,不禁又怜惜又奇怪。昨晚这丫头慌张的从外头跑过*| lai |*,浑身脏兮兮的鞋也没有穿,一开始离凤还以为是被歹人占了便宜,谁知她一↓子扑过*| lai |*口齿不清的说让带她回昆山。kan她这么惊慌的样子离凤问是怎么了也不说,战战兢兢的折腾到半夜才沉沉睡去。
  kan着她疲惫的脸,离凤不禁想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她这么惊慌?连跟幸White(颜色bai )打个招呼都*| lai |*不及就要走?身上一动,见姚青青迷迷糊糊的醒过*| lai |*,温* rou *的问道:“醒了?”
  “恩,”姚青青shen 了个懒腰,掀开帘子kankan窗外,“想不到一睡睡了这么长时间。说*| lai |*我有些饿了呢,嘿嘿。”
  离凤从小柜子里拿chu *一个食盒递给姚青青,宠溺的kan着她狼吞虎咽的,斟酌着开口:“青青,你跟师父在一起,开心么?”
  “当然开心啊。”姚青青口齿不清的说。
  “* na *…你是不是不管师父去哪里,都会跟师父在一起?”
  “恩,当然是。话说我好久都没有吃师父做的烤鸡翅了呢,等回昆山了你天天给我做哦。”埋头继续吃。
  “如果,青青,师父…不回昆山了呢?要去一个很可能你不太喜欢的di 方呢?”离凤深知姚青青的秉* xing *,皇宫* na *种di 方实在是不适合她,但是姚青青失踪的* na *一月*| lai |*离凤只觉饱受煎熬,* na *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他再也不想重*| lai |*一遍。青青,原谅师父自si 禾厶一回,但若你不愿跟我走,我就把你送到昆山好好的保护起*| lai |*。
  “不回昆山?为什么?”
  离凤挣扎了一↓,还是对姚青青和盘托chu *。
  “原*| lai |*…原*| lai |*师父是皇子?!”姚青青一个激动,打翻了食盒,糕点滚落一di 。
  “你不要激动,听师父说,若你不愿跟师父回京城我也不会怪你…。”
  “师父说的什么傻话。”姚青青shen 手抱住离凤,感觉他瞬间僵直了身子,“我当然是跟师父在一起最开心,师父去哪里,徒儿自然是要跟着去的。再说了,”姚青青捧着离凤的头望jin *他的眼睛,“师父是为了我而不得不jin *到* na *个牢笼里,青青当然会陪着你。”离凤kan着双眼今口 han 笑的姚青青,只觉心里一阵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意,青青是爱自己的。心神一动,对着* na *张Red(* hong *)唇就吻了↓去。
  姚青青只觉被吻得迷迷糊糊浑身无力的瘫ruan (车欠)在他怀里,帘外突然响起何卓的声音:“公子,是幸White(颜色bai )公子*| lai |*寻姑娘了。”
  离凤心烦的睁开眼,最后在她唇上shun 口允了一↓,kan着她鲜Red(* hong *)yu (谷欠)滴的唇喉结动了一↓,叹了一口气随后陪着姚青青挑帘chu *去。
  一想起昨晚太慌张竟一个人先跑回*| lai |*忘了幸White(颜色bai ),姚青青心里一阵歉意,kan着幸White(颜色bai )皱眉望着自己,姚青青连忙道歉:“抱歉啊小White(颜色bai ),我昨天有事一个人先走了,实在是很对不起。”
   幸White(颜色bai )望着姚青青微肿的**,再kan一脸餍足的离凤,心↓泛起一阵强烈的焦躁,皱了皱眉还是笑着开口:“无妨,我没事,只不过担心你而已,毕竟如今世道也不怎么太平,坏人哪里都有,尤其是自己身边。”说着kan向离凤,见对方chong *自己挑眉一笑,幸White(颜色bai )心↓更是恼huo *。
   “恩,抱歉让你为我担心了。”
   “呀!姑娘你的嘴怎么这么肿?吃麻辣小龙虾吃多了么?”兰儿从马车里跳↓*| lai |*,关切的拉着姚青青的手问道。
   姚青青只觉一阵尴尬,总不能说被某只狐狸ken *得吧,只是嘿嘿傻笑。
   “姑娘还这么不小心,上次公子喂你喝药的时候嘴巴也是肿成这个样子,*| lai |*,我这里有些药你拿好了啊。”说着塞到姚青青手里几个小瓶子。
   她这一番话在几人之间瞬间掀起一阵波涛。
   幸White(颜色bai ):我什么时候哺过她药?
   离凤:眯眼。勾唇。阴测测的kan向* na *笑的一脸无害的(jia huo )。居然敢趁我不在的时候染指青青…。你会死的很惨…
   姚青青:小White(颜色bai )还真是没ci hou过人的公子哥,* na *么gun tang的药就往我嘴里送,不烫死我已经算好的了!
   兰儿:误会吧,尽情的误会吧,哇哈哈哈!青青是我们公子的!师父什么的靠边站!
   腹诽停止。
   “青青姑娘,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兰儿眨巴着眼睛问道。
   “哦,我们去京城。”
   “太好了!我们公子刚好要回家呢,是不是啊公子?”
   “* na *我们同行吧!”姚小White(颜色bai )上钩了。
   “* na *好,小姐啊我这几天新做了几种糕点味道很不错呢!你一定喜欢!*| lai |**| lai |*跟兰儿上车我们边吃边聊!”不由分说就把姚青青推上了车。
   “可是…。”
   “没有可是!*| lai |*,上车!”汗,兰儿kan着* na *么* rou *弱的一个人怎么力气大的像燕子?!
   幸White(颜色bai )有些无奈的笑了笑,chong *倚在车辙上的离凤一拱手,就也上了车。
   “公子,这…。”何卓迟疑着问道。
   “heng(哼哈二将),”离凤冷笑一声,“没事,我们跟他们一起走。”说罢气呼呼的头也不回的上了车。好你个姚青青,别人一勾手你就跑了!kan为师不罚你!
   在幸White(颜色bai )车上被兰儿塞得满嘴都是糕点的姚青青突然没*| lai |*由的打了个寒战。吃完了就蔫蔫的爬回了离凤的车上。见离凤一脸淡漠的闭眼休息,姚青青使chu *了杀手锏。
   “矮油~师父~你饿不饿啊~青青喂你吃东西好不好啊?”姚青青mei(女眉)笑着爬过去抓起袖子讨好道。
   “heng(哼哈二将)。在别人* na *里吃自己的就行了,你还有空管师父死活?”
   “矮油~师父说的什么呀,青青最心疼师父了~”
   “真的?”某只狐狸在心里恶劣的笑。
   “当然啦!比珍珠还真!”
   “* na *我饿了。”爪子爬上姚青青的肩膀。
   “好!青青喂你吃糕点…唔!”
   砰的一声响,姚青青再次被压倒团成一团棉flower (hua )糖,再kan狐狸,* tian * 舌忝 *的一脸满足。
   就这么行jin *了几天,几人终于到了传说中的京城——樊安。几天↓*| lai |*姚青青想了很多,且不管* na *什么姜国公主,怜取眼前人才是正事。自己也不用怕被萧陌带到姜国去卷入朝堂纷争,有师父在,就不用怕。一想通,姚青青心中的大石头顿时落↓,心情也好了很多。
   姚青青掀开帘子,百感交集的kan着城门上两个龙飞凤舞的‘樊安’两字。这个di 方,就是以后自己和师父生活的di 方了。天子脚↓,最繁荣富庶,也最险象环生。
   幸White(颜色bai )临走前拉着姚青青的手kan了好一晌,* rou *情的姚青青都招架不住了。最后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叹息,“青青还记得我给你* na *块玉牌么,一定记得*| lai |*找我,可别再丢↓我了。”
   姚青青忘了这是在人家di 盘只有人家丢↓自己的分,被勾起了回忆只觉得愧疚,便说道:“好的,等我们安顿好了,我一定去找你。”
   又上车行了一会儿,听帘外一声马鸣,知道是到了,被离凤牵了手,↓车*| lai |*。
   “这么快就到皇宫了?”
   “这是王府。我跟父君请示过另开府牙居住。”姚青青知道是为了自己,心里顿时一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
   在脑子里幻想了无数遍古代王府的样子,第一眼kan到的时候姚青青还是被震撼到了。巍峨的建筑,赤色金锭大门,大门一左一右各一石狮,牌匾上书着遒劲的两个大字:端王府。
   一声惊呼,竟是被离凤抱了起*| lai |*。离凤抱着姚青青走jin *大门,入眼的景色不像大门kan着* na *么巍峨,亭台楼榭,倒有十足的江南园林的风范,只让人觉得亲近。
   “喜欢么?”离凤问道。
   “师父,你家好漂亮哦。”姚青青双眼不停转。
   离凤轻笑一声,俯身在姚青青耳边道:“是我们家。”
   姚青青闻言面上一Red(* hong *),便挣扎着要↓*| lai |*,无奈被抱得jin jin 的,只好顶着一路仆奴的眼光任由离凤将自己抱jin *了正厅。
   姚青青住的di 方叫清荷苑,跟离凤住的听风筑很近,只隔着一个莲flower (hua )池。打开门一kan,(⊙o⊙)…入眼满目的青色。青帐子青di 毯青床铺,连茶壶都是青玉做的。
   “这…。”姚青青颤声开口,小姐的闺房不应该是五彩洒金大Red(* hong *)大绿跟上*| lai |*?怎么像是尼姑庵?!
   “这是为师特意叫人准备的,你不是最喜欢青色么?怎么样,喜不喜欢?”
   “啊…。师父真是有心了…。”我的紫**!我的鸡胆壶!我的粉Red(* hong *)帐子Red(* hong *)被面,你们都在哪里啊!
   “只要青青欢喜我便是欢喜了…”离凤说着,自Behind(shen hou)将姚青青拥住。姚青青心中一阵感动,还*| lai |*不及说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麻的就被离凤自Behind(shen hou)& nie (一种手法)过↓巴吻住了。
   姚青青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死也不能跟师父住这么近…不然真是被吃gan 抹净了啊!
  ------题外话------
  今天之之累了个半死有木有,游泳真是一件累人的事情啊~!
  大家是想kan青青跟师父的戏多一点呢,还是跟小White(颜色bai )萧陌多一点?
  多多评论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