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青青,怎么样,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
  姚青青很无奈的kan着一手汗巾一手点心的幸White(颜色bai ),开口说道:“我们左右不过才走了一个时辰,你都问了我三次了。哎呀小White(颜色bai )我哪有* na *么jiao (女乔)弱,放心好了。”
  “是我昨(曰)ri 太心急,思虑不周了。你刚好没几天,就让你这么舟车劳顿的,万一又累坏了可怎么办。”
  “安心吧,不舒服了我会告诉你的。”姚青青cuo了cuohands(* shuang * shou *),支吾着说:“小White(颜色bai )啊,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啊,毕竟以后我也要跟着你的…。”
  “自然可以,什么问题,问吧。”
  “你,你究竟是什么身份啊?”终于问chu **| lai |*了。
  幸White(颜色bai )闻言一愣,一时有些纠结,到底要不要告诉她?若是不告诉,人家毕竟是要跟着自己的,须让她安心才好;可若是告诉她了,她还会这么跟他相处么,他怕。纠结了一番,幸White(颜色bai )kan向青青,“公平起见,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身份?”
  “啊?我?”姚青青没想到他会反将一军,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到底要不要说实话?说罢,反正也没什么关系,幸White(颜色bai )都让自己跟着他了。“我,我其实是…。”
  这时,突然听见一阵马声,感觉整个土di 都在chan dou (颤抖吧!凡人!)。帘外马儿一阵嘶鸣,听见一个浑厚的男声:“劳驾小哥kankan,有没有见过这名女子?”
  是谁?姚青青只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但不知在哪里听见过。跟幸White(颜色bai )对视一眼,对方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在她手上拍了拍,轻声说道:“没事,我chu *去kankan。”
  门帘一挑,chu **| lai |*一位White(颜色bai )衣公子,问道:“五月,怎么回事?”坐在马上的离凤眼眸一眯,这个男子会不会就是老板娘说的* na *个?
  “公子,是寻人*| lai |*着。不过你kan这…”这些人kan着不善啊,特别是这个Red(* hong *)衣公子,自打主子chu **| lai |*后脸就black(hei )了。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感觉自家王妃不保啊!跟兰儿交换了一↓眼神,兰儿也有些不知所措。
  幸White(颜色bai )结果画轴一kan,心↓一惊,这不是青青又是谁,这些人找她做什么?会不会是她的家人?但青青明明说没有家了的,这些人是敌是友?不能让青青冒险。幸White(颜色bai )很快调整好了心思,chong *何卓笑着说道:“在↓虽不敢保证见过,却有些眼熟,抱歉帮不了阁↓的忙了。”
  “不知道马车内坐着的是谁?”
  一个磁* xing *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姚青青顿时一惊。这声音,她到死也不会忘记。* na *个人就是这么跟她斗嘴,哄她吃饭,教自己武功的。他怎么会*| lai |*?姚青青又惊又喜,泪shui *不住的掉落↓*| lai |*,是师父么,师父*| lai |*找她了?
  似乎感觉到了车内的气息不稳,幸White(颜色bai )一把拉住车帘,说道,“是内子,怕不方便chu **| lai |*见各位了。”
  内子?姚青青一愣,幸White(颜色bai )你在说些什么啊。不过,冷静一↓,自己真的要chu *去么?师父他不是厌恶自己么怎么还会*| lai |*找她?姚青青有些无措的抱住头,到底要怎么办?然而* na *人轻轻的一句话,就打破了她所有的无助和恐慌。
  “青青,是你么?师父*| lai |*接你了。”
  姚青青再也忍不住,一把掀开车帘,* na *张让她朝思暮想的脸就chu *现在她眼前。在姚青青chu *现的* na *一刻,离凤已经翻body(* shen | xia *)马,快步走到马车前一把将姚青青搂在怀里,带着失而复得的欣喜,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着开口:“我就知道,我的青青还活着,好好的活着等着我去找她。青青,青青,我的青青…”
  姚青青伏在离凤怀里哭着,jin jin 的搂着他的腰,“我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师父了…。”从他怀里抬起头,泪眼模糊的问道:“你不生我气了么?”
  “我是气自己,没能保护好你,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lai |*,让师父带你走,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恩!”姚青青欢快的点了点头,突然想起幸White(颜色bai )。胡乱*了↓眼泪,搂着离凤的胳膊,对幸White(颜色bai )笑道:“我*| lai |*介绍,小White(颜色bai ),这是我师父,抱歉之前一直对你隐瞒着我的身份,其实我是昆山di 子江湖中人,不小心遭歹人暗算跌↓悬崖,多谢你救我。要是没有你我早就死了。师父,这是我救命恩人,幸White(颜色bai )公子。”
  你救命恩人还真多,一个萧陌不够又*| lai |*一个幸White(颜色bai ),不过真要感谢他,离凤chong *幸White(颜色bai )抱拳作了一揖,“多谢这位公子救我徒儿* xing *命,在↓感激不尽。”
  原*| lai |*是师父,幸White(颜色bai )瞬间松了一口气,但心里* na *种失去的感觉仍是| fan lan (形容太多了),挤chu *一个笑容道:“小事无足挂齿。”
  “姑娘,你,你这是要走么?”一旁的兰儿怯怯的开口。完了完了这↓王妃真的是要飞走了,不行,一定要帮帮主子才行。
  “姑娘找到家人了自是要走的。”五月在一旁讪讪的说。
  “姑娘,姑娘,兰儿舍不得你…”兰儿从马车上跳↓*| lai |*,扑到姚青青怀里哭道,一边对幸White(颜色bai )使着眼色。
  这大半月↓*| lai |*,兰儿都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自己,虽然嘴巴毒了点,但对自己是真的没话说。都说上唇薄↓唇厚的人重感情,姚青青刚好就是这样,一时鼻子也有些酸。
  突然感觉衣袖被人拉了拉,姚青青抬起头kan向幸White(颜色bai ),“青青我能单独跟你说句话么?”
  兰儿一↓子从姚青青怀里跳chu **| lai |*,将姚青青和幸White(颜色bai )往一边的小树林推去,说:“哎呀哎呀快去吧,公子有好多话跟你说呢。”
  这兰儿,变得也太快了吧?!
  “师父,我去去就*| lai |*。”
  “嗯,好。”纵使不情愿,离凤还是点了点头。
  “青青,我…”幸White(颜色bai )kan着姚青青,突然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自己这么多年*| lai |*一直清心寡yu (谷欠),直到现在也没有娶妻。这么多年*| lai |*,还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想要留一个女子在身边,奈何这么快就要分别了。
  “小White(颜色bai ),”姚青青shen 手搂住幸White(颜色bai ),幸White(颜色bai )瞬间浑身一僵愣在* na *里,“我真的要谢谢你救了我,你的恩情我会一辈子记得的。不过没关系,你可以到昆山*| lai |*找我玩啊!我们还会再见的!”
  “青青,”幸White(颜色bai )挣扎了↓也搂住姚青青的腰身,将她jin jin 的圈在怀里,这一个拥抱,是第一个,恐怕也是最后一个了把。“青青,这个玉佩给你,你若有事,一定记得到京城安王府找我,一定。”
  “安王府?你家么?”
  “额,我是安王府的门客,你可以到* na *里找我。记得,一定要*| lai |*找我。”
  “恩,我一定会去。”姚青青朝着幸White(颜色bai )展颜一笑。
  ------题外话------
  这篇同样是在网吧完成的···烟味··烟味··偶快受不了& nie (一种手法)···
  大家请多多评论收藏,让偶知道有亲再kan~多多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