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一月前。
  “你决定了?”冰封雪飘的山崖有一人负手而立,大风chui 口欠得衣袂猎猎声响。
  “是,我决定了。”
  “你可知…”* na *人转过身*| lai |*,无奈的kan着跪在di 上的离凤,大雪盖了他满身满头,“你若动用他们超过两次,就必须回京,再次踏入* na *场永无休止的厮杀中,这样的代价,你都愿意?”
  “我知道,但是我愿意。”di 上的离凤抬起头*| lai |*,玉颜不及寒鸦色,不过几(曰)ri 光景,昔(曰)ri * na *个意气风发绝代风华的男子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眼窝,瘦削的脸庞,青青的↓巴这等憔悴的模样。
  “不后悔?”
  “绝不后悔。”
  kan着离凤眼底* na *一抹决绝的神色,烛庸子无力的叹了口气,上前扶起他,“你也大了,我已无力再gan 涉你的决定。你与你父亲一样,皆是痴情的男子。可是,凤儿,你可曾想过,万一青青她真的,香魂归去,你又该怎么办?”
  “不试又怎么知道?即使青青她跌↓断魂崖,我也不信她就这么死了,她一定在世间某个角落里,等着我去找她。她* na *么胆小* na *么怕死,我一定要在她身边陪着她保护着她。多谢师尊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离凤结草衔环,*| lai |*世再报。”说罢离凤朝着烛庸子行了一个大礼。烛庸子的眼圈迅速的Red(* hong *)了,从离凤六岁* na *年上山至今已有十八年,他早已把离凤kan成了自己的儿子,如今离凤一走不知何时再见。他扶起离凤,哽咽着说:“我与你外公是莫逆之交,如若不弃,你就喊我一声外公吧。”
  离凤shui *眸一闪,沉声叫道:“外公。”
  离凤十八年的安稳生活,就此结束了。
  清晨的阳光照jin *离凤的幔帐,他厌烦的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头,迷迷糊糊的说道:“青青快把窗帘拉上我还没睡够呢…。”听着无人应声离凤渐渐清醒过*| lai |*,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变得僵*ying *,自己怎么忘了,青青她,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
  拉开被子刚准备起床,就听见一阵ji cu *的敲门声,“殿,公子公子,青青姑娘找到了,青青姑娘就在对面* na *家客栈!”
  何卓面前的门被大力的打开,离凤chong *chu **| lai |*拉住何卓的袖子,急切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掌柜说对面的客栈好像有位客官长得像青青姑娘,我kan十有八九就是姑娘了!但是…”
  何卓还没说完,离凤就一阵风似的跑了chu *去。
  今儿个生意不错,隆兴阁的老板娘* gao *兴的拨着算盘,听小二说昨儿个对面客栈*| lai |*了一个俊俏异常的公子,得空了非得过去kankan。突然眼一flower (hua ),就kan见一个衣衫凌乱光着脚的男子chong *jin **| lai |*,没头没脑的到处乱闯,嘴里大喊着:“青青!青青你在哪里!我是师父!”
  “哎哎这位公子你这是要gan 什么啊!小店还要开门做生意呢!”小二上前去拦,被离凤一把推开。
  遍寻青青不得,离凤跑到老板娘面前,语无伦次的说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位姑娘,身受重伤,她,她穿着玄衣,不不是,是一身青衣,长得很美…有没有有没有?到底有没有你告诉我啊?!你们把我的青青藏到哪里去了!”
  老板娘被离凤晃得七荤八素,心想:哎哟我的腰…这么俊俏的公子没成想居然是个疯子,真是可惜…。
  何卓从门外赶过*| lai |*,一把拉↓还在大喊大叫着的离凤,“公子你冷静一点!你让老板娘慢慢说!”从怀里掏chu *一副小像交给惊魂未定的老板娘,“劳烦kankan,有没有见过这个女子?”
  老板娘结果一kan,“哎?这不是天字三号的姑娘么?不过今儿早已经走了。”
  “走了?怎么可能!她伤的* na *么重怎么会走!”见离凤又要激动,何卓连忙拉住他,请老板娘接着说。“大半月月前有位公子*| lai |*投宿,他的家仆就抱着这姑娘呢,当时惨White(颜色bai )着一张脸我还以为是怎么了呢…”
  “怎么样,伤的重不重?”何卓问。
  “这个倒不清楚,只知道自* na *以后屋里的药味就没断过,不过这几(曰)ri 已经好了,昨天* na *公子还陪着一起上了街呢。怎么,她是你什么人?我kan跟* na *公子怪亲密的,还以为是年轻夫妻呢。”
  何卓kan了kan脸色铁青的离凤,说道:“是我家…。”
  “是我未过门的夫人。”离凤突然说道,“不知* na *公子长什么模样。”
  一听是夫人老板娘的神色立即变了,“什么原*| lai |*是夫人!哎呀这位公子你可要赶jin 找呀,我瞅着* na *关系不一般呢。要说起* na *公子生的真真是俊俏,老板娘我活了这大半辈子见得这样人是屈指可数啊,不过当然是没公子你俊俏的。”老板娘chong *离凤挤了挤眼睛。
  “他们往哪里去了。”
  “这个妾身到不知,只知道是辆ting *金贵的马车,今儿个一大早就退房chu *了城门了。”
  “如此,多谢。”离凤说完后,一步一步的走向门外,低着眉眼赤着脚,失魂落魄的走回对面的客栈。何卓在后面跟着他,不敢吭声。回到房间,默默的穿上衣服,等到再开门时,chu *现的是一个神采飞扬的离凤。何卓小心翼翼的跟在走的飞快的离凤后面问道:“主子,现在怎么办?”
  “备车,我们马上chu *发。”
  何卓刚想安慰离凤几句,不料他突然转身,何卓差点撞上他,只见他笑意盎然,“何卓,我就说过,她不会死的。”再转身向前,桃flower (hua )眼闪烁着宝石样的光芒,“青青,我寻了你一个月,这次,我一定会找到你!”
  ------题外话------
  话说离凤有起床气~
  之之家的电脑又上不上网了,这篇是在网吧完成的,* na *个痛苦~!
  收藏欢快的砸向我把!不要因为我是jiao (女乔)flower (hua )而怜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