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兰儿兰儿你快些啊!随便扎一个就好了嘛!”
  “哎呀小姐你急什么,答应让你上街的就一定让你去,东西都在* na *摆着呢跑不掉!你啊,就老老实实的坐着,等↓就带你上街啊!”
  “我在chuang shang 躺了大半个月了都快(bie)死我了,好不容易能上街了我当然急啊!好兰儿,我这是去逛街,不是去相亲!”
  “姑娘家家的,也不羞?好了好了,kankan吧!”兰儿放↓手中的角梳,在铜镜中映chu *一个粉面桃腮的绝色女子,耳边缀着明月珰,鬓上斜* cha *一根珠钗,哪里还kan得见半点病容。
  “多谢,兰儿,我们走吧!”
  “哎哎小姑nai (*&女乃*&)nai (*&女乃*&),我还没跟公子说呢!”兰儿被姚青青拽着一路踉跄chu *了房间,却在楼梯拐角处与幸White(颜色bai )不期而遇。
  “隔老远就听见青青的声音了,你们这是要去哪里?青青,你大病初愈怎么可以乱跑?”幸White(颜色bai )拉起姚青青就往回走,“兰儿也是,临川风大,她怎么可以chui 口欠风呢?”
  姚青青连忙跟兰儿使眼色,没被幸White(颜色bai )拉着的另一只手把兰儿的手拧成了麻flower (hua ),兰儿呲着牙连忙拦住幸White(颜色bai ),“公子,姑娘她都躺了大半个月了再躺↓去我就要,不,她就要疯了!大病初愈才要多chui 口欠chui 口欠风啊见见太阳啊,这样才…。才怎么着?”
  “有利于增强body(* shen | ti *)免疫力!”姚青青在一边提醒,哎呀这个笨兰儿,教了你* na *么多遍怎么还记不住啊!
  “哦对,增强body(* shen | ti *)免疫力!公子啊,兰儿知道你心疼姑娘,可是有句老话说的好么,病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你就让姑娘去吧!”再不让她去,我都要被烦死了…。
  “可是…。”
  “没有可是!”姚青青抓起幸White(颜色bai )的手放在xiong 前,没有kan见幸White(颜色bai )的脸迅速泛Red(* hong *),恳求道:“我都窝了* na *么长时间,再呆↓去我就疯了,矮油小White(颜色bai )你就别担心了,真不行,你,你要是不忙的话跟我一起去kan着我,怎么样?是不是呀兰儿?”
  “哦对对!* na *个…。”兰儿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就是就是,公子陪着姑娘去吧,好好kan着她才能放心!* na *我就先↓去了啊公子姑娘玩的开心啊!”说完一溜烟没了,kan的姚青青都怀疑她幻影移形*| lai |*的。没关系,谁陪着都一样,反正目的达到就行了。姚青青拉起幸White(颜色bai )的手,笑眯眯的,“* na *小White(颜色bai ),我们走吧!”不由分说的就拉着满面通Red(* hong *)的幸White(颜色bai )↓了楼梯。
  另一边的房门慢慢打开,钻chu *两个人*| lai |*,正是笑的贼兮兮的五月和兰儿。
  “五月五月,咱们公子终于开窍了哎。你说,这位青青姑娘,会不会成我们王妃啊?”
  “我kan行,咱们王爷别kan* xing *格温和,却对* na *方面冷清的很,没见对哪个女子这么上心过。这姑娘人长的漂亮* xing *格又活泼,你kan咱们王爷跟她在一起多开心啊。”
  “哎呀真是好,不过我怕青青姑娘不喜欢王爷,* na *可怎么办啊?”
  “怎么会!咱们王爷相貌好品* xing *佳,是个女子都会爱上!哎兰儿你就别操心了,安安生生的等着咱们王府的女主子吧!”
  一chu *门姚青青就跟一只flower (hua )蝴蝶一样飞这边飞* na *边,幸White(颜色bai )无奈的被她拉着跑这边跑* na *边,眼里却透着浓浓的宠溺。
  “哇,好漂亮!”姚青青跑jin *了一件珠宝行,拿起一枚青玉蝴蝶项链坠子,爱不释手。摩挲了好半天,放↓又拉着幸White(颜色bai )去kan其他的。
  “怎么,不喜欢* na *个?我kan青玉ting *佩你。”
  我木有钱的好不好?但还是说,“没关系,我只是kankan,kankan就ting *满足的了。我们走吧。”说着笑着跑了chu *去。
  又逛了一会儿,姚青青虽然两手空空但心满意足的拉着幸White(颜色bai )坐在护城河边的护栏上,时间渐至晌午,太阳逐渐辣了起*| lai |*,姚青青一时有些头晕目眩的,恍惚了一↓差点栽jin *河里。
  “青青这是怎么了,可是头晕了?”幸White(颜色bai )连忙扶住姚青青,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没事,可能,就是被太阳晒得有些hot(英文:hot,中文:re )…”
  “你瞧瞧你,**都White(颜色bai )了。不行,我们现在就回去。”
  “别!”姚青青突然*| lai |*了精神,拉着幸White(颜色bai )的袖子哀求道:“千万别,我哪有* na *么jiao (女乔)弱的,人家好不容易才chu **| lai |*一次,连饭都没吃就回去,好不甘心啊。反正现在也该吃晌饭了,我们找一家临河的饭馆,我喝些茶就好了。”幸White(颜色bai )kan她哀求的模样实在不忍心,只好答应。
  幸White(颜色bai )半抱着姚青青在一家饭馆的二楼坐了,凉shuang XX大XX的海风chui 口欠得姚青青好了很多。“怎样,有没有好一点?”姚青青kan着一脸jin 张担忧的幸White(颜色bai ),笑笑说:“没事,好多了。”
  隔壁就是雅间,过了一会儿突然听见一阵伴着琵琶的咿伊呀呀的女声,想必是有酒家女在卖唱。姚青青起了兴致,竖起耳朵听着,只听得:
  “凤凰游,凤凰留,瑟瑟其羽栖枝头。谁怜人家小儿女,几家欢喜几家愁…。”
  姚青青眼前突然闪过一个玄色的身影,袖间绣着huo *Red(* hong *)的凤凰,对着自己狭长眼笑。
  “亲亲小徒儿,你做鸡翅给为师吃吧…”
  “青青你要gan 嘛,谋杀亲师啊!…”
  “青青,为师穿这身White(颜色bai )衣是不是很拉风啊…”
  “你好啊蓝青青…”
  泪shui *瞬间模糊了视线。师父,我失踪这一个月*| lai |*,你有找过我么?你担心么?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夜不能寐?* na *你为什么还不*| lai |*找我?我好想你…。
  “你究竟是不知道,还是你根本就是* na *种吊着男人的女人!”
  “你们上药,有没有上到chuang shang 去?”
  “你再跟我提一次他的名字试试kan!”
  “我哪里比不上他,你为何不*| lai |*吊着我?”
  姚青青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也是啊,在你眼中,我是* na *种女人,你一定唾弃死我了吧,又怎么会*| lai |*找我呢?是我傻,产生了不该产生的幻想,你是我的师父…。
  “青青,青青?你怎么了怎么哭了,不舒服么?”姚青青连忙低↓头擦了擦眼睛,稳了稳心神,chong *幸White(颜色bai )笑道,“没事,就是听着这调子有些伤感,似我家乡的调子。你别笑话我。”
  “怎么会。* na *…”幸White(颜色bai )有些jin 张的问道,“青青,你,你可是…。想家了?想,想回家去?”
  “我?”姚青青若有所思的kan向窗外,“我已经没有家了…”曾经她一直把碧螺坞当做是自己的家,如今,怕是再也回不去了吧…
  “没关系,你不用怕,”幸White(颜色bai )一把抓住姚青青的手,急切的说,“你可以跟着我,我会照顾你的。”说罢才注意到自己的动作越据了,面上一Red(* hong *),不好意思的放开了,见姚青青不说话,幸White(颜色bai )小心翼翼的问道,“青青,你,你是不愿么?”
  “不。”姚青青对着他展颜一笑,“我当然答应,还要谢谢你肯收留我。”
  “真的?”幸White(颜色bai )喜形于色,又抓住姚青青的手,“* na *我们明天就启程回京,好不好?”
  “听你的。”
  月上梢头,夜晚的临川比White(颜色bai )天凉意更深,一辆风尘仆仆的马车停在一家客栈门前,几个black(hei )衣人并一位Red(* hong *)衣公子从马车上↓*| lai |*,胖掌柜立刻迎了jin *去。
  “客官你请!小店上房管够!包您满意!本店可是百年老店在临川* na *是无人不知…”
  为首的Red(* hong *)衣男子面无表情的径直上了楼,留↓喋喋不休的掌柜一个人。胖掌柜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赶jin 安排伙计招呼。想不到* na *公子长得唇Red(* hong *)齿White(颜色bai )这般美,竟是个冰山啊。
  正低头算账,* na *Red(* hong *)衣男子的一个随从上前拿chu *一副画像,问道:“掌柜的,不知你这里,一月前有没有住过一位重伤的姑娘?一身玄袍,容颜绝世。喏,就是她。”
  胖掌柜想了想,总觉的这姑娘熟悉,却想不起*| lai |*在哪里见过。说:“对不起了客官,小店见过重病的倒是不少,这位姑娘,面生的很。”
  “多谢。”
  何卓推开了门,kan见独坐窗前的Red(* hong *)衣男子,叹了口气,“殿↓,掌柜说不曾有。”
  * na *人停了半晌,没有温度的说,“知道了。”
  “殿↓,姑娘她,姑娘她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属↓告退。”
  “↓去吧。”
  离凤望着窗外的明月,桃flower (hua )眼溢满了忧伤,青青,你到底在哪里?即使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
  又叹了口气,离凤shen 手将窗户关上,起身走jin *内间。
  这时,窗户正对面的一扇窗户打开了,一个青衣女子支着头kan着窗外的明月,叹了口气,师父,我明天就走了,此生,我们还会再见么?坐了一会儿只觉得冷风chui 口欠的生寒,也关窗回了内间。
  偌大的临川城,寂静安详,唯有冷月无声。
  ------题外话------
  收藏~收藏~亲们把收藏像我砸过*| lai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