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秋意渐深,一阵风chui 口欠过,路边一棵梧桐的黄叶就纷纷扬扬的洒落↓*| lai |*,铺了一di 金黄。一辆精致的马车碾着这满di 的翠黄渐渐驶过*| lai |*,车厢角挂着的五彩金线香囊也跟着晃动着。
  从车窗中shen chu *一hands(* shuang * shou *),莹White(颜色bai )如玉,轻轻挑开窗帘,里面的人望了望窗外的景色,叹道:“已经是秋天了啊。”* na *声音温润如玉,好似珠落玉盘,使人不由心生好感。这时,帘外的小厮低声向里面的人请示:“公子,马上就到临川了,我们可是要↓车用午膳么?”
  “就在临川住店吧。”
  “是。”
  临川位于沿海,是陈国有名的避暑圣di ,不过如今已经是秋天了,临川的人也少了许多。马车在一间普通的客栈停↓*| lai |*,眼尖的老板娘立刻跑chu **| lai |*招呼道:“几位是吃饭啊,还是打尖儿?”
  “我们住店,麻烦安排几件上房,要背海的,我们公子受不得风。”从车厢里钻chu **| lai |*一个蓝衣婢子,衣料考究,老板娘心↓* gao *兴,这户人家连婢女都这般待遇,主子一定是非富即贵,立刻笑的更加殷勤,“* na *是肯定的呀!贵客到*| lai |*,小店一定招待周到!”
  * na *婢子一掀帘子,扶chu *一位White(颜色bai )衣公子。只见* na *公子一头青丝半束,单* cha *一根羊脂玉簪,眉目如画,神情淡淡的,薄唇微抿,端的是飘逸chu *尘。他整个人也如一块温润的羊脂玉,kan的老板娘愣了好久,直到* na *人已经jin *去了才回过神*| lai |*。
  “老板娘!人家都jin *去了,还kan个什么呀!”
  “去!就你嘴皮子利索!赶jin gan 活去!”老板娘啐了伙计一口,骂道。又见一小厮从车厢里抱chu *一个人*| lai |*,被紫色披风裹着,一张脸惨White(颜色bai ),从* na *一头如瀑青丝微微可kanchu *是个女子*| lai |*。老板娘赶jin 招呼了伙计送上楼。
  “公子,小的已经请了大夫去kan* na *姑娘了。”
  “你办事我总是放心的,情况如何?”
  “大夫说,* na *姑娘在shui *里泡了时间过长,肩膀上又有旧伤,怕是不容易好,就算是好了,恐怕也会落↓寒疾的病根。”
  * na *White(颜色bai )衣公子略一沉* yin *,放↓手里的茶盏,起身到隔壁。一张大chuang shang 躺着一个脸色惨White(颜色bai )唇色乌青的女子,鬓角还是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的。* na *公子扒开女子的眼睛kan了kan,又查了查脉象,奇道:“这女子受了这般重的内伤,是怎么活↓*| lai |*的?”一旁站着的大夫开口:“公子有所不知,若不是这女子毅力惊人,有意识的吊着一口气,不然在河里漂了这般长时间,恐怕早已死了多少回了。依老夫kan,先用针法驱散这女子体内的寒气,再泡药浴慢慢养伤,至于这内伤,老夫会再开些药*| lai |*,恐怕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了。”
  “* na *多谢了,现在就开始施针吧。兰儿,给这位姑娘更衣。”
  就这么过了几天,大夫(曰)ri (曰)ri *| lai |*为* na *姑娘施针,之后又泡上一个时辰的药浴,药一直喂不jin *去,就没有再喝。肩上的伤算是慢慢好了起*| lai |*,只不过一直昏迷不醒。
  “五月啊,你不知道,* na *姑娘kan不chu **| lai |*还是个美人胚子呢!”一(曰)ri 兰儿在后院洗着衣物,跟一旁喂马的五月聊起*| lai |*。
  “真的?先前在河边救起她的时候惨White(颜色bai )着一张脸,头发乱成* na *样,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不说我还以为是shui *鬼呢!要不是主子心眼好让救起*| lai |*,我还真不愿意碰呢。想不到还是个美人?”
  “可不是,* na *姑娘是我长这么大见过最美的姑娘了。话说咱们主子还真是善心,一路上光施舍的盘缠都上百两了,如今又救了一位姑娘,咱们一直这么留↓去,什么时候才能回京城啊…。”
   “咱们主子游山玩shui *的惯了,回京城不急。要说整个陈国要比心善没几个比得过咱们主子的,”五月有些自豪的拍了拍马背,对兰儿说,“* na *姑娘一直不醒,大夫说是什么昏睡了太久不知道要醒过*| lai |*,咱们主子就天天给她chui 口欠笛子听。kan,主子又去了…。”
   姚青青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有萧陌,萧陌在背后吻着自己的肩膀,却huo *辣辣的疼,一会儿就变成了师父气急败坏的脸,说自己是坏女人,姚青青大喊着要辩解却发不chu *声音,画面一转就变成了紫晴狞笑着的脸,姚青青,你这个贱女人!我要你死!姚青青害怕的转身要逃,但只能在原di 打转,眼kan着紫晴一掌打过*| lai |*,疼痛瞬间传遍四肢百骸。姚青青痛苦的翻滚着却不得解tuo *。这时,有一种好听的声音传*| lai |*,像一根羽mao *在脸上拂过,瞬间冷却了姚青青躁动不安的心。
   “快醒过*| lai |*吧,你已经睡了够久了。”
   “我chui 口欠的笛音不好听么,你可知道别人听我一曲有多不易,快些醒*| lai |*把…”
   * na *声音好好听,就像雨shui *打在青石板上。是师父么?是师父在唤自己么…。
   费力的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照的眼睛有些不适。待kan清以后,发现床边坐着一个White(颜色bai )衣男子,在chui 口欠一根竹笛,轻快的曲调让人心情大好。我,我这是又穿越了么?姚青青迷茫的kan着* na *人的侧脸,ting *直的鼻梁,低垂的眼眸,睫mao *在脸上投↓阴影。即使只是侧脸,也能kanchu **| lai |*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但是,他是谁?自己又是在哪里?
   “你…。”姚青青想要发声,hou long里却传*| lai |*粗哑的声音,吓得姚青青以为自己被紫晴毒哑了。
   “你醒了。”* na *男子扭过头*| lai |*,chong *她云淡风轻的微笑,姚青青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词:温润如玉。逆着光,* na *男子笑起*| lai |*好kan的就像是四月的柳絮。见姚青青不说话,* na *男子从小案上拿过一杯茶,俯身将姚青青拥起*| lai |*,喂她喝shui *。动作有些生疏,似乎不大会照顾人。
   “你昏了好些时间,如今可算是醒了,kan*| lai |*我的笛音比药石管用。”* na *男子又笑,有些俏皮的chong *姚青青眨眨眼。
   “你是…。”姚青青完全清醒过*| lai |*了,要起身却又无力的瘫回去,* na *男子连忙一把扶住她的body(* shen | ti *),在对上她眼睛的一刻脸倏的Red(* hong *)了,咳了咳别过脸,慢慢将她扶起,细心的在Behind(shen hou)垫了枕头,“你是想问我是谁,对么?”
   姚青青点了点头。
   * na *男子又笑,他的笑就跟他的人一样,让人安心。“我叫幸White(颜色bai ),这里是临川的客栈。我路经沁河,就捡到了一只脏兮兮的小flower (hua )猫。* na *么,你呢?”
   小flower (hua )猫?姚青青心↓好笑,幸White(颜色bai ),* na *你就是小White(颜色bai )。“我叫姚青青。我是…”要说昆山di 子么?万一幸White(颜色bai )又把自己送回去怎么办?自己要怎么面对师父怎么面对萧陌?* na *个di 方,她不想再回去。就让我当一只乌龟吧,暂时当一只乌龟吧。
   “我是…我是…我是…”用穿越经典方式说我不记得了?不行,被人用的太多了;还是用在河边洗衣服的老说辞?* na *万一把自己再送回去怎么办。哎呀,姚青青你是把脑子睡糊涂了么快想啊!
   “无妨,不说罢。你睡了* na *么久,先喝些小米粥怎么样?你身子虚,我*| lai |*喂你。”幸White(颜色bai )转身端↓在桌子上用小huo *炉煨着的小米粥,有些笨拙的烫到了手,微微翻搅了一↓,将勺子喂到姚青青唇边。
   姚青青默默di 喝了,kan着他被烫Red(* hong *)的手,渐渐笑了。   
  ------题外话------
  女人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痛X啊!之之*| lai |*的时候更是要死要活的啊!之之这么辛苦的忍着病痛码文····收藏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