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kan着* na *位仙风道骨的人,姚青青想起* gao *二的时候有一次去上体育课,因为**在最南端,中间要穿越好几个年级。还记得* na *(曰)ri 阳光正好,姚青青正与狐朋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友们打闹,不经意间就望见了一个蓬头垢面,须长三尺的* gao *三男子,只见他目光坚定,正朝着理想的方向大步前行!啊!kan他的胡须随着他的跑动飘扬的多么憨态可掬!姚青青当时立刻傻眼了,* na *个学长感觉到有人注视自己,回头对着姚青青斜嘴一笑,啊!kan他的眼光是多么不羁!也多亏了* na *个‘不羁’的学长,姚青青对* gao *三一直抱有阴影。
  再kan这个di 子,终于跟擂台↓的人打完招呼,刷的一liao 袍子原di 盘* tui *坐↓,大拇指相& nie (一种手法)放于* tui *上,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
  “哇桃牵师兄好厉害啊!”di 子甲。
  “就是就是,真不愧是桃flower (hua )师叔的di 子,多淡然啊!”di 子乙。
  “恩恩!就是!”随声附和的路人。
  “KAO,摆谱也不用这样吧!这货是要学印度阿三练上一段瑜伽神功助兴么?!”姚青青。
  擂台另一侧慢慢走上*| lai |*一个人,平淡无奇的black(hei )袍,平淡无奇的容貌,冷冰冰的表情,要是他不说话,姚青青都怀疑他得了面瘫症。
  “请。”空照一手握着剑鞘一手握着剑柄横于xiong 前,等着桃牵拔剑。
  * na *边桃牵慢慢起身,一手背于Behind(shen hou),脸上是释然的表情,抬头望望天边的云彩,缓缓说道:“空照师di ,你我相争这许多年,终于要做个了结了。”
  姚青青在台↓拼命平复着呼xi 口及,压制住自己想chong *上去扁他一顿的yu (谷欠)望。
  空照还是面无表情,“拔剑。”
  “空照师di ,”桃牵痛心疾首道:“你我…真的非到这一步不可么?”
  面无表情,“拔剑。”
  “也罢也罢,我便遂了你的心愿吧…师di ,你知我不愿伤你,我们今(曰)ri ,便点到为止吧。”
  面无表情的脸有些裂缝,“师兄请。”猛di 拔开剑鞘扔到一旁,将剑横于xiong 前准备jin *攻。
  “等一↓!师di 啊,你可还记我我们刚jin *昆山的(曰)ri 子?* na *(曰)ri 的阳光也如今天一样…。”
  你们还比不比了!姚青青大力的撕咬着长长的衣袖,两眼冒huo *的kan着还在台上吐沫横飞追忆过去的桃牵。这时,空照突然趔趄了一↓向前朝着桃牵扑过去,因为剑本*| lai |*是被他横于xiong 前的,这↓变成了横在桃牵的脖子前了。
  “你大爷的空照!老子还没说开始呢!”
  姚青青惊讶的kan着台上陡然变化的局势,不不由自主的望向离凤的方向,* na *厮也在kan自己,秀美的手偷偷向自己比了个V字,* na *是姚青青教他的。kan姚青青笑的一脸‘我就知道是你☆ɡao 扌高☆的怪’的表情,离凤chong *她眨了眨眼:自己知道就好了。
  姚青青又笑着点了点头。
  台上桃牵一个劲儿的不愿意,非说是空照使诈,不算不算。空照还是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这才第一场,足足拖了半个时辰,师尊终于忍不住了,宣布空照胜,叫人把委屈的就要挥膀子上去gan 架的桃牵拖了↓去。
  接↓*| lai |*姚青青kan的百无聊赖,因为都是些初级di 子,一个个都怯懦的不行,招式练得也很简单,根本不像电视剧中* na *样虎虎生威。相比之↓甚至还是* na *乌龙的第一场有意思。好在姚青青在现代参加过了无数大小学校会议,熬个一上午还是可以的,发呆就行了。
  因为这才是中午,各门di 子都不用回去,统一去一个离会场不远的临时搭的凉棚打饭。kan着长长的队伍,姚青青一阵熟悉感,仿佛又回到了大学的时候,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有秩序多了,不用再挤破头强抢脸的了。想当年姚青青刚入校的时候就被Z大食堂的盛况吓的傻眼了。
  * na *简直就是灾荒年间官兵开仓放粮时的历史场景再现啊。——摘自姚青青大学(曰)ri 记。
  在吃了一个星期的泡面之后,姚青青终于觉悟了,与同寝室的金燕子女侠达成同盟,你占座*| lai |*我打汤,我buy(中文:gou mai)菜*| lai |*你buy(中文:gou mai)饭,从此之后再也不愁吃不愁喝,成为食堂一代传奇。
   走到近处姚青青才kan清是什么样子。一张很长的木桌上摆着一大桶米饭,依次kan过去是几桶素菜,姚青青拿着一个碗挨个打了,走到最后,竟然放着一大块熟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每人可以切几片吃,姚青青跟操刀的人说了几句好话,就得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捧着饭寻到一处临河的di 方,把菜放到一块石头上,就席di 而坐开吃了。一片阴影落↓,抬头就对上一张笑脸。
   “师父怎么跑到这里*| lai |*了?”虽然问他,但姚青青一点也不吃惊在这里碰见。
   “kan青青吃这些个,师傅我好心疼啊。”
   姚青青低头尝了一口菜,味道还不错,又翻了翻,没发现什么创可贴纱布之类的东西(==,这里怎么会有创可贴…。),比学校食堂的饭强多了,本*| lai |*就不能对这种大锅饭有太多要求。
   “还好啊,能吃的。”
   “哎,kan你吃的这么欢畅,为师真是White(颜色bai )忙活了。”离凤起身掸掸袍子,惋惜道。
   “等↓!你肯定带东西了吧,快交chu **| lai |*!”姚青青又把离凤按坐在di 上,在他周身翻找着。
   翻找一圈无果,最终离凤自袖里掏chu *一个油纸包,姚青青打开一kan,“哇,鸡翅!师傅我爱死你了啦!”抓起开始吃。
   离凤听她又说* na *句话,便喜滋滋的shen 着脸在* na *里等着香吻送上门,等了一晌,回头kan某人正ken *得昏天black(hei )di ,委屈的说:“青青是不是忘了什么啊?”
   “啊?什么?”
   “这个。”shen 手指指自己的脸,笑眯眯的,“你上次都亲了人家的…。”
   姚青青老脸一Red(* hong *),抓抓头,“上次是太* gao *兴了一时忘乎所以了么…”
   “* na *你的意思是我给你带鸡翅你就不* gao *兴了?”声音温* rou *无比,尾音微微上扬,但听在姚青青耳朵里怎么就这么恐怖呢?
   “当然* gao *兴的!”赶jin * tian * 舌忝 *一↓最后一个鸡翅沾上自己的口shui *,heng(哼哈二将),不怕抢走了。
   “* na *快点。”把脸shen 过去。
   望着近在咫尺的脸,姚青青咽了一口口shui *。恩,皮肤好好,都kan不见mao *孔的,还* na *么White(颜色bai )…。
   现在自己要是说“师傅我们是师徒我们不可以的啊!”自己都会忍不住把自己PIA飞的!离凤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离凤:……。),自己又不在乎什么男女之防,反正又不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亲了。心一横,撅起小嘴,对着离凤亲了一↓。
   “恩恩,这才乖。”离凤满意的直起身子,“乖徒儿,慢慢吃,师傅走了哦。”
   “哎?等一↓。”
   “怎么?”离凤笑眯眯的回过身,无限* rou *情的kan着她。
   “这里沾上油了。”把离凤往↓拉一点,用袖子把自己刚刚留上去的油印擦掉。汗,怎么感觉这么像偷情完擦胭脂印清理现场的场景?顿时心脏一阵狂跳。
   “青青真是体贴。”离凤rourou姚青青的头发,又绝代风华的笑了,kan的姚青青一阵晕眩。
   直到离凤走后姚青青都平复不↓*| lai |*,满满一碗菜也没心情吃了,匆匆扒了几口就回会场去了。
   待姚青青走后,自一旁的树林里慢慢走chu **| lai |*一个紫衣女子,阴抑的望着刚才两人坐过的di 方,恶狠狠的咬着**,大眼里泪光闪闪。一转身kan向会场瞪着姚青青坐着的di 方,厉声说道:“姚青青!”   
  ------题外话------
  如果有时间的话今天会有两更哦~
  请各位亲多多收藏评论哈~!
  女配chu *现!
  各位亲,师父的路任重而道远啊!离凤你以为只有一个萧陌么?肿么可能!哇卡卡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