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烛庸子给的丹药确实有效,姚青青回*| lai |*以后吃了一颗,暗自调息让body(* shen | ti *)全部xi 口及收,隔(曰)ri 便觉得神清气shuang XX大XX内力大增,甚至一时间感官都灵敏了许多。姚青青便将目光转到离凤的* na *几个小瓶子上去。姚青青算kanchu **| lai |*了,师尊根本就是个护短的,给离凤* na *几瓶药肯定也都是好东西,要是直接开口问他要,万一不给反而起了防范之心就亏大发了。* na *(曰)ri 回*| lai |*好像见他放在外间床头的柜子里了,趁他现在在小瀑布* na *里练功,不如自己先拿几颗尝尝?
  说做就做,姚青青蹑手蹑脚的jin *了离凤住的外间,绕过屏风,一眼就瞅到了床头的* na *个Red(* hong *)木小柜子。挨层抽开,就kan见几个瓶子躺在底层。心中一喜,拿chu **| lai |*挨个扒开塞子闻了闻,跟自己* na *几瓶的味道不大一样,* rou ** rou *的,香香的,好闻是好闻,可总感觉很奇怪。瓶身上刻着几个篆体样的字,姚青青kan不懂,索* xing *不管了,从每个瓶子里拿chu *一颗塞jin *怀里,溜jin *了自己的里间。
  离凤练功回*| lai |*不见姚青青,便到里间去寻她。“青青,我要吃你做的奥尔良鸡翅膀…。”一推开门,便见姚青青面带隐忍的瘫坐在窗前调息,面色潮Red(* hong *)浑身冒汗,很是痛苦。离凤以为她练功心切一时走huo *入魔了,连忙过去封了她周身几个大,用内力帮她把四散的真气疏导回*| lai |*。可又觉得不对,在她腕间一探,发现姚青青只是心跳过快了些,内息有些稍稍的紊乱,但绝无走huo *入魔的可能。* na *她这幅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傅…。”一声轻ruan (车欠)却* rou *mei(女眉)的声音自姚青青唇间飘chu *,离凤顿时浑身一颤。姚青青自己也吓了一跳,不相信这样的声音会是自己发chu **| lai |*的。自己只不过吃了一颗离凤的丹药之后便觉得(zao 。re )难忍,想着是药力大才会如此便未多想。但似乎有一阵强大的力量自underbelly(* xiao fu *)升起,怎么压也压不↓去,刚好离凤jin **| lai |*,自己才松了一口气,不想纳(zao 。re )更甚,连自己chu *口的声音都变了。
  离凤深深xi 口及了一口气,* rou *声问道:“青青,你可是吃了什么?”
  “我…我…”这个人的**好Red(* hong *)啊…好像咬上去…
  “告诉师傅,你是不是偷偷吃了师尊给我的药?”kan着姚青青双眼今口 han 春的模样,离凤心↓一片了然。
  “唔…唔…。”姚青青拼命挽回一丝清明,chong *着他点头。可kan着* na *张近在咫尺的绝色的脸庞,脑中最后一根绷jin 的弦也断掉了,心神一动就扑到了他身上,抱着脖子对着唇瓣就ken *了↓去。不想离凤一偏头,姚青青吻在了脸侧,扭头又要锡去,却被一只手jin jin 捂住。
  “唔唔…”姚青青挣扎着,* na *片Red(* hong *)唇就像是沙漠里快要渴死之人眼前的绿洲,又像是可口的cherry(ying | tao),她要尝,她要尝…
  “虽然我也想过,但是现在不行。”离凤望jin *她的眼底,一字一顿的说道。姚青青迷惑的kan着他,发现挣tuo *不了,便吻向他的手心。一阵(su)酉禾麻,姚青青的唇轻啄着。离凤目光沉沉的kan着她,xiong 膛起伏了几↓,最终↓定决心,一掌把她劈晕了。
  起身抱她起*| lai |*,kan着怀中安静的人儿,离凤无声的笑了,这么做,肯定是对的。
  睁眼kan见的是一片青色的幔帐,姚青青甩了甩头,认chu **| lai |*这是自己的床,刚想要起身,一旁就有人扶着自己起*| lai |*,背后靠着一个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xiong 膛,他一开口说话,整个xiong 腔都跟着微震,姚青青jin 贴着,蓦di 脸Red(* hong *)了。
  “喝点shui *吧。”是离凤。
  就着碗喝了几口,姚青青扭头,“我怎么了?”
  “还敢问怎么,”离凤佯怒,屈指敲在她的额头上,“要不是你偷吃师尊给我的丹药,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