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想不到小师叔教徒还真有一套,你已大好了,更胜从前。”萧陌笑* yin ** yin *的上↓打量了姚青青一会儿,突然面带愧色的说,“青青,害你被人劫走,是我考虑不周防范不全了,又害你身陷迷谷中了瘴毒,幸而你如今安然无恙,不然我实在是…。”萧陌脸上chu *现一抹惊慌神色,似仍心有余悸。
  “不管怎么样我如今已经好了呀,没关系没关系,你无须过多自责的。”又想起*| lai |*什么,姚青青说:“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na *些人为何要劫我啊?”自己*| lai |*这个世界虽已经快一年,但是大半时间都窝在昆山碧螺坞里,宅的现在连昆山其他门↓的di 子也不认识,没可能跟谁结↓什么梁子。难不成是离凤什么相好的占有yu (谷欠)太强连徒di 也不让收,所以杀自己灭口?可是乌鸦帮kan上去又没什么恶意。现在再回想一↓,在路上还有一伙人*| lai |*劫自己,两方人争执之↓才会动手,姚青青才会被马车甩到* na *什么迷谷里。几天前离凤跟自己讲事情的经过时并未提到乌鸦帮,自己也因为刚醒过*| lai |*没有想* na *么多,现在kan*| lai |*这件事真是疑点重重。
  “是江湖上的一伙人,”萧陌皱眉,“还记得我跟你说我还有些事要善后么?就是他们了。江湖上有峨眉,苍梧,武当,昆山,White(颜色bai )索,奇琼六大门派这你应该是知道的,虽说是六大门派,但White(颜色bai )索和奇琼实力不足,di 子又多通鬼术,被其他四大门派所不齿,是以在江湖中真正说得上话的只有峨眉,武当,昆山,苍梧了。再过几个月就是武林大会,此次会在苍梧举行,而这次新的武林盟主不仅会得到世间一等一的武功秘籍,还会有一块自西北无人之境的掘chu *的血玉,这玉是疗伤圣品,对于增jin *内力也有奇效,是人人眼Red(* hong *)的东西。前些(曰)ri 子White(颜色bai )索的di 子突然大量↓山,打的是di 子↓山试炼的旗号,但其内中缘由谁也不好说。是以师傅派我一路跟随* na *送玉的队伍,途中果然遇到几伙人,不过kan不chu *是哪个门派之↓。”
  “之后到了姜国境内我便离开了,不过前几(曰)ri 奇琼又有异动,我才刚回昆山又得上路。不料碰见你,多(曰)ri 不见便想着把你带在身边,一*| lai |*让你见见世面总好过(bie)在昆山,二*| lai |*我也…”萧陌kan了姚青青一眼,不自然的将脸转到一边,话锋一转,“是我思虑不周了。”
  “* na *天晚上我直到发现钉在你门口让我少管闲事的纸条才知道你被劫走,我一直甚少带女子在身旁,怕是* na *些人误会了才将你劫走。央我一个朋友去寻你才得知你在迷谷,我赶过去的时候你已经被小师叔救走了。”
  等于说是十年一度的武林奥运会马上要在苍梧举行,今年的奖品极其*** feng ***厚引得各门派眼Red(* hong *),于是身为名门正派的昆山掌门便令萧陌组建一支维和小部队前去护送,谁知这边事刚完* na *边奇琼又不消停,萧陌只好再踏上征程,途中有一伙人想威胁萧陌,姚青青这个冤大头就被劫走了。
  事情总算弄清了,但隐隐的又有哪些di 方不对劲,具体是哪里自己也想不chu **| lai |*,姚青青摇了摇头把* na *些纷杂的思绪甩chu *去,心想又不管自己什么事。突然反应过*| lai |*武林大会将至,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自己虽然愧对广大穿越女,*| lai |*了快一年了也没碰上什么* gao *人传授武林秘籍然后功力一飞chong *天从此名震江湖,但能kankan武林奥运会的盛况与武林盟主的英姿也是好的。但不知道自己这种小角色能不能去kan武林大会,离凤又不喜欢这种‘跟一群老(jia huo )久仰*| lai |*承让去’的活动,保险起见,还是自谋chu *路吧。
  眨巴眨巴眼睛作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状kan着萧陌,“萧大侠,你害我中了瘴毒,不给些赔偿是不是不太说得过去?”
  萧陌微愕,刚刚不还说没关系的么?还是开口:“你想要什么赔偿?”
  “我想要你…”姚青青拉住他的袖子,朝他缓缓*近,萧陌吃了一惊,顿时呼xi 口及微促,浑身jin 绷。
  “带我去kan武林大会!”
  萧陌无奈的闭了闭眼,麻烦姚青青你以后一口气把话说完行么…。不知道为何有些小小的失落?
  “这有何不妥,只是小师叔他恐怕不会让你跟我去了。”
  “这有何难?他若不让,我偷偷跟你去就是了!这次可保护好我啊!”
  闻言萧陌很* gao *兴的样子,“* na *是自然,”又苦笑,“小师叔要骂我拐他徒儿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直到月上中天,姚青青才回去睡觉了,满心欢喜于马上就能参加武林大会,也并未注意离凤不在外间。
  “你这副好口才我真怀疑跟我一样是对着女人练chu **| lai |*的。”
  “我可没有* na *样好的女人缘,”萧陌转身,对着Behind(shen hou)的离凤微微颔首:“小师叔。”
  晚间的山风有些微凉,chui 口欠得两人衣衫瑟瑟作响,气氛有些冷寂,一阵沉默。
  离凤笑了一声,天di 万物都为之失色,手背于Behind(shen hou)慢慢随* xing *踱着步子,“儿时一起长大的情分都忘了么,怎的这般生疏。”在萧陌身前站定,“说话虚虚实实,乃是说谎的最* gao *境界,对青青* na *种笨丫头,你大可不必如此。”
  “此言差矣,”萧陌朝大殿的方向瞟了一眼,“她kan着粗心大意,实则内心细腻,我若不说的yuan *一点,不多时她就会发现不对。离凤你,也不想她知道的吧?”
  离凤双眼微眯,散发chu *一种危险气息,“我说过的,她不是。”
  “一切不能妄↓定论,她kan着是粗野的很,但公主被送chu *时尚在襁褓,长在民间,也难怪如此。”
  “你到对我坦诚的很。”
  “反正以你的手段一定会知道,不如我自己告诉你。再者就是,”萧陌严肃了神情,“现在kan*| lai |*,你绝对不是普通人,你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我当然不是普通人,我是过目不忘,天资聪颖,十九岁就可开门授业的武学奇才离凤啊。”离凤笑意盎然。
   萧陌不理会他打马虎眼,“不管你是谁,我都希望我们不是敌人。”
   “自然不是。”
   萧陌深深的kan了离凤一眼,转身离去。
  ------题外话------
  今天kan见收藏多了好多,之之好* gao *兴啊!之之会努力更稳滴!谢谢各位亲的支持啦~
  多多评论哦~之之可以任意调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