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青青,醒醒吧青青,师父烤了鸡翅膀哟!”
  “青青,你桃flower (hua )师叔发现我在他院子里埋得酒了,* na *么多坛啊,全被没收了!可恶!你快起*| lai |*,我们师徒齐心去教训他!”
  “青青,你快醒过*| lai |*,师父好闷啊,没人给我捉弄的感觉真不好啊……”
  “姚青青!你再不起*| lai |*我就把你tuo *得gan gan 净净丢到药桶里泡成药人!”终于,在离凤“温* rou *”了三天之后他终于露chu *了本* xing *,并且他真的这么做了…。
  所以姚青青醒过*| lai |*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小内ku 泡在一桶蓝汪汪的药shui *里,呆愣了半天,一直在桶前忙活的离凤才扭过头,kan见她醒了,把一碟切得碎碎的根状物倒jin *桶里,笑的很欠揍,“你好啊蓝青青。”
  低头kankan手臂,果然变成蓝的了,姚青青一↓子站起*| lai |*跨到桶外一手抄起五斗柜上的铜镜,然后…
  “KAO!,这个蓝精灵sister(* mei mei *)是谁!”只要姚青青把头发染成金色再戴一顶white(* bai se *)袜子帽,她就活tuo *tuo *一个真人版蓝精灵了。怒气chong *chong *kan向始作俑者,* na *人正一脸促狭的盯着自己,不过不是脸,而是肩膀往↓,嘴里还‘啧啧’有声,一脸惋惜。姚青青连忙hands(* shuang * shou *)环xiong ,四周又没有遮羞的东西,只好再扑通一声跳jin *浴桶里。
  “师傅我又不是一块布,你居然把我染了!”姚青青把自己埋在shui *中,只露chu *头,shen chu *一只手指着离凤的鼻子。
  “我就是染你了,不止染了指还染了body(* quan | shen *),如何?”离凤把身子倾jin *桶里,把姚青青*得更往↓了一点,一手liao 拨着药shui *一边闲闲的开口,“哎,如今我抱也抱了kan也kan了,虽然师傅不是什么负责任的人,但你是徒儿嘛,总是可以给些优待的,不如青青你就自己当师娘吧,好不好?”
  “好你个头啊!”姚青青气急败坏的叫起*| lai |*,师傅总有办法让她暴跳如雷。“这桶里是什么啊,酸不拉几的。”
  “当然是为师精心为你调配的药shui *啦,你一直不醒,想必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中毒body(* shen | ti *)不习惯,被* na *瘴毒掏空了身子,所以总要想办法给你增强抗毒* xing *的么。而这一桶,”离凤又近了些,呼xi 口及打在姚青青脸上,鸦翅样的睫mao *上↓翻飞,“是抗***的。”
  “噗!”姚青青吐血了。
  师徒大战第一回合,离凤wins!
  在姚青青威*利诱之↓,她终于得以从浴盆里解放并且坚决谢绝离凤想为她穿衣服的请求之后,坐↓*| lai |*好好吃顿饭了。正ken *鸡翅ken *得不亦乐乎之际,姚青青突然一拍桌子,“不对啊!”
  离凤抢过她手里的鸡翅咬了一口,“什么不对?”
   “我怎么会在这?”
   离凤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这反映也忒慢了点。
   恋恋不舍的把鸡翅放↓,离凤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当然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比如du dou 的渊源,她为什么会被劫走;增添了很多必要的,比如自己能找到她都是因为心有灵犀一点通,自己是如何力战群雄,以及重头戏,他是怎么给她*毒的。
   闻言姚青青果然半天合不住嘴,离凤满意的拍拍姚青青的肩膀,“你不用担心师傅不要你,也不用感动,这…”‘都是为师情到深处不由自主做的’还没说,就听姚青青自言自语道:“内力这么厉害的哦还能排毒养颜?* na *我就不用怕光吃鸡翅便秘了哦。”然后很放心的拿着鸡翅更加放肆的ken *起*| lai |*。
   “…。”离凤石化了。
   师徒大战第二回合,姚青青wins!
   吃完晚饭姚青青倒头大睡,醒*| lai |*发现自己身处昨天同样的处境,只不过药桶里的药shui *变成了Red(* hong *)色,离凤* na *厮笑的一脸狐狸样把一碟捣烂的Red(* hong *)色flower (hua )辛瓜辛 (ban) 倒jin *桶里,“你好啊Red(* hong *)青青。”
   第三天,紫青青…。
   第四天,青青青…。
   第五天,粉青青…。
   就这样,姚青青成了药人。
   至于男女之防这个问题,就算了成了药人,离凤的初衷还是从医者chu *发,咱身为有文化有涵养有素质有理想的四有青年总不能这么小家子气,再者,离凤* na *(jia huo )阅人无数,自己这xiong 无二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柴huo *妞,在他眼里估计就是一朵gan 香菇……
   在第六天黄青青吃完晚饭去河边消食的时候,碰见了多(曰)ri 不见的萧陌。但两人的相见并不愉快,这大约是萧陌一开始把一条响尾snake(she 虫它)扔在姚青青肩膀上的缘故。
   “萧陌,你丫太不成熟了!怎么跟我师父一样!”姚青青如今跟离凤学了掌法牛气了,一掌把* na *条本*| lai |*就已经奄奄一息的snake(she 虫它)劈飞了。
  ------题外话------
  今天去见朋友,朋友说之之的black(hei )眼圈比上学的时候还重啊~!我是勤勉更文的好* yin *啊~!
  所以不收藏怎么行啊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