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据姚青青的观察,这帮人应该是没有恶意的。把自己偷chu **| lai |*的* na *个人估计是头儿,从客栈chu **| lai |*上马车走到郊外就跟一帮子同样沉默寡言的black(hei )衣人会合了,再然后就顺着一条很颠簸的小道走着直到现在。暂且就叫他们乌鸦帮好了。期间她苦于被点了*道不能开口,但是* na *个头儿都会不时询问她是否需要喝shui *什么的,很冷漠却也还算体贴,如果她算是人质的话。
  手脚僵*ying *的坐了大约有二三个时辰,姚青青感觉微微能动了。武侠小说里写的*道不应该都有时间限制的么?如今过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没(jie kai)?记得自己kan见* na *人时,后颈感觉被什么打了一↓,之后就酸酸麻麻的动不了了,想*| lai |** na *就是*道。姚青青暗自调息,希望自己这个菜bird(niao )可以先飞一次把*道chong *开。
  刚感觉有一点效果,就听见外面乌鸦帮帮主大喝一声:“何人!”车子猛di 一停,姚青青惯* xing *使然朝前一chong *鼻梁就狠狠的磕在了di 板上。
  “完了完了人家的* gao *鼻子这↓要断了…。”姚青青表情痛苦的rou着受伤的di 方。rou着rou着突然意识到自己能动了,心道总算因祸得福,就听见外面有刀剑chu *鞘的声音。
  “把车里的人留↓,饶你们全尸。”姚青青一愣,指的是自己?
  “阁↓好生狂妄!”乌鸦帮帮主冷heng(哼哈二将)一声,“如果我没kan错,阁↓应该是姜国摄政王门↓的暗卫吧,在陈国di 界说这种话,就不怕影响两国邦交么!”
  “杀了你们,就无人知晓了。车里的人,留↓。”为首一人冷冷开口。
  “做梦!”
  “heng(哼哈二将),不知好歹!”jin 接着就听见刀剑碰撞的声音,寂静的小山林突然变得嘈杂起*| lai |*,两方似乎势均力敌,一时竟僵持不↓。姚青青蹲在车里一动不动的听着外面的声响,慌得不知如何是好。不时有鲜血pen( 口贲)上车壁,刺鼻的味道传到车内,弄得姚青青一阵gan 呕。姚青青长这么大还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这种场面,什么镇静什么淡定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她身边连一件武器都没有,心想万一殃及自己这尾池鱼就太倒霉了,可外面这么混乱又不能chu *去,急的她浑身冒汗。
  车子突然剧烈的摇晃起*| lai |*,她赶jin 手忙脚乱的扶住车窗。听见有人声音嘶哑的喊:“保护姑娘!”kan*| lai |**| lai |*人是想抢马车,乌鸦帮正跟他们对峙。迅速的掀开车窗帘子又放↓,似乎乌鸦帮的情况不容乐观,人数已经越*| lai |*越少了。自己该怎么办?正犹豫不决之时,马鞭一响马儿一声长嘶,车子快速的向前驶去,所有喧嚣都在急速的后退。姚青青惊魂不定的掀开门帘一kan,一个背后绣着弦月的black(hei )衣人正奋力的鞭打着马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向着山林深处驶去。
  这个人是敌是友?他要把我带到哪去?姚青青快速的想着,最终决定相信自己的判断,拔↓头上的簪子狠狠刺向马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马儿吃痛,更是发狂狂奔起*| lai |*,* na *人没有料到姚青青会这么做,防备不足被甩↓了车。事情似乎跟预想的不同,speed(*su du*)太快姚青青没法跳↓*| lai |*,眼kan着周围的景色越*| lai |*越阴暗,姚青青连忙拉过缰绳使劲拽,无奈力气太小如蚍蜉撼树,马车一拐,姚青青终于被甩↓了车,重重的撞到一棵树上,摔在di 上晕了过去。
  离凤神思恍惚的坐在窗前,突然感觉xiong 口一顿,心↓没*| lai |*由的一慌,只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眼前闪过一个青衣影子,不会是青青有危险了吧?
  听见响动,离凤shen 手一抓抓到一只鸽子,解↓脚上的竹管读了,面色忽然一变,放飞了鸽子后就chong *chu *了房间。为了交流方便,离凤这几(曰)ri 一直是住在长洲城的的客栈。飞奔至客栈后院牵了匹马飞身一跃,用力的鞭了一↓,身影就迅速消失了。
  就这样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一直行了一天,傍晚时分终于到了凌青,离凤刚一↓马,* na *匹马就口吐White(颜色bai )沫力竭而死了。按着记号寻到一户农家,推门jin *去就kan见何卓他们。
  “她人呢?”扫视了一圈,离凤淡淡的开口。
  何卓闻言跪↓,脸上带着沉痛,“属↓办事不利,让他们抢了马车,姚姑娘被带jin *迷谷后↓落不明,请殿↓责罚!。”
  听到‘迷谷’二字离凤呼xi 口及微促,闭了闭眼,甩袖就要chu *门,何卓抢先拦↓他,扑通一声又跪↓了,“迷谷乃迷踪之di ,瘴气弥漫,殿↓怎可以身犯险!属↓愿前往迷踪di ,不寻到姚姑娘就提头*| lai |*见!”
  离凤顿了顿,冷声说道,“跟上吧。”就一步跨chu *了门。
  “殿↓!”
  ------题外话------
  之之可是顶着熊猫眼在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