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kan把姚青青吓成这个样子萧陌笑个不停,姚青青咳嗽了半天,Red(* hong *)着眼睛怨念的kan着萧陌,更加觉得自己倒霉。

    两人在树林里过了一夜,姚青青想到几个严峻的问题,自己该去哪?做什么?怎么回去?自己在这里身无分文,有没有落脚的di 方,还时时刻刻要担心被老鸨抓回去或者丧命荒野,没几天怕就要饿死。于是姚青青把目光转向了萧陌这头fei *猪,反正他也打趣自己要自己以身相许。她一脸正经的借口答应了人家要为奴为婢,做人不能不讲信用,便死乞White(颜色bai )赖的要跟着萧陌,萧陌竟也欣然答应。于是厚脸皮的姚某人跟着萧大侠雄纠纠气昂昂的上路了,美名其曰:笑傲江湖。

    从萧陌* na *里得知,这里是陈国,原本姚青青还以为是历史上* na *个政权更迭比吃饭还快的五代十国时期的陈国,便问他有没有宋齐梁,后*| lai |*得知这并不逝代的* na *个陈国,而且许多古代常识萧陌都不知道,姚青青便肯定自己*| lai |*到了一个架空朝代。这里是陈国的一个边陲小城,执角,往北是姜国。姜陈间横亘着一座眠雪山,两国便以此为分界线。还有一条融江,发源自西北无人之境,行至眠雪山便分成两条gan 流,分别向姜陈绵延开去,故此,姜陈两国子民都将这条融江奉为母亲河。陈国河流密布,多文人雅士,文明繁盛;姜国原是游牧民族,后*| lai |*有一个部落首领名唤闻人保宇的统一草原,后又南移,在眠雪山以北建立了姜国政权。整个大陆上姜陈并列互通有无,也算得上祥和。姚青青本还想问关于皇帝年号有没有科举之类的问题,但萧陌回想了一↓,只说江湖中人,与朝廷向*| lai |*不亲厚,这些自己也不清楚。萧陌是一个叫昆山的门派的di 子,此次↓山是师命在身,要前往洛城办事。洛城di 处陈国中心,虽不竖都,但却是南北东西贸易的枢纽,繁华异常。购物和八卦是女人两大爱好,一听及此姚青青的双眼立刻放光,这古代衣服虽繁复却好kan的很,但想到自己是跟屁虫一只,便又蔫了↓去。一旁的萧陌kan她垂着小脑袋很挫败的样子,笑了笑没有说话。

    走了一会竟又回到执角,姚青青连忙拉着萧陌的袖子,“你做什么又回去?!留香楼的老鸨会杀了我的!”

    “无妨,”萧陌安慰的拍了拍姚青青的手,“有我在,怕什么。”

    “可是…”

    “你昨天不大侠大侠叫的欢,若我连你也护不了,岂不White(颜色bai )担大侠的称呼。”萧陌不由分说就将姚青青拉jin *了城。

    一路上姚青青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jin jin 拉着萧陌的袖子,萧陌只一直很无奈的笑着,倒也任她把自个儿衣袖拧成麻flower (hua )。

    七拐八拐的拐jin *一家成衣店,立刻有精明的老板chu **| lai |*招呼,萧陌chong *老板一指姚青青,“给她挑件衣服*| lai |*。”

    * na *老板一kan二人皆风尘仆仆,女子身披一件男装外衣,脖颈还有可疑的Red(* hong *)痕(其实* na *是蚊子咬的),头发乱糟糟的还夹着几片树叶;男子直接着了一件中衣露chu *大面积脖子和xiong 膛,立刻会意了,想必是一个血* xing *方刚一个青春少艾一时你侬我侬情到浓时shui *到渠成天雷勾di huo *的…。突然老脸一Red(* hong *),这帮年轻人啊…

    姚青青一听要给自己buy(中文:gou mai)衣服,立刻兴奋的跟着婢女跑到里间试衣服了。这厢萧陌也换了新衣,又随便挑了几件男装包起*| lai |*,坐在外间喝茶。

    “这位公子从哪里*| lai |*?kan着不像执角人。”老板一边包衣服一边问道。

    “恩,我们是临川人。”

    “临川大多早婚,公子和尊夫人kan着年岁都不大啊。”

    萧陌笑着睨了老板一眼,似乎很* gao *兴,“* na *不是我夫人。”

    “啊?呵呵…公子美妾在怀,享尽齐人之福,真是有福气啊。”

    萧陌笑了笑,“也不是妾。”

    老板老脸一Red(* hong *),非妻非妾,难道…哎,只苦了* na *小姑娘。

    这时姚青青像只蝴蝶一样从里间飞了chu **| lai |*,她穿了一件tender(nen)粉的绣着金flower (hua )的衣裙,一头长发被松松的绾成一个垂挂髻,英气的飞燕眉,明亮的杏核眼,秀ting *的鼻子,巧笑倩兮的脸颊,自是一番秀丽天成。饶是萧陌,也不禁怔了一怔。

    “怎么样怎么样?漂亮吧!”姚青青飞过*| lai |*拍拍萧陌,“好kan吧?”

    “小的gan 这行几十年,还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姑娘这等人物呢!姑娘真属天人之姿啊!”胖老板夸奖道。

    听了好话姚青青很* gao *兴,目光灼灼的kan着萧陌就等他拍板。萧陌将手握拳放在嘴边咳了一↓,笑眼千千的说,“我说过让你试女装了么?”

    “虾米?!”姚青青叫chu **| lai |*,“我是女的,不穿女装穿什么!”

    萧陌听不懂* na *句虾米但也大致猜到姚青青不愿,开口安慰道:“你我行走江湖,女装多有不便,还是换回男装吧。”

    姚青青一想也是,万一哪天萧陌不在,自己半点武功也不会,穿的这么flower (hua )枝招展再被这个楼* na *个馆的抓过去可怎么办,但这件衣服又实在是好kan,哎,真舍不得啊。

    “听话,换这件。”萧陌从包里拿chu *一件竹叶青的男装长衫递给她。

    最终,姚某人还是换上了* na *件男装,把头发用发冠竖起,一步三回头的跟着萧了刚租的马车。

    因念着到手的衣服飞走了,姚青青大半晌都没说话。萧陌手拿着一本书斜靠在小榻上kan着,不时瞟一眼姚青青。忽然一个包袱砸到姚青青头上,姚青青捂着头不解的望着他,“打开kankan。”

    姚青青不明就里的打开,一kan,可不就是* na *件tender(nen)粉衣裙!

    “啊!你什么时候buy(中文:gou mai)的!我爱死你了萧陌!”姚青青* gao *兴di 忘乎所以的差点扑到萧陌身上亲他一口,一旁的萧陌听闻她着胆大妄为的语言愣了一愣,“你们青楼女子都是这般大胆么?”刚说完又觉失言,却也不好再解释。

    “青楼女子?”姚青青在身上比划着* na *件衣裙,“我才不是什么青楼女子,我原在河边洗衣服,后*| lai |*被人打晕了,醒*| lai |*就在留香楼了,* na *老鸨*着我让我接客,我清清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一个姑娘家,我才不gan 呢,所以,我就溜chu **| lai |*了,”说到这里,姚青青chong *他狡黠一笑,“就* na *小di 方,还想困住姑nai (*&女乃*&)nai (*&女乃*&)我,做梦呢。”某只完全忘了怎么狼狈的在大街上逃窜,然后抱着人家大* tui *求人家救救自己的事了。

    “* na *你家在何处?”

    “我家啊…”姚青青想了一想,“我的家在东北,松flower (hua )江上啊…”东北比黄土* gao *坡好多了,姚青青有沙眼,一遇风沙天就睁不开眼睛。只是她不知道,这里的松flower (hua )江,在北方的姜国。

    萧陌目光微闪,没有说话。

    途径几座小城,因为急着赶路并没有↓榻,晚上都是宿在马车上。坐了几天的马车,坐的姚青青浑身的骨头好似散架了一般,什么都吃不↓,几天↓*| lai |*,↓巴都尖了许多。

    “呐,原*| lai |*就觉得你的脸像锥子…我说不定再过几天↓巴就比你还尖了…”姚青青有气无力的歪在车壁上,嘴里今口 han 着萧陌搜罗*| lai |*的酸梅,还是止不住一阵一阵涌上*| lai |*的恶心。没想到在现代晕车,到古代坐马车还晕!果然天↓间晕车的* xing *质都是一样的么…“你虽无内力,却还是有些武功底子,怎么这般经不起折腾,”萧陌无奈的按住她的虎口,kan她气若游丝小脸惨White(颜色bai )也可怜的很,温声劝道,“再忍耐些,前方再过不过十里就到了。”姚青青虚弱的点了点头。突然马车一歪,像是刚掠过一块石头,姚青青的头重重的在车壁上撞了一↓,直撞得她眼冒金星,body(* shen | ti *)一歪便倒在萧陌怀里。他身上有好闻的竹叶香,凉凉的很舒服,姚青青惬意的蹭了蹭,只感觉萧陌body(* shen | ti *)一僵,沉声说,“你睡吧。”姚青青便厚颜的眼一闭睡过去了。

    耳边不复清净,喧闹了许多,姚青青想着便是到了,发现自己还躺在萧陌怀里,人家的外袍被自己弄的皱皱巴巴,手还抵在他xiong 口,脸上一Red(* hong *),挣扎着要起*| lai |*,却被某人按了回去,“不急,等↓到了客栈再起吧。”主人都发话了,姚青青* na *本*| lai |*就不多的羞耻心立刻dang 然无存,心安理得的俯在他怀里继续吃豆腐。

    过了一会帘外响起车夫的声音,“公子,到了。”

    萧陌答了声知道了,便要抱着姚青青↓车,刚一探chu *帘子,就被姚青青拉了回*| lai |*,“怎么了?”

    “你kankan这家客栈,是不是叫悦*| lai |*客栈?”姚青青苍White(颜色bai )的脸上满布着惊喜。

    “不是。怎么?”

    “不是?怎么能不是?要是不是,我还怎么点上等女儿Red(* hong *)和三两熟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萧陌闻言rou了rou她的头发,无奈的说,“小脑袋瓜里整(曰)ri 都想着什么。”

    才刚一↓车,就感觉被人大力撞了一↓,jin 接着一个女声响起,“萧哥哥!萧哥哥!芸儿好想你啊!”

    “芸儿怎么不好好呆在山上,谁让你跑↓*| lai |*的。”听着萧陌对这位芸儿颇为头疼。

    “人家想你了嘛,萧哥哥上次好过分哦!都不带人家去金顶玩!骸”俯在萧陌怀里的姚青青一听这jiao (女乔)滴滴的声音立刻打了个寒战,听着这今口 han 羞带怯的,想必是喜欢着萧陌吧?

    “萧哥哥人家这次不依啦!人家就要你带我玩嘛!”齐芸儿晃着萧陌的袖子撒jiao (女乔)道。“芸儿别闹,我这次↓山有要事在身,等↓次吧。”

    “每次都要↓次!萧哥哥是不是不喜欢芸儿了?呜呜,芸儿就知道…”

    “芸儿不要胡闹…”萧陌快崩溃了。

    等↓是不是要说,“你怎么这么冷血,无情,不可理喻!”

    “什么?我冷血,我无情,我不可理喻?* na *我也没有你冷血,你无情,你不可理喻!”喂喂!你们两个要拍琼瑶剧能不能等会啊!这还有个我呢!姚青青腹诽道。

    齐芸儿才注意到姚青青的存在,女人天生的直觉一眼就认chu *姚青青是女子。话说同* xing *相斥相xi 口及,此女子还被萧陌抱在怀里,齐芸儿当即打开一级警备,指着姚青青大声质问,“萧哥哥,这个女人是谁?”

    姚青青只感觉萧陌的目光在kan到她的一瞬间亮了,jin 接着就听萧陌说,“哦,我的贴身丫鬟。”姚青青瞬间觉得如芒在背,心想,什么叫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萧陌你个大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