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饿了

作者:之子于归兮

文字大小调整:

    “求我,我就帮你。”

    姚青青大脑一片空White(颜色bai )的望着* na *人,飞眉入鬓,刀削般的鼻梁,唇色如*,嘴酱起一个凉薄的笑容,尖尖的↓颌,* na *双深远的眼眸正似笑非笑的望着她,蝶翼般浓密的长睫在鼻梁处投↓阴影,一身再普通不过的shui *蓝长衫穿在他身上却显得格外飘逸chu *尘。

    “怎么,不愿意么。”* na *人俯***| lai |*把姚青青阻隔在人群之外,衣袖轻轻的拢在她的身侧,一阵竹叶香扑鼻而*| lai |*。“呵…若是不愿,* na *便算了。”男子起身要赚衣袖忽然被一双小手抱住,“大侠啊大侠你可算chu *现了!求你救救我啊!小女子一定结草衔环为奴为婢以身相许!”

    * na *男子微愣了一↓,随即笑了。直起身*| lai |*,* na *些打手发现了姚青青的所在,互相哟呵着“就是这丫头踢了老black(hei )他们的!不能让她跑喽!”又发现似有人维护于她,一时不敢轻举妄动。打手们不动,男子和姚青青也不动,竟僵持了半盏茶的功夫,如今接近傍晚,这时一阵暮风chui 口欠起,姚青青只穿了件薄外衣,结结实实打了个pen( 口贲)嚏。同时,打手们都身子一僵,怔怔的倒了↓去,竟还保持着站立时的姿势,一动也不能动。

    “哇!大侠你好厉害!”姚青青再傻也知道肯定跟自己打pen( 口贲)嚏是无关的,八成是这位大侠用了什么的,电视剧里大侠不都这么拉风的么。

    * na *男子扭头又似笑非笑瞟了她一眼,拢了拢衣袖,“小丫头眼睛ting *尖的么。”

    闻言姚青青赶jin 拍马屁,“哎呀在您跟前这都算什么呀,您刚才超级厉害啊!我都没注意您都chu *手了!太厉害啦!小女子佩服得jin !”

    男子又笑了笑,“如此,姑娘的围已解,我也该走了。”说罢直接迈过di 上的打手走开了。

    “哎?哎?大侠,大侠你别走么,大侠!大侠!”姚青青赶忙追上,一直追chu *了城门,追的发髻散开衣裳凌乱,可两条欠开发的小短* tui *怎么追的上人家轻功,不chu *一会便跟丢了。

    “什…什么嘛,我…我刚才都说了愿为奴为婢以身相许了,这人忒傻了,我这么好的便宜都不占。”姚青青愤愤的用衣袖扇着风,擦了擦额头的汗。kankan周围的风景,才知道竟追chu *了城,天色已晚怕不多时便要闭城,在这荒郊野外的实在害怕,可回城去又唯恐被老鸨再捉了回去。姚青青权衡了一↓,回去是被羞辱死在这被吓死,还不如留点面子在这里好了。↓定决心姚青青便开始找今晚休息的di 方。沿着小路走不多时听见流shui *的声音,想着去河边洗把脸,可朝着声音寻过去找了好长时间也没发现有溪流,姚青青正纳闷着,一低头kan见脚边不远处赫然盘着一条黄绿色black(hei )斑伞snake(she 虫它)尾呈银灰色,一节节的越*| lai |*越细,不停di 晃动发chu *声响,竟是溪流的声音!

    “响…响尾煽!”姚青青以前kan过关于动物的科普节目,响尾snake(she 虫它)是一种管牙类毒涩靠尾巴角质环晃动*| lai |*发chu *声响吓跑或者xi 口及引猎物,因为声音像流shui *的声音,往往能诱使猎物靠近。很显然,姚青青很不幸的就是这条响尾snake(she 虫它)的猎物,并且成功的被xi 口及引过*| lai |*了。

    “响尾…snake(she 虫它)…snake(she 虫它)大哥,小女子无意冒犯,你…你别吃我啊。”姚青青不敢跑,因为她知道若跑是绝对跑不过snake(she 虫它)的,只能一步一步的挪着步子。jin 接着,她听见了一阵让她mao *骨悚然的声音,她僵*ying *的转动着脖子,倒xi 口及一口气,然后,哭了。因为她kan见,从前到后的空di 上,一圈全是密密麻麻的响尾snake(she 虫它)。一阵腥气铺天盖di 的涌过*| lai |*,姚青青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搅恶心至极,无奈腹中空空,只gan 呕了几口。

    “什么被吓死有面子!老娘情愿被羞辱死啊!”姚青青一pi *gu *瘫倒在di 上哭起*| lai |*,她从小最怕这种* shi *lu *lu *冷冷的爬虫,kan见这种景象一↓子被吓得三魂少了七魄,半分力气也无。若要被这群snake(she 虫它)咬死,还不如死个痛快!姚青青想。哎,只可惜老娘才刚穿过*| lai |*,美食没吃帅哥没泡武功没学王朝没有颠覆,就这么死在这荒郊野外,着实可惜了些…算了,十八年后老娘又是一条好汉!

    kan着缓缓靠近的snake(she 虫它)群,姚青青哆哆嗦嗦的从衣服内兜里掏chu *一只簪子,闭上眼睛就要刺jin *自己的脖子里。

    “小丫头急什么。”耳边一声轻笑,姚青青感觉忽然落入一个怀抱,* na *怀抱一个转身就飞上了临近的一棵树。姚青青睁开眼,入眼的又是* na *双海样深的眼眸。

    “大…大侠…”姚青青突然松了一口气感觉无比安心,浑身tuo *力的倒在* na *人怀里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听见有流shui *的声音,姚青青骇的立刻睁眼坐了起*| lai |*,却发现自己真的是置身于河爆身旁哔哔剥剥的烧着huo *堆,身上盖着一件蓝衫,掀起衣服一kan胳膊和* tui *上的伤都已经被包扎好了,周围却空无一人。从昨晚穿越过*| lai |*就没有好好休息,加上饿了一天又受了惊吓,姚青青的大脑暂时短路了。只记得是在一大堆snake(she 虫它)之间,随后…姚青青记起*| lai |*一双沾满笑意的双眼,是* na *个不负责任的大侠救了自己?(作蘸人家不负责任…)

    背后传*| lai |*嘎吱的脚步声,一个人从阴翳的树林里慢慢走chu **| lai |*,手里提着两只野鸡和一只Rabbit(tu zi),正是* na *个大侠,只不过没穿外衣,仅穿着铁锈Red(* hong *)的中衣,露chu *一截藕似的脖颈和亮闪闪的xiong 膛。

    “醒了?”* na *个大侠走到她旁边把Rabbit(tu zi)扔给她,“给你玩。”就在她对面坐↓*| lai |*,开始收拾* na *两只鸡。姚青青抱着* na *只胖乎乎的White(颜色bai )Rabbit(tu zi)跟它大眼瞪小眼,kan着它* rou *顺的皮mao *,的耳朵,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 tui *…

    萧陌本*| lai |*正在专心收拾* na *只鸡,眼前突然chu *现一张耳朵竖立的Rabbit(tu zi)脸,一扭头kan见姚青青放光的星星眼,“大侠,这只Rabbit(tu zi)这么fei *,把它也烤了吧!”

    萧陌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冻结,眯了眯眼,“你说…让我把这只给你玩的Rabbit(tu zi)烤了吃?”

    “恩!”姚青青头点的好似小鸡啄米。

    萧陌& nie (一种手法)了& nie (一种手法)眉心,定定的kan了她一会,忽然笑了,“行啊,不过,烤Rabbit(tu zi)之前,得先把这个烤了。”说着,不知道从哪拿chu **| lai |*一条涩正是响尾snake(she 虫它)。

    “啊!”姚青青大叫着抱着Rabbit(tu zi)跑到离他八丈远的di 方,一手发抖的指着响尾涩“你…你是从哪拿的!”

    “哦…这个啊,”萧陌很无辜的kan了snake(she 虫它)一眼,又朝姚青青笑了,“刚才顺手捡的啊,你要么?”说罢把snake(she 虫它)扔向了姚青青。

    “啊!”姚青青抱着Rabbit(tu zi)连滚带爬的跑到萧陌背后“快弄死它!快弄死它!”

    “哈哈…”耳边又传*| lai |*低沉的笑声,“我原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怎么,原*| lai |*怕snake(she 虫它)。”

    “人人都有怕的东西!何况,何况我还是一届弱女子!”

    “弱女子?”萧陌闻言扭头kan向她挑了挑眉,“你踢* na *打手的,咳,的时候,可一点也不像弱女子。”

    听chu *萧陌话里的今口 han 义,姚青青微微有些窘“我,我* na *是曲线救国…”又找了话题*| lai |*搪塞,“大侠,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姓姚,叫姚青青,青青河边草的青。”

    “萧,单名陌。”

    “啊,原*| lai |*是萧大侠!久仰久仰!”姚青青学着电视剧里的人chong *萧陌抱了抱拳,却听得萧陌一声不屑,“姑娘家家的,做什么学* na *些江湖老匹夫据* na *些个虚礼。”

    敢情他们这不兴这个?姚青青讪讪的*了*鼻子,听他这话,好像自己也是江湖中人,轻功这么厉害,会不会是逍遥派的凌波微步?↓药这么迅速,会不会是唐门的?轻功也好↓药也木奉(bang)长得还俊…会不会是集大成的采flower (hua )贼?

    想到这里,姚青青立刻平移到一旁,怀疑的上↓打量了一↓萧陌,越发觉得他生的天妒人怨,他这般模样,* na *还需要用* na *手段,想必只要往一躺勾勾手指,马上就有千军万马的名媛自荐枕席了,排除排除,自动平移回*| lai |*。可是,万一人家追求的就是刺激玩的就是speed(*su du*)呢?kan他外面穿的普通shui *蓝长衫,中衣却是铁锈Red(* hong *),这么sao (马蚤)包,也指不定呢,审查当中,平移走。

    见姚青青这番举动,萧陌低低的笑chu *了声,将收拾好的野鸡放在huo *上烤,目光在姚青青xiong 腹之间逡巡,“姚姑娘不还说要给在↓为奴为婢…以身相许?如今却是怎么了。对在↓这般避讳。”

    *| lai |*了*| lai |*了!露chu *采flower (hua )贼的本质了!姚青青拉了拉衣襟,“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恩,这边风景很好。”以身相许?谁知道这常年沾flower (hua )惹草有没有什么flower (hua )柳病!

    “啊,你kan。”萧陌忽然指向姚青青肩头,姚青青一扭头,居然pa(足八)着一条伞“啊!”一声尖叫再次划破漫漫长夜…。

    “大…大侠。我,我…”姚青青忍着要晕厥的话不成调的kan向萧陌。

    “求我,我就帮你。”萧陌放↓手中的烤鸡,支着↓巴kan着姚青青,好像遇到了有趣的事情。

    我KAO!又*| lai |*!姚青青瞬间恶向胆边生,想将手里的Rabbit(tu zi)扔到后面去xi 口及引snake(she 虫它)的注意力,无奈被萧陌发现,“你要是把Rabbit(tu zi)扔了的话我就把你扔到snake(she 虫它)窝里。”姚青青打了个寒战,怎么说都是小命要jin ,于是哆哆嗦嗦的开口,“萧大侠…您济世为怀,帮帮小的吧。”

    “加上后面* na *句。”

    “什么后面* na *句?!”* na *snake(she 虫它)往后背去了!

    “想不起*| lai |*的话便这样吧。”

    “别!我想!是…是…啊!小女子一定结草衔环为奴为婢!”

    “说不完的话就继续这样吧。”

    “以身相许啊!”

    萧陌似是很满意,一挥手,肩膀上的重量便消失了。

    他适意的!姚青青面如死灰的瞪着萧陌。* na *厢* na *人却当没kan见一样,笑意盈盈的奉上烤好的野鸡。

    算你还有点良心!姚青青愤愤的咬↓一口,意外的发现任何调料都没有的烤鸡还ting *好吃。

    “青青可莫忘了,要以身相许的。”

    “噗!”姚青青吓得一口吐chu *了嘴里的烤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