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作者:蝴蝶蓝

文字大小调整:
  苏沐橙、包荣兴……
  霸图研究分析三天,今天差不多已经到了总结陈词的阶段了,先后就把兴欣两位选手在和蓝雨这场比赛中表现chu *的状况给总结了一番。
  而他们从这一场比赛所注意到的信息当然并不只如此。在张新杰严谨di 梳理↓,一条一条都清晰di 陈列了chu **| lai |*。
  该怎么做?
  * na *差不多就像张佳乐所表现chu *的* na *种默契一般,每个人都心领神会了。但是,因为是张新杰,因为他的严谨认真,哪怕是多年*| lai |*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韩文清,也被他最终确认了一番,确认大家的认知都没有偏差。
  一切都在jin 张有序di jin *行着。
  霸图、轮回、微草,还有初次打jin *季后赛就已经步入四强的兴欣。
  再jin *一步,就是总决赛。
  再jin *一步,一只手就已经触*到了奖杯。
  这种时候,谁会放松?谁会放弃?
  每一年的荣耀圈,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气氛都会变得异常凝重,连在荣耀网游中的玩家huo *气都会变得异常的大。
  走jin *四强的队伍,* na *大多都是有相当群众基础的队伍,期待极* gao *时,人常常也会变得*(咸心)min gan 而脆弱。此外这阶段既然是有四支队jin *了四强,* na *自然也就意味着有四支队被淘汰chu *局,这四队也不是什么弱者,他们的粉丝,这时候当然也和颜悦色不了。
  一天,两天……
  jin 张的氛围中。时间一天天走过。
  四强赛第一场眼看就要到*| lai |*。
  第一场,兴欣客场对霸图的比赛,即将在h市兴欣的主场jin *行。
  兴欣主场,曾经嘉世的主场。在荣耀联盟里,恐怕再没有哪两支队伍拥有嘉世和霸图这样的怨仇。嘉世chu *局,就有无数人认为* na *赛季联盟缺失了一道风景,而这之后,嘉世gan 脆解散、退chu *……这道风景,眼看就要不复存在了。
  这时候,拥有嘉世前队长叶修挑起的兴欣。回到了职业联盟。更是继承了嘉世原本在h市的主场场馆,一时间,霸图粉丝对嘉世的怨念,简直是完全寄予到了叶修一人身上。
  当然。这两队之间的过节。确实是和叶修tuo *不开半分关系的。
  只是。兴欣毕竟只是兴欣,说兴欣是嘉世的延续?哪有人好意思!在挑战赛里把嘉世灭掉,导致其最终解散的可就是兴欣。
  好在嘉世到底还是被人挽救。留↓了些许根基重建,并在这赛季通过挑战赛重返了联盟。而在它身边,也一直有一群嘉世的死忠不离不弃。
  可是,却还是有很多人,总是觉得兴欣好像更像嘉世一些,哪怕他们是击败嘉世导致其溃散的队伍。
  只因为,兴欣坐镇着原嘉世的主场,只因为,兴欣队中坐镇着嘉世的前队长叶修。
  嘉世王朝的缔造者叶修。
  打chu *斗神一叶之秋之名的操作者,叶修。
  无论如何,这已经过去的,成为事实的东西,是叶修再怎样也无法割舍的,是很多人无法忘却的。
  于是,当兴欣和霸图在季后赛里相遇时,* na *个存在了很久了,有关宿敌的话题,就已经被很多人拎了chu **| lai |*。
  嘉世?
  现在不好再多说这个标签。
  叶修!
  大家总在说的只是叶修,就连苏沐橙这个前嘉世核心的名字都被提及的甚少。
  毕竟嘉世三连冠时还没有苏沐橙,而嘉世和霸图的怨念,多是在这一期间建立的。苏沐橙,经历的恰巧是霸图逆袭击败嘉世夺冠的* na *一季,如此一*| lai |*,霸图粉们对苏沐橙的仇视心理,* na *自然远不是连续三季击败淘汰他们的叶修可比。
  兴欣对霸图,这场比赛被装点的份量十足,* na *一个接一个的看点,被各大宣传渠道翻*| lai |*覆去di 讲述着。
  比赛(曰)ri 很快就到了。
  而场馆这边所聚集的粉丝,引人诧异。
  兴欣虽然现在炙手可hot(英文:hot,中文:re ),但在上场主场对阵蓝雨时,主场可还没有这么huo *爆。
  临近比赛,就场馆内外聚集起*| lai |*的人数,别说是座无虚席,恐怕在场馆外想找个踏踏实实不挨挤的di 都难。
  这种情景,可是以前嘉世对阵霸图时才会chu *现的。
  h市的荣耀粉们,都把兴欣当作嘉世的替代品了吗?
  从情理上*| lai |*说这种可能* xing *或许有之,但面积真不应该太大,毕竟兴欣在挑战赛里击败嘉世恐怕是一个忠实的嘉世粉怎么也无法淡忘的。
  嘉世粉,对兴欣,恨可以有;不报任何怀疑,可能有;但要说爱,这粉恐怕得是够见异思迁的。
  * na *么在现场如此聚集起*| lai |*的这么多荣耀粉又是怎么回事呢?
  季后赛,报道* na *是相当强大的,对于这种赛前不同寻常的繁荣景象,* na *当然是要有些特别报道的。在经过一大圈的随机抽访后,大家差不多明White(颜色bai )了。
  这很多聚集起*| lai |*的人,对于兴欣确实没有爱,但是对于霸图,他们很好的继承了昔(曰)ri 的怨念。
  所以现在他们*| lai |*了,他们不是为兴欣加油,但却希望霸图倒霉。没有嘉世的(曰)ri 子里,这很多嘉世粉,很好的继承着他们对霸图的过节。这让现场jin *行采访的记者都很是感慨:嘉世虽然已经从职业联盟中消失达两年,但是,嘉世的存在感却始终还在,这支昔(曰)ri 豪门,选手可以四散,角色可以转变,场馆可以交替,可是他们留存在人们心中的记忆,始终不变。
  嘉世,就是一份念想,一份人们对辉煌的念念不忘。而对霸图的怨念,或许也正是这份念想中的一部分。
  于是,话题又多了一份。
  兴欣。这个也算是嘉世结↓大梁子的队伍,现在却要承载着嘉世的一份念想?这真是让人十分矛盾的状况。
  当然,受访者中,也不乏一些积极的乐天派。他们欣然di 表示,今天到这里*| lai |*,就是要看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兴欣和霸图,无论谁赢谁输,他们都会觉得有chu *气的感觉……
  种种话题,将比赛的关注推到了顶点。甚至有现场围观粉丝笃信di 报料。说有在现场看到黄少天的身影。除此以外,说喻文州的,说杨聪的,说唐昊的……
  总之。* na *些个此时已经没有比赛的职业选手。似乎都chu *现在了这一场比赛的观众席当中。
  谁胜。谁败?
  所有人都是为了这个永恒的结论而赶*| lai |*。
  当(曰)ri 晚,八点,萧山体育场馆座无虚席。场馆所聚集的大量荣耀粉丝却也没有离去。他们似乎不需要欣赏过程,只是在第一时间知道结果,就值得他们在这里辛苦di 等候。
  场馆内,备战室,两队的选手都在准备着jin *入比赛。
  “今天真是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哈?”兴欣这边,方锐语气轻松di 和大家说着家常。晚上七点多,兴欣像往常一样,从网吧后门走chu *,就准备直接过马路过*| lai |*萧山场馆,结果过了马路一到萧山场馆这边,就吓坏了,这样的阵式,他们这些也已经成名的选手,能轻轻松松从正经通道走入比赛场馆内* na *才怪呢!
  后*| lai |*还是老板陈果jin 急联系了场馆方面的人员。
  这萧山场馆的人员承办荣耀比赛都多久了?尤其经历过嘉世和霸图之争,这种场面,他们应对得倒是ting *娴熟,一接陈果电话,立即告诉他们特别通道已经准备好了,还派了专人过*| lai |*,引兴欣他们入场——萧山场馆的人倒也都知道兴欣的人其实就和他们隔一条马路。
  jin *了场,场外* na *人潮汹涌的状况却也给他们留↓了深刻的印象。
  叶修和苏沐橙还算好,嘉世chu *身的,有经历。但方锐这个全明星级别的,可就没见过这阵式,这不,他这个也算履历*** feng ***富的(jia huo )倒是比其他新秀先感慨上了。
  “这些人,怎么还不散,比赛都快开始了。”陈果说着。她天真的以为* na *聚集起*| lai |*的荣耀粉最初只是想某求一票,到最后比赛要开始时没票* na *就要散了。哪想着人家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情都已经不是有没有票这种事可以抵挡的。只是一起堆在场外,大家hot(英文:hot,中文:re )hot(英文:hot,中文:re )闹闹di 盼着结果,就是一种欢快了。
  “我只知道,这些聚起*| lai |*的人群,可能不都是支持我们的,大家不要太大负担。”叶修严肃说。
  陈果愣。
  话意是好的,但是就这当中这个逻辑,怎么听着就有一些不明White(颜色bai )呢?
  “霸图会在这边有这么多粉?”唐* rou *疑惑。再新人,该知道的也知道不少了,现在对手是霸图,h市这边,兴欣网吧这一带什么环境唐* rou *就是没jin *荣耀圈前都清楚。
  “可能是盼着霸图倒霉的。”叶修说。
  “* na *不就是盼着我们赢?”唐* rou *说。
  “也可能我们输了他们也会很* gao *兴。”叶修说。
  唐* rou *聪明,脑袋稍一转就已经明White(颜色bai )。“只赚不赔啊!”她感慨着。
  “所以说,当他们不存在好了。”叶修说。
  正说着,房门被敲场,工作人员开始招唤两队选手准备chu *场了。
  叶修领头,从房门内走chu *,立即看到隔壁房间,霸图战队队长,他多年的老对手韩文清也正带队从房里走chu *。
  对视,没言语,没表情。很快,两队选手在通道里列齐。
  “什么时候退役?”叶修忽然问韩文清,问题特扫兴。
  “还早。”韩文清目光坚定。
  “还想再拿个冠军?”叶修笑,“今年没戏。”
  “heng(哼哈二将)。”韩文清冷笑。
  叶修转转头,看到霸图列队中的第三位,扬了扬↓巴:“你想五亚也没戏。”
  张佳乐恨不能有十个中指比给叶修。
  =============================
  昨天刚从外di 回*| lai |*,今天就又跑去chu *版方* na *签了一堆子书,回*| lai |*真是又累又乏,总算还是写chu **| lai |*了一章,可以平静di 睡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