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作者:蝴蝶蓝

文字大小调整:
  小记者常先此时真有夺门而chu *的chong *动。他是记者不假,是需要各种新闻话题不假,可是眼↓他听到的这个料实在太猛,猛得让他有些招架不住。荣耀史上的头号大神叶秋,居然是一个假身份?这得是荣耀成立联盟以*| lai |*最大的一个……一个什么呢?
  常先顺势想用丑闻这个措辞的,可是,他从心底,却又并不认同这是一个丑闻。
  眼前的这个人,只是使用了一个假身份,但比赛都是他打的,对手都是他击败的,胜利都是他取得的。三连冠,以及叶秋包揽的各项荣誉,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只不过,这些荣誉并不属于“叶秋”,而是属于眼前的这个人。
  他的行为,是违反了联盟的规定,但从比赛所需要的公平* xing *上*| lai |*讲,却没有任何影响,他只是借用了一个身份,而后一直是本人在打,相对而言,* na *些修改年龄的选手,对公平的破坏反倒更严重一些吧?
  这也正是让常先纠结的根本所在。这是一个劲爆的猛料,如果揭露,他有可能因此扬名立万,可是与此同时,将会伤害到很多人。眼前的叶修队长、兴欣战队、嘉世战队,还有无数的粉丝,都将因为这件事承受很多痛苦。
  如果这确实是一个仿佛比赛中服兴奋剂一般的丑闻,揭露,常先会觉得义不容辞。但问题是常先的心底不觉得这是丑闻,只是借用了一个身份,其他统统都是真实的,每一场比赛,每一次胜负,每一个冠军,都是真实的,除了* na *个叫叶秋的人,其实不是叶秋,而这,有影响到比赛的胜负吗?
  叶修说他当时没有身份证,这才用了别人的,这显然是chu *于无奈,而后的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改正,是qi (马奇)虎难↓,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常先不得而知。他只是觉得,一个身份而已,即然不存在代打一类的作弊现象,真的不算什么。
  就是因为常先有这种看法,所以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猛料,他很纠结,他左右为难,他后悔jin *了这道门,他恨不得让时光倒流,他一定会回避走开……然而现在想这些已经太晚,常先心乱如麻的时候,嘉世的陶轩和崔立何常不是?这个消息,对他二人*| lai |*说无异于五雷轰顶。但更让两人不忿的是,捅chu *这么大篓子的叶修,居然还是平(曰)ri * na *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好像事件事与他无关,他是在坐看好戏一般。
  “冒名顶替,这件事,严肃对待的话,你应该承担法律责任。”崔立实在见不得这个(jia huo )这副模样,突然冷冷di *| lai |*一句,恐吓的意味相当明显。
  结果,他看到的叶修,却依然是* na *令他讨厌的满不在乎的模样:“是啊,你们准备严肃对待吗?”
  崔立吐血。这(jia huo )真是无耻。严肃对待?他们怎么严肃对待,和叶修对簿公堂,指责他冒名他人和他们签署各项合同?这和曝光chu *这件事有什么区别?现在嘉世要做的就是遮掩这件事吧?以免累及他们。各何况,真和这(jia huo )追究这件事的话,法律上,嘉世确实可以站住脚,但从道义上恐怕会受到指责。叶修是冒名顶替了,但数年*| lai |*对嘉世的贡献可是实打实的,嘉世如此追究,典型的得了便宜卖乖。如此操作,根本得不尝试。
  至于事件中的另一当事人,* na *就更不要幻想了。* na *是眼前这货的双胞胎兄di ,难道指望人家站chu **| lai |*追究自家兄di 冒名顶替的法律责任?
  “我现在先要确认一件事。”陶轩终于开口了,“这些年*| lai |*,一直在比赛的人,都是你吧?你* na *个兄di ,真正的叶秋,没有在比赛场上chu *现过吧?”
  “一直是我,没有你想象的* na *么玄乎。”叶修笑道。
  “* na *就好,* na *这件事可操作的余di 还是ting *大的……”同样遭受过五雷轰顶的陶轩,到底是比部↓崔立强点,此时没有去咬牙介意叶修的态度,已经冷静↓*| lai |*在思考怎么处理这件事。
  “对于联盟而言,他们也不会愿意接受这种真相的。连续三年的总冠军,最佳选手,联盟头号大神,身份居然是假的,这对联盟的声誉也是很大的打击。”陶轩这是从一个经营者的角度看待问题,联盟,同样不会希望这种事情曝光。
  “可眼↓这(jia huo )就要比赛露面了,总得有个合理的解释吧!”崔立说。
  “只要内部可以(gou)通好,对外解释并不难。”陶轩说道。
  “嗯,有道理。”叶修在旁点头。
  “得尽快先找联盟方面的人(gou)通一↓,怎么和他们交这个底呢……”陶轩思考上了,接着就听房门被人敲响。
  一屋子人顿时都有点做贼被人发现的感觉,离门最近的常先,一直都还没回过神*| lai |*呢,此时颤声问了一句:“谁呀!”
  “我,冯宪君。”
  “冯宪君?* na *是谁,好像有点耳熟?”小记者,接触人物的层面还低,对于大人物的名字,反应难免要慢一些。
  但嘉世的两位,继五雷轰顶以后,再度追加了一个连击,崔立不扶墙已经完全站不住了,陶轩也没了刚才从容冷静的模样。他是分析得ting *到位,是准备找联盟的人(gou)通*| lai |*着,但Ta Ma的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和联盟主席直接(gou)通。
  兴欣几位,此时可也不再是看围观心态了,陈果果断chu *主意:“先藏起*| lai |*吧?厕所?床底↓?”
  结果最从容的,还得说是叶修,依旧是满不在乎的笑容:“算了吧,该*| lai |*的总是要*| lai |*,陶老板对利害分析得已经很清楚了,我觉得,不难说清。”
  “好……开门吧……”陶轩也知早晚都需面对,既然都敢到面前了,他也不是* na *种逃避的人。
  门边的常先这时已经反应过*| lai |*门外的人居然是联盟主席了。连续的震惊,让他产生了“让暴风雨*| lai |*得更猛烈吧”的心情,反倒有些平静了。ting *从容的,把门拉开了。
  “哟,人不少啊!”冯宪君jin *门,看到嘉世的陶轩,意外了一↓。
  陶轩笑笑,上前和冯宪君握手问好。冯宪君的目光跟着在房间里一转,看到叶修,哈哈一笑,拿手点了点说:“叶秋,果然是在这里。”
  常先顿时觉得,更猛烈的暴风雨已经要*| lai |*了。这时冯宪君的两个随从正在跟着jin *屋,楼梯口* na *边,狂奔七楼的曹广诚气喘吁吁di chong *上*| lai |*,正看到尾巴,连忙又是加速chong *刺,只见房门已要徐徐关上,连忙大叫:“等等。”
  常先探头一看,是曹广诚,顿时大喜。这边的猛料他真的完全不知该如何处理,有曹哥在,* na *可就好了。常先的心情,从jin *这屋开始第一次感觉到轻松,正准备放开门等曹广诚,* na *边崔立却忙问了一句:“什么人?”
  “我们记者站的曹哥。”常先忙说。
  记者站?曹哥?崔立稍一反应,回过神*| lai |*:“曹广诚?关门!”
  “啊?”
  “关门!”
  常先哪敢说半个“不”字,慌慌张张di 连忙就将门给关上了。曹广诚此时已经跑近,看得清楚,是常先* na *小子无视自己的招呼锁门,顿时大怒。这小兔崽子,平时看得ting *老实厚道的,想不到也这么狡猾,想独霸这次的新闻话题?
  曹广诚怒气chong *chong *,但却也不敢在* na *一屋子人面前失礼,chong *到近前,平平了情绪后,当当当,门响得礼貌之极。
  “曹记者是吧?你请回吧,这边不方便接受采访。”应门传chu *的是崔立的声音,曹广诚一听,浑身就已经冰凉。嘉世的人他是相当了解的,崔立说这种话的,* na *今天他是别想jin *这门了。不方便接受采访?MD常先* na *小子就在里面呢!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宁可让常先这小子旁观,居然不让自己jin *门?是常先这小子使了什么手段吗?没可能啊!他一个初chu *茅庐的小鬼,有什么法子能摆弄得嘉世经验给他独占资源?曹广诚恼啊,恨啊,却又不敢再纠缠,掏chu *手机就给常先打电话,结果关机。
  操!
  曹广诚心↓狂骂。jin *不去,却又舍不得离开,pa(足八)在门上,试图想听到点什么。但联盟组织赛事安排的酒店,隔间不至于* na *么糟糕,他这样pa(足八)在门上,屋里正常的说话声,是怎么也听不到di 。曹广诚彻底失望了。
  屋里,冯宪君已经感觉到气氛有点怪异了。而崔立呢,此时又怒了。因为刚刚常先说曹广诚的时候,他终于想起*| lai |*眼前这个眼熟的人是谁了。这是记者啊!
  内部(gou)通内部(gou)通,记者* na *能算是内部人士吗?这种时候,最最最最该防着的人,就是记者啊!结果,他们居然就当着一个记者的面讨论了半天。他和陶轩不知道这是记者,兴欣的人也不知道吗?叶修你脑子jin *浆糊了?这人jin **| lai |*的时候居然不知道让他回避?存心给我们制造难题吗?崔立* na *个huo *啊,和叶修鱼死网破的心情都有了。
  而冯宪君呢,感觉到气氛有点怪,却也没多问,接着继续他*| lai |*的主题:“你们兴欣,好像还有个叫叶修的?”
  “呵呵呵呵……”叶修笑,把一边沙发椅上坐着的魏琛一脚踹起*| lai |*:“主席你也先坐。”
  “怎么?”冯宪君jin *一步感觉到气氛的怪异,走过去坐↓。
  “最近心脏ting *好的吧?”叶修问。
  “……”
  “ting *好的我可就说了。”叶修说。
  “你要说什么?”
  “我就是叶修。”叶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