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作者:蝴蝶蓝

文字大小调整:
  兴欣网吧这一天里,yīn阳怪专什么样的过分鬼话都有。网吧里的许多客人都有些听不过去了,陈果却泰然处之。一是她有心理准备,二是她了解这部分狂hot(英文:hot,中文:re )粉丝的心态。换是当初的她,如果有哪个网吧莫名其妙di 说组了个队是要打败嘉世杀jin *职业圈的,她也非去狠狠嘲笑一↓这帮不知天* gao *di 厚的(jia huo )不可。
  陈果也正是依仗自己可以设身处di di 去想,所以心理准备才能特别充分,对于这些冷嘲hot(英文:hot,中文:re )讽,听得还津津有味的。很多人的才华,就是在这种pen( 口贲)人的时候才会特别突chu *,这实在是一大怪事。
  网吧从中午爆满,就再没空过,不少人排着队问什么时候能有吧的工作人员也都只好无奈di 摊手了。免费活动没限时间,他们当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愿意走了。不过秩序多少还是得维持一↓的。虽然不要钱,但还是发号上网的,这样谁上了谁↓也好有个依据,*| lai |*的人也好有个顺序。
  只不过这*| lai |*的客人就绝大一部分就是挑事*| lai |*的,能积极配合吗?这一天↓*| lai |*,兴欣的小网吧们也没少受委屈,☆ɡao 扌高☆到最后陈果最认真做的事就是安** fu **自家小di 小妹们的情绪了。
  傍晚天渐black(hei ),网吧才算是彻底迎*| lai |*客流的* gao *峰,有不少人也是这时过*| lai |*发现兴欣居然在☆ɡao 扌高☆这样的活动,可惜这时候网吧哪里还有什么空位?马沉毅一幅好像陈果这样☆ɡao 扌高☆他生意做不↓去的模样,其实哪有这么夸张。一条街上如果消化不掉两家网吧的话,* na *他们之一早就关门了。他们两家网吧,都算是依着嘉世俱乐部附近的di 理优势,生意特别好。这年头,谁家还没个电脑啊?但就是有人愿意约三五好友的跑网吧里*| lai |*一起hot(英文:hot,中文:re )闹也或者是*| lai |*网吧之后结识了谈得*| lai |*的朋友,从此经常约chu **| lai |*一起玩。即便是在线上就可以各种交流,但大家坐在一起游戏,这种感觉依然是大不一样的。
  兴欣这边挤满了没位置好多人最后还是会被挤到宏泰* na *边去,根本不用愁。
  不过今天晚上,好多人*| lai |*了没位置,却依然是留↓了。因为据说到了晚上就能和这队不知天* gao *di 厚的战队切磋一↓了。好些个荣耀玩家可都是(bie)了一天气了,就等着晚上让对方狠狠chu *了一丑呢!这晚饭的点一过,就有人已经吆喝上了:“老板你们这战队什么时候*| lai |*和大家切磋啊?有没有个准点啊?”“7点半吧!”陈果说。
  7点半也不过是转眼的功夫,有人卡着秒一kan时间到了,立刻又开始叫嚷。这时候早有不少听闻这消息的玩家,为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都在兴欣网吧逗留了。这时一kan这场面,他们倒先为难上了。这不方便他们围观啊!
  但是陈大老板体贴啊!一kan7点半到了,立刻张罗着把她网吧中的大投影给摆chu **| lai |*了。这知道兴欣网吧习惯的客人,一kan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这还真是特别不怕对方围观啊!
  一瞅这架式,不产玩家有点心虚了。
  虽然说能打败嘉世jin *职业联盟依然是打死不信的,但要说自己就能上去给这队伍难堪kan对方这有恃无恐的样子,心里* na *真没底。在座的就是些普通玩家而已,这么转念一想,对方这么不要脸☆ɡao 扌高☆chu *这么大噱头,这要真是连他们这些随便chu **| lai |*的人都收拾不↓,未免太无中生有了吧?不要脸也不能这么没限度不是?
  他们这时这种心理陈果可就不去揣摩了。张罗着收拾好后就朝经常迫不及待的人笑了笑:“准备好了吗?”
  “你们战队的人呢?”对方此时却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了。
  “打竞技场,还需要面对面吗?”陈果笑。
  众玩家一听,合着人根本就不会lù面,直接玩线上啊!这↓顿时有已经心虚的(jia huo )借题发挥起*| lai |*了:“操,还真当自己是大牌啊!老子还不ci hou呢!”
  第一个撂↓这话的人特别傲然di 就走了chu *门溜了圈后却又鬼祟溜回,扎人堆里等着kan戏。
  “大家切磋荣耀,本*| lai |*就不需要线↓啊!挑战赛好多回合不也是线上jin *行的。”陈果说着,说完指了指刚放chu **| lai |*的投影幕:“为了大家kan得清楚,我这可都准备好了,不会没人*| lai |*吧?不是喊了一↓午了吗?
  * na *位………你不*| lai |*吗?”
  陈果直接点人了嗓门大的,怪话多的,这一天↓*| lai |*她哪会没有影响,熟着呢!
  这位老兄这时心里也打鼓呢!没想到对方这么坏直接点名了正想词呢,没想到跟着自己一起起哄的战友也特别坏,一kan被点的不是自己,丢人也不是自己,立刻就开始怂恿了:“上啊上啊!怕什么,上啊!”
  这老兄心里* na *个huo *啊!瞬时就对*打chu *头bird(niao )的今口 han 义多理解了几分。但现在被直接点到,再缩了脸上可就挂不住了。说什么也会被人当作是借口,多丢人呐?
  没办法,*ying *着头皮上吧!
  “我*| lai |*就我*| lai |*。”这哥们终于站chu **| lai |*了,不过这时再嘴*ying *就不敢,先把ruan (车欠)话放chu **| lai |*:“小di shui *平不行,装备也不好,先给* gao *手大能试个shui *啊!”
  “呵呵,切磋嘛,无所谓shui *平* gao *低,shui *平低就不许玩啊?没这样的道理。”陈果说。
  这老兄这时听陈果的鼻觉得特别有道理特别悦耳,破天荒di 还“嗯”了两声,随即问道:“哪个房间?”
  竞技场房间当然已经建好了,陈果和叶修他们可是联系着呢!投影幕上,也枰chu *了一个观战者的视角,大家很快kan到了战队chu *场的角sè:战斗法师,寒烟* rou *。
  寒烟* rou *其实现在也tǐng有名气的。不过她这个名气走得也是* gao *端路线,是和叶修的捆绑着,一起直接被各大俱乐部公会给了解到的。真要说普通玩家堆里,寒烟* rou *就是名不见经传了。
  眼↓兴欣网吧的围观者里有没有俱乐部公会的成员,陈果也不太清楚,但暂时*| lai |*kan貌似没什么反应。* na *老兄的角sèjin *入房间后,双方很快开打。好多人候了一天就是等着打脸时刻了,这会都关注起投影幕,网吧里居然tǐng安静,于是这一场战斗的音效被〖真〗实di 传送chu **| lai |*了,* na *棍棍到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声音这位老兄,被战斗法师的战矛抽得好惨啊!不消片刻,他败了,败得惨无人道,直接是被对方打chu *了一个完胜,* na *意味着他的攻击连人家的衣角都没有粘到。
  兴欣网吧里tǐng安静。
  他们超盼打脸的一瞬,但等人这架式拉开,他们突然又意识到,这脸啊!凭他们的shui *平可能还真打不到。最后终于还是有chu *头bird(niao )被顶上去了,果不其然,打脸者被人战矛抽得pa 口拍pa 口拍的,一个完胜,* na *是一记耳光反抽过*| lai |*,pa 口拍pa 口拍的。
  “我shui *平确实不行,谁*| lai |*谁*| lai |*?”这老兄果断di 站起*| lai |*了。他确实就是一个耍嘴皮的主。对于兴欣组战队的意图特别歧视,但他手底确实超没两↓了。不然真要是个玩家中的* gao *手,纵然打不过唐* rou *,也不至于被打chu *个完胜。这位娄兄确实不怎么样。
  网吧里瞬间又安静了。坦White(颜色bai )说,就刚才这一战,对方这战斗法师的shui *平如何他们还没完全kanchu **| lai |*呢!但能把别人打个完胜chu **| lai |*,shui *平总不能说是弱吧?这样的对手,大家都没把握啊!打脸反被抽,这种事别人去gan 好了,自己去的话,要谨慎啊!
  嚷嚷了一天的(jia huo )们,此时在陈果给他们提供了这么好的打脸机会时,突然一↓子就全缩了。他们依然是认为兴欣战队什么的是厚颜无耻,但又觉得以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戳穿对方的假面具,他们只能摇旗呐喊,希望天降大神*| lai |*降了这无耻之徒。但是现在大家你kankan我,我kankan你,kan起*| lai |*好像大家都是摇旗之徒啊!
  “这就没有人*| lai |*了吗?、。陈果的口气不乏得意,让众人顿时听着特别不shuang XX大XX,特别气愤,但现在不方便开口啊!开口*| lai |*几句,人一个“* na *你*| lai |*试试”这该怎么说呢!难道说我打得不好,但我眼光* gao *?这样纯耍嘴皮子的,根本就是无赖嘛!和打脸反被打也没好kan到哪去。
  “我*| lai |*试试吧!”终于还是有人chu *声了。大家顿时特别〖兴〗奋,这种时候,还敢跳chu **| lai |*的,肯定是* gao *手,是特别厉害特别有自信的人物吧?
  大家兴chong *chong *di kan着这人的角sèjin *了房间,打量装备,好像也不怎么抢眼啊!然后就见jin *了战斗,嗯,shui *平好像比刚才* na *位老兄强点,但…强也有限,不大会,也败↓阵*| lai |*,只是没有被完胜败了。
  众人都无语了,连续被打脸,这让跳弹了一天的(jia huo )们都很颜面无光啊!但问题是他们自己又没能力去打脸,于是纷纷有点埋怨跳chu **| lai |*的这(jia huo )有些不自量力。
  chu **| lai |*试shui *的,一个人就够了,连着上去被抽,* na *是抽所有人的脸啊!现在大家是一起的,懂不懂啊!
  结果他们发现,这上去的这位,还真不懂了!人输了以后根本就没什么尴尬的神情,非常自然di 说着:“厉害厉害,我能再试一把吗?”
  众人顿时明White(颜色bai )了,敢情这位不是和他们一起*| lai |*起哄打脸的,人是真在这和战队切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