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作者:蝴蝶蓝

文字大小调整:
  “老林,不chu **| lai |*练练吗?”
  林敬言甚至已经听到叶秋在* na *向他叫阵了。论年纪,林敬言确实是比叶修还要大,但要论到荣耀的资历,林敬言却又不如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jia huo )。这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不一定早jin *入职业联盟的选手就一定比后jin *入的人要大。
  看着叶秋的计说要有光在* na *转*| lai |*转去的,明显就是在寻觅他的所在。
  林敬言可不是卢瀚文不是赵禹哲,根本不理叶秋的挑衅。人* na *最佳搭挡联手,身边还一帮超网游玩家的* gao *手,自己跳chu *去* na *不是自寻死路吗?论局部实力,林敬言是弱的,但要论整体,霸气雄图毕竟还是强的。控制局部,发挥整体,张新杰的战术设计是相当科学的,林敬言可不会跑chu *去玩什么单挑,这又不是职业比赛。
  有wei suo大师辅佐的林敬言这些年看*| lai |*也没少从队么身上xi 口及引优点,此时流氓用得wei suo异常,东丢一块砖,西扔一个汽油瓶,总之绝不正面应敌,一边发挥他可以做chu *的牵制,一边指挥团队发挥集体力量。
  叶修这边带队打了一会,心里立刻十分清楚,这样的团队战,林敬言果然比卢瀚文或是赵禹哲什么的难缠多了。昨天和肖时钦联手欺负人张新杰,今天算是报应*| lai |*了,人也两个老手一起chu *击。本就拥有团队优势的霸气战队,在这两位老手的指挥调度↓,稳稳控制住了局面。
  叶修他们这边虽也没有败退,但僵持之↓,霸气雄图却已经是争取到了时间,随着系统一声公告,野图BOSS轰然倒di 。霸气雄图强杀了BOSS。
  而直至这结束,叶修也完全没有从对方阵中找到林敬言。林敬言更没有主动chu **| lai |*打招呼什么的,BOSS拿↓后,就这么不显山不lùshui *di ,和团队一起消失掉了。
  很沉闷的一战。众人都有点(bie)屈。这一战给他们的感觉就是有力无处使,或者没使到关键di 。真要论双方的对杀,叶修他们这边可能还要略占上风,但是这有什么用?大家的目标是BOSS,现在BOSS被霸气雄图拿到了,他就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也可以视为大获全胜。
  拥有张新杰和林敬言联手的霸气雄图,接↓*| lai |*又连拿了两个BOSS,随后却是时间差不多,张新杰↓线休息去了。至于林敬言走没走呢?
  大家却还不知道,因为叶修到现在也不知道林敬言的流氓角sè是哪个。他根本没有要一个装备光艳存在感很强的角sè,而是直接用了一个在霸气雄图团队中很平庸的流氓角sè。和wei suo大师队友当多了,林敬言不只是打法学到了wei suo,连意识也被wei suo侵略了不少。
  直至↓一个BOSS再度刷新被发现”战之后,叶修才确认,林敬言也↓线了。
  这一个BOSS最终被叶修他们抢↓了,分林料的时候,叶修顺便公布了两牟消息。
  “好消息是,林敬言看起*| lai |*不会继续带团和我们斗通宵了。”
  “坏消息是,霸气雄图看*| lai |*是准备张新杰和林敬言两位并肩战斗,和霸气雄图竞争的难度jin *一步加大了。之前没抢到BOSS的三战,想必大家已经有体会了吧?”
  “* na *我们怎么办?”斩楼兰问计大神。
  叶修去是点名了越子倾White(颜色bai )溪景流还有武尽知三位会长:“我说你们的队伍怎么就没个职业选手过*| lai |*帮把手啊?”
  三位会长齐齐苦*:“这个我们也做不了主啊!”
  确实,没有任何一个职业选手的合同中会要求他们在这种事上也要chu *工chu *力。别说是公会会长了,就算是俱乐部,也没有理由↓令*| lai |*让职业选手做这事。职业选手能*| lai |*,或者是选手自发的,或者也就是会长啊或是什么人和选手打打感情牌求人帮帮手。
  但是求人帮忙这种,*| lai |*帮你一战两战还差不多,想让人想张新杰这样勤奋的早chu *晚归上班一样的大肆chu *力,没有选手的主观意志怕是很难做到了。而如此职业圈的风气,愿意这样做贡献的选手真没多。更何况现在可是夏季转会期,这在chu *工又chu *力di 。想着搞点材料壮大角sè壮大战队提* gao *成绩,结果赛季还没开始呢,自己人却被交易到其他战队去了,这一夏天的辛苦冤不冤啊?
  联盟集有的很多风气,都在随着联盟的* gao *速发展而消失。想当初* na *种各大职业选手网游jī烈角逐的炎hot(英文:hot,中文:re )夏天,恐怕是再也不会重现了。
  叶修点着* na *三位会长说话,看似是在抱怨他们没有职业选手*| lai |*chu *力,其实也是在感叹整个联盟的风气改变:人人都变得更现实了。无论是战队,还是选手。像叶修他们这些老牌选手对战队的感情,似乎在新人身上很难看到了。孙翔、唐昊,这两个新生代最chu *sè的大神选手,都在扬名后一年两年里就改换了门庭,去了对他们*| lai |*说更有发展的战队。
  这不只是选手在改变,是整个圈子都在改变,俱乐部、战队、选手,都只是这个大文化里的一部分而已。
  想想当初,嘉世也没有像如今这样疯狂的追逐商业化,陶轩也曾经是和他一样将比赛的胜利视为最* gao *愉悦的。只是陶轩比他更彻底di 融入了这个圈子,他不断di 根据圈子的变化,适应着,调整着,改变着。
  而叶修,却只是一如既往di 喜欢着这个游戏,并把此视为最* gao *的荣耀,不断努力的争取着。这其实也是荣耀这个游戏的立意,它以荣耀为名,一直以*| lai |*在宣传的就是把游戏里的一切视为荣耀。在游戏方*| lai |*说,这或许只是他们的宣传手段。但是却有* na *么一批人,他们真心是就此认为,并为之努力的。理想是不应该有贵贱之分的,对于这些人而言,他们的理想就是打好这个游戏,赢得被他们视为荣耀的东西。
  这一路走*| lai |*叶修看到了许多。
  想当初* na *三个抱有同样理想的好友,一个在还没*| lai |*及踏上理想的征程时就已经失去了一切,一个在征途中获得了一切,但随后就有了更多的追求渐行渐远,最后只剩↓叶修自己,所走的道路不改初衷:理想,荣耀,仅此而已。
  列在忙前忙后di 折腾着这许多职业选手已经不屑为之的事情,却也是为了这个理想这个荣耀。
  这一夜系统貌似非常眷顾叶修他们。足足刷chu *了有八个BOSS,众人东奔西跑忙得不亦乐乎。最后八个BOSS抢到了六个,其中两个都是因为情报不够及时,最终被其他公会给抢杀了。能顺顺利利杀到六个,魏琛的功劳不小。他所率领的轮回精英团二团,很巧妙di 发挥着作用。惯用的伎俩就是努力给精英一团打好助攻,最后把一团推到和叶修他们竞争的独木桥上。
  这精英一团的指挥怎么能和叶修相比,屡战屡败,最后对二团团长魏琛* na *叫一个无限愧疚。在他看*| lai |*,二团每次都非常漂亮di 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但是他们一团却总在把握不好人家努力创造chu *的机会。
  魏琛这每每安慰着对手,什么“没关系,大家都不想了”什么“对手是叶秋,能这样已经不错了”之类,* na *虚伪yīn暗的表情让能看得真切的兴欣众人都想吐了。
  轮回公会这一回真是倒大霉了,被人暗中利用不说,这精英一团二团几乎都要闹起矛盾了。管你一团团长如何愧疚,一团总是没有完成分配给他们的使命这总是事实。对此每次使命都完成的得特别漂亮的二团玩家怎么会没有意见?公会里的任何固定团队之间,* na *都是存在竞争的哪怕精英一团、二团这样代表核心实力的团队。照二团的玩家看*| lai |*,一团的(jia huo )实在够笨,↓次就该让他们去打助攻,二团上去抢BOSS才对。
  魏琛这时候总是特别积极di 上去打yuan *场,力捧精英二团。实在是因为现在的分工,他正好开展他的间谍助攻活动。于是一时间魏琛在二团玩家心目中领导有方,战术达人:在一团玩家眼中,* gao *风亮节大仁大义。
  “我觉着吧,我统一轮回雄霸天↓已经指(曰)ri 可待了。
  你说这要哪天轮回过分认可我的才能,真要把我聘去当他们的会长了你说怎么办?”魏琛也是忙碌了一晚,精神还tǐng好。早上张新杰上线,大家果断↓线吃早饭的时候,在这大言不惭di chui 口欠嘘着。
  “* na *还用说,摆空他们的公会仓库,把卡吃了走人。”叶修说。
  “我靠,这太过分了,轮回会报警吧?”魏琛说。
  “畜生,你还真想这么gan 啊?”叶修说。
  “在不被发现的情况↓,这也未尝不可啊!”魏琛说。
  “* na *你抓点jin 啊,当上轮回的会长,看能不能捞到这样的机会。
  这要真能搞到一家公会的仓库,我们就彻底不用愁了。”叶修说。
  “你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坐吃山空的道理你不懂吗?只有懂得积累,才能牢牢di 掌握财富。”魏琛语重心长di 教导叶修。
  “我吃完了,先去休息了。”叶修起身。
  “混蛋,我还没说完呢!你这个败类,明明已经租了* na *么大套房子,你还天天要往人妹子屋里钻着住,什么居心呢?我可不是挑事的人,苏妹子,我要是你,绝对不能忍。“魏琛说着转向苏沐橙说着。
  “我只是想少走点路,节约时间罢了。”叶修说。
  “年轻人,生命在于〖运〗动啊!”魏琛说。
  “老年人的话总是比较絮叨一些。“叶修摇头叹气,上楼休息去了。
  第二更*| lai |*喽,很速度很犀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