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作者:蝴蝶蓝

文字大小调整:
  “组队寨输是无可避免的,但三零一败中求胜,组队赛中chu *色的发挥赢*| lai |*了最终在团队战中的胜机。这场比赛的精华,其实全在第二部分,而且看得不是赢的一方,是输的一方啊!”叶修说。
  陈果一边目瞪口呆,平时听解说听嘉宾的一些点评就已经觉得很了不起了,但现在叶修所说的,却是解说和嘉宾只字未提的。是解说和嘉宾为保持悬念故意没有jin *行解读?还是说叶修的境界真的更* gao *一层?陈果也不清楚,但手速失控、团队tuo *节什么的,听着总觉得有几分玄幻,不金是这(jia huo )在这胡扯的吧?
  “年轻人啊!还是未够shui *准。”叶修还在一边摇头叹息着。
  陈果茫然di 望向比赛,此时网吧中又像是个人赛时嘉世输掉第二场* na *样一片死寂,所有人心中都替支持的队伍攒着一把汗。他们不像陈果,在听了叶修的解说后心中已经不由di 有了结果。这些观众,他们还抱着希望,还在期待着嘉世的强力反击。
  但是,大家期待di 终究没有*| lai |*,在解说潘林的* gao *声呐喊中,苏沐橙的沐雨橙风是第一个倒↓的。虽然可以利用呼叫援助的形式让第六人替换上阵,但这必须是要指定的替换区域。在杨聪风景杀的死命追杀↓,沐雨橙风最终还是没能坚持到这一步。
  沐雨橙风被击杀,嘉世这边的第六人自动jin *入战场。此时也知己方局面相当不利,匆忙就要过*| lai |*救场。
  这边潘林的现场解说也是一直没停过,一看到嘉世第六人传送jin *入替换区域,立刻转说这边:“好!现在嘉世第六人入替,嗯,*| lai |*得是贺铭的法不容情,这是个元素法师,李老指您觉得贺铭能不能扭转目前嘉世的劣势呢?”
  “呃,这个第六人经常会成为一场团队赛中的转折点。不过,嘉世目前的情况不是主动替换。贺铭是自动入场,这从局面上*| lai |*说本身就已经处于被动。
  而且三零一对于这一步肯定是早有准备的。贺铭本身也不是顶尖* gao *手,法不容情也不是顶尖角色,想单靠他的一己之力扭转眼前的局面恐怕有点不现实。”李艺博说。
  “* na *您觉得应该怎么做?”潘林问。
  “得先和队员们取得战术上的配合,这很关键。”李艺博说。
  “但我觉得嘉世现在好像已经有点乱了,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明确的战术思路。”潘林说口
  “关键还在孙翔身上,我觉得他的个人发挥有点太突chu *了,突chu *到现在呢,反倒是显得和全队有一些tuo *节。这正好印证了我先前所说,孙翔新加入嘉世战队具子不久,还存在一些磨合方面的问题啊!”李艺博这是发动了他的又一个大招:偷换概念。把之前点评孙翔劣势时提到的和一叶之秋的磨合问题放大里说一说,把现在的问题也概括jin *去,显得自己有眼光,倍儿专业。
  潘林也不知是真被忽悠了还是心里明镜一样,反正在一边也就是连连称是,您说的对之类。
  此时陈果却是震惊di 转头看了叶修一眼,这专业嘉宾所说的,终于是和叶修的判断对上号了。不过这人说孙翔的tuo *节是因为磨合问题,和叶修所说的人为设计却又有些不一样。
  “好!接↓*| lai |*我们就看看贺铭加入后嘉世还能不能迎*| lai |*什么转机。”潘林继续解说着比赛,陈果也顾不上多问。虽然偶像苏沐橙已经败↓阵,但对新入替的贺铭却也是抱有相当的指望。
  “加油啊!!”网吧观众们的心中都在暗暗di 叫着劲,却谁也没有喊集声*| lai |*,仿佛此时chu *声会被比赛中的选手听到,影响到他们的发挥一样。
  网吧中只剩↓比赛撕杀和现场解说的声音,贺铭入场后便施展法术一路轰杀过*| lai |*,有了苏沐橙的前车之鉴,对于杨聪风景杀的贴身刺杀他也是大为忌惮。元素法师防备被近身的手段都被他毫无保留di 全力施展着。保持这样的节奏飞速去和己方的选手会合。
  贺铭的发挥引*| lai |*了专业嘉宾李指导的称赞,听得兴欣网吧的观众们也是一阵sao (马蚤)动,好像又看到了胜机一般,气氛顿时又活跃起*| lai |*。
  眼看贺铭的法不容情就要和嘉世选手的角色们胜利会师,突然“pa 口拍”一声响,硕大的投影幕上画面消失,跟着网吧里所有电脑都停止了运转的声音,稍稍亮着的几盏灯也齐齐熄了,整个网吧突然就black(hei )得shen 手不见五指。
  “哗”一↓!刚刚兴奋了一点的观众瞬间就炸开了锅,尖叫、口哨什么都有,更多的是* gao *声询问:“网管!!!怎么回事?”
  喊声中,网吧的几盏应急灯已经亮起,众人总算是从black(hei )暗中解tuo *。但应急灯亮起,明White(颜色bai )人就已经知道原因:断电了。
  “怎么搞的?”陈果朝网吧大门外的马路对面望了一眼,灯huo *通明。
  一部分客人耐心di 等候,一些则在* gao *声询问状况,还有一些却是立刻起身走人。
  “小李,去看看是不是跳闸了!”陈慕招唤了一个网管去查看。此时二楼客人也*black(hei )涌了↓*| lai |*,询问弄chu *了什么状况。
  小李很快回报:闸线完好,不知是哪里chu *了问题。
  陈慕一看,这没办法,自己是解决不了,只能报修。客人们得知这个消息,立刻潮shui *般往前台涌*| lai |*,都急着要结账↓机。
  “都没电了,还怎么结账?”叶修原本就靠在前台外面呢,此时人群涌上,立刻被挤扁在前台桌上,犹自问着陈果。
  “手动呗,还能怎么样?”陈果的情况和叶修完全一样,也是被挤pa(足八)在前台上。这一边回答叶修问题,一边扭头怒吼:“挤什么挤!!排队一个一个*| lai |*!!”
  陈果身后jin 挨她的一位客人认识陈慕,很是为难:“没办法啊老板娘,身不由己你看看。”
  “你再乘机往我身上pa(足八)我杀了你!!”陈果威胁。
  这哥们是有素质的,确本实不是故意。被陈果威胁后独自抵挡身后人流大军,苦不堪言,张无忌独斗六大派什么的也比不上他凄惨。
  还好是晚* gao *峰,网吧工作人员也是一天当中最多的时候,纷纷过*| lai |*帮手,几人一起帮客人们手动结算、找钱。
  陈果想挤回前台碉堡,未果,往边上一看,叶修也在人堆里挣扎,很努力di 才抽chu *了一支手,手里拿着的,赫然是一根烟!!!
  “什么时候了还抽烟!!!”陈果看到叶修把烟往嘴里送,气啊!什么人啊这。
  “不然gan 嘛?”叶修一边说着,结果手上却没huo *,于是还招呼前台小妹:“*| lai |**| lai |*,帮哥点个huo *。”
  “别理他!!”陈果说。
  小妹当然是听老板的,于是不理叶修,结果旁边有知心人:“哥们我这有huo *。
  “谢谢,谢谢!!”叶修借过huo **| lai |*把烟点上,xi 口及一口,心旷神怡瞟陈果一眼。陈果吐血。这禽兽还在* na *抽得ting *美,自己这再这么被挤↓去,xiong 都要被挤平了。
  不过秩序很快还是被维持住了,陈果从台前挤jin *了台后,长chu *了口气。叶修仗着工作人员的身份,也jin *了台后,啥也不gan 就在* na *吞云吐雾。
  陈果这都忙着给客人手动结账着,一看这(jia huo )竟然如此安逸,连忙派活:“去打电话报修一↓。”
  “电话多少?”叶修问。
  “自己找。”陈果把她手机递了过*| lai |*。
  叶修拿过手机,翻通讯录,字母B开始,报修1、报修2、报修3、报修4...
  “报修几啊老板?”叶修问。
  果说。
  “老板你真是奇才。”叶修膜拜,播了报懒过去,果然是电力报修的电话。对方问了情况、di 址,表示正好附近有人,可以现在就顺道*| lai |*看↓。
  挂了电话,向陈果汇报情况,陈果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这边客人渐渐都处理妥当了,有瘾大的客人听说报了修,而且现在就能过*| lai |*,竟然还有等着先不走的。不过这些也只是极少数,绝大妾数已经闪得gan 净。陈果一看,就是*| lai |*了人,修好电,也不知要到几点了,手一挥,提前↓班。中班的工作人员* gao ** gao *兴兴就闪了。他们才不操* na *么多心呢!
  叶修看起*| lai |*却很是牵挂,隔一会就跑chu *去张望一↓。陈果正奇怪,楼梯上*black(hei )↓*| lai |*一个人:“怎么了啊?”
  “没什么,停电了。”陈果听声音就知道是唐* rou *。
  “啊?停电?能修好吗?”唐* rou *说。
  “说是有人在附近就会*| lai |*,半天了也没见啊!”陈果说。
  “是吗?* na *怎么还不*| lai |*啊!”唐* rou *立刻也跑去门口张望,正赶上叶修张望完回*| lai |*。陈果一瞅,这两个人反应真像啊!对网吧很关心嘛,陈果心↓一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结果张望了一圈的唐* rou *跑回*| lai |*后,立刻很失望di 对叶修说:“没电不是不能练级了?”
  “是啊!”叶修也是愁得直皱眉头:“正是chong *万级的jin 张时刻,老板你这破网吧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
  “你们两个给我回去睡觉去!!!”陈果气得直跺脚。”””””””””””,
  第四更第四更!!!少见吧???稀奇吧???还有啥说的,赶jin 拿着月票投去啊!